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據說這是俄軍撤退時的照片,震撼世人…..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唐·曹松己亥歲二首其一).澤國(這裡可以解釋為澤連斯基的國家)的江山被拉入戰圖,兩國百姓想過點安生的日子都不可能了,別再吹捧誰誰誰的霸業了,這馬路上的枯骨,不正好詮釋了這句「一將功成萬骨枯」嗎?

好久沒寫俄烏戰爭了,因為早就知道了結局,現在所有的努力只不過是在拖延散場的時間。

但是今天看到一張圖片,還是讓人覺得鼻子一酸,眼睛一潤。他也曾是個鮮活的生命。

這張照片被命名為「平民的孩子」,這是烏克蘭隨軍記者的一幅攝影作品,照片中是一名被撤退的俄軍車隊壓扁的俄羅斯士兵遺體。

俄羅斯軍隊本月被烏克蘭國防軍趕出了烏克蘭東部重鎮赫爾松,撤退途中大量戰死士兵屍體無人掩埋,露骨荒野。

看到這具遺體,一半被車輪碾入塵埃,一半露在外面,這就叫白骨露於野吧,想想真是悲哀,這才叫真正的隱入塵煙。

看到這張照片,我想起了很多描寫戰爭的古詩詞。

他是誰的兒子?誰的丈夫?誰的父親?可憐的炮灰。

1

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唐代陳陶《隴西行四首·其二》)

可憐馬路泥濘中的屍骨,零落成泥碾作塵,又是哪個俄羅斯美女的夢中情人呢?

2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唐·曹松己亥歲二首其一)

澤國(這裡可以解釋為澤連斯基的國家)的江山被拉入戰圖,兩國百姓想過點安生的日子都不可能了,別再吹捧誰誰誰的霸業了,這馬路上的枯骨,不正好詮釋了這句「一將功成萬骨枯」嗎?

3

軍歌應唱大刀環,誓滅胡奴出玉關。

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屍還。

清·徐錫麟出塞

可憐這個士兵,死在沙場也不是為國而死,死了之後戰友們倉皇逃竄,也沒能給他收屍,沒有馬革裹屍還,反而棄於路邊,被反覆碾壓,碾成渣渣。他倒的方向應該是故鄉的方向。

4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唐·王翰涼州詞二首其一

看到這具屍體,沒有上面這首詩的曠達,反而有一種悲涼的感覺。他醉臥沙場,我們能笑他嗎?只是有點可憐他。但是想想不查的萬人坑,又覺得他們罪有應得。古來征戰幾人回,征戰的都是平民子弟,到現在依然如此。

5

兵車行·杜甫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杜甫的兵車行寫的就更加貼切了,看到這張照片,黑海頭猶如青海頭,古來今日這白骨依然沒有人收。他們的鬼魂若在,會不會怨恨這場戰爭的發動者呢?

我之前還模仿杜甫的兵車行寫了一首詩。

新古詩

《俄烏行》

車轔轔,馬蕭蕭,將士性命別在腰。

雞湯雞血來相送,塵埃不見奈何橋。

戰車坦克紅場過,烏拉之聲上雲霄。

舉世圍觀新戰事,唯見末路空叫囂。

狂言兩日占基輔,烽火十月征戰苦。

被困平原泥濘中,唯有高聲唱核武。

君不見坦克戰車成廢鐵,單兵標槍即可滅。

大戰兵團已過時,何須炮灰空流血。

君不見舉頭三尺無人機,彈簧刀片送將歸。

制裁援助兩相至,但見俄軍勢漸微。

戰場失利便收刮,多少平民被屠殺。

潦草埋在萬人坑,滔天罪行看布察。

戰場流血成海水,普皇開邊意未已。

條條大路通海牙,一人瘋致萬人死。

君不見,黑海頭,俄軍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歷史總在押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18/1831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