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404熱文:弄成這副鳥樣才符合權力審美

—魔幻清零:大陸小學生教室內戴口罩吃飯

作者:
中國大陸極端化防疫越來越魔幻。近日,一些地方政府似乎與民眾吃飯時是否戴了口罩槓上了。有人突發奇想發明了史無前例的鳥嘴口罩,引來自媒體人對新時代下「權力審美」的冷諷熱嘲,令讀者們忍俊不禁。

在中共極端化防疫壓力下,被要求必須戴著口罩吃飯的中國人發明了頗具黑色幽默的鳥嘴口罩。(視頻截圖)

中國大陸極端化防疫越來越魔幻。近日,一些地方政府似乎與民眾吃飯時是否戴了口罩槓上了。有人突發奇想發明了史無前例的鳥嘴口罩,引來自媒體人對新時代下「權力審美」的冷諷熱嘲,令讀者們忍俊不禁。

近日,警察、城管和防疫人員強制性要求民眾吃飯時戴上口罩的視頻片段在網絡上曝光,引發網民圍觀與熱議。

視頻中,有小學生在教室里吃飯時被要求必須佩戴口罩,而不得不反覆用手一邊把口罩往外拉一邊往嘴裡塞食物;還有城管人員在餐館門口現場示範,要求食客吃飯時先拉下口罩送飯入口,然後戴上口罩咀嚼食物,如此不斷重複;還有一位老闆在已經沒有其他食客人的餐館裡獨自吃麵時,被走進來的兩個警察質問「怎麼不戴口罩」,此前就傳出公安給餐館顧客「示範」戴口罩吃飯的視頻,同樣也被要求吃的時候摘下口罩,吃完再戴上去。餐館老闆氣得當初發飆,直言「你們都魔障了,你們都中邪了,你們把老百姓都逼瘋了」。

(視頻截圖)

一時間,如何正確地「戴口罩吃飯」這一史無前例的難題,在網絡社交媒體上引發了激烈的爭議,而爭議的核心問題是:首先,在吃飯時頻繁地摘口罩、戴口罩過於麻煩,實際操作起來太累人,讓食客感覺很崩潰;其次,這樣操作食物太容易沾到口罩上,使得口罩不但起不到防護作用,反可能成為導致食客生病的緣由之一。

在這樣的背景下,有人突發奇想,發明了一個鳥嘴口罩來解決老百姓外出就餐面臨的燃眉之急。

從網絡上曝光的視頻片段可看到,鳥嘴口罩上下各一片,配合食客吃食物張是嘴閉嘴的動作,依靠嘴部肌肉帶動而開合,讓食客的雙手得以解放去夾菜舀飯,避免了吃飯時頻繁被迫不斷地摘口罩、戴口罩的「世紀難題」。

(視頻截圖)

相關視頻在網絡上一曝光,就引來公眾熱評如潮。

微信公眾號「老蕭雜說」日前發文,對「鳥嘴口罩」或稱「鳥喙式」口罩調侃道,「如此精準戳中市場痛點,這口罩應趕緊申請實用新型專利」,尤其在老百姓正面臨著如何戴口罩吃飯的巨大難題的當下,「僅從實用性、針對性和緊迫性上講,儘快將之推廣開來,善莫大焉」。

文章接著話鋒一轉,表示從民間審美看,這個「鳥喙式」口罩的設計並非完美無缺,「要申請外觀設計專利,估計有些難度」。

文章分析:「鳥喙即鳥嘴,主要用來獲取食物──捕食、叼住、撕咬,也用於攀登、爭鬥和築巢;而人的嘴巴,主要功能是吃,且要吃得精細、優雅的。人嘴和鳥嘴,畢竟不可同日而語」。

作者接著調侃道,人吃飯時戴上這樣的口罩,咋看都像只鳥,「延伸開來,很自然地會往『鳥人』、『鳥樣』上去聯想」,「這可不是啥好詞,多形容某個人糟糕、差勁和煩人,乃是一種侮辱性俚語」。

文中反諷道,「如此聯想,說來也有些矯情。應急狀態之下,公眾讓渡了那麼多東西,還在乎「鳥人」、「鳥樣」的標籤?」

接著文章進一步分析指出:問題的關鍵是「弄成這副鳥樣,不管情願與否,它符合了一種權力審美」,而在權力美學中,向這樣大家都戴上個「鳥嘴」就會被視為「整齊和清奇皆具」。而「鳥嘴一片」的奇特場景之所以能夠成為一種美學標準,「是因其核心體現著對秩序的嚴格要求,容易生就權力意志不折不扣執行到位的成就感」。因此,從更深層面分析,「鳥喙式」口罩的大力推廣是有可能成為現實的。

文章引用法國哲學家米歇爾·福柯的觀點指出:權力想要讓人們由內而外地服膺,離不開身體的支持,即「權力生產身體、塑造身體、規訓身體」。而權力對身體的馴服無非是利用規訓的外衣,藉助話語的力量,對人進行「零碎地」修正並製造順從,再藉助習慣的力量,將規訓內化於心。

文章最初嘆道,「如此去看,什麼『鳥人』、『鳥樣』,還真的都不算啥鳥事」。

微信公眾號「亮見」也發文調侃說,「我建議,有眼光的口罩商家,趕緊立刻馬上,去買斷專利,批量生產,向全國推廣,以解決全國人民戴口罩吃飯的難題。」

貼文接著嘲諷說,「不過在量產之前,我覺得大家都可以試著自己做一個鳥嘴口罩。大家一起戴上鳥嘴口罩,做個鳥人」。

帖文還進一步指出,這個鳥嘴口罩用於吃飯還可以,但喝湯喝水還是有點困難。如果連民眾喝湯喝水也被要求戴口罩,「那就得靠別的大神再貢獻思路了」。

最後,帖文意味深長地寫道,「看著戴上鳥嘴口罩的樣子,我總是想起歐洲中世紀黑死病時的鳥嘴醫生形象,你們說像不像?」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002/181047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