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莫斯科相不相信眼淚

作者:
「莫斯科號」天生印堂發黑,命帶流星,故事很多。2008年8月,鵝入侵喬治亞,「莫斯科」在黑海負責封鎖,結果第一次交戰,聊勝於無的喬治亞海軍僅僅發射了一枚飛彈就正好命中「莫斯科號」。幸好沒有命中要害,得以苟全。鵝烏開戰的時候,「莫斯科號」又在第一時間被派去封鎖蛇島。沒錯,就是「莫斯科號」通過無線電向島上的駐軍勸降,結果只換來一句「鵝羅斯軍艦,去你X的」……

要說這個世界最大的羞辱,莫過於敵人把你的血淚,興高采烈的做成了勳章。

這枚昂貴的勳章,就是烏克蘭即將推出的新郵票——這張澤連斯基親自站台宣傳的特殊郵票,畫的是一個烏克蘭士兵豎著中指面對一艘鵝國軍艦。這艘軍艦——目前半截沉在海里,它就是剛剛被擊沉的鵝軍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Moskva)。

之前鵝黑海艦隊已經被烏軍擊沉了一艘大型登陸艦和重創兩艘其他艦艇,沒想到烏軍得寸進尺,居然趁鵝軍一個大意,把人家的旗艦給干沉了,據烏國防部的報導,不講武德的過程是這樣的:烏軍先用一架TB2無人機飛過「莫斯科號」,成功吸引了其火力,同時在敖德薩發射兩枚「海王星」反艦飛彈,大意了的「莫斯科號」遭到重創,在當地時間4月13日凌晨1點許,被迫發出求救信號。鵝國防部已經確認了「莫斯科號」全員棄艦的消息,但不承認是烏克蘭飛彈打的,說是自己不慎,因火災引發彈藥爆炸——你高興就好,怎麼說都對。「莫斯科」到底相不相信眼淚,只有對著深不見底的海底詢問了。總之,無可辯駁的事實就是黑海艦隊的旗艦完犢子了。

其實鵝國人的海軍雖然也花了不少錢,但不知道花在什麼地方了,以至於滿眼望去都是蘇聯時代的破銅爛鐵在湊合。之前被擊沉的登陸艦「薩拉托夫號」(此前烏方誤以為是「奧爾斯克號」,經鵝官方確認是「薩拉托夫號」)是1964年就開始服役的老古董。「莫斯科號」也是1979年下水的老傢伙了。服役四十幾年,幾經改裝,勉強改成了一艘飛彈巡洋艦,就這資質,也成了旗艦——可見黑海艦隊的破銅爛鐵裡面,這已經是最好的了。

「莫斯科號」天生印堂發黑,命帶流星,故事很多。2008年8月,鵝入侵喬治亞,「莫斯科」在黑海負責封鎖,結果第一次交戰,聊勝於無的喬治亞海軍僅僅發射了一枚飛彈就正好命中「莫斯科號」。幸好沒有命中要害,得以苟全。鵝烏開戰的時候,「莫斯科號」又在第一時間被派去封鎖蛇島。沒錯,就是「莫斯科號」通過無線電向島上的駐軍勸降,結果只換來一句「鵝羅斯軍艦,去你X的」……

一個服役四十幾年的蘇聯老同志,想為國效命就是這麼的難。不得善終也就算了,這下還要登上烏克蘭的郵票四處流傳,我們可是很多人仰慕的鵝爹啊。

話說鵝國每年600多億美刀的軍費都花在了哪,這裡面有無數的段子在流傳。根據美帝《華爾街日報》和英國《泰晤士報》的報導,軍銜為上將的鵝聯邦安全局第五處(營運信息和國際關係處)負責人謝爾蓋·貝塞達及其副手,因提供有關烏克蘭抵抗的錯誤情報而被大怒的丁丁投入監獄。這個「第五處」是專門負責前蘇聯加盟國的滲透和策反,據說這兩人平時沒少跟國家要活動經費,信誓旦旦的跟大帝保證過,已經在烏克蘭都安排妥當,上下都有眼線,只等朝廷天兵一道,自然會有各色人等望風而降,夾道歡迎。結果帶了三天乾糧的天兵天將不見鮮花只見標槍,烏泱泱的在烏克蘭的黑土裡面當肥料。可想而知,當初國家給的活動經費,就跟陳佩斯罵朱時茂的那句話:你小子把皇軍的好處,都吃了回扣了吧!

當然,這麼說謝爾蓋同志,我覺得是不公平的。因為還是確實有人上套投靠皇軍的。昨天烏克蘭安全部門高調宣布,逮捕了偽裝成軍人,準備偷偷穿越鵝烏邊界的著名親鵝寡頭梅德韋丘克(Viktor Medvedchuk)。他是烏克蘭最大的反對派的頭目,一直反對加入歐盟和北約,更重要的是,他是普丁女兒的教父,和普丁的關係極為密切。此前一直盛傳,鵝國準備打垮烏克蘭後要扶持的傀儡政權,就是梅德韋丘克擔綱。鵝烏開戰後,有賣國之嫌的梅德韋丘克被軟禁,情急之下一個人化妝潛逃了。被抓後澤連斯基喊話,要求鵝方用戰俘來交換梅德韋丘克,但是鵝國人似乎對於自己最重要的線人不太關心,根本不答應——可憐的梅德韋丘克兩頭不是人。

關於鵝軍回扣的故事,還有一個讓人簡直難以置信的。那就是烏克蘭軍方發布了一段拆解繳獲的俄軍「海鷹-10」無人機的視頻。在視頻中居然拆除了一台完整的佳能單眼相機——注意我的表述,不是用拆解的零件組裝出一台相機,而是這架無人機的攝影部分就直接用的是一台佳能民用的單眼相機!!鵝軍甚至沒有對相機進行改裝或者變形,就是活生生把一台佳能塞進無人機作為攝影的鏡頭使用!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即便你是一個無人機的外行,恐怕也會覺得這個操作實在是太騷了,你哪怕是剝皮去骨,也好歹有點山寨的精神,偷懶到這種極致,恐怕在彎道超車的同行眼裡也是很不齒的了,這種無人機能在戰場上用成啥樣,恐怕也不需要猜了。

面對這麼多不利的消息,鵝國人也很急,所以前天放出了一個消息,說駐紮在孤城馬里烏波爾的烏克蘭海軍陸戰隊寫了遺書,向大家做最後的告別。事實上,我查了一下烏克蘭軍方和政府的各個發布渠道,沒有這個消息,但是關於馬里烏波爾的情況,確實有新視頻傳出來,那就是頑強固守的烏海軍陸戰隊第26旅發布了一段視頻,其中甚至還包括一個女兵,從視頻中看,這些堅守了47天計程車兵,依然鬥志高昂。而且從烏克蘭國防部的信息中證實,目前堅守馬里烏波爾的並不只是亞速營,海軍陸戰隊,還有國民警衛隊、警察部隊、國際志願軍等,也就是說,其實這段時間,雖然馬里烏波爾被圍,但還是有烏克蘭增援部隊進入了這個孤城。而且從他們居然還有反坦克武器來看,應該也得到了部分的彈藥補給,俄國人雖然捉急,但要吃下馬里烏波爾,怕還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其實戰爭打到今天,馬里烏波爾是否守得住,並不是雙方的勝負手。在俄國人放棄全域戰爭,轉向烏東局部決戰之後,從總的戰略戰術上,鵝軍的失敗已經是事實,只不過可能會拖延更長的時間罷了。烏東即將到來的血戰,一定不會出現鵝軍期望的大反轉——因為在烏克蘭最困難的戰爭前期,鵝軍都沒有按住烏軍,現在歐美的重量級軍援都在路上了,你又憑什麼反轉呢?

我說的重量級軍援,還不是指歐洲上百輛坦克裝甲車的援助,而是指美國4月6日重啟《租借法案》。《租借方案》是二戰老古董,但卻是稱得上二戰勝負手的關鍵之一——正是憑藉這個法案,美國突破了以往軍火交易需要現金結算的慣例,改用信用結算甚至有價交換、無償贈與等,把美國強大的工業能力轉換為軍火支援,以一國之力,硬撐蘇聯、英國、法國、中國等多條戰線的盟友。整個二戰期間,共計價值501億美元的物資運抵了同盟國。價值314億美元的物資運達英國,價值113億美元的物資運達蘇聯,價值32億美元的物資運達法國,價值16億美元的物資運達中國,而剩下的價值26億美元的物資運達其他同盟國。

毫不誇張的說,沒有租借法案,英國、蘇聯和法國都撐不到反攻的那天。而美國也是通過這一個看似賠本賺吆喝的法案,徹底奠定了自己的世界警察的地位。

以今天美國的國力,如果按照租借法案不計成本的支援烏克蘭一個國家,那麼可以肯定,無論這場戰爭打多久,烏克蘭都耗得起。但顯然,鵝國人耗不起。如果烏東的戰爭不能速決,而變成一場膠著多年的局部戰爭,這對於鵝國人,只能是第二個阿富汗的痛苦記憶。普丁想在5月9號所謂的二戰勝利日之前搞定烏東,那和48小時占領基輔讓紹伊古比肩朱可夫一樣,不過是中文簡體圈的專供笑話罷了。

這種笑話已經傳染到北歐——針對瑞典芬蘭準備在今年加入北約的動態,鵝國威脅說這將導致嚴重的後果。結果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的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發了個推硬剛:「一位芬蘭將軍對普京……的威脅作出反應:我們非常歡迎你來這裡加入20萬俄羅斯人的行列,這些人在你們1939年作出最後一次(威脅)嘗試之後,已經被埋在芬蘭地下幾米處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個時候提蘇芬戰爭的往事,絕對是往鵝國人心頭澆開水啊。連普丁最近的表現都開始紊亂,他在12日講話的時候,居然說「敵人的閃電戰沒有奏效。」大叔,醒醒啊,說要打閃電戰的是你啊,沒有奏效的也是你啊,你這是哪裡來的移形換影的大法。

澤連斯基最近忙著合縱,和世界各國的領導們見得歡,他在接受美帝著名新聞節目《60分鐘》的專訪時候強硬的說,「我們將收復我們領土。在我們的國家不會有俄羅斯士兵。」據悉,目前俄烏雙方在烏東大概聚集了30萬的軍隊,大戰一觸即發。

真正的大結局就要來了。

2022/4/14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15/1735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