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宋慶齡臨終前醒悟?竟然明確表示要入黨!

—史塵散盡說慶齡

作者:
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五日晨,王光美趕到宋寓榻前,問垂危中的宋慶齡:「記得你曾提出要求入黨,不知現在是否還是這樣想法?」宋點了點頭。王光美連接重複了三遍,宋都明確表示肯定,王光美隨即電話告知胡耀邦。下午,鄧小平召開政治局緊急會議,一致決定接受宋為中共正式黨員(無候補期)。中組部長宋任窮、副委員長廖承志,受中央委託前來通報中央的一致決定。宋十分激動,連連點頭,微笑著,閃著淚花,但發著高燒,說不出話。

史塵散盡,史評落定。宋慶齡宋美齡,兩位分道揚鏕的同胞姊妹,國共標誌性人物。中共視宋慶齡為第一統戰對象,毛澤東周恩來對孫夫人竭盡優渥。慶齡也確實為中共大大掙分,公開反蔣反「國」,不僅抗戰前為中共出力多多,抗戰後國共逐鹿中原,慶齡亦為中共招降納叛,出力甚巨。

不過,政治人物的歷史價值並不取決於一時之評,更不取決於黨派自評,生前譽當然不如身後名。國共相爭,蔣毛相鬥,所謂「主義」之爭,實為正邪較力。慶齡囿於持論赤歪(或曰認識能力),站錯隊、跟錯人,共產黨的「國母慶齡」遠不如國民黨的「國母美齡」。美齡因站對行列跟對郎,雖隨國府退居侷促台島,一時聲名不如二姐,但最終得到的身後名則大大超越慶齡。

「緊跟」

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三日《人民日報》(版一),宋慶齡發表「緊跟」反右的《團結就是我們的力量》,嚴厲駁斥「右派進攻」,竭力為反右站台——

有些反動分子說,八年以來中國「一事無成」,或是說「一團糟」。生活本身就給予了駁斥!飢餓、貧困的孱弱的中國一去不復返了,這是怎會發生的?難道這些人的眼睛瞎到了這般地步,以至於連我們國外的最兇惡的敵人也不得不勉強承認的進步他們都看不出來嗎?反動分子的謊言所激起的憤怒是不難理解的。依我看來,人民出來說話,把事情搞個清楚,是完全正確的。這少數人說,我們的國家是有限制的。我要問他們:哪一個國家沒有限制呢?每一個國家都有它的法律規條。……在人民的社會主義國家裡,提供所有人生計的東西已歸公有,限制就對廣大的人民群眾有利了。……人們不禁要問:這些不滿意我們的政府、不滿意政治協商的人究竟懷著什麼目的呢?他們希望用什麼來代替我們的東西?社會的道路只有兩條:不是資本主義就是社會主義……

很清楚,宋慶齡深受赤說忽悠,完全迷入左塵,完全相信《人民日報》的「正面資訊」。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四日《人民日報》發表的《救濟福利工作的兩種概念》(版四):

在今天的中國,一個人或一個地區在困難中孤立無援的情況,已經不可能發生了。……我們全體人民得到一種更美好和安定的生活。……一個真正的新中國,已經在世界上站起來了。……許多年來,蘇聯人民所享受到的教育、醫療和其他種種的福利,是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甚至最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都不能做到的。

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四日,宋慶齡一次慶典講話,標題《永遠和黨在一起》。

一九六〇年十一月,她致函愛德格•斯諾:

歷史肯定是沿著一個方向——向著人民為和平與社會主義鬥爭的最後勝利的道路前進的,讓人們說愛德格•斯諾曾幫助人民尋找這條道路。

慶齡的政治觀點與「階級立場」,一屁股坐在中共這一邊。

被忽悠

餓殍遍野的大饑荒年代,一九六一年六月三十日《人民日報》,宋慶齡發表《向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致敬》(版二):

中國共產黨每當在需要作出犧牲時,每當在克服我們前進道路上的任何困難時,每當在傾聽廣大人民群眾的呼聲時,總是站在最前列。……我們都懂得,聽毛主席的話,跟著中國共產黨走就是勝利,願我國人民永遠聽毛主席的話,永遠跟著共產黨走,繼續高舉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為早日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奮勇前進!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萬歲!我國各族人民的偉大領袖和導師毛主席萬歲!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人民日報》,宋慶齡再發表長文《解放十六年》(版二),竭盡全力歌頌「偉光正」。

共產主義戰士

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五日晨,王光美趕到宋寓榻前,問垂危中的宋慶齡:「記得你曾提出要求入黨,不知現在是否還是這樣想法?」宋點了點頭。王光美連接重複了三遍,宋都明確表示肯定,王光美隨即電話告知胡耀邦

下午,鄧小平召開政治局緊急會議,一致決定接受宋為中共正式黨員(無候補期)。中組部長宋任窮、副委員長廖承志,受中央委託前來通報中央的一致決定。宋十分激動,連連點頭,微笑著,閃著淚花,但發著高燒,說不出話。

二〇〇六年大陸版《宋慶齡年譜》,稱為「偉大的愛國主義、民主主義、國際主義、共產主義戰士宋慶齡。」

港刊評議

一九九五年,香港政論刊物《爭鳴》記者羅冰爆料:宋慶齡曾前後七函致毛澤東;一九五五年不同意三大改造,指責中共背離新民主主義方向;五七年不同意封殺言論的「反右」,不同意打倒這麼多右派;六六年不同意打倒劉少奇,云云。不過,羅冰文章無注釋,無法循徑核查。就是赤士吳江有關宋慶齡的「異聲」,亦未提供出處。筆者調閱所有大陸版有關宋慶齡的資料,均無「七函」蛛絲,只認清慶齡乃真正毛迷赤粉,深墜紅網,雙眼被蒙(可能不知大饑荒)、政治標準錯移,至多「時代悲劇人物」。

文革後,宋慶齡對中共仍一如既往。一九七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人民日報》,宋慶齡發表《人民的意志是不可戰勝的》(版三),諛共分貝絲毫未減——

新中國誕生的第三十個十月又來到了。……我們的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新中國才出現於世界之林。這是多麼值得自豪的啊!……三十年,我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走過了一條偉大的道路,一條閃耀著社會主義光輝的道路。九億人民堅定不移地選擇了這條光明大道。……當我看到國際國內形勢大好,我們新中國的航船在戰勝險遭傾覆的命運之後,又乘風破浪,昂然前進的時候,感到由衷的高興和無比的幸福。我又看到了祖國的新的光明。我衷心地祝願我國偉大的人民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下,不斷加強團結,走向更加光輝的前程。我將非常高興地同大家一起,並肩前進在這偉大而英雄的行列中。

八十五歲的老嫗竟還像純情少女一般天真浪漫,相當標準的赤粉,未有絲毫「覺悟」。如此一生堅持馬列主義,深度迷醉赤色夢幻,不可能醒來了,完全與中共「同命運,共呼吸」,一隻心甘情願貢獻一切能量的政治花瓶,怎麼可能對中共產生逆向反思?

無論如何,宋慶齡的政治道路錯了方向,起了歷史反向作用。有什麼辦法,全球數代赤士落入國際共運赤漩,誤了終身。因此,「主義」即方向,茲事實在體大,不可不謹慎再三,尤其不能再輕信已經造成偌大赤禍的共產主義。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3/1752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