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在衙內的世界,我們都只是二舅

作者:
大約是10多年前,我還在中國做調查記者的時候,接到任務去跟著一艘輪船出海巡航。等到了三亞才知道,原來這艘排水量近5000噸的巡邏船,僅僅是為了接來自北京的幾個廳級官員去西沙群島玩一天。原因是這個單位的老大,在中央黨校進修期間,給同班同學許諾用大船接送他們玩西沙。一天一夜航行,僅油費20萬人民幣。船長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相當於一個人坐在船尾,每40秒就向海里扔一張百元大鈔。

近日中國有兩個網絡輿論事件很熱。一個是江西交通系統的官二代周劼朋友圈炫富坑爹坑大伯三伯,外加禍及官員若干,最後一地雞毛;另一個是被官方力捧但炒著炒著就糊了的勵志短視頻雞湯《二舅》。

周劼的事情版本很老套,大約就是一個財主家的學渣蠢兒子,混了一個職業學院,最後也能在家族的庇護下進入體制內工作,而他的那些學霸同學們,現在想進入他三伯掌管的交通設計院無門,他們的出路甚至是命運,都被他這樣的學渣輕易的捏在了手心。

至於喝20萬一斤的茶葉,抽150元一包並且還買不到的藍利群,整天宴飲,談笑必官宦、往來衙內……最後,一個看不慣他的朋友,將他的朋友圈截圖,發到了網上。周家的大船,說翻就翻——至少目前,表面上。

當然,我們能想像得到,掌握多年實權的交通部門的高官,及其結交和培植的關係網最終也許會讓事情不了了之,一切歸於平靜,等待下一個衙內重複周劼版本坑爹重現。

相比周劼這樣的坑爹橋段,《二舅》則要高明得多。比如,二舅曾經是天才的少年,因為醫療事故成了殘疾,到老了都沒能辦到殘疾證,靠做木工養活自己和老母親,以及為年輕的養女湊購房的首付……

作者、一個前歷史老師,現專門的自媒體人把自己二舅苦難的生活娓娓道來,潤物細無聲地給這個66歲還在照顧88歲老母親的殘疾人,披上一件官方和民間都能喜聞樂見的正能量的外衣,美其名曰「二舅努力把一手爛牌都打出精彩」。於是,觀眾撒一把同情的眼淚,欣慰地發現原來自己並不是最慘的人、官方又蓋上了勵志正能量的認證標籤,作者收割由此帶來的高流量,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但我看完視頻,除了悲哀,還是悲哀。

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但在中國的網絡社會,悲劇,從來也都是收割流量的利器,前提是官方如果放行的話。

比如楊改蘭鐵鏈女,這些活生生的悲劇,如果在正常社會裡,這些網絡事件的第一作者是有可能獲得普立茲新聞獎的。但在黨國的剪刀下,《二舅》能被放行,大約是剪刀們認為,這樣的勵志視頻幫忙不添亂。

當然,這只是他們的一廂情願。隨著官媒《人民日報》的力推,留言下清一色的罵聲。比如,消費苦難、盛世螻蟻等等。當犀利的評論直刺事情的本質後,《二舅》的麻煩也就來了。視頻作者拒絕了所有的採訪,二舅和姥姥被接出村躲避,俗稱,又炒糊了。

其實我很想知道,二舅是否看到過周劼的朋友圈。

他是否知道,當他用畢生做木工賺來的錢去給養女湊首付的時候,周劼已經輕鬆坐擁6套住房兩套門面。其中,還不包括那些還不登記在自己和直系親屬名下的財產。

至於20萬一斤的茶葉、周副省長的香菸、歐米茄、LV,我不知道二舅是不是知道,但我基本敢肯定二舅未必敢買。

這是兩個完全不相容的世界。周衙內紙醉金迷、二舅掙扎求生,互不打擾。各自安好?但客觀地說,周衙內虛榮的炫富坑爹,其實也真還不在黨國,甚至是江西地方的核心利益圈內。中國官場的人際關係,講究的是對等。我也親身領教過一次什麼叫曬資源和實力。

大約是10多年前,我還在中國做調查記者的時候,接到任務去跟著一艘輪船出海巡航。等到了三亞才知道,原來這艘排水量近5000噸的巡邏船,僅僅是為了接來自北京的幾個廳級官員去西沙群島玩一天。原因是這個單位的老大,在中央黨校進修期間,給同班同學許諾用大船接送他們玩西沙。

一天一夜航行,僅油費20萬人民幣。船長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相當於一個人坐在船尾,每40秒就向海里扔一張百元大鈔。

那一天,我沉默了。因為我驚訝地發現,即便是我已經當了近10年調查記者,在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神龕下自我安慰了10年,卻依然對中國社會,特別是權力場的基本生態一無所知。我何嘗不是那個稍大號的二舅?

在衙內們的眼裡,「率土之濱,莫非二舅!」當二舅多了,衙內,才成其為衙內。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01/1783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