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周世鋒七年牢獄與親人通話2次 獄中被罰戴50公斤腳鐐

兩個月前,中國709案關鍵人物周世鋒刑滿出獄。回憶七年牢獄生涯,周世鋒的親友對本台披露,周世鋒被刑訊逼供,被迫坐在一張雙腳懸空的圓形凳子上。周世鋒寫上訴狀,卻遭看守員罰戴50公斤重的腳鐐。在近七年中,周世鋒只和家人通過兩次電話,而其他囚徒每月可與家人通話一到兩次。

兩個月前,中國709案關鍵人物周世鋒刑滿出獄。回憶七年牢獄生涯,周世鋒的親友對本台披露,周世鋒被刑訊逼供,被迫坐在一張雙腳懸空的圓形凳子上。周世鋒寫上訴狀,卻遭看守員罰戴50公斤重的腳鐐。在近七年中,周世鋒只和家人通過兩次電話,而其他囚徒每月可與家人通話一到兩次。

被天津市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的人權律師周世鋒,今年9月24日刑滿出獄。根據法院判決,周世鋒在「剝奪政治權利」期間,不得接受媒體採訪,否則將受到處罰。

周世鋒的親友周先生本周四(15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披露,周世鋒被捕的前五個月,被北京和天津公安監視居住,期間受到各種不人道對待。他說:

「在北京,首先他們把他關押在一個單人房間,由兩名武警看守,每兩小時換一次班。24小時看著他,還給他劃定一小塊地方坐著。到天津之後,天津的監視居住地在一個賓館或稱招待所內,它剛裝修完,化學味道非常難聞。」

武警24小時看守 鄰房傳出慘烈叫聲

周先生說,周世鋒在天津被監視居住期間受到虐待,他還聽到隔壁房間的慘叫聲:「在裡面好幾個月,他們不僅給他坐很高的小圓形凳子,每天除了休息時間,一直在那裡坐著。在裡面經常聽到其他被監視居住的房間傳出慘烈的叫聲。」

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是709案的核心人物之一,2015年7月10日在北京被捕,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監視居住,其後轉到天津羈押。

出獄後,周世鋒整理了7年間所遭受的磨難,並寫下一萬三千多字的訴狀,他向北京、天津的司法機關等二十多個部門申訴,控告中共前司法部部長傅政華等政治團伙製造冤案。其中他投書給信訪局的函件又被轉到被訴訟人天津市警局河西分局。

周先生說:「709特大案件是傅政華、孫立軍,反憲政、反憲法,反人類集團製造出來的特大冤假錯案。他們沒有任何手續隨意抓人,沒有法律文書,但抓了好多人。抓我三天後,才補辦了一個空白文書做手續。」

公安偽造詢問筆錄判決書不提質證意見

周先生說,公安在審問周世鋒時,偽造筆錄並強迫他簽字:「詢問筆錄在當事人沒說一個字的情況下,他們(公安)就列印好,讓周世鋒簽字。如此環環相扣,他們的偽證就成立了。在法庭上,對證據進行質證的時候,周世鋒提出一切以原始錄音為主,法院的判決書就是不寫周世鋒的質證意見。」

因想寫訴狀被戴50公斤腳鐐

周先生說,周世鋒被定罪後,被囚禁在天津市監獄,該監獄有兩千多名囚犯,並以羈押重刑犯為主。周世鋒被羈押在4個人住的囚室內,受到兩名囚徒日夜監視,一坐就是一天,期間除了吃飯、去廁所,其餘時間須原地坐者,不能走動:「(在看守所時)經常讓殺人犯,販毒的或被判處死刑尚未被執行的囚犯,我坐在地上,兩個囚徒一左一右,給周世鋒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不讓我寫控告狀,結果第二天給周世鋒戴上手銬、腳鐐,腳鐐里有4個大鉛塊,有50公斤,廁所都上不了,就是因為周世鋒要控告。」

周世鋒被羈押期間,要求自行委託律師,但被拒絕。周先生說,警方專案組給周世鋒指定辯護律師,但不准他委託,這明顯違背了相關法律:「專案組非法拘禁、徇私枉法、刑訊逼供。專案組為我指定律師,我不能請律師。寫了書面請律師函,他們(專案組)不批准你請律師。」

六年牢獄生涯只准與親人通話2次

2015年,中共警方在全國範圍發起大抓捕行動。民間初步估算,吳淦胡石根、翟岩民、周世鋒、勾洪國、李和平、謝陽等人先後被判刑3至8年,超過三百個維權人士或律師被拘禁、刑事拘留及判刑。

周先生說,即使被判刑入獄,當局對政治犯的監管更嚴厲。他說:「其他犯人一個月可打一次親情電話,春節及大的節假日,一個月打兩次。而我在監獄6年多,一共打了兩次電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15/1842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