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作為小人物,我勸你要善良

作者:
作為小人物,在時代的洪流中,命運如齏粉,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這樣的窘迫中,我勸你要善良。即便你戴上了紅袖章或者穿上了大白服甚至端起了槍,有了那麼一點影響他人的權力,你要知道,你也不過是一個供人使喚、無足輕重的棋子,地位和處境隨時可以在轉瞬之間調轉。當你可以有少許選擇的時候,看看那些無助和絕望的眼神,想像自己某天身臨其境。本質上,你和你面對的那些可憐的人是一夥的。

我兒時生活在父親的單位大院裡面。一個院子的住戶都是同單位的人,所以鄰里之間是很熟絡的。大院裡有兩個很和善的退休老頭,每次見了鄰居都會熱情的打招呼。但是我注意到,這兩個老頭之間,從來不說一句話,哪怕是擦肩而過。完全陌如路人,甚至明顯感覺殺氣騰騰的。

好奇心驅使下我問了老爸。老爸說老頭A在運動時期不幸被劃為右派,屢屢遭開會批鬥。其中有次批斗大會上,被革命群眾雙手反扭,成所謂的「噴氣式」,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右派的大牌子,十分痛苦。就在這節骨眼上,老頭B為了表現牢記階級淚、不忘血海仇,專門找了一根極為沉重的大鐵棍,加掛在老頭A的大牌子上。可憐的老頭A,幾個小時的批鬥會下來,脖子幾乎都吊斷。而其實兩人平素來往較多,關係本來還不錯,根本沒有什麼過節。後來老頭A平反後,兩人還在一個單位,但是再無一句話可言。老頭A曾經拋下一句狠話:到死我都不會原諒他!

一根臨時加掛的大鐵棍,不僅斷了交情,還留下一世的仇恨。我知道說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說,都是時代的傷疤,過去了就過去了,應該朝前看……如果你聽到有人這麼說,你一定要離他遠點,免得被雷劈著。

我是很欣賞老頭A的,因為我認為他不原諒是對的。這個事,絕不是小肚雞腸放不下那麼簡單。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犯錯甚至犯渾,有些是年少不經事、有些是認知有缺陷、有些是溝通上的誤會……但有些,就是純粹的人性之惡。這種惡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會時時發作。老頭B臨時起意為朝夕相處、深受迫害的同事加上的那根大鐵棍,就是這樣的惡。即便是當時不正常的社會環境下,其實也沒有人指使你或者逼你這麼做。你可以說參加批鬥是迫不得已,但是你還要別有用心的狠狠跺上一腳,這樣的鍋,再爛的時代和環境都背不動。

這樣的人渣啊,某天如果風雲再起,他一樣敢為非作歹,不管在什麼樣的時代。

我想起這個往事,是因為一則新聞。5月23日,烏克蘭法庭對受到戰爭罪指控的俄軍中士、年僅21歲的瓦迪姆·希希馬林(Vadim Shishimarin)作出終生監禁的判決。這是俄烏開戰以來烏克蘭審理的第一起戰爭罪案件。

希希馬林承認2月28日在基輔以東大約320公里丘帕夫西卡的一個村莊,奉命向一名騎單車路過的62歲的烏克蘭平民Oleksandr Shelipov連開數槍,直至將其打死。希希馬林在被烏軍俘虜後交給法庭以戰爭罪起訴。儘管他表示後悔,並在庭審過程中多次請求受害者的遺孀的寬恕。但他並不認為完全是是自己的過錯,因為他在「奉命行事」。他說當時上級告訴他,這個騎單車的老頭正在打電話,可能是通風報信,所以下令其開槍。

一句「執行上級命令」,是不是就可以把罪惡撇個乾淨?這就像說,我是一條狗,咬誰那都是主人的意思,要找你找主人去——可是,沒有你這條聽話的狗,主人何以作惡?

在中國流傳甚廣的一個關於「槍口抬高一寸」的故事,是關於東德士兵射殺翻越柏林圍牆的無辜青年的。據說法官在審判這個士兵的時候說,執行命令是你的天職,但是把槍口抬高一寸是良知所在。實事求是的說,這個故事有虛構的成分,但大部分是真實的。原型故事是:在兩德合併後的1992年,26歲的前東德邊防警衛英戈·海因里希(Ingo Heinrich)被提起公訴,他在1989年2月5日奉命射殺了準備翻越柏林圍牆的20歲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Chris Gueffroy)。他在法庭上的辯護:「當時我正在遵守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法律和命令。」和上面提到的俄軍士兵本質一樣——我只不過是個小兵,執行法律和命令,錯不在我。這個案子的主審法官西奧多·賽德爾(Theodor Seidel)最後判了他三年半,在判決詞中並沒有槍口抬高一寸的說法,他的原話是這樣的:「在代表權力結構殺人時,沒有人有權無視自己的良心」,「並非所有的法律都是正義」,「並非所有合法的事情都是正確的。」

賽德爾法官的話換個說法就是,你作為權力代表執行了一個惡法,為虎作倀成為罪惡的一部分,自然要承擔責任。

所以無論是我開頭說到的那個積極迫害同事的老頭B、還是奉命殘忍射殺路過平民的希希馬林、抑或在法律名義下擊斃翻牆青年的海因里希,他們雖然在時代中體制中只是一顆螺絲釘,但也確實是龐大的權力機器的一部分,這個機器正是憑藉萬千個這種順從甚至積極的螺絲釘的支撐,得以無所顧忌的犯下滔天罪惡,然後還能把罪責互相推得乾乾淨淨。

你們都無辜,那麼有罪的是誰?是萬千的冤魂自己活該撞在時代的鋼板上了嗎?還是有人天天拿槍頂住你的腦門要你執行命令?

畢竟,即便在萬馬齊喑的時代里,也有很多無奈的普通人,即便卑微如塵土,但終究沒有扭曲如蛆蟲。還是有人選擇了堅守良知這條艱險的道路。也就是說,在沉默和從惡甚至作惡之間,你還是有選擇的。

我們生活中經常會遇到這樣的人,正常的環境中,歲月靜好。但一旦當他發現自己終於也有那麼一點決定他人自由甚至生死的權力後,會迸發出想像不到的惡,其兇殘可能更甚於位高權重者。用魯迅在《燈下漫筆》中的話來說:奴性極重的人,對同類一定極其兇殘。因為,它們從奴隸主那裡失去的自尊,需要從同類中得到補償……

這樣的惡奴,怎麼可能無辜?就算沒有主人的指使和命令,他也是人渣一枚。

所以啊,作為小人物,在時代的洪流中,命運如齏粉,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這樣的窘迫中,我勸你要善良。即便你戴上了紅袖章或者穿上了大白服甚至端起了槍,有了那麼一點影響他人的權力,你要知道,你也不過是一個供人使喚、無足輕重的棋子,地位和處境隨時可以在轉瞬之間調轉。當你可以有少許選擇的時候,看看那些無助和絕望的眼神,想像自己某天身臨其境。本質上,你和你面對的那些可憐的人是一夥的。一擲千金的上海資本大佬劉益謙,2021年胡潤百富榜,劉益謙財富355億元。曾經用2.5億將雞缸杯收入囊中喝水……結果現在也只能在朋友圈哀嘆「作踐自己吧」。大佬如此,小人物就更應該看清自己,別胡亂作踐自己和同類。

我幾年前曾經寫過一篇《不作惡且苟活》,說的是亂世中的普通人的堅持和選擇。今天這個時節,我覺得依然是適合重提的。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不要因為多數人跪著,就要彎下自己的膝蓋;不要因為同情有危險,就要走向違背良知的方向。

中國人一輩子能夠真正活得像個人的時候,並不多。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哪怕是在一時一地堅守住自己內心的那一點點原則和善良,那麼可以說,就已經超過了無數的同輩。至少將來你可以跟兒孫吹牛逼,老子這輩子堂堂正正,沒有害過一個人,這就夠了。

2022/5/25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7/1754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