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二大爺: 中亞甄嬛,為何敢打臉普京?

作者:

2022年4月,36歲巴西人的維克多·穆勒·費雷拉(Viktor Muller Ferreira)向海牙國際刑事法庭發送了一份簡歷,要求提供實習機會。在費雷拉的簡歷中,他描述了自己堪稱慘絕人寰的人生經歷,從小喪母,被繼母虐待離家出走,嘗盡人間冷暖,所以特別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公平正義。

這樣的陳述確實很打動人,他也如願以償的獲得了海牙法庭的offer。就在他躊躇滿志的準備攀上人生高峰的時候,換來的卻是在機場被等待已久的荷蘭情報部門下達驅逐令。

費雷拉,不,應該叫做謝爾蓋·弗拉基米羅維奇·切爾卡索夫(Sergey Vladimirovich Cherkasov)同志,就這麼灰溜溜的回了巴西,等待他的是巴西情報部門的鐐銬。

2010年從俄羅斯移民巴西起,切爾卡索夫苦苦經營了12年。出身俄羅斯總參謀部情報局的小伙,在此期間還多次受命前往愛爾蘭和美國執行任務,自認為天衣無縫。沒想到在一份不起眼的實習申請上栽了跟頭。

一個沒有法律行業背景和經歷的巴西俄裔,心念念的要去萬里之外實現公平正義——你當荷蘭情報部門是傻子嗎。據荷蘭官方的透露,海牙國際刑事法院已開始調查俄在烏克蘭戰爭期間以及2008年喬治亞戰爭期間所犯的罪行。切爾卡索夫原本的任務,可能就是滲透進入海牙內部進行招募,以圖獲得情報或者影響審判的進程。

雖然丁丁同志口口聲聲說對已經在受理程序中的海牙法庭嗤之以鼻,但是看來還是心虛啊。以至於要把一個已經潛伏12年的老特工,用申請實習這種拙劣的方式來打入海牙內部,希望探聽一點風聲。天不怕地不怕動不動就要用核彈和地球共存亡的人物,原來也怕萬里之外的一根錘子啊。

當然,丁丁同志最近糟心的事情不止這一件。在3天前俄國好不容易湊了幾桌來賓,召開了所謂的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結果來賓沒有幾個像樣的,西方人士無一到場也就算了,連鐵桿跟班,白俄羅斯盧卡申科都沒有來。即便是塔利班這種聲名狼藉的,居然受邀後都只安排了一個掛著商會副會長頭銜的民間人士來參加——更要命的是,這傢伙在丁丁同志講話時候,居然在底下睡著了,巨大的鼾聲響徹全場。

當然這不是最過分的。最過分的事,俄國另一個傳統的小弟,哈薩克斯坦的總統托卡耶夫居然吃俄國的飯,砸俄國的鍋,當著丁丁同志的面,斬釘截鐵的說「不承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獨立地位」,而且對著臉色鐵青丁丁,他居然還補刀說,哈薩克斯坦要根據自己的利益做決定,放任所謂的自決只會讓世界更加混亂。

我估計丁丁同志嘴上笑嘻嘻,心裡麻麻批,想當唐山大兄的心思都有了。但是沒辦法,整個論壇,稱得上重量級的嘉賓,只有托卡耶夫。說起來,丁丁還算是托卡耶夫的大恩主。今年年初哈薩克斯坦大亂,托卡耶夫一度面臨下台的危險,還是丁丁派兵馳援,穩住了托卡耶夫的位置。沒想到托卡耶夫一回頭,不僅在國內宣布要進行改革,要徹底終結強人政治;而且在俄烏爆發衝突後,態度十分決絕,多次拒絕了丁丁要求派兵支援的要求。

這一回,居然還直接蹭鼻子上臉了。這年月打幾針玻尿酸不容易,打臉成本高哇。

這裡我要講講關於托卡耶夫的故事——這個因為面如白玉,被很多網友稱之為「自帶美圖」的總統,雖然現在還不能斷定他是不是中亞版的蔣經國,但是他上位的故事,卻是一部貨真價實的甄嬛傳

哈薩克斯坦是前蘇聯中亞地區最大的加盟共和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內陸國。國土面積272萬平方公里,世界第九。蘇聯解體的時候,它是最後一個宣布獨立的加盟共和國,其第一書記納扎爾巴耶夫,搖身一變成了總統,從1991年開始牢牢的把控著權力——這幾乎是中亞國家的傳統保留項目了。納扎爾巴耶夫在2007年的時候搞公投,規定只有自己可以無限期的連任,而且所有政要幾乎都是其任命,可以說跟丁丁同志也算同道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納扎爾巴耶夫只有三個女兒,沒有兒子。但這在現代社會也不算個事——他苦心栽培其大女兒納扎爾巴耶娃,讓其當上了參議院議長,僅次於總統的二把手,家族接班的意圖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計劃就是趕不上變化。在納扎爾巴耶夫長達30年的統治下,哈薩克斯坦和老大哥俄國一樣,經濟發展停滯不前,國內經濟長期依靠出口石油和天然氣,工業基礎極為薄弱,大量的日用品都需要進口。前幾年油價持續下跌的時候,經濟大幅倒退,人民生活困苦,最終於2019年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各個城市的浪潮此起彼伏,弄得納扎爾巴耶夫灰頭土臉。最終這個政壇老油條想出了一條以退為進的妙計:他於2019年3月宣布退居二線,把自己的親信,一直以來以忠厚老實形象示人的托卡耶夫推上了前台,接任總統。但這個老狐狸懂得槍桿子的重要,仍保留了軍權,政府各個部門都是自己人,所以實際上仍然是太上皇。

這一招,和俄國老大哥的二人轉本質是一樣的。納扎爾巴耶夫的如意算盤是,讓自己的傀儡出面先擦屁股,穩住局勢,然後再循序漸進的讓大女兒接班。

但壞就壞在,托卡耶夫他看過甄嬛傳。

托卡耶夫這個人,畢業於專門培養外交官的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1983年還曾經在北京語言大學學過中文。他精通俄語、英語、漢語,還出版過九本專著、發表過大量有關國際事務的論文,是典型的技術型官僚。長期都是在外交領域默默耕耘,沒有特別出彩的經歷,沒有豪言萬丈的野心,也沒有大家稱頌的口碑,反正就是那種「你辦事,我放心」的官員。正是因為平庸這一點,他被納扎爾耶夫看中,作為親信一路平步青雲,先後成為外交部長、副總理、總理、參議院議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是哈薩克斯坦人民都這道,家臣再風光,那還是鋪墊和過渡,最終都是為主人鋪路。所以托卡耶夫上台之初,大家都不看好他,都認為他不過就是過渡一下的人物。

但托卡耶夫隱忍30年的權鬥手腕,這個時候才真正顯露了出來。他先是表忠心,給老上級上「民族靈秀」的尊號,甚至把首都名稱從阿斯塔納更改為「努爾蘇丹」——這是納扎爾耶夫的名。然後他也沒有改動任何前任的政策,只是默默混日子,等待出手時機。

2022年1月,機會來了。由於扛不住疫情的衝擊,哈薩克斯坦決定上調國內的天然氣價格,這一下就引爆了民怨,本來就對老領導垂簾聽政,國內政局換湯不換藥的民眾又走上了街頭,要求老領導徹底退位,進行改革。在混亂的局勢中,托卡耶夫趁機宣布解散政府,讓自己的人接管政府。由於抗議愈演愈烈,托卡耶夫又聲稱要暫時接管軍權,以利於平息騷亂,老領導可能嚇壞了,居然也就同意了。

雖然名義上接管了政府和軍隊,但實際上關鍵位置還不是自己人,如果不能及時平息民眾的憤怒,托卡耶夫還是要被拉出來當祭品的。托卡耶夫此時又棋行險招,他居然要求俄國為首的「集安組織」(這是一個俄國為首的中亞六國軍事同盟)出兵幫助平亂。大帝對於干涉小弟內政一向都是特別喜歡,你不邀請我都要干涉,你邀請哪還有不出兵之理?於是迅速坦克壓境,在高壓之下,哈國的抗議終於被銷聲。但托卡耶夫的目的卻不在於此,他利用俄國人出兵撐腰的機會,趁機以平亂不力為由,對政府和軍隊進行了一輪大清洗,在短短的幾個月中徹底掌握了實權部門,迫使老領導納扎爾耶夫最終承認完全放權退休。

其實托卡耶夫這一招真是禍福難料——如果不是俄國人因為烏克蘭戰爭提前撤軍,那麼按照丁丁的秉性,他一定會藉機在哈薩克斯坦長期駐軍,掌控鄰國。這個借刀殺人的計劃能不能完美實現,那就難說了。

但好在托卡耶夫冒險成功了。為了進一步鞏固權力,他又立即著手拿老領導的家族醜聞說事——納家的外孫,也就是參議院院長納扎爾巴耶娃的兒子,一直和母親關係不和,尤其是在納扎爾巴耶娃單方面宣布離婚另覓新歡後,兒子尤為怨恨。2020年2月這小子居然出逃英國,申請政治庇護,並爆出了其母親和繼父的諸多貪腐醜聞,他透露了家族在海外擁有數十億美元財富的驚人內幕。當月英國有關部門就查封了納扎爾巴耶娃名下的數棟豪宅。2020年8月16日,避難中的納扎爾巴耶娃的兒子在英國突然病亡,箇中的蹊蹺,明眼人恐怕都看得出來。有道是虎毒不食子,權力家族內訌的時候,是沒有所謂的父子兄弟的。歷史上的玄武門之變我們已經見得很多了。

這個連續的驚天醜聞當時就沉重打擊了納家,但是當時位置未穩的托卡耶夫任其在國內發酵,卻沒有立即動手,而是一等再等,終於在民怨沸騰的2022年1月,借坡下驢,以調查貪腐為名,立即拿下納扎爾巴耶娃,將其一擼到底,徹底掃清了納家的政壇勢力,真正掌控了哈薩克斯坦。

如果按照我們熟悉的劇情,他應該也會走上老領導的路子,繼續鐵腕統治30年。畢竟嘗試過權力的滋味,有幾個甘願放手的?

但托卡耶夫出人意料的地方就在於此,雖然目前還不知真假。他在真正掌權後,於5月就宣布將進行憲法改革,推動政治和經濟層面的改革,目標是「扭轉政治權力和財富被少數人把持的局面」。首先就是削減總統——也就是他自己的權力,將部分權力移交議會和地方政府,同時規定總統親屬不得出任國家高官;設立憲法法院,規定大法官必須經議會任命;逐步實現地方自治,地方官將向民眾負責;開放黨禁,開放報禁等。單單看上面這些內容,對於一個從獨立以來就在蘇俄模式統治下的國家來說,已經是十分勁爆了。

如果真的能夠平穩的實現,那麼托卡耶夫,有希望蔣經國第二——如果他確有此心的話。當然,在哈薩克斯坦這種伊斯蘭教占主導的國家,這種良好的願望能不能敵過現實的殘酷,我多少是有點懷疑的。

從上面托卡耶夫的故事中,我們其實可以看出,丁丁算是他的大恩人,托卡耶夫掌權的關鍵,是依靠了丁丁的力量的。但是沒想到,這才幾個月過去,托卡耶夫居然就翻臉不認人,公然在主場打丁丁的臉。

顯然,托卡耶夫這樣的聰明人,從小就在蘇俄體制內求學和成長,他對於俄國人的秉性和習慣,是再清楚不過的。他雖然借刀殺人,但是卻不會傻到給刀當砧板。他在聖彼得堡的表態,算準了時機和形勢——因為目前在國際社會已成孤家寡人的丁丁,斷然不敢再跟小弟們翻臉,也不可能再有力量再雙線作戰。所以即便被過河拆橋一般的羞辱,丁丁也只能滿臉賠笑,看著自己從火坑裡救出來的托卡耶夫,完成了和自己在道義上決裂的一步。

惱羞成怒的俄國事後宣布暫停了哈薩克斯坦過境石油管道的運輸,哈國也不含糊,宣布截停1700輛俄國運輸煤炭的車輛。小弟強硬起來的時候,大哥也很心酸啊。

還有另外一件更讓大帝失望的事情。最近烏東前線俄軍士氣低落,出現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案例。在北頓涅斯克地區,有個烏克蘭軍醫因為把部分醫療器械遺忘在某個村莊,於是就回去取,結果偶遇8個正在這裡劫掠和搜刮的俄軍,軍醫人狠話不多,直接開火,俄軍一人中彈,其餘七人嚇得直接趴地投降,場面極為狼狽。於是就出現了一個軍醫俘虜了7個俄軍的事情。

在北頓涅茨克一城一地死傷無數的巷戰中,目前雙方都在經歷相持階段的巨大損失,烏方有西方世界的持續輸血,越戰越勇;而俄國人想依靠一點雞血來支撐,只能是有心無力。眾叛親離之下,城市巷戰絞肉機一般的戰鬥,每一刻都在吞噬俄國人的帝國野心,為終極風暴的到來添磚加瓦。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5/1767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