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史無前例被孤立 普京怎樣接下燙手山芋成懸念

俄羅斯作為重要成員的全球和亞太地區大型國際論壇G20APEC領導人峰會,其總統普京均未出席,而其戰場上的敵人、烏克蘭總統則風光地首次以視頻方式出席了G20峰會。

兩相比較之下,克宮難免會產生今夕何夕之嘆:就在數月之前,這位領導人還能在國際舞台上叱詫風雲,轉眼間已經形勢逆轉。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最近在一場五角大樓的記者會上,將其歸因於俄羅斯總統的「戰略錯誤」。

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戰場上處於進退維谷的艱難境地:無法繼續前進,被迫進入防禦態勢;假如繼續撤退,無異於承認全面失敗。

G20和APEC都是為推進經濟貿易合作應運而生的國際論壇,但在烏克蘭的戰爭例外地成為它們的焦點議題,克宮發動的戰爭成為批判的靶子,並罕見地在先後發布的兩份聯合宣言中對俄烏戰爭均進行了所指明確的譴責。

西方聯合其他各國對俄羅斯的外交抵制以及兩份「聯合宣言」預先確定的批評基調,都事實上成為普京以戰時需留在國內為由不出席兩大論壇的真正原因。

屋漏偏逢連陰雨。在亞太舉行的國際論壇排斥了俄羅斯後,歐洲即將舉行的另一場重要區域合作論壇「歐安組織」的部長級會議也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拒之門外。

會議的舉辦地波蘭方面表示,拉夫羅夫屬於歐盟制裁人員,不會讓其入境參會。「各代表團應適應歐盟現行規則,不包括受歐盟制裁的人員」。

針對早前印度尼西亞以G20峰會東道主的身份執意邀請俄方代表參會,美國及其盟友即展開了全面的外交說服工作,意在敦促這一國際論壇拒絕俄方參會。而歐安組織以美歐為主導,且會議舉辦地在歐盟成員國,因此抵制俄羅斯外長參會,更是近水樓台、順理成章的事。

接連遭國際組織拒斥,俄方的憤怒可以想見。借著波蘭拒絕俄方參加歐安組織部長級會議的機會,俄羅斯將滿腔情緒宣洩到親烏克蘭的波蘭人頭上。

俄羅斯外交部11月19日高調稱,波蘭作為歐安組織輪值主席國拒絕拉夫羅夫出席會議的決定,「是史無前例的和挑釁性的」,「華沙不僅是自己名譽掃地,還對整個組織的信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害」,「如此破壞性的決定」,「正在將歐安組織推向深淵」。

近期從亞洲到歐洲的國際會議對俄羅斯最高領導人及外交部長的抵制,以及在兩個大型國際經濟貿易論壇上發表包含實質譴責在烏克蘭的戰爭的「聯合宣言」,用俄羅斯自己的話說,實際已經表明,莫斯科陷入了「史無前例」的外交孤立,克里姆林宮主人自其當政以來「史無前例」地陷入空前的黯淡時刻。

俄慘成國際棄兒,普京怎樣接下「和平球」成懸念

事實上,無論俄羅斯方面如何憤怒地表達不滿,都無法改變當前的國際社會主流已經形成一邊倒的態勢——雖然少數國家仍存不同立場,這使克宮自己也選擇在「聯合宣言」的最後文本上簽字。

這可能凸顯出一個重大信號,即克里姆林宮尋求以同意「聯合宣言」措辭和普京本人迴避直接參加論壇為條件,寄希望於出席兩大國際論壇的大國和夥伴促成以和平談判方式終結戰爭的前景。

「聯合宣言」的突出政治意義是,參會國家鮮明地宣示,儘管並非全部國家都「譴責」俄羅斯,但至少表明,其已不可能獲得富有意義的外部支持,外交孤立的局面只會不斷加強而不會削弱,從而促使其儘快作出戰略決定,以實質性舉措為跳板,邁向結束戰爭之路。

和平談判由此成為俄烏戰爭必然、唯一的道路,儘管可以預見,其充滿荊棘坎坷。

華盛頓強調一切取決於基輔當局的決定,固然一方面表明了其無意在戰爭中將自身意願和利益強加在烏克蘭身上,另一方面實際也是「不施壓的施壓」:通過兩大國際論壇「聯合宣言」發出和平呼籲的方式,讓基輔明智地看到和平談判會帶來好結果。

從某種意義上說,包含了「譴責戰爭」內容的聯合宣言能夠獲得成員國一致的審批,背後何嘗不是蘊藏著俄烏兩國的夥伴外交斡旋後以一定的妥協達成共識並一致同意公開發布的意涵?

超級大國為戰爭走這一步已經預先進行了大量鋪墊,做了大量準備,特別是敦促基輔注重策略,不排斥和平談判,並將其作為一攬子應對戰爭的策略的一部分,以更好地團結援烏抗俄聯盟,以此向世界展示,烏克蘭在西方支持下雖然堅持浴血抗戰,但同時並未關閉和談的大門。這在政治上利於爭取更多支持,同時有助於堵住俄國、其夥伴及國際上存在不同意見國家的「悠悠之口」。

烏克蘭方面從五點主張到「十點和平計劃」,針對戰爭提出的和平談判的方案越來越具有策略性,而且造成了這樣一個形勢:通過和平談判,可以在減少付出戰略和戰術犧牲的前提下取得與戰爭相似的「戰果」。

澤連斯基在剛剛過去的G20峰會上公布的「和平方案」正變成普京的「燙手山芋」:

假如他不接澤連斯基遞來的「和平球」,拒絕和平談判的壞名聲就得由他背,而且他將不得不繼續在戰場上與烏克蘭一決勝負,同時,其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所作的外交努力——通過土耳其、幾內亞比索、西方大國以及最近的G20、APEC會議,也變成無用功。

假如他接了「和平球」,那將意味著對莫斯科另外一個「戰場」的開闢——和談「戰場」,其艱巨程度不亞於正在進行的戰爭,作為已經取得某些優勢並持續獲得強大外援的一方,烏克蘭比俄羅斯可能更有持續的能力在戰場上與俄進行戰爭,因此幾乎不會作出任何戰略性的讓步,並繼續尋求戰場上的成功。

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談判桌上同樣得不到。戰爭繼續拖下去,更加考驗莫斯科的內外承受能力。正因如此,普京正面臨另一個進退維谷的局面。

同時,戰爭拖延下去,與人心思和,推動疫後經濟復甦、提升全球能源和糧食安全水平正在變成國際社會的壓倒性訴求的整體世界形勢相悖,並將破壞其取得成果,正是基於此,烏克蘭當局即便萬分不情願,但仍然提出了具體、可操作的和平計劃,而「反戰」和「譴責戰爭」的「聯合宣言」也得到了兩大國際論壇成員國的一致同意。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亞歐視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2/1833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