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潤"出中國的青年 "陳老師"暢談民主衝擊與覺醒

陳宇鎮對話矢板明夫「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如何翻轉世界觀?

"白紙運動"後,中共官方最近開始秋後算帳,引發關切。一名來自中國、化名"陳宇鎮"的網紅覺醒較早而"潤"出國外,他在本台"亞洲很想聊"」節目談到,最近因在網上談白紙運動等時事,遭公安監視威脅抓捕。陳宇鎮說,自己曾經也是小粉紅,但因為待過台灣而覺醒。後來遠赴韓國和美國的他,也分享離開中國後受到民主的衝擊。

在白紙運動中,參與的學生有人喊出「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這對長期控制思想言論的體制可謂極大挑戰。

有些人的覺醒來得更早些,來自中國的陳宇鎮在油管(YouTube)以「陳老師來了」為名,針對時事發表評論,陳宇鎮曾發表一支「痛恨台灣」的視頻,乍看還以為是「小粉紅」要出征台灣,但實際內容是2016年到台灣交換讀大學時,看到人民可以抗議政府,完全顛覆他想像中的「中國台灣省」。

陳宇鎮在台灣當交換學生,受到民主政治衝擊與洗禮。(截圖自「陳老師來了」)

「陳老師來了」視頻:「我從未見過那麼多的遊行,人們可以出來在街上。我對台灣印象還停留在用繁體字、台灣國語腔調等。更神奇的是,你居然可以罵蔡英文總統,而且直呼其名,可以罵(前總統)馬英九,甚至可以罷免市長(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下台)。」

陳宇鎮在本台「亞洲很想聊」節目現身說法指出,「一切轉變是自己翻牆看境外網絡,才知道台灣跟我們(中國)是不一樣的政治實體,台灣的政治生態是可以人民選舉國家主席。」

「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 沒有對比沒有傷害

「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作者,同時也是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15歲前在中國生活,他提到當時被洗腦以為中共很了不起,在中國生活很幸福。但是,在搬家過程,讓他感受到中國官僚體制只要有一點權力就「卡」人,全靠父親送小禮物打點,耗時多日才完成手續;然而回到日本,找房子、找學校、水電等程序一天就搞定。

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曾出版「曾經以為中國最幸福」一書。(截圖自節目)

「在日本行政效率非常快,沒有任何人『卡』你;光憑這一點就震驚到,從小一直受的教育是中國怎麼好,鄧小平怎麼偉大,光憑這件事看到完全不一樣。」矢板表示。

白紙運動秋後算帳 中國「老大哥」無所不在

白紙運動後,中國看似沉寂一段時間沒有動靜,但近期展開秋後算帳,很多青年學生接到警局恐嚇電話。就算「潤」出中國,暫時落腳到美國的陳宇鎮也不例外,中國「老大哥」的監視無所不在。

陳宇鎮近來連續收到陌生來電,上網查詢後發現是來自「廣州警局」,他在油管節目中播放不願透露身份的神秘人物恐嚇,「如果不配合工作,就上門強制執行。」

陳宇鎮在節目揭露,白紙運動後收到「廣州警局」電話恐嚇。(截圖自「陳老師來了」)

「廣州警局」人員:「現在網路都是實名制,你的一舉一動都記錄在我們的系統里,網路不是法外之地。」

陳宇鎮:「你怎麼抓我?」

「廣州警局」人員:「我不管你在哪個角落,只要你今天還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塊領土上,我們就有理由找到你。」

這樣的恐嚇威脅,也造成在海外的中國人心理壓力,陳宇鎮雖然在油管開節目針貶社會亂象、回懟小粉紅,但是心中忍不住畫了一條「底線」。「像中國政治領域、領導人這一塊,即便今天我到了美國,我也不敢講太多。中國海外有很多警局,老家有很多親朋好友。」

中國青年化名「陳宇鎮」分享潤出中國,受到民主政治的衝擊。(截圖自節目)

矢板明夫在節目中憶起,他在胡錦濤主政時代曾到各地採訪過人大代表,等到兩會北京召開,與人大代表約見面,多次發生吃飯前一個小時來電「來不了」。矢板認為,在中國手機24小時被監聽,在飯店也被攝影鏡頭「監視」著。

矢板明夫:「我每次回日本一下飛機,全身會馬上非常非常放鬆,就像做完按摩一樣。因為在北京永遠被監視、被盯著,回到日本知道沒人看著我,可以放心了。」

白紙運動埋下種子 反抗將再起?

當節目主持人戴忠仁問道,白紙運動在中國年輕人埋下種子,未來是否可能擴大為顏色革命?

陳宇鎮認為,疫情三年很多人有了反抗之心只是不敢表達,人多力量大,少了一點恐懼,大家更勇敢站在一起。未來再有星星之火點亮,還會再次出現另一場運動。

中國政府對中國人洗腦,只要過上好日子,民主不重要。陳宇鎮提醒,在中國周邊包括台灣、日本、韓國等國家,並沒有因為施行民主化而經濟倒退,民主與經濟並不衝突。至於所謂「華人世界不適合民主」的說法更不成立,中國天天喊著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為何台灣能施行民主?

記者:黃春梅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19/1856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