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郝平:從「歲月靜好」到「全域靜態」

作者:
華盛頓曾經告誡過:「對人類文明威脅最大,破壞最慘烈的,是不受制約的權力;其次才是自然災害和人類的無知。」 前蘇聯作家索忍尼辛曾說:「我的祖國就是一座精神病院。」中國人今天讀起來,格外地感同身受、刻骨銘心。

2022年4月21日,上海封城期間,陽性患者被強迫住進方艙醫院中,人為造成眾人密集接觸。

從「歲月靜好」到「全域靜態」,只差一聲毫無預警地「封城」令下。從上海灘到上海癱瘓,只因一句最高指示:「堅持就是勝利。」

跨過2020年1月的武漢,來到2022年4月的上海,還是那個病毒,還是那個模式,也還是那個政府。所不同的是,辱罵作家方方的標籤「給西方遞刀子」不見了,「老人要有事,我就拿刀捅人去!」粉紅六六跟黨翻車的狠話,驚現微博。

從日本女孩遠藤譽親歷的長春圍困,到法國男子大喊「我要死」的上海封城,大半個世紀過去了,中共依然以「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崇高名義,決絕地掃蕩著人民,「清零」著人性,不斷地突破著人類的底線。

已駛入「中等收入」幸福港灣的上海人,一夜之間戲劇性地過上了無米下鍋、吃飯數米粒的荒誕日子。說好了只封四天,沒想到每一天都成了14天隔離期的第一天。

有年輕人餓急了打電話給中原派出所說要造反,有老人直接下樓找大白「求牢飯」。有孤女陪睡志願者和大白,只為吃上一口飯。

嘉定區有小伙悲催地從高樓墜下,滿臉是血,含恨遺言:「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更有老婦餓到死亡、死前吃屎。西藏南路有夫妻倆帶著2個孩子從14層高空跳下,無一生還。

中共卻在全媒體全口徑地宣傳:「物資充沛、保供及時。」

2,500萬上海人中,患有癌症的50萬人,全部封控足不出戶,政府卻不管急性和重症患者的死活。因人為醫療擠兌瀕死致死的上海人難以統計,其中不乏「楊六郎(楊華、六六母、郎咸平母)」等精英名流。上海新長征福利院老人沒死,就叫殯儀館來車拉走,殯儀館人員驚詫地發現老人居然還活著,被裝在屍袋裡。

毫不遜色的「武漢模式」,史上空前,但不絕後。

政府將所有的醫療資源幾乎都集中在全員核酸上。網友編了一首「核酸」打油詩,曰:「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若為核酸故,二者皆被拋。」有人抵製做核酸被警察強制上門警告、抓走,有婦女被男性工作人員摁倒在地、騎在身上控制住手腳,強迫她張開嘴讓身邊女大白做核酸。

截至2022年4月底,官媒稱上海已經做了2億人次核酸。核酸試劑成本+瓶子棉簽+專業人力成本,三項合一約在30元/人次,2億人次就是60億元。網易被刪文《前後一個月,上海為防疫花了多少錢》還統計出截至4月下旬,上海做抗原花掉約20.75億元。上海封控一天就要和118億元說再見,一個月就是3,540億元。天下沒有免費的核酸,每個上海人,就是一顆待割的韭菜

央視號稱2,500萬保障物資入滬的上海,卻家家飢腸轆轆,網友戲稱「二零餓餓年」,這背後又有多少中共官員貪腐的黑手與黑幕?

為了降低陽性數字配合清零政治正確,政府又選擇性核酸了。搞不懂的是,仍然沒有陽性的非得檢測出個陽來。在上海工作的某小伙子50天居家隔離沒出過街,自我防護非常嚴格,做了19次核酸檢測,身體沒有任何不適,最後一次終於陽了,強迫住進方艙隔離,不讓復檢,小伙發視頻怒斥:消磨殆盡的是政府公信力!

沒有最噁心,只有更噁心。有大白爬高上低居然站在人家窗戶外面威脅女主開門,業主到門廳那兒,五六個警察踢碎門板破門而入,要帶走母女倆,這些喝著百姓血的公務員居然連個業主陽性報告都沒有。

武漢疫情那會兒的絕唱又在上海的上空響起:「共產黨的天是最黑暗的天,共產黨的人個個不要臉。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人們曾拒絕相信大饑荒會在GDP第二的國度重演,文革會在盛世強國返潮。不問你信不信,就問你服不服,既然敢叫日月換新天,就能強讓歷史再倒流。

華盛頓曾經告誡過:「對人類文明威脅最大,破壞最慘烈的,是不受制約的權力;其次才是自然災害和人類的無知。」

前蘇聯作家索忍尼辛曾說:「我的祖國就是一座精神病院。」中國人今天讀起來,格外地感同身受、刻骨銘心。

據傳,除了健康碼、行程碼這些末日碼以外,中共又在製造一種什麼「末日軟體」,用來計算管控中人們出門放風的次數,出門一次按一次「確定」,之後減少一次出門機會。

從歲月靜好到全域靜態,世界終於讀懂了中共的疫情防控災難哲學,正如網友的一副對聯所述:一根棉簽攪動天下諸喉,三寸試劑探出世間陰陽。橫批:一捅天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4/1743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