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大紀元:美「千人計劃」第一案 圍繞發動機的間諜戰

鄭小清是紐約或者美國第一個被捕的「千人計劃」專家。4個月後的12月1日,曾經入選「千人計劃」第一批名單的著名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在史丹福大學跳樓自殺身亡。一夜之間,「千人計劃」成為各大媒體追蹤的焦點,學界也熱議「千人計劃」是否成了「害人計劃」「入獄計劃」。

飛機發動機是GE不可撼動的王牌業務。也是中共想解決「卡脖子」「國產替代」的重點領域。圖為去年上海舉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期間,一名工作人員在GE展台向參觀者介紹飛機發動機模型。

2011年,位於紐約上州Niskayuna鎮的通用電氣發電集團(GE Energy)向鄭小清頒發了一枚「年度製造工程師」獎章,表彰他在GE工作期間成績卓著。

一年後,鄭小清入選中共第八批國家「千人計劃」引進人才名單。這個從2008年開始的項目,旨在高薪延攬美國頂尖人才,以助中共實現戰略目標。鄭被封以「國家特聘專家」的稱號,被納入中央和地方各級黨委聯繫專家範圍,有資格享受一次性百萬元的國家獎金(免稅)。

2018年8月1日,鄭小清被FBI從家中帶走。(Spectrum News電視台截圖)

六年之後,2018年8月1日凌晨6點,聯邦調查局(FBI)聯合多個執法部門赫然出現在鄭小清家門口,接著出現了他被捕的消息。時年56歲的鄭小清因涉嫌竊取商業機密被刑事起訴。

鄭小清是紐約或者美國第一個被捕的「千人計劃」專家。4個月後的12月1日,曾經入選「千人計劃」第一批名單的著名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在史丹福大學跳樓自殺身亡。一夜之間,「千人計劃」成為各大媒體追蹤的焦點,學界也熱議「千人計劃」是否成了「害人計劃」「入獄計劃」。

2018年9月29日,「千人計劃」專項辦發出的內部通知,當中明確要求,以後文字通知勿再出現「千人計劃」字眼,要求秘密通知海外學者回國面試。(取自@zhu0588·2018年10月5日)

2019年,美國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的前助理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在公布新起訴書時說,鄭小清案堪稱中共「掠奪、複製和取代策略的教科書式範本:掠奪美國公司的智慧財產權、並在中國工廠複製,然後在中國市場和全球市場上取代美國公司。」

從2022年3月7日至22日,檢方在紐約北區聯邦法庭傳訊多位GE證人、FBI探員、中共政策專家作證。隨著故事的展開,一場十年前中共以百萬元獎金為起點的「千人計劃」案例,最終釀出一起撲朔迷離的間諜案。

這個案子引人注目,主人公是一名被周圍人稱讚的華人精英,一生追求出類拔萃和解決問題:10年內為GE獲得了50多項專利,40餘次因表現「卓越」(Above& Beyond)獲得GE的嘉獎;同時還熱衷「填補中國航發領域空白」。然而,中共為招攬海外學者報效祖國、獎勵他們「帶技術投靠」的「千人計劃」讓他進了坑,「美國夢」變成一場惡夢⋯⋯

為何司法部將該案列為教科書級別?大紀元記者根據獲得的約2000頁庭審材料,將這個案例做一個深度復盤。

01:從中國到美國成為渦輪機密封技術專家

鄭小清出生在山川秀美、人才輩出的中國江蘇省。跳級後,他仍然以高中第一名或第二名的成績畢業,16歲就到陝西西安上大學,在中國國防七校之一的西北工業大學專研航空宇航推進和熱工程,從學士、碩士到博士,讀博期間收穫了伴侶和家庭。妻子是大學同學,相識已3年。

鄭小清第一次拜訪未來的岳父岳母時,他把岳父母房子裡所有有故障的物品都修好了。

鄭小清的妻子金惠(Hui Jin,音譯)後來在寫給法官的信中說,她父母都是高級工程師,他們對能幹的鄭小清印象深刻,並立即知道女兒跟著鄭,將來會得到很好的照顧。

1990年,25歲的鄭小清博士畢業,進入中國科學院從事博士後研究,並在北京獲得了一套公寓,金惠也在中科院機械研究所工作。

1992年,鄭小清懷抱美國夢獨自來到美國,先後在加州大學、科羅拉多大學從事研究工作,兩年後老婆孩子也都到了美國,一家人對新生活很滿意,另外兩個孩子也先後降生。1997年,鄭小清作為傑出人才獲得綠卡,2004年加入美籍。

1999年他進入工業界,最終於2008年加盟紐約上州的GE(通用電氣),數十年間成果纍纍,成為世界領先的渦輪機密封技術專家之一。年薪也由入職的11.5萬美元,升到2015年的15.3萬美元。

02:渦輪機行業數百億美元的市場

GE總部在麻薩諸塞州波士頓,截止到2018年大約有30萬名員工。雇用鄭的GE電力(GE Power)集團的總部位於紐約上州的Niskayuna鎮,當時有6萬名員工,主要生產銷售燃氣輪機、蒸汽輪機和發電機。當時世界上約四分之一的電力是使用GE的渦輪機產生的。

渦輪由幾個階段逐漸形成,在每個階段之間,隨著轉子高速旋轉,葉片實際上會膨脹和收縮。圖為美國通用電氣(GE)在法國的工廠於2015年展示的燃氣輪機9HA的一部分。(FREDERICK FLORIN/AFP via Getty Images)

這些渦輪機,功率最小的100兆瓦可以為10萬棟房屋提供電力,最大的可達500兆瓦左右。GE產的這些龐然大物,總長度在400英寸左右(大約10米),最大的葉片可有50英寸(1.27米)高。重量以核動力蒸汽輪機為例,高達4,000噸。當時GE銷售的最低端蒸汽輪機是5萬馬力,大型核汽輪機的功率高達230萬馬力。

根據庭審資料,2016年至2018年期間,GE製造的渦輪機增長最快的市場主要是亞洲,包括中國。那時的燃氣動力渦輪機售價從1,000萬美元至7,500萬美元一台。2018年底在中國運行的GE蒸汽和燃氣動力渦輪機的總體數量有400台左右。市場規模達數百億美元。

GE的電力業務首席營銷官古內(Brian Gutknecht)作證說,那三年GE電力集團最低一年收入270億美元,最高約為360億美元。平均而言,大約50%來自零件保養和維護等服務,另外一半來自新產品。

GE從1900年代初期開始製造汽輪機,因此,技術是在120年的時間裡發展起來,而今天的技術又是過去20年內研製發展起來的,例如2016~2018年,GE投入上百名工程師和近10億美元做燃氣輪機的設計研發,就這樣通過不斷疊代形成技術壁壘——我能做你不能做。

03:高科技形成壟斷難被超越

GE的燃氣動力汽輪機工程總經理費尼(Sean Feeny)作證說,燃氣渦輪機需要在高溫(1,100或1,200華氏度)、高壓(每平方英寸2,400磅)、高轉速(葉片每分鐘3,600轉)的惡劣內部環境中長期反覆工作(使用30年),其對設計精密度、加工及製造能力都有極高要求,已經擁有技術優勢的廠商難以被超越。因此,在全球燃氣輪機市場,主要廠家只有GE、西門子、三菱,三足鼎立。

古內說,行業競爭力最重要的是提高這些渦輪機的效率。渦輪由幾個階段逐漸形成,在每個階段之間,隨著轉子高速旋轉,葉片實際上會膨脹和收縮。因此,旋轉部件和固定部件之間,需要留出間隙。如果這些間隙太大,在高壓力下,高溫蒸汽會從邊緣逸出,因此你希望儘可能地減少這些間隙,以捕獲儘可能多的能量,將其從機械能或熱能轉化為旋轉發電機的旋轉能,也就是電能。

但同時你又必須非常小心機器中可能存在的摩擦,否則很危險。密封件、葉片、燃料噴嘴等關鍵部件的允許公差範圍只有一到兩張紙那麼薄(一張紙厚0.1mm),還有更小的。渦輪機中有數千個零件,如果任何尺寸出現偏差,製造商要麼無法將整個密封件組裝在一起,要麼不能正常工作。

因此,就汽輪機而言,它是非常高科技的。從尺寸、形狀、製造它們的材料和性能規格,到葉尖周圍的這些間隙,如何有效地密封,防止能量從這些葉片和葉片的尖端周圍逸出到下一級,都是影響蒸汽輪機效率的一些主要因素。

效率高就意味著油耗低,效率提高千分之一,在該設備的整個生命周期中,算一算客戶在30年內購買的燃料量,都可能帶來數百萬美元的價值。

04:渦輪機列入中共戰略產業

GE等高端製造業廠商在中國賺得缽滿盆滿。根據證人證詞,中國是GE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市場,也是世界第二大渦輪機市場。那三年GE累積賣給中國10台蒸汽渦輪機和75台燃氣輪機,每台數千萬美元。

渦輪機中有數千個零件,如果任何尺寸出現偏差,製造商要麼無法將整個密封件組裝在一起,要麼不能正常工作。圖為美國通用電氣(GE)在法國的工廠於2015年展示的燃氣輪機9HA的一部分。(FREDERICK FLORIN/AFP via Getty Images)

燃氣渦輪機應用廣泛,基於航空的也稱為航改燃氣輪機。設計成為掛在飛機機翼上的發動機,可以為飛機發動機提供動力;也可以採用相同的燃氣輪機,為渦輪風扇提供動力,在起飛時噴氣並在空中飛行。總之,燃氣渦輪機和航空發動機結構相似,可以派生出不同用途。

在這種情況下,燃氣渦輪機被中共列入解決「卡脖子」「國產替代」的重點領域。

據中國「未來智庫」2020年2月發表的《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專題報告:國產化提速打開千億市場》,燃氣輪機應用於眾多重點工程,但中國的國產機組僅占7%。因此中共在2015年提出實現「中國製造2025」,將航空發動機及燃氣輪機這「兩機」產業列入國家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並在「十三五」期間全面啟動項目,「用政策推進技術攻關」。

05:中共政策推進技術攻關鄭聞風而起

2012年,鄭小清入選中組部第八批「千人計劃」。其證書第一頁寫著:國家特聘專家是國家為從海外引進的高層次人才設立的榮譽稱號。最後一頁寫著: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確定國家特聘專家稱號,並頒發本證書,國家特聘專家按照有關政策享受工作條件和其它優惠待遇。

所謂「無功不受祿」。「千人計劃」的小冊子鼓勵在美國從事研發的個人將他們的知識和研究成果傳授給中國,以換取薪水、研究經費、實驗室空間和其它獎勵。「千人計劃」也與中共五年計劃中最感興趣的領域有關。

2014年,鄭小清被GE安全部門檢測到,他將一台GE計算機中的19,020份電子文件非法複製到隨身碟,不過鄭聲稱他已刪除文件。

GE沒有對他起疑,在2015年晉升他為密封專業總工程師,年薪升到15.3萬美元。

2015年底,鄭小清成立南京天翼航空科技有限公司(NTAT)。2016年4月,鄭小清的外甥張照曦(Zhaoxi Zhang,音譯)成立遼寧天翼航空科技有限公司(LTAT),張持股55%,鄭持股45%。兩家公司擁有共同的徽標,遼寧的側重於製造,南京的側重於研發。

06:商業提案目標明確:替代進口

根據庭審資料,南京天翼公司的商業提案,完全對應中共的戰略目標。其中寫道:「集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於一體的燃氣輪機工業的發展,是一個國家興盛的重要標誌之一。⋯⋯然而,全球燃氣輪機市場幾乎被歐美壟斷。據統計,GE的燃氣輪機產量約占世界總產量的53%,位居第一。由於種種原因,我國燃氣輪機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還有很大差距,⋯⋯長期依賴進口,已成為制約國民經濟增長的瓶頸。」

因此,光是中國市場,還未計世界其它地區,更換GE渦輪部件的市場都是巨大的——「市場需求巨大而且前景看好」。商業計劃書指出,目前,中國的渦輪機產品並未取得成功,是因為他們出售的零件質量不佳,「阻礙中國燃氣輪機產品進入市場的原因是可靠性低」,但是「基本上,在中國製造有價格優勢」。

商業提案繼續寫道:「2016年,我國啟動了千億元以上的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雙機專項。千億的政府扶持將逐步展開⋯⋯預計到2020年整體市場容量將達到1,000億元⋯⋯南京天翼成立於2015年12月,註冊資金1,000萬元。公司負責人為國家千人計劃專家鄭小清博士。鄭博士曾在美國GE擔任密封設計和技術攻關總工程師多年。」

南京天翼的立項是:「公司前期將重點研發用於汽輪機和燃氣輪機的密封技術,替代汽輪機現有技術,開發燃氣輪機密封技術。後期,公司將主要從事航空發動機密封技術研發,替代進口發動機。⋯⋯第一年的目標是實現銷售收入2,000萬元⋯⋯」

遼寧天翼的立項也寫道:「飛機發動機和地面燃氣輪機成為中國『十三五』規劃的重中之重。密封件是航空發動機中重要的基礎零部件之一。⋯⋯本項目將重點開發油氣動密封技術,氣膜密封技術和刷式密封技術。」

2016年至2018年期間,鄭同時用遼寧和南京天翼向中共政府或其省級政府申請財政補助。例如,2017年LTAT向遼寧省工業和資訊化委員會提交的立項申請中,尋求100多畝土地,以及數億元人民幣的融資。2016年6月26日,張在微信中告訴鄭「遼寧省的5,000萬元資金投資基本到位」。NTAT也尋求中共政府數百萬人民幣的貸款和建站資金。

07:無利益衝突?GE認可鄭開「中國小公司」

兩家公司的技術研究與其在GE的研究類似。但鄭小清在2016年1月25日報告GE稱,他上個月與中國的兄弟註冊了一家「中國小公司」,是一家「民航發動機零部件供應商」。

他說自己的公司尚未營運,計劃成為管接頭、軸承油封的供應商,可能會用到他於1999年在前僱主Eaton公司就職時的經驗,而且新公司「永遠不會與GE Aviation(航空業務)直接競爭,但有潛力未來可能成為GE Aviation的供應商」。他需要GE確認他的中國業務「沒有違反GE的利益衝突政策」。

2016年11月9日,GE的法律部門告訴鄭,如果情況發生變化,與GE有任何利益衝突(成為GE的競爭對手或GE供應商的競爭對手),他需要填寫另一份衝突披露表。並提醒他「在外部活動中,必須非常小心避免使用GE智慧財產權、專有信息或專有流程」。

與此同時,鄭與張緊鑼密鼓地聯繫合作夥伴並獲取金援。中國遼寧方面,2016年3月17日,張說遼寧省長計劃訪問他們的公司,兩天後,張說與領導的會面很成功,對方對鄭小清「非常感興趣」。8月26日,張說遼寧省委常委批准的5,000萬元人民幣已基本到位。10月20日,張表示還需向航空部申請資金。12月29日,張表示計劃與「黨委書記」談合作協議。

中國江蘇南京方面,鄭小清於2016年7月1日,訪問國防七子之一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學(NUAA),在能源和電力能源工程學院演講。並與其它大學、研究所洽談合作。

2017年4月23日,中科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甲方)與鄭博士(乙方)簽訂雇用合約,三年合同自2017年6月30日至2020年6月29日止。鄭博士在中科院的新技術實驗室擔任訪問研究員,工資為每年10萬元。

08:鄭小清美、中兩地同時發展

鄭小清繼續在GE工作。下班後他常常在家裡電腦上工作到晚上11點。

根據法庭文件,鄭和張之間的聊天記錄披露了許多秘密,例如2016年8月3日,鄭和張聊及是否必須使用英制單位在中國製造設備?張說「最好不要改(公制)」,鄭說「改有它的好處,這將變成我們自己全新的一套,不會有安全方面的後顧之憂。」

第二天鄭吩咐另一個人周先生:「你能把英寸換成公制嗎?你只管去改,這樣他們都是新圖紙。沒有安全風險。」「你把那個沒改過的留給自己,不要發送給任何人。」

2017年3月19日鄭小清給張照曦發了一條密文,說自己正考慮辭去GE的工作,搬到中國科學院,否則他「總擔心(在美國)的安全和保障」。

2017年6月2日,也就是GE認可後大概七個月,南京天翼公司的網站啟動,鄭起草的公司簡介頁寫道,「公司產品屬於高科技領域,2016年國家重點支持技術,填補了國內技術的空白⋯⋯低泄漏的高級密封件⋯⋯」。檢察官對此表示,南京天翼使用了鄭小清在GE時相同的先進渦輪密封技術,情況遠遠超過了他在2016年告訴GE的那樣。

7月30日,遼寧天翼航空技術有限公司(LTAT)與淮海工學院(現名:江蘇海洋大學)簽署「端面密封樣品研發技術開發」合同。這表明鄭博士正在與中國的大學合作。

8月4日,《遼寧日報》刊文「人才創新戰略為遼陽振興發展增勢聚能」,宣布「成功引進國家第八批「千人計劃」專家鄭小清博士領銜的外國專家團隊」,稱該團隊與遼陽縣合作的航空機械密封技術項目填補國內空白,達到世界領先水平,項目投產後年產值可實現80億元。

轉年到2018年3月,南京政府官網發表題為「市委1號文引發強烈反響」的報導,鄭小清今年被列入南京「科技頂尖專家」,享受500萬元人民幣項目資助。身在美國的鄭接受中共官媒的越洋採訪時說,「作為在海外漂泊近30年的科研人員,我對此感到欣喜若狂,公司將直接受益於1號文獲得加速發展。」

09:FBI突襲鄭家沒收一切證據

2018年8月1日凌晨6點剛過,十幾名FBI特工敲響鄭家的門。他們沒收了能找到的一切證據,這才看到鄭與中國的溝通往來。

在鄭小清家地下室的一張桌球桌上,FBI特工看到署名「遼寧省科學技術局」的一份文件,寫著高科技企業十大優勢,認可要求和程序。FBI特工還繳獲了5萬美元,其中2萬美元藏在牆上一個洞裡,其餘藏在壁櫥里的旅行袋裡,還有一本護照模樣的「千人計劃」證書。

遼寧省政府文件和「千人計劃」小冊子,這兩份都詳細說明必須拿出「真材實料」來換取高額獎勵。這樣的獎勵有多大?遼寧省科技廳文件寫著:高科技企業享有優惠稅率;直接「現金獎勵」;更易獲得風險投資和貸款等。「千人計劃」也有公開授予的福利、薪水、啟動資金。

紐約州立大學奧本尼分校政治學教授程晨(Cheng Chen,音譯)作證說,「千人計劃」獎項的意義重大,首先,有國家級、省級、地方級的現金獎勵,可以得到幾百萬人民幣的研究基金,還有住房福利等,如果他們在企業工作,官僚主義的繁文縟節也會少得多。

程教授說,中國的第13個五年計劃(2016~2020年)力圖將中國經濟從低水平的商品製造商轉變為世界科技領導者,這其中包括優先考慮渦輪機,渦輪機是用於為飛機發電,做強中國工業燃氣輪機是「十三五」規劃的重中之重,「這是一項重大的國家舉措。」程晨作證說,中國設立了一個科技部來協調全國的這些活動。

隨後的調查,FBI發現了鄭博士及其公司向中共政府申請資助的證據。

10:400個神秘文件浮出

鄭何時引起FBI駐紐約奧本尼特工的注意?答案是2017年11月初。正在調查江蘇省國安特工徐延軍案(見大紀元:中美大飛機諜戰系列)的FBI駐辛辛那提特工,看到鄭小清於2016年7月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做客座報告,主題是「葉輪機械中的密封與效率」,似乎與GE技術有關,於是通知紐約的特工亞帕克。

亞帕克特工收到信息不久,安排了與GE電力總部的會面,告訴他們鄭小清在2012年入選「千人計劃」——一個中國共產黨監督的計劃。

GE的「安全及內部威脅」團隊一番調查後,回來告訴FBI:在鄭博士的電腦上發現了大約400個使用AxCrypt軟體加密的文件。「這很不尋常」,GE的安全官員說。他們對此很擔憂,至今也不知道那些文件包含什麼,因為AxCrypt不是GE批准的程序,GE也沒有解密這些文件的密碼。

GE「安全及內部威脅」部門負責為公司機密保駕護航,成員都是資訊安全的高手,網絡安全總監希爾頓(Luke Hilton)是多個ISAC(信息共享分析中心)的成員。ISAC是以行業為中心的團體,例如,航空業的同行們會聚在一起,分享他們行業面臨的相關威脅,互相收集外部情報報告以尋找行業內的漏洞。

希爾頓說,他們的數據丟失防護軟體(DLP)可以監測移動中的文件,如果員工正在下載文件或從電腦上刪除文件,DLP就會創建日誌,供他的團隊審查。他們還使用端點檢測響應工具,取證工具,電子郵件審查平台,能夠識別敏感內容,阻斷外傳,等等。

GE Power的內部威脅項目經理巴比(Christopher Babie)介紹了GE對其智慧財產權的各種保護措施。他說,GE的誠信宣言(Spirit& Letter)是所有GE員工必須遵守的政策,涵蓋從供應商關係到智慧財產權合規的方方面面。未經事先批准,員工不得在任何GE產品或工具中使用來自第三方的任何原始碼或其它軟體。鄭小清也簽署了GE創新和專有信息協議。

回到AxCrypt軟體事件。希爾頓說,當他在鄭的計算機上看到400個加密文件時,很是驚訝。他解釋:GE計算機已經加密,他們有一個加密的硬碟驅動器。所以在文件級別或軟體級別加密它們,對他來說是新事物,他第一次看到員工在自己的GE計算機上加密文件,用的還是以前他聞所未聞的AxCrypt軟體。

11:鄭再次繞過監控技術 GE抓個正著

在發現這400個神秘的AxCrypt文件後,希爾頓繼續監測鄭博士電腦上的數據丟失情況。

2018年6月中旬,他在鄭的電腦上安裝了增強型監控軟體,設置好觸發條件,一旦鄭博士打開AxCrypt軟體或移動AxCrypt文件,就會觸發警報,內部威脅小組將收到來自鄭電腦上任何活動的報告,並把屏幕錄影保留下來,供調查團隊審查。就像有人盯著你的一舉一動,而你本人沒感覺。

三周後,2018年7月5日,監控軟體發出警報。希爾頓看著監控視頻,上面顯示鄭博士正在加密GE文件並嵌入到一個圖像文件中,這個視頻長度只有5分鐘。

具體而言,監控軟體捕獲的視頻顯示,鄭選擇40個與渦輪技術有關的商業機密電子檔(39個代碼文件),壓縮成一個zip文件,右鍵單擊優化,並將滑鼠懸停在AxCrypt軟體上,選擇加密,然後將文件重命名為隨機的字母數字F03D336A。

這番操作下來,就廢了GE內部威脅團隊的武功,類似去除了文件上的機密水印。希爾頓說,這是一個他們沒有上下文的文件,就沒安全能力再檢查它了。

怎麼把機要技術文件給弄出去,還有一道關卡。只見鄭博士繼續將加密的AxCrypt文件,從其文檔中的設計工具資料夾導航到temps臨時目錄,他已在這裡放了七個含GE數據的AxCrypt文件。

然後他找了張日落風景照,粘貼到剛才打開的臨時目錄中,打開一個命令行程序,將加密的AxCrypt文件隱藏在日落的數碼照片中,這番操作叫「隱寫術」。他給照片命名「7月4日快樂」,將照片從公司電郵發送至自己的私人電郵帳戶。

GE的內部威脅項目經理此前介紹,當有人從GE內部網將機要技術文件(或加密文件)郵寄給外面的私人郵箱時,會被標記。但鄭用照片「隱寫術」繞開了攔截系統。前後僅用不到10分鐘完成一套複雜的操作,就打破了GE的層層防禦,把公司文件轉到自己的電腦上。

不過,他這次被全程錄了下來,相當於被抓了個現行。希爾頓把監控輸出的當天8小時視頻CD,內部上報GE,同時發送給FBI。

FBI特工看到視頻很驚訝,認為「鄭的行為在訓練有素的計算機專家中也很少見。很可能不是第一次這樣干」。鄭小清在被捕後對調查人員坦誠,自己此前大概有5~10次使用隱寫技術,獲取公司的多個電子文件。這是後話。

12:回中國簽戰略協議GE技術流傳到大學

鄭小清最後這次「被抓包」是在他動身前往中國的前夕。希爾頓7月5日把監控視頻上報後,7月6日鄭就從美國飛往上海。

7月18日,鄭小清在中國參加了LTAT與遼寧省政府和中共國防科技工業局共同支持的瀋陽航空航天大學的戰略協議簽約儀式,代表他開辦的中國公司向遼寧省的黨委書記致辭,他在講稿中指出,LTAT的產品「可以完全替代進口產品」。

「一旦LTAT全面投產,我們就可以將產品出口到國外市場,這將是中國首次出口飛機密封產品。也將是國產航空發動機壽命和性能提升的歷史性突破。⋯⋯在此,請各級黨委和政府繼續支持我們的項目。」鄭結束了致詞。

7月25日,鄭發給張一份建立「密封件與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聯合研發試驗中心」的戰略合作協議。合同雙方為LTAT和中國航發瀋陽發動機研究院(606研究所),合同價2億元,簽署日期為2018年8月。

其協議的「合作目的」寫道:在中國《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和《中國製造2025》影響下的中國宏觀政策環境下,雙方共建「研發中心」,契合國家軍民融合深入發展的大趨勢,雙方願積極探索和推進發動機密封部件設計與應用技術研發⋯⋯。

在「企業發展願景」一節中,協議進一步規定:國家「十三五」期間,天翼航空將大力推進「中國製造2025」,「我們將發揮自身的專業技術優勢,竭誠為我國航空發動機、燃氣輪機等裝備的研發和製造提供先進、優良的密封產品。我們將為中國的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

作為NTAT與中國大學合作的一個例子,政府呈堂的另一份文件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BUAA)與NTAT公司簽訂的「技術服務合同」,NTAT為北航提供涉及渦輪密封技術的技術服務和研發,將獲得100萬元人民幣。2018年6月3日,鄭的微信收到這份合同。

13:專家:這些項目將讓中共政府受益

程教授作證說,北航(BUAA)的研究受到「十三五」等政策的指導,上述研究項目的成功將直接使中共政府受益。LTAT與瀋陽航空航天大學的戰略協議,「當然,毫無疑問」也有利於中共政府。

程教授介紹,北航實際上由工業和資訊化部管理,而不是由教育部管理。北航、南航(NUAA)、西北工業大學是國防七校的其中三所。「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屬於工業和資訊化部而不是教育部,因為他們很特殊。」上述的606研究所屬於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AECA)。而瀋陽航空航天大學屬於國資委和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主要為中國的民用和軍用航空工業培養工程師。

還有2017年與鄭小清簽了三年雇用合同的中國科學院。程教授說,中科院基本上就是中國的國家自然科學院。它實際上是全世界最大的研究機構,擁有數萬名研究人員,直接向國務院報告,所以基本上是國務院直接管理的。此外,它還作為智庫,定期就科技問題向中共政府提供政策建議。

美國智庫具有公信力的核心是「獨立性」。那麼中科院獨立嗎?是否也由五年計劃之類的方針決定研究方向?程教授回答說,中科院的所有資金均由中共政府提供。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它並不完全獨立,你可以把這個研究所看成其主要關注促進中國的國家利益。

此外程教授介紹,國資委代表國有資產管理和監督委員會。它是由國務院設立的機構,負責監督中國龐大的國有部門。它監管著中國非常龐大的96個國家機關,其中大部分是行政機關。國資委的「中國製造」項目主要關注戰略領域,所以這些行業包括發電、通信、國防等等。鄭小清在商業提案中說的中國航空工業或中航工業,也隸屬於國資委,在中國航空工業的研發、製造和融資方面發揮著主導作用。

14:市黨委書記為項目創始人、推動者

幾周後,7月31日鄭小清從中國飛回美國時,聯邦調查局已經獲得搜查令,可以搜家,搜查電子郵件和他從中國帶回來的手提箱。

FBI從鄭博士的手提箱中找到LTAT的另一份進展報告,鄭博士代表LTAT公司向遼寧遼陽市委書記王鳳波尋求援助。

上面寫道:「我們永遠感激您,僅僅提到您的名字,就會讓我們從心底里產生如此溫暖的內心感受。您是遼寧天翼航空科技有限公司飛機發動機密封圈製造項目的創始人、堅定的支持者和推動者。我們對您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然而,我今天再次寫信請求您的幫助,因為我們的飛機發動機密封圈製造項目已經到了投產前的關鍵時刻。以下是這個項目的狀況⋯⋯」

FBI後來從鄭小清的護照上發現,在那兩年裡他5次前往中國。

15:辯護律師:全是冤枉鄭是幫GE

根據起訴書,鄭小清被捕後承認他的中國公司還沒有盈利,但已經從中共政府獲得贊助和資金。

檢察官指控,鄭小清在一個複雜的、長達數年的國際陰謀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個陰謀的目的是竊取GE的商業機密,然後傳給自己的中國企業,這些企業反過來會獲得大筆中共中央及地方政府的財政和經濟激勵措施。

助理檢察官張馬修(Matthew Chang)在開案陳詞時告訴陪審團:「這可以賺很多的錢,特別是如果你能造出跟GE一樣的東西。」「鄭博士知道竊取的商業秘密對他自己、對他在中國的合作夥伴都有利⋯⋯鄭博士還知道,所有這些會給中國政府帶來好處。」

張馬修說,這是一個互利的陰謀:中國(中共)希望將自己從服裝製造等低級粗放型,向設計創新發電渦輪機技術等高級精深型轉變,而鄭小清想在中國賺很多錢。

但輪到鄭小清的辯護律師劉布蘭(Kevin Luibrand)做開場白時,他描述了很不一樣的版本。他告訴陪審團,GE知道並批准了鄭小清在中國開公司。鄭小清在GE開發的蒸汽渦輪機,不是用於為飛機供電。此外,GE自己在中國已有2.2萬名員工和300家工廠。

劉布蘭說,鄭小清將公司文件發給自己私人郵箱的每一封電子郵件都有解釋。他說,鄭是唯一願意幫助GE解決其在巴基斯坦問題的員工,鄭被指控盜竊的一封電子郵件,只不過是他設法解決巴基斯坦問題的一個努力。

兩個多星期的庭審內容,細節非常之複雜:按著檢方所呈現的內容,鄭小清是一個「為了自己和中共的戰略利益而偷竊GE商業機密的小偷」,而同樣一件事,經過辯方律師一番爭辯,就變成鄭小清「打算幫助(而非傷害)GE,在中國開廠,成為GE供應商,幫GE節省成本——因為GE想要儘可能便宜的密封件」。

16:鄭小清拷貝自己的專利技術算偷竊嗎?

雙方唇槍舌劍,至少有四大看點。

看點一:有關專利權和商業機密。劉布蘭此前告訴法官,鄭小清複製的內容是根據他自己的專利開發出的程序,他將自己的專利資料轉移給自己。鄭小清成果纍纍,發表過很多技術論文、獲得很多專利。

就此問題,GE燃氣輪機工程總經理費尼(Sean Feeny)作證說,商業秘密和專利有點兒不同,專利是面向公眾的文件,告訴每個人它是什麼,專利有效期為20年,真正保密的技術是不申請專利的。一個很好的例子是可口可樂的配方沒有專利。這是一個商業秘密,因為他們認為它的價值超過20年。所以他們將其作為商業秘密而不為該配方申請專利。

為什麼像GE這樣的公司會為某些渦輪機的設計申請專利,有些又不申請專利?費尼解釋說,這有幾個因素。專利要花錢。而商業秘密是你花錢開發、不讓外人知道的東西。GE的商業秘密使GE相對競爭對手具有經濟優勢。

GE燃氣電力的工程副總裁尹泰(John Intile)說,專利只提供那個零件和功能的基本信息,但圖紙上卻有非常詳細的特徵,例如公差、長度比例、實際幾何形狀等。如果他為一種新型渦輪葉片申請專利,專利中不會包含確切的尺寸和測試結果等細節。專利信息離實際產品還差一大截。

GE機械部件和系統方面的高級工程師比德卡(Rahul Bidkar)說,商業秘密永遠不會離開公司,永遠不會出現在公共領域。它留在公司內部。當然,商業秘密是有層次的。下一級只有少數人在需要知道的基礎上看到一些。然後是皇冠上的明珠技術,只有極少數人才能接觸到。商業秘密有這些區別。

17:鄭小清想成為GE的供應商?

看點二:鄭的辯護律師說,鄭博士在中國開公司的目標是成為GE的密封件供應商,以填補GE內部供應商的空白,無意傷害GE。GE在2017年遇到了與生產有關的問題(美國的供應商有時存在交付的問題,反應不夠快,或價格太貴),鄭小清認為,如果他能通過一家中國公司向GE提供渦輪密封件,他就能幫助GE。鄭把GE文件放在家裡的桌上型電腦上,是為了方便在家加班。

GE電力的業務安全總監伍德(Frank Wood)說,如果想成為GE的供應商,也有流程要走,GE會對申請人做背景調查,看對方能否遵守相關政策和程序,始終有一個審批流程,需要批准。GE針對供應商的誠信指南與「誠信宣誓」不同,但兩者有同樣的要求:保護GE信息。鄭和他的兩家公司沒有提交申請。

GE的工程副總裁尹泰說,如果員工需要在家工作,可以使用GE的筆記型電腦遠程進入GE網絡。如果員工有正當理由將GE的商業秘密信息傳輸到GE之外,例如完成採購訂單,員工可以走一個類似GE供應商的流程,在簽訂保密協議(NDA)的情況下傳輸GE商業秘密信息。

但是有些測試數據,連供應商都不一定能共享。尹泰說,即使是一張過時的圖紙,也有對GE有用的信息,例如7F級燃氣輪機的基本要素。例如競爭對手不必完全將它用於7F級機器,而將它作為建立下一代燃氣輪機的良好起點。那裡有一大堆細節,非常有價值,可以為良好的新設計提供基礎元素。

即便是逆向工程,競爭對手想拉出一個渦輪葉片,然後製作鑄件、模具,也並非易事。尹泰回答說,逆向工程要找出零部件規格中的所有數據和信息,例如公差、角度,生產工藝等,至少要幾年,自己也花上幾千萬美元。

18:專利發明者和專利所有人一回事?

看點三:劉布蘭說,假設有人使用商業秘密信息開發出一個新點子,然後將其帶回GE,過程中根本沒有遵循任何政策,最終產品對GE有幫助,對吧?GE的工程副總裁尹泰回答「不像你描述的那樣」。

劉布蘭換個方式又問,如果鄭博士成功開發出一種新技術組合,可以製造更薄的密封件,成本更低,汽輪機人員會想使用它,是嗎?尹泰回答「是的。如果以正確的方式完成並遵循正確的智慧財產權指南,當然可以。」

劉布蘭繼續追問,假設沒有遵守規矩,鄭博士把東西做出來了,GE會說「我們不要,因為你沒有遵守政策」嗎?尹泰:「這取決於它被帶入的性質」。

雙方談及遼寧省科技廳的材料,要求申請人必須證明他們擁有相關的智慧財產權。其中專利資源第九條寫道:乙方承諾其提供的成果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權利,如因工作成果侵權引起糾紛。乙方承擔全部損失等責任。

劉布蘭問:「他們不會說你帶著偷來的產品或智慧財產權進來,對吧?他們想要你擁有的智慧財產權。」

FBI特工布蘭德說,對於某些GE專利,即使鄭博士是專利的發明者,職務發明也不算自己的,GE仍是專利的所有人。專利財產權歸申請人。

19:鄭有無竊取GE機密並傳給中共?

看點四:劉布蘭說,指控中沒有顯示鄭小清出售了這些數據,或是將之用於自己在中國的企業,他沒有將GE的文件交給任何其他人,他發的都不是機密。中共政府雖然給鄭小清公司提供了資金,但沒有跡象表明中國與此次GE被「竊取」的數據有關。

檢控官提供了一些證據,如2017年6月6日,鄭用Axcrypt加密程序及隱寫術竊取了兩個GE商業秘密文件,電郵給自己私人信箱。其中包含用於某些特定領域的渦輪葉片的製造圖紙,例如7F級燃氣輪機。

到8月22日,鄭將GE某些型號的刷式密封件的製造圖紙,通過電子郵件傳送給中國的商業夥伴張照曦。9月1日,他又將7份GE的計算機輔助設計(CAD)文件傳送給張。其中四個測試台文件涉及一種特殊的密封測試裝置,可以複製GE地面渦輪機或航空渦輪機內部的條件。三個吸氣面密封文件提供了小至1/1000英寸的密封件的尺寸和幾何形狀。

鄭特別囑咐:「下載完成後,不要忘記刪除所有內容。不要把它留在郵箱裡。」10月23日,他用隱寫術將包括各種燃氣輪機燃燒室零件的CAD圖紙文件發送給自己的私人郵箱。

「如果所有這些文件中的所有信息都已進入公共領域,為什麼要執行這些(加密)步驟?」檢察官Belliss問道。他說,這是因為鄭知道自己在做非法事,「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檢控官說,被告本可以採取的一種途徑,是花費數十年、數百萬美元和數萬工時來研究、設計和創新渦輪機部件,就像GE做的那樣;或與GE協商合法的許可費,允許他的中國公司合法擁有和使用GE的製造圖紙、設計、CAD文件等。

最省錢省力的就是偷,檢控官說,但毫無疑問,這將給GE帶來重大損失,失去市場競爭優勢,還可能裁員,讓一批員工失去生計,「而那個接收盜取的商業機密的流氓(中共)則獲得了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檢控官:「被告是該計劃的關鍵參與者,不僅因為他的高學歷和智慧,還因為他具有狡猾的技巧,可以利用他獲取GE商業秘密的機會,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使該計劃受益。」

20:鄭妻:他從未打算害人

結案陳詞後,陪審團閉門評議了整整八天,終於在2022年4月1日一致判定鄭犯有一項「共謀經濟間諜」罪,但在「盜竊商業機密」等七項罪名上陷入僵局,無法達成一致意見。

鄭案件的細節很複雜,他本人的故事也同樣出人意料。與鄭結婚35年的妻子金惠去年10月在寫給法官的長信中,講述了她與鄭相識40年、橫跨兩大洲的生活歷程,為這個故事增加了一層生活的質感。

金惠告訴法官,40年前她愛上鄭的「善良、智慧和聰明」。她說,鄭不能忍受任何不起作用的東西。所以他總是很忙,總是在做某事。他在社區中很活躍,對修理東西充滿熱情,工作訂單也堆積如山。「我真希望你能從我的角度看到小清⋯⋯他有毛病,但很真誠。他從未打算傷害任何人或任何公司。他已承諾為社區服務,將來成為一名傳教士。我希望你憐憫他,讓他對我們的社會有價值。」

金惠說,鄭小清「最終是學生學者的頭腦和天真的生活。他幾乎不關注政治或地緣政治。」「對脫穎而出和解決問題的無休止追求,讓他這次陷入了麻煩」。

還有15封來自鄭的大女兒、前同事、教會領袖等人的求情信,也都稱讚鄭是一個勤奮、體貼和有愛心的人。

21:檢方:他至今未表示悔意

但是檢控官指出,「在調查或審判的任何時候,被告都沒有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悔過,而且據政府所知,他此後也沒有表示過悔意。」然而,「被告的犯罪行為極其惡劣,對受害人、通用電氣公司和美國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檢方表示,根據判決前調查報告,鄭造成的損失超過150萬美元,要求判處他8年零1個月的監禁和巨額罰款,讓鄭意識到需要尊重法律規則,同時警示其他可能受到外國政府的誘惑或以其它方式竊取商業機密的人。

但鄭的辯護律師劉布蘭說,鄭造成的損失是零。要求只判鄭居家監禁。說鄭被定的罪名「意味著他永遠無法重啟他的職業生涯,僅這種附帶後果就是一種實質性的懲罰。他的同事證明,鄭博士是密封件專家,是GE渦輪機領域最有成就的專家,現在是一名雜工和房屋油漆工。」

「我相信鄭博士所犯的罪行極其嚴重。」法官梅達(Mae D』Agostino)說,她不信鄭辯稱的到中國開廠是「試圖幫助GE」,說陪審團去年3月已經正確地判定鄭小清犯有共謀經濟間諜罪。

「陰謀本質上是一種秘密行動,(鄭的案情)能夠像外科醫生手術刀一樣精準地將陰謀的方方面面在法庭上一一揭露,實屬罕見。」梅達法官說,是否參與共謀可以從案件的事實和情況中推斷出來,也可以通過環境證據確定共謀的存在和被告參與其中並具有的犯罪意圖。

梅達法官認為GE的損失為100多萬美元,於2023年1月3日判鄭小清坐牢24個月、罰款7500美元,服刑後外加監督釋放一年。但鄭打算上訴,希望推翻定罪或用寬大的刑期來解決他的法律麻煩。法官允他以10萬美元的保證金暫免入獄。

22:鄭案發生後「千人計劃」在中國網絡上消失

中共官方此次未做出任何回應,不過在2019年美國司法部公布更新起訴書,正式宣稱鄭的盜竊行為是為了讓中共受益,以及中共政府為其提供了「資金和其它方面的支持」時,中共政府否認。

當時,中共外交部表示:「中國發展成就並非來自盜竊。這是中國人民的智慧和汗水的結果,我們希望有關方面能夠停止毫無根據的炒作,客觀合理地看待和處理有關問題。」

然而,自從鄭小清於2018年8月被捕的一個月後,就曾傳出中共下令官媒停止宣傳報導「千人計劃」。網上還流傳一份由「千人青年項目評審工作小組」署名、並有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代表蓋章的文件,當中明確要求:「文字通知中不出現千人的字眼。」

GE曾在鄭小清被定罪後表示,「被告偷走了我們的智慧財產權,我們感到滿意的是,根據美國聯邦法律,陪審團判定被告犯有刑事重罪。」

司法部助理部長奧爾森(Matthew G. Olsen)在法官判刑後發表聲明說,「這是經濟間諜的教科書式案例。鄭利用僱主對他的信任,背叛了他的僱主,並與中國政府密謀竊取創新性的美國技術。」他說司法部絕不會對中共政府幕後主使偷盜技術的情況袖手旁觀。

FBI助理局長科勒(Alan Kohler)表示,「鄭小清是千人計劃成員,心甘情願地竊取專有技術並將其送往中共國。讓今天的量刑裁決提醒人們,FBI仍然致力於追查那些與中共國勾結並竊取美國商業秘密的人。」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19/1856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