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二大爺: 中共官員的思維

作者:

大部分在中共體制外的人,對於中共官員的思維往往會覺得難以理解。正如他們對於疫情的政治化清零一樣。這是很正常的——因為他們思考問題的出發點,完全是圍繞著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會有很多讓人哭笑不得的操作。

我在中共體制內工作了17年,對於中共官員的這類思維,可能會比一般人理解深刻一些。今天就跟大家說一個親身經歷的事,可能對於大家理解中共會有幫助。

我從2011年開始寫文章布道以來,大部分文章都是從啟發民智,揭露黑暗入手的。但是在開始布道之前,我也有一些記錄自身職業經歷的平和文章,是故事性的。比如我在2009年在當時的「天涯論壇」上連載的記錄我刑警生涯的《廣州刑警重案錄》就是。但恰恰是這篇極為平和,並不帶有政治立場的文章,給我第一次帶來了大麻煩。

2009年,我從廣州黃埔區刑警的職位上,調到黃埔區委辦公室去工作。出於對自己刑警生涯的記錄,我把自己7年刑警生涯所經歷的一些大案、要案、奇案寫了一個類似於隨筆之類的東西,在網上開始連載。

這篇文章出來之後,立即成為爆款,不僅閱讀量極高,而且每天都有很多讀者追讀,甚至連本市的很多警察同行都在看。一般網絡爆款文章,都是毀譽參半,但這篇刑警故事,卻幾乎是一面倒的好評,甚至可以說為當時的廣州刑警抹了粉。當時的廣州日報都找到我,準備轉載和採訪。我當時也認為,這篇完全是從職業刑警角度出發,其實大半都在講刑警破案過程中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按照現在的標準,其實是一篇所謂「正能量」的文章。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但問題恰恰就來了。

當時的中國國內的輿論環境還比較寬鬆,並沒有現在這般嚴峻。據我所知,當時警察內部的網監部門剛成立不久,主業並不負責網絡刪帖之類的,主要還是協助破案。這篇火爆的文章並沒有引起官方的關注,卻引發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官員的憤怒。

這個官員,就是當時我的頂頭上司,中共黃埔區委書記,紅三代陳小鋼(他的爺爺是中共第一代的刀筆吏,翻譯過共產黨宣言)。他目前依然是廣州市交委的主任(在中共體制內算是個副廳級,不算高官)。大家不要看他在百度詞條上的那些介紹——那都是權力之下請人捉刀的粉飾。這個人,其實是個左棍。但我當時初到黃埔區委工作,接觸他的機會不多,並不了解他。

陳小鋼喜歡附庸新潮,所以對網絡動態特別關心。此前黃埔區委組織部的一個幹部因為在網上曬工資——那個時候公務員工資還不高,底層公務員有所抱怨也很正常。結果被他發現後,直接把這個幹部發配到某個小島上去工作。他也注意到了我的文章,但並不知道作者就是他眼皮底下工作。這篇文章讓他極為憤怒,他當即找到黃埔警局的網監負責人,要求直接刪帖。

這個負責人,其實也是我的老同事,老領導。他一看文章就知道是我寫的,所以立即給我打電話,道明原委。我知道他難做,我說你就儘管刪吧。負責具體執行的那個警察是我的小師弟,當天給我打電話時候極為憤怒的表示:「師兄,你寫的好!我們都在看!我不知道領導為什麼要刪這篇文章,但是我們都支持你!」

我當然也是憤怒的。但憤怒之餘,更多的還是震驚。因為我實在想不通這篇幾乎是人畜無害,沒有任何政治觀點的文章,為什麼會讓一個地方一把手如此惱怒。過了一段時間,因為我在工作上需要接觸他,在單獨面對面的時候,我主動談起這篇文章是我寫的,可能有措辭不當,希望他批評指正。結果他的話讓我哭笑不得,算是茅塞頓開!

他扭捏作態的說,你這文章,會讓人對我們區有很不好的印象。我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他關心的不是這篇文章的立場和故事,而是認為這篇介紹各種刑事案件的文章,會讓人以為他的轄區不安全,毀了他作為父母官的光輝,甚至影響他的仕途。

其實正常人是根本不會如他這般去想的,正常人只是在看一個故事,但是中共的官員恰恰和正常人不一樣。他首先是考慮自己的政治安全。

這就是一個中共基層官員的思維,他不在乎真正的情況和效果是怎麼樣,在乎的是任何細枝末節都不能影響他的偉光正形象。

這裡我多說一點中共數據造假的技巧——比如陳小鋼這個人很在意的刑事案件下降,那其實就是我在刑警負責的一項內容,為了達到所謂的下降,通過拖延立案、案件轉移、甚至有案不立等操作,純粹在數字層面要達到所謂的「發案率下降」那是很容易的事情。我記得當時同事開玩笑,說我們是「數位化部隊」。他提出什麼樣的目標,不管符不符合實際,你都得在紙面上按要求完成。所以今天如果你看中共的那些經濟數據,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全是造假。

這個事之後,對我來說既是壞事,又是好事。壞的是一把手發話,從此被體制內棄用和孤立;好的是,讓我真正的開始沉下心來閱讀和思考,真正開始冷峻的反思身邊觸手可及的中共體制。特別是類似於陳小鋼這種具有普遍性的中共底層官員的面目——多說幾句,這傢伙也極為好色,身邊的秘書都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不明不白快速提拔那種。自己喜歡打球,就養了一堆專門陪他打球的公務員。普通人要進公務員的隊伍很難,萬千門檻,但其實都是可以量身定做的,陪陳小鋼打球的那些拿著納稅人工資的公務員,其實就是專門招來的。他為自己的親信量身定做升官路徑,甚至不惜3次違規連續破格提拔——連上級部門都看不下去頗有微詞。他自認為自己多才多藝,所以專門搞所謂的春晚,花納稅人的錢買掌聲,半吊子水平的吉他和演唱,讓人笑掉大牙,至今還恬不知恥寫在自己的百度詞條中。

當時我工作的黃埔區完全就是他的一言堂,這種小官放在整個中共官場不是大人物,但是在具體的基層,那是百分之百的土皇帝。想幹啥幹啥誰也監督不了。其實整個中共官場都是這樣。

從陳小鋼以及他豢養的一幫大同小異的官僚身上,我真切的感到,這幫混蛋,他是不可能真正走上所謂的開明道路的,他們說一套做一套,所作所為的無不是為了上半身、下半身的利益,沒有一項和人民有關。

也就是從那以後,我徹底拋棄了文藝創作,開始了以揭露歷史、普及常識為主的文章布道之路。所以某種程度上我倒是還要感謝這個混蛋的陳小鋼,沒有他,可能我覺悟的時間不會這麼快。

當然,其實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無數選擇的結果,沒有陳小鋼,我寫文章也一定會遇見張小剛馬小剛,只要在中國的那種環境裡面,不想寫頌歌的話,那就遲早是殊途同歸。

有空我會完整的再寫一寫親身經歷的文字獄過程,可能對體制外的人理解中共對於人民的監控的手段和方法,也會有幫助。歡迎大家繼續關注。

2022/4/25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7/1740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