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威:江澤民毀了共產黨 習近平難守殘局

作者:
江死了,但掌權23年已經把中共毀掉了,再無法收拾。過去10年,中共新的權力爭奪大亂鬥,伴隨著內外折騰,又一次大傷元氣,中共實際更快地走入了殘局。紅朝末運已無出路,民眾脫口而出的「共產黨下台」,標誌著中共垮台到了某種臨界點。無論誰掌權,或哪一派終於占了優勢,都再難守住中共的殘局了。

2022年12月1日,江澤民死訊公布的第二天,北京天安門廣場一角

江澤民之死,似乎讓習近平的權力得到了進一步鞏固。江1989年投機上台,在位13年;之後又做了10年「太上皇」,還指定習近平接班胡錦濤。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與江派大佬們展開激鬥,10年後隨著江的死亡,雙方算正式分出了勝負。然而,江澤民攬權23年,已經從內部毀掉了中共,習近平經過10年博弈取得大勝,卻再難守住殘局。

拋棄實幹重回浮誇造假

江在1989年「六四」時被鄧小平、陳雲、薄一波等選中,頂替了反對鎮壓學生的趙紫陽,趙紫陽身邊的改革派人物也基本失勢。

胡耀邦、趙紫陽都是善於干實事、不喜歡花架子的人,更願意講真話,還有較強的民主意識,實際不適合中共的官場,他們的下台是中共邪惡本質使然。

外界曾誤認為中共有改良的可能,甚至希望深入的改革開放,最終能走向民主,這也是美國和西方「天真」想法的由來。當時的中國,確實出現了比較寬鬆、開放環境,中共官場慌話連篇、形式主義嚴重的風氣有所改觀,實幹者有機會脫穎而出,滿嘴馬列、能力較差的幹部不受歡迎。

鄧小平在「六四」前後應該感到了害怕,陳雲、薄一波等左派元老有了更大發言權,不但極力主張鎮壓,還藉機進一步打擊改革派,扶植江澤民這樣夠左的人當總書記,應該也因為他資歷較淺、易於掌控。

江上台後立刻左轉,時刻提防改革派捲土重來,中共最上層重新回到了浮誇、造假的風氣,實幹者靠邊站,改革開放陷入了停滯。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稱,「誰不改革,誰就下台……我們的領導看上去像是在做事,但他們沒做任何有用的事。」

這一評價嚇壞了江澤民,中共十四大上,江趕緊高舉鄧小平的路線。當時的政治局常委中,江不敢得罪時任總理的李鵬,對敢言的時任人大委員長喬石又氣又恨,政協主席李瑞環也不買江的帳。

鄧小平在陳雲等元老的勸說下,沒有再更換江這個無能的總書記,但把實幹的朱鎔基調任國務院副總理,又隔代指定了江的接班人胡錦濤。

鄧小平還在時,江不敢造次,但沒幹實事,也不會幹實事,但江整治異己、拉幫結派的手段卻已經凸顯。江、曾先離間了鄧小平和楊尚昆楊白冰,又以反腐為名查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最終因為只有估價約55萬元的一些高檔禮品,陳希同鋃鐺入獄。

江把軍師曾慶紅扶正為中央辦公廳主任,姘頭陳至立和秘書賈廷安也都跟隨進京;上海市委書記吳邦國被增補為中央書記處書記,擔任副總理;上海市長黃菊被提升為市委書記,並進入政治局。鄧還在世時,江就拉起了上海幫。趙紫陽下台沒多久,難得的實幹風氣就消失了,江派每天惦記的是如何一手遮天。

投其所好令官場糜爛

1985年,江在恩人汪道涵的大力舉薦下,曾經做過兩年上海市長,卻搞出了「菜籃子」問題,鄧小平不得不派朱鎔基接任上海市長,解決了上海人的「菜籃子」。1987年,江升任上海市委書記;不到兩年,靠「六四」投機,成了總書記,經驗、能力都不夠。

1997年鄧小平去世,江終於擺脫了「太上皇」。中共十五大上,江的眼中釘喬石被逼退,思想比較開明的李瑞環留任,但繼續擔任沒有實權的政協主席。李鵬轉任人大委員長,朱鎔基接替總理。胡錦濤作為接班人,成為國家副主席。投靠江的李嵐清成為第一副總理,1999年擔任了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

在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中,江派占據多數,除了上海幫的吳邦國、曾慶紅、黃菊,江還拉攏了李長春、吳官正、羅干、賈慶林等見風使舵、阿諛奉承之人,錢其琛等也緊跟江。江還沒有真正掌控軍隊,因此把軍委副主席從政治局常委降為政治局委員級別。

江曾經低三下四巴結中共元老的故事,成了更多官員的模板,那些善於鑽營的人,對江投其所好,自然一一受到了重用。朱鎔基遭到江的嫉妒,但江的手下又都是無能之輩。

中共軍隊經商的弊病越來越突出,軍隊走私成為家常便飯,還公然開槍開炮打死緝私的海警。江遲遲不讓胡錦濤接任軍委副主席,卻把整治軍隊經商的棘手事交給胡錦濤去辦。

江只顧作秀,大搞形式主義的「三講」教育,重點突出「講政治」,主要為了樹立個人權威。江把事關改革的實事、難事都推給別人,但告訴自己的兒子趕緊「悶聲發大財」,自身則淫亂無度。

江一直擔心有人不忠,建立了專門的監控系統,隨時盯著各級官員的一舉一動。江也害怕民眾,為了維穩,興建「金盾工程」和網絡防火牆,江綿恆藉機猛撈一筆。

江在位13年,上行下效,中共官場迅速糜爛。清朝有個大貪官和紳,在江的治下,和珅式的貪官比比皆是,最大的當然是江家。

2012年11月14日,江澤民在中共十八大上。江澤民做了10年的「太上皇」,還試圖影響下一任的習近平

畸形的「太上皇」權柄

江一次視察蘭州軍區,郭伯雄故意頂替站崗計程車兵,為睡午覺的江在門口站崗,以示巴結,深受江的賞識。當時的中共軍隊將領多數主張在台海開戰,江也兩次搞出台海危機,但在美軍的強大壓力下,江不敢開戰,郭伯雄是少數反對開戰者之一,再次得到江的賞識,被快速增補為軍委委員、晉升上將軍銜。

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江被迫讓出了總書記的位置,但心腹郭伯雄、徐才厚成為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郭伯雄發動「兵變」,提出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胡錦濤被迫同意。

江的軍師曾慶紅用「七上八下」逼退李瑞環,李瑞環為了換取江全退,同意退下。十六大政治局常委被增加到9人,除胡錦濤和溫家寶外,江派占據了7席,吳邦國壓過溫家寶位列第二,其餘的是賈慶林、曾慶紅、黃菊、吳官正、李長春、羅干。

江卸任總書記,但江派掌控政治局常委絕對多數,江還續任軍委主席,形成了「槍指揮黨」的顛倒格局,江成為「太上皇」。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在重大人事安排上,江實際擁有決定權。

2004年,江被迫卸任軍委主席,但一直保留在軍委的辦公室,通過郭伯雄、徐才厚實際掌控軍隊,買官賣官明碼實價;1000萬買軍長,俗稱「千軍萬馬」;100萬買師長,俗稱「百萬雄師」。胡錦濤只有晉升少將的權力,胡還三次險遭暗殺。2008年,四川汶川發生大地震,溫家寶趕赴現場,但沒有江澤民的命令,軍隊不肯出動救援。

胡錦濤屬意李克強做接班人,但江不同意,最後提出了習近平。江派當時很可能認為習近平容易控制,甚至可以隨時更換,也為後來的習江鬥埋下了伏筆。

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上,習近平、李克強成為政治局常委,但江派的吳邦國繼續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賈慶林、李長春續任,賀國強周永康算新人,江派人馬仍然占據多數。

2012年的中共十八上,習近平在胡錦濤的支持下終於上位,政治局常委從9人變回7人,但江派的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占據三席,俞正聲算中立,王岐山是習近平的唯一親信,李克強當時算習的盟友。

江做了10年「太上皇」後,還想繼續做下去。中共官場的畸形已經無與倫比,眾多官員都知道江、曾派掌握著實權,除了阿諛奉承、送錢投靠外,另一大升遷之路就是扮演酷吏的角色,特別是繼續賣力地迫害法輪功,甘願充當江、曾派的打手。

周永康、薄熙來等正是這樣的典型,他們驕橫跋扈、無法無天,最後演變到計劃發動政變,企圖儘早替換習近平。然而,內訌導致王立軍逃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東窗事發,成為習江鬥的前奏。

習信任的人有限甚至無人可用

習不想重複胡錦濤的老路,為擺脫江、曾派的控制,開始大力反腐,主要清理江、曾派人馬。江、曾派經營官場23年,上海幫和各種依附的勢力盤根錯節,貪腐成風、道德敗壞到極點,中共從內部已經爛掉。

習成功打掉了江派的大批官員,包括潛在的下一代接班人、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徹底清洗了軍隊中郭伯雄、徐才厚提拔的軍官;但在中共十九大上,江派的趙樂際、韓正仍然成為政治局常委,曾為江編寫「三個代表」的王滬寧也有份。栗戰書頂替了王岐山,汪洋終於晉升。習近平更多在政治局委員中提拔自己信任的人。

江、曾派為了保命,與習近平妥協,支持習連任。不過,大批高層官員落馬後,習近平難以找到足夠可以信任的人替換,政法系統直到二十大前還在反覆清洗。

中共二十大上,習近平如願連任,團派出局。如今江終於死了,但習近平好不容易拼湊的人馬,要麼資歷太淺、拔擢太快,要麼不得不超齡任用,除了福建、浙江的舊部或老相識外,還啟用了不少軍工系統中原來派系不明顯的投靠者。信任和忠誠是這些人被提拔的主要原因,能力、經驗都在其次。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躍升政治局常委第二,即將接替李克強,外界普遍不看好。蔡奇上位令外界感到意外;丁薛祥可能成為第一副總理,令外界疑惑……

2022年11月30日,日本東京新宿車站外,民眾集會聲援中國大陸的抗議活動

誰也收拾不了的中共殘局

習近平捕手江、曾派留下的爛攤子10年,以往遺留的改革難題、經濟難題,幾乎一個都沒有解決,矛盾越發突出。習近平通過反腐進行全面政治清洗,也通過各類經濟整治,不斷揪出江、曾派的白手套們,把中共權貴私下壟斷的賺錢行業大致都攪了一遍。

江、曾派已經搞爛的中共官僚體系支離破碎了,但並未換來中共官場的新生,只是另一個派別成了新氣候,同樣缺乏實幹、能解決問題的人。被快速提拔的人並非能臣,也不見得是清官,但獻媚高喊「忠誠」的架勢,比當年的江、曾派官員有過之而無不及。

江、曾派多年來大肆斂財,並轉移到海外,轉移不了的資產搖身一變成了私營企業,實際主要靠從銀行大量貸款支撐,或上市圈錢,甚至到海外上市圈錢,如今壟斷的各個行業正被一一戳破氣泡,一些被當權者暫時收歸國有,一些難以為繼,不少行業陷入凋零。

胡錦濤當政時,應該也可以反腐,但他知道折騰的後果,為了保黨,他選擇了隱忍、「不折騰」。胡錦濤繼續「韜光養晦」,也繼續迷惑了美國和西方,供應鏈大批設籍中國,源源不斷的美元、歐元進入中國,貪官們照單全收。老百姓管不了貪官,他們只想有口飯吃、有工可打,但幾乎沒有人意識到,不平衡國際貿易的路走到頭了,外資投入早晚要從巔峰迴落。

中共忙於內鬥、爭奪權力時,還不自量力地夢想爭霸世界,卻被美中貿易戰一下打回了原形。中共故意隱瞞疫情、散播病毒,試圖以疫謀霸,還幻想著「東昇西降」,卻適得其反。中共的「清零」防疫暴露了中共的「制度劣勢」,供應鏈加速離開中國,內資、外資都加速逃離。

江死了,但掌權23年已經把中共毀掉了,再無法收拾。過去10年,中共新的權力爭奪大亂鬥,伴隨著內外折騰,又一次大傷元氣,中共實際更快地走入了殘局。

紅朝末運已無出路,民眾脫口而出的「共產黨下台」,標誌著中共垮台到了某種臨界點。無論誰掌權,或哪一派終於占了優勢,都再難守住中共的殘局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05/1838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