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顏純鉤:中共內部從上海開始瓦解(圖)

作者:
現在上層惡鬥,習李各自搭台唱戲,鹿死誰手還要等二十大。至於中層,人人為保官而不擇手段,下層則見縫插針有撈便撈.九千萬黨員的龐然大物,只是一個層級式的利益鏈條,現在這個鏈條正逐一斷裂。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執政倫理崩潰,上下開始分解,中共內部體制正在快競速滑冰坡,風暴未至,屋樑已朽,後事如何,不問可知。

上海根本未曾打贏抗疫戰,有些上海人歡天喜地慶賀解封,真不知喜從何來?(美聯社)

上海解封後,市政府發出一封「感謝信」,傳達兩個信息,一是上海封城措施,都是上海人自願安排的,二是居委會採取的強硬措施,都是居委會自把自為,與市政府無關。

封城兩個多月,造成數之難盡的人道災難,現在事情剛過,市政府就急急甩鍋,把責任推得乾乾淨淨。

二千七百萬上海人主動把自己關在家裡兩個多月,餓極了就跳樓,沒有地方看病就等死,夜裡喊樓要吃飯,上海人為防疫自動囚禁自己,連命都不要了,天底下有這樣的人民?

至於說封控措施都是居委會自訂,當次生災難每日不斷,上海人呼天搶地時,市政府都去了哪裡?明知居委會胡搞,為什麼不及時喝止?為什麼坐視居委會荼毒人民?

居委會製造的人道災難,當然都是秉承市政府的意旨,封樓封門、入屋消殺、抓人打人、破門撬鎖,所有無人性的封控措施,大部分違反人性,違反中共自訂的法律法規,不可能由居委會自把自為。

政策由市政府決定,居委會就要照辦,居委會或會過火,但政策之實行有背後大政府的壓力。居民的不滿與反抗,壓力都在居委會身上,上頭有壓力,底層有罵聲,居委會居然都吞下去了,為什麼?因為有巨大金錢利益平衡他們的心理。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今日中共官場,已經腐敗到什麼地步了,官場已經沒有基本的倫理,即使是中共自己執政的倫理,也已經蕩然無存。

任何政府都需要有一定的倫理關係來維繫上下合作。上層做決策,要關顧全局權衡利弊,下層去執行,也有自己的規範與責任,各司其職,各得其所,上下通盤協作,才會有成果。不僅如此,維持一定的內部倫理關係,是政權正常運轉的潤滑劑,反之上下失和,各行其是,那不但行政效率有問題,還會造成內部紛爭,互有心病,互相甩鍋。

中共的清零政策,落實到中層官員,有事就問責,某地出現零星個案,先把主要官員撤職查辦,以此威懾官員,逼他們變本加厲執行嚴苛政策。中層官員為保官,只有硬著頭皮層層加碼,逼底層幹部把事情做盡做絕。

底層官員也難為,上面壓力下來,不敢不聽,但照搬非人性的措施,又讓自己站在小區居民的對立面,承受巨大精神壓力。

對中層官員的補償,是聽話照辦可保住官位,對底層官員的補償,是封城措施給他們帶來發國難財的機會。居委會控制物資分發,利用團購及處理外地援助物資的機會中飽私囊,發得不亦樂乎。居委會飽受市民攻擊,卻得到金錢實惠,使心理得到平衡。

上海市政府當然知道居委會在發國難財,但疫情罩頂,中央大員坐陣,市政府又怎敢怠慢?要居委會賣力,除了政治壓力之外,還有金錢收買,於是市政府默許居委會中飽私囊,這種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官場知,民間也知。

現在疫情減緩,市政府收拾殘局,把鍋甩給居委會,讓居委會孭鑊。封控措施是上海人自動實行,次生災難又都歸罪於居委會,上海市政府拍拍屁股走人,又到上頭去領功了。

問題是,你需要居委會時,居委會是忠實走狗,你不需要居委會時,居委會是替罪羔羊,天底下哪有這等好事?下一次當你又需要居委會賣力時,居委會還會乖乖聽話嗎?居委會躺平,難道李強要自己到小區封控線上去站崗?

上海根本未曾打贏抗疫戰,表面解封,一旦有新症,封控又重來,被恩准外出的,又要為沒完沒了的核酸檢測長久受苦。有些上海人歡天喜地慶賀解封,真不知喜從何來?

上海把疫情壓下去,北京正方興未艾,緊跟著重慶又來了。全中國各大城市輪流封控,到最後,上海又還會再輪上。欲清零永難清零,不共存被逼共存,如此折騰,永無盡頭。

現在上層惡鬥,習李各自搭台唱戲,鹿死誰手還要等二十大。至於中層,人人為保官而不擇手段,下層則見縫插針有撈便撈.九千萬黨員的龐然大物,只是一個層級式的利益鏈條,現在這個鏈條正逐一斷裂。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執政倫理崩潰,上下開始分解,中共內部體制正在快競速滑冰坡,風暴未至,屋樑已朽,後事如何,不問可知。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2/1761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