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武林盛會 復興傳統

專訪李有甫:武林盛會復興傳統。(《方菲訪談》提供)

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方菲訪談】。

武術對於很多人來說有點高深莫測,許多人對武術的了解都是從武俠小說來的。裡面的高手飛檐走壁,運氣就可以擊敗敵人。然而到了現代,很多人又把比賽中看到的招式稱為花拳繡腿。那麼真正的武術是什麼樣的?傳統武術和現代武術又有什麼區別?

今年夏天,新唐人全世界中華傳統武術大賽又將在海外開賽,我們正好藉此機會再次請來著名的武術大師、新唐人武術大賽評委主席李有甫先生,請他來談一談傳統武術以及新唐人武術大賽的意義。

李有甫先生您好,很高興您來接受我們的採訪。

李有甫:方菲好,大家好。

武術大賽目的:復興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

主持人:那今天我們來聊一聊武術大賽和傳統武術。我想先請您簡單地介紹一下今年這個新唐人武術大賽的情況,那這是第幾屆?籌備的情況怎麼樣?

李有甫:我們這個大賽已經是第7屆了,從08年開始,那08年、09年,從11年又是一屆,然後是13年、16年、19年,一共是6屆,到現在我們今年是第7屆了。在這7屆當中,我們新唐人一直大力地推廣這個項目,就是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我們最終的目的,它的意義就是要復興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其實武術它在歷屆比賽當中,逐漸地被人認識了它的本來面目。

那麼這樣開展起來,在這過程當中我們做了很多工作,尤其是我們新唐人電視台和我們大紀元媒體做了很多的工作,這就是為我們真正的武術的最終的意義都做了很多貢獻。

主持人:能不能說說為什麼要辦這麼一個傳統武術的大賽呢?

李有甫:其實我們辦這個大賽的目的,就是要讓人們能夠恢復真正的傳統的道德觀念、傳統文化。那麼武術又是中華五千年文化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在我們舉辦武術大賽當中,我們就考慮到怎麼樣能夠把這種武術的文化、傳統的文化能夠介紹給大家。所以我們在開始的時候,我就寫過一篇文章叫做《論武德》。其實我們是中華傳統武術,在中國的這幾十年來,中國的傳統武術被破壞得非常厲害,就是被黨文化給破壞了。

因為它不講傳統了,把它變異了,變成新武術,就變成一個比賽的項目了。它準備打入奧運會,其實奧運會的所有的項目,我跟大家講,比如你說球類的冠軍也好,你說游泳冠軍也好,體操也好,各種的冠軍,當然是都很了不起,在他們那個項目中很了不起。但是武術可不是那麼簡單,武術不是說你放進奧運會,拿個金牌,給什麼什麼爭光就完了。武術它是一種傳統文化,它是博大精深的。

我們等一下還可以說,從武術的起源、武術的發展過程中,在我們民族文化當中,它的地位我們都要講。那麼這樣逐漸讓大家知道了武術真正的本質的內涵以後,大家就更加珍惜這個傳統了,珍惜傳統武術了,從而就能夠走向復興中華傳統文化這條路。

現代武術把一些傳統的東西丟掉了

主持人:所以新唐人大賽它強調傳統武術,是因為傳統武術和現代武術很不同,是嗎?

李有甫:是。現代武術它把那一些傳統的東西丟掉了,它加了一些體操,甚至芭蕾舞,甚至一些雜技的東西,也有一些武術的姿勢,它內涵的東西都沒有了。所以說通過練功夫那種練法,其實我們中華的傳統武術,它練功夫的時候,它不是這樣的練法,和體育運動練法不一樣。

它儘管是外家拳,也有內練的部分,內家拳更是一種有內斂的東西。所以說傳統武術不同於一般的那種比賽項目,但是它走向了一種表演,比賽花架子,就是花架子。

而且真正的武術它是能打的,它是能夠保護自己,止惡揚善,對抗敵人。所以我在我早期寫的《論武德》裡面,我也講了其實武德就是道德的表現,習武之人道德的表現,它是道德的一部分。那麼習武之人首先他要分清善惡,要相信因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見善不欺,見惡不懼,要止惡揚善,這是習武人的本分。

所以說傳統武術里有很多重要的東西,它不僅僅是像現在的新武術一樣,它為了表演和比賽,它不是這樣的。

它有這個成分,它可以表演,也可以比賽。但是從武術的起源上來看,它就是有表演,也能練出高的武術的技術,很高的武藝來。這時候它不但能表演,它有藝術性,它還能夠練出一個超常的身體。它能夠作為止惡揚善的時候,制止暴力,保衛和平,保衛民族和國家,它有這樣的作用。

主持人:您剛才說到傳統武術的起源有表演的成分,我就想到說因為這些年神韻演出,也是被全球觀眾慢慢都很熟悉了。那從神韻中我們學到的一點,就是說舞武同源,對吧,武術的武和舞蹈的舞,它是同源的。所以是不是說因為一開始,比如說將軍舞劍,它也是在這種慶功宴上作為一種表演形式來做的,所以說是武舞同源呢?

李有甫:對。因為你看,《周易》裡頭講,就說「鼓之武之以敬神」。就是一邊打鼓一邊跳舞,它是敬天地、敬神的,就是給神來慶祝、來祭拜。在更早的時候,有一個《山海經》的故事叫做刑天舞干戚。刑天一開始他是有暴力活動的,他是要跟黃帝爭位的,結果他被殺了,他不服氣,他還跳起來,他還要去打去殺,結果他看不見了,所以他就只有用一些個動作來表現他的那個意願、他的志向。

所以刑天舞干戚它只是一些武的動作,它又不能夠打到別人,所以就形成了一種舞蹈,古代的舞蹈。但是這種舞蹈還不是真正成形的。到了後來古人敬神的時候,祭天地的時候,他們就又跳舞、又打鼓,也拿上一些兵器表演這些舞蹈的動作,但是它又是武術,所以說古代的武舞同源,那些動作都非常的威武好看,他們有很高的藝術水平,也是有很高的技術水平。後來在比如作戰當中,保護國家,保護這個民族,他們說不受外來侵犯。

所以從軒轅黃帝那開始,他就發明了這個長槍,叫干戈。所以說他用這長槍來擊敗敵人,教給大家練習這個,當時蚩尤作亂的時候,他就是教大家習干戈,以制止蚩尤,戰勝他。所以武術從開始的武字開始,它就以戈止戈,就是止,制止暴力,它不是要打仗,它是為讓你大家都放下干戈,不要動了。武就是為了幹這個的,它就是為了和平的,所以這武字就這麼出來的。

那舞蹈的舞也有這些動作,它又是一種美的、善的,它又都是有很高的藝術性,有很大的難度,一般人做不到,超常的。那麼他就祭神的時候,他祭拜天地的時候,慶祝節日的時候,他也就跳舞,在歷史上都有這些記載,比如冕而舞《大武》,鼓之舞之已敬神,古代的這些舞都是非常高超的舞藝。所以舞蹈的舞它是跳舞的舞啊,手舞足蹈就是這個意思。但是武術的武就跟它分開了。

你比如說我們可以看到在《史記》裡寫的鴻門宴,這時候項羽劉邦飲酒,這時候項莊要殺他,他是項羽的大將要殺劉邦,他說我給你舞劍。他舞劍的時候,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就它可以表演,它可以當做舞蹈來給大家助興。但是它練練,它又可以去進攻,去殺他。

這時候又是相國又上來,也舞劍,也保護他等等的。這些故事都說明什麼問題呢?舞蹈也可以作為武術,武術也可以作為舞蹈,在古代的時候,那麼舞劍就是其中的一種。所以說中國的武術它可以單練,目的是什麼呢?它就是說當我不用來去作戰、去殺人、去打仗的時候,我可以表演,這個表演這個舞蹈,就是套路式的武術。這個舞蹈它也叫做舞蹈,劍舞什麼,比如說拳舞,它是單練的一個套路。

所以只有中國的武術它有套路,這個套路就逐漸地這麼形成了,而且越來越完善,發展得越來越優美,也能夠用,也能夠打,這就形成了近代的中國的武術,拳法和兵器的方法。

傳統武術一定要重武德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說傳統武術一定要重武德,這點我想先問您一下,為什麼是這樣?是不是因為不重武德,你這個功夫就上不去呢?

李有甫:是這樣。其實武德在武術的產生和舞蹈的產生當中,它都存在著德,沒有德就沒有這些個文化,沒有傳統文化,所以這個德就是非常的重要。那你比如說武德體現在什麼呢?我們就說武德它體現在它能夠止惡揚善,邪惡的東西、暴力的東西,我有武力,我能夠制止你,就讓你長不了。

當然武德裡面最高的,它是說就發展成了一種戰略戰術的兵法。中國的兵法就是讓人都羨慕,比如說比較有概括性的,總結出來的就是孫子兵法十三篇。

孫子兵法里它講什麼呢?它就說我不戰而屈人之兵。他就說我不要殺人,我能制止這個暴力,他就是這個,這就是武德,為什麼呢?他能夠止惡揚善。那麼在歷史上,就說武是一種什麼行為呢?就是對於一個習武之人,你的目的就是要止惡揚善,止戈嘛,那麼保護善良他就是有武德了。

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就很多人就不能夠保持這個武德,比如在歷史上,比如濫殺無辜,比如說你看歷史上那些個猛將,就是有時候殺人無數,你比如白起他坑殺趙族幾十萬,那個項羽坑殺秦國也是二十萬。他們雖然勇猛,但是他最後的結果都是很慘地死去。為什麼呢?不能這樣濫殺無辜。

所以說如果習武之人不講武德的話,那麼這個國家這些人本人都會遭到惡報,都不會有好的報應。所以我們提倡武德,就是要讓人恢復傳統的道德觀念,武德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傳統武德如何練到高深境界

主持人:那傳統武德就它能夠練到什麼樣的高深境界呢?我們通常在武俠小說中看到的那種高手什麼飛檐走壁,或者是不碰人就能把人擊倒,那個是真實的嗎?

李有甫:那個是真實的,其實我們經過修煉「真、善、忍」這個大法,這個書里的都有,說得非常清楚。過去我雖然習武幾十年,我這個也讀過當時武術的最高的學位,讀過研究生,也得過武術的教授啊,得過冠軍什麼的,但是很多高深的東西我並不懂。那後來你看《轉法輪》裡講的,就說那個過去道家修煉有內外兼修的部分。

那麼在低層次的武術的氣功當中,比如這個用鐵砂掌,比如打石頭,手可以砸開很大的石頭,或者是可以做出很多這個就是超常的功能來。但是這個其實這是一種外氣,就是練一種硬氣功。但是高層次的就有了,就是比如說高來高去啊,這個遁入另外空間啊,或者超常的功能,或者比如說你百步穿楊,不用接觸這個人就可以把人打倒。

這個《轉法輪》裡頭講的非常清楚,他就說那是修煉人修出的功能,他內外兼修嘛,他也練武,他也修道,那麼這時候他出了功能之後,他也高來高去的,他也神乎其神的,但是他絕對不讓人知道,不讓人看見。這是修煉人必須守的心性標準,如果你去顯示就沒了,或者展示多了,去用它去為了名利去做的話,那你的功就沒有了。

所以我們的大賽呢,我們比賽呢,就是給年輕人明白這個傳統文化的。那麼你說的這些,他屬於內家拳,就是修煉人的部分。所以太極拳為什麼沒了呢?就是他修煉的那個心法沒有傳下來,一看人不行了,也不能教了,那太極拳現在變成了這個,見了面就要推手,推手就變成頂牛了,就跟摔跤一樣了,就變成一種遊戲了。

那過去太極拳為什麼那麼厲害?那過去他有心法傳給他們,他逐漸隨著人的道德的低下,這師父也不能教了,教了也學不成。因為這沒有武德他怎麼能高呢?他有一點兒他就去顯示,也不行啊。所以說人們就知道這個武德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通常武俠小說它分為兩類,一類是比較入世的啊,就這些人去練武,然後這個保家衛國或者除惡揚善。另外一類呢是比較出世的,你比如說像《蜀山劍俠傳》這樣的小說,他講的這個,他也是一個武俠小說,但是它裡面基本上是屬於一種修道的,他這個御劍,拿氣可以御劍,在天上飛什麼什麼。所以是不是其實武術它也有兩種不同的發展途徑或者不同的目的呢?

外家拳為了國家和民族內家拳是修煉的

李有甫:是,武術他們就一直說這個武術、分類,哪個拳種,這只是表演。那時候比賽的時候呢,我們要知道一些,比如南拳、北拳啊,這內家拳、外家拳這都可以分。其實呢大致的我們就一般的分成內家拳和外家拳。外家拳就包括南拳、少林、茶拳、花拳、通背、八級、翻子,這些等等的吧;螳螂拳;這些外家拳就屬於外練的比較多,而且人能夠都是擊打,而且抗擊打,他也是用來就是說作為一個基本的一個習武的人,他就是要止惡揚善,他就是要做好事,做一個好人,重點是見義勇為。

所以說他還不是光是為了比賽得冠軍,比賽我們這個,我認為這種比賽的方法,就是說用套路的方式,我們評判它真正的是屬於傳統的,它有保留傳統的內容,就我們說的那些內涵那就是好的。那麼人們還可以繼承,還可以扭轉這個變異的新武術,就我們不讓他參加,那麼大家就不會去練,很少去練它了,就要保留真正的傳統。

那麼傳統武術發展下去,就說外家拳它再發展,它就要說為了國家和民族,它要保護這個國家、民族的和平,不受外來侵犯,使人們的生活能夠安居樂業,良性的循環。那麼逐漸地就有一種思想,就晉朝的那個謝玄和謝安講的,說他叔叔問這個謝玄說,你學了文章武藝,你有這麼大本事,為了幹什麼呢?

他們就說,「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就說賣給朝廷的,給國家的。那就有一種什麼說法呢,就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這是和儒家的思想是吻合的。那習武之人也是為了這個。

還有學成文章武藝、文武雙全、精忠報國,這是岳飛做的。那不是就是這個意思嘛?就是他是為了這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的和平不受侵犯,那麼這是他的武德。

那麼內家呢,過去比如說太極、八卦、這個武當,包括形意拳,這些它是修煉的,那追根溯源它都是從道家呀那裡邊來的,也有的是佛家的,那就是少林拳它這個是不用,他因為他有不二法門的問題,他不拿道家的來練,所以說少林拳就是練外家。他吃苦他可以消業,他就是用佛家的方法來修煉,那麼內家拳就是道家用來修煉的。

我們看到西遊記,誰誰誰演這個孫悟空,孫悟空他那麼大的本事,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他又能夠大鬧天宮,又偷盤桃、大鬧盤桃宴。最後到如來佛那兒,如來佛就是一伸手把他抓在手裡頭,他就沒轍了,最後給他征服了吧。孫悟空他也就修行去了,叫飛行者了,他就跟著唐僧去取經去了。

那麼就說高層次的大覺者,他的功力就勝過這些,表面武的東西了,但是層次沒達到,他還是有這個表現。所以我覺得內家拳他是修煉的,就這麼簡單地說。

武術大賽評判標準是什麼

主持人:您作為評委,比如當一個選手上台的時候,您要看的是什麼呢?您的評判標準是什麼呢?

李友甫:其實看了多了,而且自己練了那麼多年了,看出了一個什麼問題呢?就是他的拳就像他的人。這個拳,比如剛烈,也是勇猛,這人性格也是這樣,有的柔中有剛,有的是柔化一些,有的就是表現在無畏、勇猛,這些都是一種武術的德,這是武德。

但是我們不能全部看出來,我們也不能去調查人家整個的武德怎麼樣,但是我們基本上就按照武術的表現和他的水準,我們來評講。但是我可以講,我們公平的就是要真正繼承了傳統的東西、傳統因素,他來參加比賽的人,武德都是比較好的。當然在這過程當中,人會有變化,也可以逐漸提高上來,也有的可以降低下去,都有。

受社會影響也有,過去好也可能受一些影響,或者是沒有那麼好了,或者是過去不太好了,他變好了。我們提倡的就是讓人走上坡路,就是要修煉這個武德。所以在比賽當中,我們看他的舉止,他場內、場外都會有很多的表現,有的非常的謙虛,互相的尊敬、學習。尤其是我們媒體,和大家互動的時候,像我們新唐人採訪的時候,每一個真正好的選手,他都能夠說出來他對武術的認識、他武德的展現,我感覺都是非常好的。

他是為了發揚傳統武術,他講究武德,而且他們都不是太計較名利的,這個行為就是為了鼓勵大家能夠發揚傳統武術,能夠繼承復興中華傳統文化。所以大家都明白這個目的。

主持人:您能不能舉一個例子?因為光說傳統武術還是有點抽象,比如您在比賽中,您看到什麼樣的表現,您會覺得說這是傳統的?看到什麼樣的您會說這是現代的,有點變了?給我們舉個例子做個對比。

李友甫:真正傳統,首先這個評委你真正得練過、得接觸過、得研究過這些,因為傳統太多,而且很豐富,所以真是武術,真的是內涵,武打精神真的很好,那些老一輩,尤其是在台灣,他們比較好地繼承了傳統武術的一些老一輩的這些師父們,他們都知道怎麼樣遵守武德,怎麼樣守住自己的德,怎麼樣做好事、做好人,所以他們道德都是比較好的。

首先他們告訴這個選手,你只要把這個東西練好了,這是我們的目的,繼承下來,得不得獎這都沒關係。有的人,有一個過程,他可能還不適應,說你看為什麼沒給我得獎啊?其實得獎不得獎,都是反映了一個考驗,對我們道德心性的一個考驗。

我們評委也在反思,我們一定要公平,我們一定要真正地按照傳統的幾個方面去看。所以我經常在會後,在大賽之後,我跟那選手互動,他們可以問我任何問題,我可以給他們回答。有的人他不聽,那沒有辦法,反正我都給你回答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評他、為什麼評他。

比較突出的就是,台灣有一個,他過去得過前三名,第二名,但是他年紀比較大了,他後來就講,他說,我這個第二名,我來比賽還是帶動年輕人,不要給我獎了,他說把這個讓給年輕人吧。所以他就是說,我只來表演就行了,明確的就這樣說。你說我們能不感動嗎?這名額是有限的,因為練得有的確實好的也比較多的話,我們就應該給人家。但是他認為我不需要,我就是來帶動大家的,我就是來支持這項活動,這我挺感動的。

還有,尤其是2019年的這個大賽,我看到小孩很小,少年組的。他們練得很好,由於小男孩非常小,才幾歲,他練那個八極拳練得非常像樣,這孩子要是練好了,那將來不得了。但是我們第一屆大賽的時候,他還沒出生,他現在就練成這樣,你給他第幾名啊?當然我們給他獎了,他還是前三名吧,但是他很小嘛,他也沒有那個概念,什麼得不得獎。但是我覺得這小孩這樣成長起來,繼承傳統武術、傳統文化,那武德就在其中,我覺得非常好。

還有這女孩也是,你看著她很文靜,她說我原來也沒想練武術,我就是好動、好運動。他們家人說你就去練吧。她練武術,她也沒有什麼想法,她就是認真地練,最後練得有模有樣,她就是真正傳統的那個味道,而練得很好。我們覺得將來培養這樣的人,繼承中國的傳統武術、傳統文化就不難了,或者說看到希望。

因為老一輩的,我每次去台灣,我也感動,他們培養了很多徒弟都很不錯的。他們逐漸地都去世了,每次我都很難過,我說哎呀,又走了一個、又走了一個,他們都八九十歲了,歲數很大了,當然這也是人生的一個規律。但是隨著這些老一輩的去世,我們有繼承發揚的人,我看到年輕人,我就很喜歡,我說他們真正來繼承這傳統就很好。

主持人:有沒有他上台以後,您覺得現代的東西比較多?比如說什麼花拳繡腿,通常人這麼描繪的東西。

李友甫:因為我們在台灣有初賽,過去在歐洲也有舉辦過初賽,現在目前台灣有初賽,然後紐約有初賽。在初賽當中,我們報名的時候就先聲明,不接受新武術花拳繡腿,不接受這個東西,這個你不要參加我們比賽,你去參加別的比賽,所以他們也知道。在開始階段,因為有的人他也是年輕人嘛,不太了解,他在那個環境裡長大的,有的問他的師父,甚至他師父都不知道茶拳是什麼樣,是什麼樣的套路,他就不知道。傳統的拳術,你得問他,洪拳他更不知道了。少林拳有洪拳,大洪拳、小洪拳,當然南拳有洪拳。也就是說,你提幾個過去的傳統,他都不知道。

也不能怪他,他來比賽,我們也鼓勵他,但是告訴他,這樣得不到我們的肯定,回去你有那個基礎,要去學傳統武術。他們也很高興,他說好,那我***。逐漸地他們就改了,有的改學傳統武術了,其實人是可塑的嘛。有的那些他不好改,他就沒有再來,有些他還不知道,就是新武術他們知道。我們這個裡邊沒有這個內容,就不要,他們就不來了。所以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但是從傳統武術里的,他怎麼樣演變成新武術,有很多因素。我們要注意一點,在傳統武術里,這是給一些選手和我們評委,我也經常這樣講,要注意他是不是把各個門派混搭起來,也不要混搭,這混搭,你把人家那門破壞了,你把你這門也破壞了。

比如,就拿兩個傳統來說,一個是螳螂拳,一個少林拳。你把少林拳里加螳螂拳,螳螂拳里又加少林拳,你最後又把通背拳加上形意拳,這都不合適,你破壞了那一門。其實我們過去都講過,每一個門派,他的創始人都是苦練多年,他也有修煉的成分,他也苦修吧,修自己的武德,他創造了這一門,那都是很古老的歷史了。你說你拿過來你就給改,你就不明白,明白你就不敢改了。所以我說不能夠把各門各派的混搭在一起,要純正,我們要純正要傳統,他的風格要保持他原來的風格。功夫和水平這我們都有衡量的標準。所以我們就是這樣來區分的。

最大感觸:恢復傳統文化、恢復傳統武術

主持人:那您這麼多年作為評委主席最大的感觸是什麼呢?

李有甫:我最大的感觸就是我們可以逐漸地通過這個武術大賽,走向我們最終的目的就是「復興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就是這個。因為武術它有很多的餘地可以有它的背景、內容,可以使我們能更好地去恢復傳統文化。你比如打開歷史,除了戰爭還有英雄人物、豪傑,甚至修煉的人、修道的,比如張三丰,你說道家武當拳的這些個道人,過去都有很多高手。

當然一般人看不到他們,但是他有一些修煉的人他到一定層次的時候會給他展現。他看到了,他可以把這事情給人寫出了,他不會表演,但他會告訴你。這就像你看的武俠小說什麼《蜀山劍俠傳》什麼,這些過去有很多武俠小說說的那個神乎奇神的,但是作者不一定是修煉人,他不完全知道,但是他有點誇張,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有的真的事情,那可是非常的奇妙。

我那個太極拳的老師,他給我講過他遇到的一些神奇的故事,大家看那個《傳奇時代》裡頭我講過一些,其實還有更奇妙的我都沒有講。那是過去修煉人展現出來的。所以我也聽我們大法師父講過說,真正的那些高手,他都在深山老林裡頭,他不出來。那你說它破壞了這個傳統武術,就是說在中國這幾十年這個黨文化、文革它破壞了傳統武術,但是那些高手還在,他隱居起來他不出來。

他跟你沒有關係,你找不到他的,所以說還在。但是我還有一種體會,就是修煉「真、善、忍」這個大法,你要修煉的話,真正地好好修煉的話,那你再去看這個武術就不那麼難練,而且不難理解。所以我們不會去爭什麼獎,但是我們是把獎給別人的。

我們可以看得出來誰做得到、誰做得好,怎麼樣能夠達到復興我們中華傳統文化,誰真正地愛這個國家、誰真正地愛這個民族。那麼我們復興的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五千年的傳統文化是最珍貴的東西,誰做到了?我們不用說誰在破壞它,我們都能看得出來。那通過我們恢復這個傳統文化、我們恢復傳統武術,我們進行這個武術大賽,我們做這些事情,我們自然而然就做到這些。

主持人:所以我的理解,就是說您的意思是說,對於來參加這個武術大賽的這些選手來說,參加大賽的這個經歷也會使他加深對這個傳統武術和傳統文化的了解和理解。那對他本人是會有很大的受益的,然後對社會最終也會有益,是嗎?

李有甫:是的。哎呀,我尤其是看了這些年的比賽,你看我們從2008年到現在14年了,這6次大賽加上這次是第7次了。這些大賽當中這些年當中,我看到很多年輕人成長起來,他們很老練。有的那時候我第一次去大賽的時候,我除了要去跟那些老一輩的,那年紀很大的那些個武術家、那些個師父們、大師們,跟他們交流,就是跟他們說明我們的目的,他們一致地都贊成、都支持。

但是也有一些人就說你這事兒是好事兒,但是辦起了太難,做不到、沒有信心。但是我說你承認他是好事就行,我就我有信心,那我們終於辦起來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當時還有一些年輕人喜歡但什麼都不知道,但是這些年我看他,哇,他簡直……他不但是武術練得很好了,他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因為我們每次都談一些事情,都談一些武術的武德、這個歷史武術的發展過程、這個武德是怎麼樣建立起的、他有哪些內容。那麼他們都去學習,他們都知道,有時候很多人一問他們都回答了。哎呀,我覺得非常好,那麼這時候很多年輕人,他們無形中走入了復興中華傳統文化,我很高興。

主持人:不過我覺得就是今天這個社會,因為非常多的誘惑什麼的,所以很多人他也追求時尚或者流行,堅持傳統其實是不太容易的。那您認為對于堅持走在傳統路上的習武之人,這麼做的意義和回報是什麼呢?

李有甫:一定會得到社會的肯定,得到更多的人們的讚揚。但是這是一方面,對他們個人來講有很大的好處。因為通過練習傳統武術,我自己有體會,可以培養人的意志、品質、勇敢、無畏、見善不欺、見惡不懼,然後無形中武德也在其中了。我再說說武德,其實現在社會上很多人就崇尚打,就是說比如我拳擊加上摔跤、我是自由搏擊,我這個如何如何厲害。是厲害,我承認你能打。但是在人類在社會中立足,那是一方面,假如我要舉辦這樣的比賽,我也給這些人獎,你是第一名這沒錯。這是一個競技的過程,就像一個奧運會比賽吧,就是一項。

但是我們真正的我覺得是武藝高武德高的人,他是通過這種練法,我覺得這種中國武術這種套路的練法和基本功和單練,還有對打這些練法,他可以提高自己的武藝,提高武術的水平、技術。他們要幹什麼呢?就是見義勇為。你比如說看到暴力行為,他有辦法去制止。看到欺負他的民族或國家、侵略他們,他可以挺身而出。

所以在歷史上就出現了這個兵法和謀略,你比如說這使人就培養成一個什麼人呢?就變成了文武雙全的人,你不去考慮不行。比如說,過去在歷史上你說韓信,韓信雖然說受辱胯下,他不計較這個地痞無賴,但是項羽都被他打敗了。那項羽厲害不厲害?那他一個人要學萬人敵,他能夠在百萬軍中能夠橫衝直撞,那非常厲害。

但是一個習武之人還要有品質、道德、還要有謀略、還要有智慧,所以武德它是一種智慧的表現。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參加我們大賽的人,最後他要看很多的東西,他也關心這個。所以參加我們大賽的人,他們除了能夠提高他們傳統武術技術水平,能夠繼承和發揚,能夠繼承下來了,形成整個社會都來復興傳統文化。

那麼他們本身他們武德提升了,他們的智慧也提升了。比如說我們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還有比如修煉的人,他知道這東西是他內修的,它是一種來做為內外兼修要有心性標準的,要提高心性。他也理解了為什麼那些修煉人不來參加這種比賽,他也理解了。但是我們現在我就發現了,就是如果說我們有心性標準,我們提高了心性,我們練什麼也都能練好。所以人的心性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說我感覺到參加這個大賽很有意義,能夠使人走向更高的境界吧,我非常地願意做這件事情。

主持人:那最後有甫先生給我們很快講一下,就是今年的比賽時間好嗎?還有地點。

李有甫:我們今年的大賽就是7月19號,在台灣舉行亞太初賽,初賽選出的選手到紐約,在8月底在紐約還有一個當地的……其它地方,台灣選手直接參加複賽了,其它地方還有一個初賽。然後8月底有一個複賽和決賽,那麼決賽是最精彩的。希望大家能夠來參加、來支持這項活動。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有甫先生今天來跟我們分享,您對這個武術大賽的理解,還有您這麼多年做評委主席的一些經歷和感受。那麼也希望對武術感興趣的,可以參賽的選手來報名。那麼觀眾們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上網去查詢、觀看。好的,謝謝有甫先生,今天就先這樣了。

李有甫:謝謝方菲,謝謝觀眾朋友們。

主持人:好,那觀眾朋友也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1/1751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