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首席經濟學家:斯里蘭卡破產後 北京面臨的挫折

在人們談論開發中國家的失敗之前,中國的整體債務負擔在2020年底已經增長到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70%,是世界上這個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自那時以來,這一負擔無疑增加了,而且越來越不可能得到全額支付。中國高度集中和可控的體制可能會很好地掩蓋損害,但債務的壓力,尤其是違約的債務,肯定會對中國的經濟前景造成壓力。

2018年3月28日,大奧羅拉(The Grand Aurora)汽車運輸船停泊在中國招商局集團營運的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在中國債務的沉重負擔下,斯里蘭卡將該港口租給了北京99年

斯里蘭卡的混亂和失敗標誌著整個發展中世界的問題將給中共帶來麻煩。斯里蘭卡和其它地方的貸款損失當然會加劇中國日益嚴重的債務積壓。此外,斯里蘭卡的事件將引發有關參與北京引以為豪的「一帶一路」倡議等問題的疑問,從而干擾北京的全球計劃。

當然,斯里蘭卡是一個極端的例子。它似乎遭受了一場「完美風暴」。然而,即使其它地方的問題不那麼嚴重,斯里蘭卡災難的所有因素也仍然存在於整個發展中世界。

問題始於COVID-19大流行。斯里蘭卡嚴重依賴旅遊業。當然,隨著COVID-19緊急情況的出現,這一切關閉了。旅遊業在其它地方不那麼重要,但疫情大流行普遍干擾了全世界的重要經濟聯繫。由於喪失了經濟的支柱產業,斯里蘭卡政府及其企業比以前更多地依賴於外債,這導致了進一步的問題,就像其它地方一樣。

中共「一帶一路」倡議所施加的債務立即成為焦點。隨著斯里蘭卡債務負擔的增加,該國及其企業在償還這些安排方面遇到了越來越多的麻煩。局勢變得如此激烈,以至於斯里蘭卡政府將其第二大港口漢班托塔國際港(Hambantota Port)約70%的股份出售給中共,以償還其在「一帶一路」發展項目中的欠款。

參與其中的不僅僅是中國。斯里蘭卡和許多開發中國家普遍對債務的依賴程度提高,使所有人都更容易受到全球金融市場普遍存在的新限制的影響。

西方對所謂的ESG(環境,社會和治理,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註:ESG是某些西方左派給企業評分的考量指標)的強調尤其重要。為了提高其ESG評分,從而吸引貸款人,斯里蘭卡政府決定禁止使用合成化肥。該法案嚴重限制了該島主要出口產品茶葉和主食大米的生產。由於出口收入有限,斯里蘭卡不得不更加依賴債務。

與此同時,斯里蘭卡的水稻產量下降了約20%。該島在這一基本方面不再自力更生。這一切的結果就是,通貨膨脹率上升,去年上升了50%,食品價格上漲了80%。

如果斯里蘭卡是唯一陷入危機的國家,那它的麻煩對中國或世界來說影響不大。然而,類似的是,所有開發中國家,包括許多「一帶一路」客戶,在償還過多債務方面也出現了類似斯里蘭卡,但還不是那麼極端的困難。巴基斯坦的情況是最突出的,不僅因為它比許多「一帶一路」的參與者要大,而且因為它是北京倡議中最重要的一個國家。

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The Gwadar Port),這是一個耗資數十億美元的基礎設施項目。作為其「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中國已投資該項目。(Amelie Herenstein/AFP/Getty Images)

在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144個國家中,僅巴基斯坦就占所有「一帶一路」債務的10%。據最新統計,巴基斯坦欠中國國有銀行約250億美元,約占巴基斯坦對外債務總額的30%,占中國投入「一帶一路」的600億美元資本中的40%。

巴基斯坦的問題沒有斯里蘭卡那麼嚴重,但區別在於程度,而不是種類。該國難以償還對中國和其它國家債務負擔。對經濟的壓力也很明顯。巴基斯坦的通貨膨脹率在過去一年中已升至20%,燃料價格比去年同期水平高出90%。

這一現實在整個發展中世界不斷重演,給北京帶來了兩個問題。

第一種是純粹的金融。與中國房地產開發商恆大(Evergrande)3,000億美元的失敗相比,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和整個「一帶一路」倡議的數字可能看起來很小,但除了這場災難之外,中國金融也無法承受任何額外的負擔,而且其他中國開發商的失敗也變得顯而易見。

甚至在人們談論開發中國家的失敗之前,中國的整體債務負擔在2020年底已經增長到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70%,是世界上這個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自那時以來,這一負擔無疑增加了,而且越來越不可能得到全額支付。中國高度集中和可控的體制可能會很好地掩蓋損害,但債務的壓力,尤其是違約的債務,肯定會對中國的經濟前景造成壓力。

第二個問題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命運。該倡議在金融方面涉及的資金僅次於中國的國內債務積壓,但它對北京的全球野心至關重要。

在該計劃中,中共通過向參與國提供支付由中國主導的基礎設施項目所需的資金來獲得全球影響力。因此,整個發展中世界的失敗成倍增加,自然會引起較小、較貧窮國家根本不願意參與「一帶一路」倡議。至少,最近的事態將減緩該計劃的擴張,並可能縮小它。這將使北京幾乎無法從「「一帶一路」中獲得它所尋求的影響力,還將給北京帶來一堆壞帳。

儘管這一切對中國的經濟、金融和外交來說都很困難,但都不代表中國將會崩潰。用偉大的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話來說,一個國家可以有很多廢墟。但是,雖然這並不預示著災難,但情況表明北京將面臨重大挫折。至少,中共領導層現在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達到它所希望的金融、經濟和地緣政治的高度。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撰稿編輯。該雜誌附屬於布法羅大學人力資本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apital at 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他也是總部位於紐約的通信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個明天: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將如何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Sri Lanka’s Troubles Raise Questions for Chin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08/1786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