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親見醜惡內幕 四名紅二代決裂中共

紅二代中,有的人在當政,有的人被關進監獄,有的人移居海外。而移居海外的紅二代中,一些人走上了與中共決裂的道路。(《百年真相》提供)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對於所謂的「紅二代」,想必大家都不陌生,是指中共奪取政權元老的子女。現如今,紅二代中,有的人在當政,比如習近平;有的人被關進監獄,比如薄熙來;有的人移居海外,比如李南央。而移居海外的紅二代中,一些人走上了與中共決裂的道路。

今天,我跟大家聊一聊四位與中共決裂的紅二代。

第一位 原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

羅瑞卿曾是毛澤東身邊的一員大將,是中共建政後第一任公安部長;之後當過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軍委秘書長、中央軍委總參謀長、中央書記處書記。1965年12月,羅瑞卿被毛澤東打倒,次年3月被逼跳樓自殺,摔成重傷。1966年5月文革爆發後,他再被打成「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成員。

父親被打倒後,當時在清華大學讀書的羅宇成了「黑幫子弟」,被勞改5年。文革結束後,羅瑞卿平反覆出,到中央軍委工作。羅宇呢,1988年授總參謀部大校軍銜,在總參裝務部空軍處任職。

1989年,「六四」慘案爆發。軍隊開槍的隔天,羅宇按原計劃到巴黎出席航空展。但是,他因為不滿鄧小平下令屠殺學生而「逾期不歸」,之後憤然請辭。1990年,羅宇隨團出訪時出走國外、與中共決裂,1992年被江澤民開除黨籍、軍籍。

2016年,羅宇的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在香港出版,裡面披露了中共高層的許多黑幕。

羅宇比習近平大9歲,羅習兩家關係很好。2012年習近平成為中共黨魁後,羅宇一度對他寄予希望。從2015年12月3日起,羅宇在海外發表《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的系列公開信,勸習順應時代潮流,結束一黨專政,開放黨禁、報禁,搞司法獨立、民主選舉、軍隊國家化等,走自由民主道路。他還一再呼籲習近平平反「六四」和法輪功,抓捕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

羅宇至少寫了31封公開信。可惜「精誠所至」,習近平的心卻沒被打動。中共十九大後,習一路左轉,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內政外交危機四伏。2019年11月之後,羅宇不再給習寫信。2020年10月22日,他在美國去世,享年76歲。

第二位 原毛澤東秘書李銳之女李南央

李銳一生三次挨整:第一次是上世紀40年代延安整風時,被當成「特務」關押。第二次是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被打成「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被撤職,開除黨籍,下放北大荒勞動。第三次是文革時期被關進秦城監獄八年。1979年平反後,李銳任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晚年,成為中共體制內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

因為受父親的牽連,李南央在少年和青年時代受到過很多打擊。「六四」天安門屠殺後,李南央經蘇聯繞道西歐,再到美國,先後在德克薩斯州美國超級超導對撞機國家實驗室、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國家實驗室,以及SLAC國家直線加速器實驗室任工程師。2014年退休後,她到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任客座研究員。

李南央在中國生活40年,旅居美國30年。她對中共的反思,主要是圍繞她的父親李銳、生母範元甄、繼母張玉珍展開的,並寫下了《我的父親李銳》、《我有這樣一個母親》和《我有這樣一個繼母》等書。書中對三個人的生平有詳細的描述。

比如,李銳年輕時追求「進步」,加入中共,一生飽受磨難,到晚年終於覺醒。李南央曾經問父親:「你從什麼時候就比較大徹大悟了?」李銳回答說:「是平反覆出以後,1979年到美國來,一下飛機,徹底醒悟了——共產黨的這條路線已經完全錯誤了。」

李南央的生母範元甄,原本是出身有錢人家的大家閨秀。天真無邪的秀美少女,18歲到延安投入革命「熔爐」,在中共的持續洗腦下,最後變成了一個思想僵化、滿腦子階級鬥爭的「馬列主義老太太」。

雖然官至十一級,享受副部長級待遇,但是用李南央的話講,「她(范元甄)是一個異化的人,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改造思想」,「(她)不會做人的女兒,不會做人的妻子,也不會做母親,非常失敗」,「在共產黨這口大染缸里被染得渾身漆黑」。

李南央的繼母張玉珍,15歲參加革命,是十七級幹部,因為嫁給李銳,也享受副部長級待遇。李南央說,就因為是老革命,張玉珍把中國農民身上的愚昧、落後、劣根、最骯髒的一面,發展到了極致,而把農民本來的純樸全丟掉了。她還舉了很多具體事例,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看了,都感到不可思議。透過繼母的言行,李南央說:「為了一己私利,什麼道德,什麼情意,什麼夫妻之情,他們什麼都沒有的,這就是共產黨的本質。」

第三位 獨立史學研究者李江琳

李江琳的父親1940年加入中共,1956年反右運動時,因為拒絕在單位里打出5%的右派,一直沒得到提拔;他文革中被打成走資派,被整得很慘。李江琳的母親18歲加入中共,被洗腦洗得極其徹底,到了離開「組織」就無所適從的程度。

李江琳本人在復旦大學讀本科,在山東大學讀碩士,後來留學美國,獲猶太歷史方面的碩士和圖書館學碩士。現居美國的李江琳,出版了《1959拉薩》、《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藏區秘行》等。

李江琳發現,中國農民一直很苦,她父母一輩的人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挨整,過得也很苦。她從內心深處發問:中共搞革命到底是為了什麼?

經過研究,她終於明白:「中國共產黨,它不是民眾自發成立的組織,它是徹底的外國代理人。」

「(中共)從成立一直到延安時代,都是(蘇聯共產黨領導下的)共產國際遠東局的一個支部。它的所有重大決定、人事變化,還有所謂的長征,都是經過共產國際批准的。」「(中共)從成立到現在,它推行所有政策時使用的方法就是暴力,極其殘酷的暴力,就是一路殺過來的,直到現在都是這樣,誰不服從就殺誰。」

李江琳表示:「我的選擇就是摒棄這一切。我拒絕接受你們(中共)的遺產。」

第四位 《解放軍報》記者江林

江林的父親是陸軍少將,爺爺在抗日戰爭時加入新四軍。江林自己18歲參軍,進了第四軍醫大學。之後,她因寫了一篇轟動一時的報導,被調到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宣傳部;1986年到《解放軍報》當記者。1989年,江林親歷「六四」天安門屠殺;2019年,她抵達美國。

「六四」是江林對中共從認同到決裂的轉折點。後來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江林特別提到當時有張愛萍等七位上將給中央軍委寫信,說解放軍是人民的軍隊,不要對人民開槍,不要進城,但鄧小平置若罔聞。

1989年6月3日晚,得知軍隊開槍的消息後,作為軍報記者的江林決定立即去天安門。當時,她正在張愛萍上將的兒子、總參軍訓部戰役訓練處處長張勝的家裡。張勝覺得她一個人不安全,提出跟她一起。於是,江林和張勝一家三口騎著自行車,去了天安門。

江林回憶說:「天安門的槍聲是非常密集的,密集到什麼程度呢?就像過節放鞭炮一樣。」之後,她在東華門附近被武警暴打得頭破血流,是路過的一輛轎車把她送到協和醫院。經簡單處理後,她被轉往中日友好醫院。

回憶起那麼多人被軍人開槍打死、打傷,江林說:「我真的是非常不能接受,你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嗎?就好像你看著自己的母親被強姦的那種感覺,是非常難受、非常痛心的。」

透過「六四」屠殺,江林說:「(她)看到了共產黨的兩個本質,一是它的一黨專政,二是它的黨軍體制。這個黨軍體制是使它的一黨專政能夠持續下去,能夠這麼持久而且還在發展的一個根本。」「它就仗著這個軍隊能夠鎮壓你,能夠拿槍把你打死。所以你從這個『六四』可以看出來,香港問題、新疆問題,都如出一轍,它就是靠這個來統治的。」

江林還說,她之所以沉默30年後才談「六四」,是因為「之前對中共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他們中還有一些良心未泯的人能站出來,平反和糾正『六四』錯誤」。但是,她等了30年,沒有等到這一天。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謝謝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8/1763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