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二大爺:俄國的破罐子能嚇人嗎?

作者:

就在西方G7會議期間,各國商量著要給烏克蘭提供總額達280億歐元的新援助之時,俄國人坐不住了。俄軍的反應是,用飛彈襲擊了烏克蘭總部城市克列緬丘格(Kremenchuk)的一家購物中心,造成了重大平民傷亡。截止目前為止,至少已經造成18人死亡,數十人受傷。

自從開戰以來,俄國人已經向烏克蘭平民目標發射了超過2800枚飛彈。克列緬丘格的襲擊在俄國人的所作所為中可能還不是最惡劣的,但由於發生在G7開會期間,俄國人向西方諸侯示威耍橫的姿態是十分明顯的。要針對我是吧,老子耍個流氓給你們看看,就問你怕不怕。用平民的性命來彰顯自己的狠毒,這是大多數流氓殊途同歸的選擇。

儘管攻擊平民是國際法中明文規定的戰爭罪行為,但是對於俄國人來說,反正海牙已經在審了,好像已經不在乎多一條罪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態十分明顯。俄國人的目的也很明顯:恐嚇。就像當年韃靼人西征,喜歡動不動就屠城來恐嚇反抗的民眾一樣。

對於俄國人而言,過去的一周確實是極為鬱悶的一周。G7國家團結一致,出錢出槍出人支持烏克蘭,而且關鍵的重武器正在到位,最新制裁又瞄準了俄國生產的黃金(黃金是俄國僅次於能源的出口創匯項目);被視為自己傳統勢力範圍的芬蘭瑞典即將加入北約,最後的絆腳石土耳其已經表示不再反對;孤懸歐洲的飛地加里寧格勒,被波蘭和立陶宛聯合封鎖,如今陸路和空路都無法再運輸物資,這個俄國最重要的軍事基地有被困死的風險。

但是靠屠戮平民能不能達到俄國人的目的,這是很成疑問的,因為在70多年前,俄國人其實已經在烏克蘭幹過同樣的事了,但是卻成就了如今烏克蘭人引以為豪的獨立精神。這段往事,也被稱之為「烏克蘭反抗軍」。很多人以為近代史上俄國人最大的敗仗是十年阿富汗戰爭,其實,當年俄國人為了控制烏克蘭,其付出的代價是阿富汗戰場的兩倍。

烏克蘭反抗軍(Ukrainian Insurgent Army)是一支在二戰期間,於1942年10月成立的民間軍事組織。它是二戰中非常神奇的一支部隊,它秉承烏克蘭民族獨立的理念,在沒有任何外來援助的情況下,和德軍、蘇軍、波軍同時幹仗,而且存活的時間也比較長,直到1956才在鎮壓下最終失敗。

1917年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之後,烏克蘭曾經在1917-1921年迎來過一段短暫的獨立時光,後來被蘇俄鎮壓之後,部分失敗的民族人士逃亡歐洲。等1940年德國占領烏克蘭後,這部分人又潛回烏克蘭,以和蘇軍作戰的名義,騙取了德國人的武器支持,最終建立了烏克蘭反抗軍(簡稱UPA)。領導人叫做潘德拉(就是那個馬里烏波爾地堡中,年輕姑娘演唱的《我們的父親班德拉》的歌詞主角)。等德軍回過神來發現這些烏克蘭人真正的目的是獨立建國後,開始殘酷鎮壓,但是在烏克蘭民眾的大力支持下,烏克蘭反抗軍發展很快,很多在原本為德軍服務的偽軍部隊大量投誠。到1943年秋天,他們已經控制了烏克蘭西部80%的森林地區和60%的農村地區,所轄武裝人員超過兩萬。而且反抗軍從成立之初就公開宣布,要將德軍和蘇軍都趕出烏克蘭,同時挑戰兩大強敵,勇氣不可謂不大。

納粹大為惱怒,調集了數萬兵力對烏克蘭反抗軍進行圍剿,但是收效甚微,最終德國人僅能控制烏克蘭西部的大中城市和主要交通線,不得不和反抗軍妥協停戰。1944年二戰形勢轉變,蘇軍開始反攻德軍,隨著德軍撤出烏克蘭,蘇軍的主要目標變成了消滅已經成勢的烏克蘭反抗軍。

但是烏克蘭反抗軍卻給了蘇軍當頭一棒。1944年3月,蘇軍名將尼古拉•瓦圖京大將在第二次基輔戰役後遭到烏克蘭反抗軍的伏擊而斃命,極大的震驚了蘇聯高層。1944年11月,史達林命令赫魯雪夫掛帥,動用了20個師的兵力圍剿烏克蘭反抗軍,儘管在蘇軍優勢兵力下烏克蘭人損失極大,但直到1945年2月,他們依然牢牢控制著烏克蘭西部的農村和森林,用游擊戰的方式和蘇軍死磕。單單在1944-1946年間,有約1.1萬餘名蘇軍官兵殞命烏克蘭,蘇軍的傷亡率甚至超過了和德軍作戰期間,以至於很多蘇軍居然拒絕前往烏克蘭服役。

作為對不聽話的烏克蘭人的報復,蘇軍祭出一貫的大清洗手段,不論青紅皂白,先後將50萬烏克蘭平民流放西伯利亞。隨著二戰後蘇俄力量的進一步增強,烏克蘭反抗軍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小,處境也越來越艱難,1950年,最高指揮官羅曼•舒赫維奇在一次戰鬥中犧牲。1954年最後一任指揮官瓦塞爾•庫克被俘,直到1956年烏克蘭反抗軍最後一支建制部隊才停止活動。

烏克蘭反抗軍的活動,和波羅的海三國「森林兄弟」游擊隊的反抗,大規模、成建制的戰鬥都持續了16年之久,是蘇聯建國後面臨的最長時間的民族反抗。據統計,先後有9萬名烏克蘭反抗軍戰士犧牲,蘇俄也為之付出了2萬人的代價——當然,和今天俄國人已經付出3萬多人的代價比起來,還不算大。

看完這段歷史你可能比較好理解,為什麼今天的烏克蘭人對於俄國人的反抗如此堅決和果敢。他們的憤怒和勇氣,不是丟失克里米亞才形成的,也不是布查大屠殺才形成的,是80年前就已經演繹過一回了。我們目前耳熟能詳的烏克蘭口號——「榮耀歸於烏克蘭」,其實原本是烏克蘭反抗軍的口號,2018年10月才正式成為烏克蘭軍隊和警察的正式標語。從此也可以看出,烏克蘭反抗軍的歷史,對於今日烏克蘭影響之深,就像抗日戰爭中中國人傳誦至今的「一寸河山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兵」一樣,它和血寫的歷史一起,凝固成了一個民族最核心的記憶,這是用多少的飛彈都炸不掉的精神堡壘。

所以困於烏東戰場的泥潭裡面,進退維谷的俄國人發狠襲擊平民商場,除了增添血債之外,並無鳥用。這種惡行就像紋個身就在燒烤攤賣狠的蠢貨一樣,固然一時能欺凌弱小,但是世界絕不會為此後退半步。縱然還有一兩個狐朋狗友在後面撐腰,但是在江湖追殺令下,遲早也是一個下場。

俄國人最近窘迫到什麼程度?他們的黑海艦隊又一艘運輸船,1650噸級的「瓦西里·貝克」號在向著名的蛇島運送彈藥、武器和人員時,被烏軍發射的兩枚美制「魚叉」反艦飛彈先後命中,導致拖船上的彈藥殉爆,發生了大爆炸,艦上官兵全部陣亡。按理說,本來劇本不是這麼寫的——俄軍因為艦艇老舊,缺乏反飛彈裝備,前不久才想出了一個騷操作。他們居然腦洞大開,把用在陸地防空車輛上的反導裝置,拆下來臨時安裝在艦艇上用來防空。

稍微有點軍事常識的讀者可能了解,陸地防空裝置和艦艇防空裝置完全是兩碼事,對於系統的穩定性、精度以及反饋方式要求都不一樣,就跟火箭發動機和飛機發動機的區別差不多。俄國人這個騷操作也不出所料,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白白讓自己的艦艇以為穿上了金鐘罩,結果還是皇帝的新衣。

俄國人的黑海艦隊剩下的家當屈指可數,現在只能躲在自己的老巢塞瓦斯托波爾軍港內曬太陽。最搞笑的是,俄國人由於高級將領死的死、傷的傷,最近居然派了一個超級肥胖的67歲的退役將軍,重新披掛上陣。推特上無數網友調侃:外太空就能發現這桶豬油……

與此類似的,上個月俄軍一架蘇-25攻擊機在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上空被擊落,飛行員喪生,烏軍檢查遺體的時候發現,飛行員居然是少將軍銜的博塔舍夫(Kanamat Botashev),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這個老將10年前就因為亂開飛機導致墜毀而被軍隊開除,還被罰款約合7.5萬美元,據說至今罰款都沒交齊。沒想到10年後居然被召回來,結果一上戰場就掛了。

港真,留給俄國人的破罐子也不多了,且甩且珍惜吧。

2022/6/28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30/1769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