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家軍瘋搶地盤,機構改革變政治分肥

3月10日,中共黨魁習近平並無一絲意外地連任國家主席、國家軍委主席。黨國內定的人事通過走過場的「選舉」陸續鋪排,但多人顯然屬於「臨時」過渡性質。習家軍加上習擴大收編的部分,不可能是鐵板一塊,近期在各個利益地盤布局自己人,隨著所謂機構改革的進行,也將拉開新一輪的博弈。

習家軍各派瓜分人事蛋糕

去年10月的中共二十大上,習近平連任,連帶習的大批親信進入中央高層,最有代表性的是常委中的李強蔡奇丁薛祥李希王滬寧趙樂際留任常委。到最近的兩會,王滬寧和趙樂際分掌政協和人大,最具江派色彩的韓正已任國家副主席,雖然身居高位,但在習派一家獨大之下,這幾人只是淪為習周圍的佞臣。團派基本上退場,除了李克強和汪洋退位,胡春華只是擔任排名第二的政協副主席,聊以安慰;團派小弟陸昊仍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這個冷宮。

自二十大後,不少觀察者認為,「習近平的各個追隨者群體中已經開始出現派系競爭」,之前以籍貫或仕途經歷地歸類被列出的,包括福建幫、浙江幫、新上海幫、陝甘寧幫、黨校幫和清華幫等。從現實情況看,這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從兩會人事名單看,已是習家軍各派勢力交錯。

新任中共總理李強的內閣班子中,丁薛祥、何立峰、張國清、劉國中為國務院副總理,前兩人均在習近平最信任的人之列。

李尚福、王小洪、吳政隆、諶貽琴、秦剛為國務委員。其中被美國制裁的李尚福當國防部長,純屬中共對抗美國的政治需要;公安部部長王小洪是習近平的心腹;國務院秘書長吳政隆是李強當年任江蘇省委書記時的省長;國務委員諶貽琴是習已退休的鐵桿栗戰書的貴州舊部。

外交部長秦剛是所謂「善於鬥爭」的惡狼派外交官,被習直接認可,破格提拔為國務委員。官媒近日稱,新提拔的領導幹部要擔任正省部長級領導職務5年以上。但秦剛任正部級未滿3個月,升副部級才勉強5年。

新一屆國務院的其他部長,大部分是李克強時期的舊人。但一些年屆退休、已無黨職(所謂「三非」:非中央委員、非候補中央委員、非中紀委委員)者,可能只是臨時過渡,包括李小鵬續任交通運輸部部長,易綱續任央行行長,王志剛續任科技部長,劉昆續任財政部部長。目前李小鵬、王志剛、易綱都已兼任中共政協常委,後兩人更已在專門委員會擔任副主任。這幾人一旦卸任,誰來接替,也將牽動占據高層的幾名習親信的權力分配。

在兩會上意外未掛任政協副主席的國台辦主任宋濤,只是兼任政協常委。作為習的重要親信,由於擔綱重要的對台工作,宋濤可能沒有那麼快卸職。

新任發改委主任鄭柵潔是何立峰在福建時的舊部;可能臨時過渡的財政部長劉昆是何立峰的大學同學;商務部長王文濤是江蘇南通人,丁薛祥老鄉;文化和旅遊部部長胡和平,屬於習的人事大總管陳希的清華幫;退役軍人事務部部長裴金佳也是何立峰舊部。

國安部長陳一新是習近平浙江舊部;國家民委主任潘岳是紅二代,早年和習近平就有淵源;司法部部長賀榮,因在陝西查辦秦嶺違建別墅案有功,得到習近平重用。

全國政協第一副主席石泰峰,是習近平擔任中央黨校校長時的舊部,身兼統戰部長,是政協系統的實權人物。人大第一副委員長李鴻忠,角色也相當重要,他以向習近平表忠而知名,算是被習收編的人物之一。人大秘書長劉奇,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

進入政協的其他人員,包括胡春華、周強,則已是養老的安排。不過有一個人值得注意,中共文聯主席、作協主席鐵凝升任人大副委員長,預料她還將接替沈躍躍執掌婦聯。而鐵凝與彭麗媛關係密切。

據港媒稱,鐵凝上世紀80年代在保定地區文聯刊物《花山》當編輯時,與時任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結識。鐵凝身兼中國文聯主席,算起來還是文聯副主席彭麗媛的領導。彭麗媛在2011年11月始任文聯副主席,之後連續兩屆連任。

兩會前後各自布局自己人

發改委是新一輪機構改革的重要部門,也將是習家軍內部爭權之地。

發改委是何立峰的政治老巢,接管者鄭柵潔也是何的舊部,但發改委按慣例由常務副總理丁薛祥分管。在習家軍擴大收編的部分,新任副總理劉國中任陝西省委書記時的大秘李春臨,兩會前也被調任發改委副主任。

對比前兩任中組部長,中組部長陳希在助習近平鋪排兩會人事後仍拖延不走,明顯異常。現在看來他也是為了在中組部布局好自己人。

69歲的陳希,是習近平的清華同學。早已盛傳是陳希接替者的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李干傑,也畢業於清華大學。

陳希是福建莆田人。浙江省委前副書記、省委政法委書記黃建發近日已調任中組部副部長,黃建發是陳希的福建老鄉,曾任福建省地震局局長。

另外,北京前書記蔡奇入常後,其北京舊部紛紛上位,今年以來北京市政府前秘書長戴彬彬升任陝西副省長,門頭溝區委前書記金暉升任河北副省長,石景山前區長陳之常在江蘇任職兩年後,近期也升任副省級的南京市長。

習的另一親信、現任廣東書記黃坤明也在提攜自己人。廣州市委書記林克慶升任廣東省政協主席後,閩籍的廣東省委宣傳部長陳建文傳將接掌廣州,據指是他的同鄉兼福建師範大學師兄黃坤明助力。

同樣是福建人的中共公安部長王小洪,近兩年在清洗孫力軍傅政華「政治團伙」勢力期間,已大量在全國公安系統布局親信。

「機構改革」只為政治分肥

除了習家軍,中共官場近年多了不少所謂的技術官僚,理工專業為主。中共新華社3月14日的消息顯示,已任人大副委員長的張慶偉卸任湖南省委書記,海南前省委書記沈曉明接任;海南前省長馮飛升任海南省委書記。已任發改委主任的鄭柵潔卸任安徽省委書記,吉林前省長韓俊升任安徽省委書記。

沈曉明是醫學博士,韓俊是農學博士,馮飛則是工學博士。這幾名官員以及副總理中的張國清和劉國中,還有上海市委書記陳吉寧新疆區委書記馬興瑞、北京市委書記尹力等等,都屬於技術官僚,派系背景並不清晰。這類官員可能更容易受當權者的擺布,誰當權,誰給利益,就聽命於誰。

中共近期宣稱推行所謂黨國機構改革,已宣布重組科技部,新建中央科技委員會,並組建國務院金融監管總局,又宣布建國家數據局,放在發改委。仍待公布的中央機構改革方案,可能還會有多個中央的委員會設立。這些機構會大量使用技術官僚,但主要的操控者一定是習所信任的政治官僚,由此也將產生由於黨國權力重新分配而起的利益衝突。這也許是2月28日習在中共所謂民主協商會上說的,這次機構改革「涉及面比較廣,觸及的利益比較深」之意。

習近平一定會讓習家軍把握各個關鍵部位。但一方面習家軍內部會爭權奪利,這是常理;另一方面習也生怕權力過分集中在某些親信手上,到頭來對自己反噬。沒有合法性、具黑幫性質的中共政權,只能靠反向改革進行極權強化維穩,這是無法解決實質的管治危機的。層層疊疊的官僚機構改來改去,無非都是為了實現政治分肥之目的。

中共兩會前,當局宣布搞大規模的黨國機構改革之時,提到「各種超預期因素隨時可能發生」,必須準備經受「驚濤駭浪」。可見這次推行機構改革,背後反映出習近平內心深處對於政權不安全的憂懼。而在中共人大會議落幕的3月13日當天,習近平做了一次對黨國而言十分不祥的講話,在一段話中提了8個「安全」。危機深深,國內外的驚濤駭浪撲面而來,習再怎樣去改造中共這艘破船,也只會是徒勞。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岳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316/1877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