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鄉村已疫情遍地 官方亡羊補牢可有誠意?

新冠蔓延之下,農村地區缺醫缺藥的問題開始出現。

隨著中國春運啟動,正在中國大城市蔓延的新冠疫情正向鄉村地區蔓延。有專家說這個冬季的疫情第二波高峰將以鄉村地區為主。中國廣大的鄉村地區目前應對疫情的情況如何?是否有足夠的醫療資源應對這波可能到來的疫情高峰?

這波向鄉村地區延伸的疫情早已引起了各方面的警惕。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司司長焦雅輝1月2日在面對中國官媒央視的鏡頭時說,隨著春運展開,大量人口返鄉,可能造成報復性城市墮胎高峰流向農村,農村疫情更加讓人擔心。

鄉村早已疫情遍地

但鄉村地區的疫情蔓延其實在此前半個月就已經發生。湖南省高坪鎮衛生院的一位醫生1月4日晚匿名告訴本台,為了應對廣泛的新冠疫情,衛生院已經捉襟見肘,「這裡很擁擠,床位不夠,要預約;人手不夠,我們都沒休息,有半個月沒休息了。我們有時候發燒,不嚴重的話,都會繼續上班。」她強調,目前就診的多數是有基礎病的老人。

高坪鎮是位於湖南東部瀏陽市下屬的一個普通鄉鎮,公開資料顯示,到2019年時該鎮的戶籍人口約4萬人。與高坪鎮相比,位於湖北省西部、約1萬人口的榛子鄉情況也並未好到哪裡去。

榛子鄉衛生院一位醫生1月4日晚不具名告訴本台,「我們醫護人員三十多人,已經滿負荷運行,甚至超負荷了;這大概是從疫情解封之後就開始了。」

在距離榛子鄉1200公里的東部浙江海鹽縣,新冠疫情給當地縣級醫院帶來的負擔也同樣沉重。地方官媒《浙江日報》網站上一篇題為《陽潮衝擊下的縣級醫院》的報導中提到,海鹽縣醫院近段時間日接診量最多時有1400多人,是以往的10倍;發熱門診24小時開診,除了凌晨之外,其餘時間醫護人員幾乎都是連軸轉。

患者2022年12月29日在四川省資陽市樂至縣鄉村診所打點滴(路透社視頻截圖)

缺醫少藥的鄉村

在缺少醫護人手的同時,藥物和醫療手段的匱乏也是鄉村醫院面臨的難題。

重慶榮昌區下轄的銅鼓鎮衛生院一位醫生匿名告訴本台,包括衛生院在內,本地對於新冠感染的針對性藥物都極度缺乏,「新冠是一個病毒感染的疾病,抗病毒的藥物是需要的,但現在我們醫院打點滴的就只有利巴韋林一種,沒有其他任何抗病毒的藥。口服的也很少,口服的抗病毒沖劑原先還有,現在也沒有了,現在醫院唯一還有的就是一種,抗病毒口服液。」

她介紹說,甚至最近一度傳聞可以治療新冠XBB變異株導致的腹瀉的蒙脫石散也在本地藥房缺貨,衛生院也只剩幾盒。

銅鼓鎮是位於重慶西部的一個小鄉鎮。到2018年時,該鎮的戶籍人口約1萬7千人。據這位醫生介紹,衛生院僅配有兩名醫生和兩名護士,難以處理一些危重病例,「如果有需要急救的,我們只能打120找附近的吳家鎮或仁義鎮這樣的中心鎮,他們的人員和設備相對要好一些,我們就要把病人轉到這些地方,或者轉區級人民醫院。」

中國證券報在1月2日的報導中則指出了一個相關的問題,包括鄉鎮一級的大多數基層醫生,新冠疫情爆發三年以來,主要忙於核酸和追陽,實際缺乏治療新冠的經驗,不熟悉目前正在推廣的「抗病毒藥物+激素」這樣的治療方案。

遇到鄉鎮醫院無法處理的情況時,新冠陽性病人有時不得不通過自己的渠道,尋求到更大的地方去求醫。

身在廣州的一位醫生出於安全考慮,匿名告訴本台,他的親戚多數在鄉下,但鄉鎮一級的醫院顯然對新冠疫情缺乏準備,「我現在就有兩個親戚是從鄉下接到城裡來治療的,她們那邊在新冠疫情爆發後,對於發熱等症狀都缺少辦法,很多連靜脈注射的退燒藥都是沒有的。」

他坦率地說,對於農村感染的情況現在缺乏統計,但從他個人觀察到的情況看,目前在廣東農村,新冠感染率可能已經超過了50%。

2022年12月29日的四川省成都市湧泉鎮藥房(路透社視頻截圖)

亡羊補牢

對於春運可能帶來的又一波感染潮,鄉村似乎更缺少準備。

前述那位湖南高坪鎮衛生院的醫生面對這個問題,顯得很疲憊,「我們已經達到極限了,如果實在是有新的一波,也只能靠上級支援,到上一級醫院去。」

重慶銅鼓鎮那位醫生則介紹說,對於春運可能帶來的新一波疫情,辦公室已經做了預案,但她對這樣的預案似乎不太有信心,「也只是把一些公衛科的人員調配過來使用;最近招聘了兩位醫生,他們政審通過之後,或許就會來上班,到時候我們的壓力就不會那麼大了。」

中國政府方面對於鄉村面臨的疫情挑戰顯然是有認知的。去年12月7日,中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就發布文件,要求鄉鎮衛生院對轄區內老年人合併基礎病等特殊病人實施健康監測,提前摸清底數,根據健康風險等級實施分級健康管理。

12月31日,中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又聯合發文(《加強當前農村地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防控工作方案》),要求加強縣級醫院重症和傳染病醫療資源建設。

前文提及的國家衛健委司長焦雅輝在接受央視採訪時也提到,現在的重點工作是要保證藥能下到農村去。

患者2022年12月29日在四川資陽的一家鄉村診所等待打點滴(路透社視頻截圖)

缺乏的是誠意

但政府的這些政策宣導落在遙遠的鄉村,似乎並沒有什麼迴響。

山西省長冶市平順縣的農民唐里龍在記者問及當地新冠疫情時,他直說不要緊,但他並沒有解釋「不要緊」是指什麼;當記者問及當地政府是否採取了什麼防治措施時,他又說,沒有。

山東省青島萊西市的農民王召慶告訴記者,家裡人都已經染上了新冠,但並沒有吃藥,「沒吃藥,都待在家裡,灑灑水。」當被問及當地政府是否採取了什麼防疫措施時,他同樣告知沒有。

無論是唐里龍,還是王召慶,他們對於疫情的態度似乎都很平淡,甚至有些麻木。長期在醫藥領域工作的一位先生化名「路青」接受本台採訪時分析了農村居民的這種心態,「中國農村地區的居民其實更絕望,他們對生死更看淡,死了就死了,也沒人出來哭,也沒人出來喊。」

路青並不看好中國政府最近所宣導的種種對鄉村的支援措施,「各級財政,包括地方財政和中央財政,都沒錢了,他們其實是缺乏更多的資源來進行保障和治理的。」

他還強調,在過去的三年中,本來可以通過培養基層的醫療人員和看護等,來提高應對疫情的能力,但這些工作都沒有做,反而是以行政的方式來進行管控。

但他說,應對疫情的困難並不是不能解決,關鍵是中國政府要有誠意;中國政府如果是真正把人民生命健康放在第一位,只要放開對默沙東和輝瑞等外國公司的新冠藥物的管制,並接受國際援助,就可以解決相當比例的重症和死亡問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06/1851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