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濠仲:習近平和普京可能在偷笑:她就是個傻瓜

作者:

特拉斯的處境放在英國,也許悲哀,但對比中國和俄羅斯,荒謬的就未必是她了。(美聯社)

就在習近平順利取得第三任期的同時,英國政壇卻發生了大震盪,前總理特拉斯上任短短六周就政治崩盤,20日請辭下台,24日,英國就又誕生史上最年輕、首位非白人總理──前英國財政大臣蘇納克。相較中國諱莫如深的領導人和其班底產生機制,英國總理倏忽上下,媒體對新首相人選的作文比賽4天不到就結束,中國一方,甚至到今天前總理胡錦濤為什麼「被請走」仍舊撲朔迷離。

一東、一西國家新領導者出現時機,便為「超混亂民主」和「超穩定極權」給出一個有意義的對照。特拉斯在國內排山倒海壓力下請辭,主要原因在她為了遏制通貨膨脹,提振經濟,進而對英國祭出50年來最激進的稅改方案,沒想到在金融市場引起反彈,全國陷入混亂,延燒到政壇,連同黨國會議員都不支持她,在內閣制國家,她等於已無力領導政府,下台也是必然,畢竟此即民主治理的邏輯。

但這應該就是中國和俄羅斯最忌憚的遊戲規則。就俄羅斯部分,自年初普京發動戰爭,慘的不只有烏克蘭,俄羅斯其實也不好過。根據專業軍事媒體SOFREP估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光是前三個月,每天就要付出9億美元的代價,包括彈藥、火箭炮和維持軍隊運作,俄軍每向烏克蘭發射一枚飛彈,最低將消耗掉150萬美金。另外,在被下報導禁令前,俄羅斯《新報》參考之前俄羅斯在敘利亞「特別軍事行動」版本,估算俄軍侵烏,光前線軍隊日常開支每日就要240萬美元。土耳其通訊社Anadolu則提到俄羅斯戰場上的花費,五個月內總計恐怕已超過200億美元。這些都還不包括外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和寡頭資金凍結損失。

當然,俄羅斯也可以聲稱他們另外已從這段時間的石油、天然氣交易,比過去同期多賺了460億美金。但兩相折抵,打一場仗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只賠不賺。更何況,根據「日內瓦解決方案」基金會估算,戰爭開始頭兩個月,俄羅斯付出的代價,就足以讓聖彼得堡(俄羅斯第二大城)維持31年的市政開銷,是首都莫斯科9年的預算。烏克蘭是為了保家衛國才被迫傷及民生經濟,俄羅斯卻是無事生端,平白拖累俄羅斯大眾的生活。但即使戰爭造成俄羅斯進口枯竭、金融交易受阻,外債違約,國際貨幣基金預測俄羅斯今年GDP將呈負成長(-6%),普京地位仍不為所動,根本沒有任何「引咎辭職」的問題。

同樣的,在極權專制之下,中國為對抗病毒採行了全世界最嚴苛的措施──動態清零,曾幾度把包括上海在內的數千萬人口大城居民全關在家裡,世界最繁忙的上海港貨運量一度陡降30%,曾一個月就損失數百億美元,半數外商為此推遲或減少投資。但就像俄羅斯開戰後緊急頒布的「傳播有關俄羅斯軍隊虛假信息罪」,讓多少「反戰」的俄羅斯人不得不閉嘴,中國企業(包括外商)也因為深怕遭官方報復,對「動態清零」多半是敢怒不敢言。

至於中國這一「反毒」策略,卻不僅牽涉廣泛的製造業停滯和商品流動,或者發生內需疲軟,從而導致中國經濟衰退,更重要的還在於它無疑讓中國又一次出現大規模的人權災難。期間,諸如尿毒症患者因無法到醫院洗腎,遂跳樓自殺;腦性麻痹兒童因為父親遭到強制隔離,在無人照顧下於家中死去,都成了「必要的犧牲」。一時間,為了抒發清零下種種的荒謬,中國人民竟必須繞過國家審查機制,才有機會儘可能把自己的慘況公諸於世。但終歸反抗的少,認命的多,整個中國社會再又成為最被極權政府馴化的一群。

回到特拉斯「犯的錯」,光是經濟一環讓民間、企業怨聲載道,她就必須下台,但同樣的問題若發生在今天的俄羅斯或中國,究竟能起掀起多少政治波瀾?遑論有領導者會為了民間的怒氣負起政治責任。特拉斯的處境放在英國,也許是難堪、狼狽的,甚或足以導致其政治生命終結,不過,若放到這個世界其他角落,尤其對比正在打仗的普京,正順利取得第三任期(可能還會更久)的習近平,讓人覺得荒謬的,就未必是她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029/1822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