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破空:「二十大」的N種方案:習近平進退,政治局常委會重組

作者:
在習近平裸退的方案下,至少又有兩種可能:其一,三人出,三人進。即超齡的習近平、栗戰書、韓正退出,而升任三人:一個團派加兩個習派。其二,三人出、五人進。進入者,一個團派加四個習派,類似於江澤民退休前的布局。此時,李強、陳敏爾、蔡奇、李鴻忠等人可能獲得入常機會。當然,也未必是四個習派,也可能出現一個無派無系的中間派,黑馬型人物,猶如在十九大入常的趙樂際。

習近平及中共政治局其它常委2022年8月30日共同出席會議

八月底,中共召開政治局會議,宣布:二十大將於10月16日舉行。在此之前,10月9日,將依例召開七中全會。舉世矚目的中共高層換屆由此進入倒數計時。習近平連任與否、以何種方式連任?以及政治局常委會如何重組?這兩樁,仍是高層鬥爭與權力交易的重中之重。這段時間,各派討價還價,幕後緊鑼密鼓。

外國媒體如《紐約時報》等,多認為習近平將打破中共制度,進入第三任,即連任。除了外媒自己的消息和情報來源之外,它們也刻舟求劍地認為:既然2018年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制,既然去年通過了為習近平量身定做的第三份歷史決議,所以他會連任。

中文媒體中,則看法分歧。傳統媒體因受到習派暗中施壓,所謂「打招呼」,對此話題謹小慎微。但中文自媒體中,大多唱衰習近平連任之路,主要基於習近平內政外交的全盤失敗,尤其今年以來,習近平又搞砸了多項大事:力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俄軍卻陷入苦戰、瀕於潰敗;極端清零、甚至動輒封城,尤其封鎖大上海,砸毀了中國經濟火車頭;以及,中國經濟大滑坡、民眾生計困頓、到處呈現爛尾項目……由此認為中共可能換人做,如果這個百年大黨還有起碼理性和規則的話。

本文盤點習近平進退的四種可能性,以及由此衍生的政治局常委會重組版本。

第一種,連任,並繼續擔任三個職務,繼續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並不設接班人。這意味著:習近平不僅連任,還將長期執政,並可能終身執政。若出現這種情況,是中共黨內政治生活極不正常的表現,如筆者前文所述,只能歸結為某種形式的政變,至少是柔性政變。實為中共這個百年大黨的空前失敗。一人成功而全黨失敗。

第二種,連任,並繼續擔任三個職務,但設立接班人。這意味著:習近平連任一屆,繼續當政五年後卸任,到二十一大向接班人交棒。若出現這種情況,一方面,因習近平死活要連任,賴著不下;另一方面,是反習派無奈之下,需要打破政治僵局,雙方妥協的結果。

第三種,連任,但只連任三個最高職務中的一個或者兩個,而讓出其中一個或者兩個給其他常委。在這種情況下,就有六種可能的組合。即,他只續任一個職務,就有三種可能;他續任其中兩個職務,也有三種可能;總計六種可能。而如果是這種情況,也必然設立接班人。意即,習近平繼續擔任一個或兩個職務,是各派的妥協方案,更是一種過渡性安排、漸進式退位。

第四種,卸任,三個職務同時卸下,像胡錦濤那樣全退、裸腿,獲得「品德高尚、高風亮節」的評語。若出現這種情況,那必是多數黨內高層、多數政治老人團結髮力、堅持改革開放路線、反對走回頭路、反對極左路線的成果。如筆者前文所述,這才屬於正常情況,表明中共仍有一定程度的集體意志、黨章原則和法制觀念。

對應第一種情況,政治局常委會的重組就極可能是最簡單的一種:兩齣兩進。意即,按照七上八下(67歲以下者留任、68歲以上者退休)的黨內規則,除習近平(69歲)之外,超齡的兩名政治局常委栗戰書(72歲)和韓正(68歲)退出;習派和團派各進一人遞補。可能的人選,團派:胡春華;習派:丁薛祥。李強或陳敏爾雖也有可能,但成功率下降。

對應第二種情況,接班人極可能是團派人物胡春華,這是各派妥協、派系平衡的預期,如果情況相對正常的話。而政治局常委會的組成,仍可能是上述最簡單的那種:兩齣兩進。但如果習近平像江澤民那樣,同意只延任個別職務兩年,保全顏面後交權,那麼,他的接班人也可能是習派的丁薛祥。這將是習近平要價的結果。

對應第三種情況,政治局常委的重組版本就很多,情況複雜得多。可能維持七常委,也可能擴大為九常委,對應其下六種可能性的任何一種,常委分工不同,人數也可能不同。

對應第四種情況,李克強臨時接位(汪洋也有一定可能),任期一屆。常委會擴大至九人的可能性大增。因為,在此情況下,習近平極可能仿效2002年的江澤民,自己以退為進,提高要價,要求在常委會中安插更多習家軍人物,一則稀釋新領導人的權力,二則監視新領導人,以此確保自己退位後的人身安全。同時保全自己的顏面,顯示自己退休成為政治老人中的一員後,仍能對政局保持影響力。

在習近平裸退的方案下,至少又有兩種可能:其一,三人出,三人進。即超齡的習近平、栗戰書、韓正退出,而升任三人:一個團派加兩個習派。其二,三人出、五人進。進入者,一個團派加四個習派,類似於江澤民退休前的布局。此時,李強、陳敏爾、蔡奇李鴻忠等人可能獲得入常機會。當然,也未必是四個習派,也可能出現一個無派無系的中間派,黑馬型人物,猶如在十九大入常的趙樂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2/1797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