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人礦:我的祖國是一座巨型墳場

作者:

【編者按】某跨界著名學者,一個小義心目中「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真實寫照的人物,其感於時事,痛心疾首,化名「人礦」,再次揮筆,七步成詩,續寫此前發表的《命運征伕》

上次小義已就「人礦」一詞進行了一番考證,這裡再配一張網圖權當註腳了:

言小義

人礦|我的祖國是一座巨型墳場(外一首)

我的祖國是一座巨型墳場

墓冢依偎墓冢,遼闊九萬公里

所有的男女都跟我沾親帶故

泥土下的呢喃捎來夜夜的溫軟

火化時刻分布於一年四季

腐朽的腳步追隨月落日昇

送葬的隊伍大道陰陽,口含天憲

急匆匆踩伐對方的身影,齊奔地獄

生者和死者滄桑於同樣無底的謎

生命跟性命一起跨海打撈沉淪的命

這個冬天的爐膛尤其熾烈,映紅天宇

煙塵噴薄,淹沒了千年的衣冠文物

綻開的人腦鏽跡斑斑

陣痛的大路疲憊不堪

我們出生,我們送葬,我們掩埋,我們腐爛

我們更慶幸自己還活著,暫時沒事兒

出口成章的早為口舌備好了囚牢

血脈賁張的在鮮血中終生流放

每一滴落日都在鍛打黃金的手銬

每一縷綾羅都鋪展開錦繡的縲紲

萬水歸於黃泉,強項伏於鍘刀

積雪的山坡上晾曬著所有人的噩耗

山鬼驚心,到處尋找茅屋和爐灶

骨殖動魄,拼命吞咽乳汁,祈盼還魂返陽

忽一聲嗚咽穿雲破霧如大漠鶴唳

九地流殤,十面埋伏

世界玉體橫陳,台詞無家可歸

犁鏵只為耕田,邪惡才是本性

神靈失蹤,神靈失蹤,神靈失蹤

歸去來兮啊歸去來兮

佛陀佛陀,你的微笑太溫良

我的祖國是一座巨型墳場

壬寅臘月十三,二零二三年一月四日,一揮而就

人礦|亡靈冤深

(明兄老母染疫辭世,家慈亦正掙扎於生死之際,憤而感賦。)

老邁的心已然衰朽

可時常忍不住淚求長流

昏暗的前廳里飄進來一朵星辰

透窗的月光洗不淨深埋的傷痕

想擂響大鼓

為亡靈鳴冤

想吹徹羌笛

為生者招魂

海水的深處沒有陽光

早起的晚霞不再微笑

這個國度,牢房連通向死亡

花開的時節雞飛狗跳

把鹽交還浩瀚的海水

大海終有乾涸的那天

將火焰倒流熾烈的太陽

太陽熄滅,吾與汝偕亡

壬寅臘月十九,二零二三年一月十日,一揮而就

【議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11/1853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