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懼政權不穩 中共推「一村一警」擴大監控

中共公安部近日向各地警局發出三年《行動計劃》,要求將警力下沉基層派出所及社區,甚至將「干預家庭矛盾、感情糾紛」也納入計劃。中共被指為保政權,用更強制手段控制社會。

中共公安資料照。

中共公安部近日向各地警局發出三年《行動計劃》,要求將警力下沉基層派出所及社區,甚至將「干預家庭矛盾、感情糾紛」也納入計劃。中共被指為保政權,用更強制手段控制社會。

據中共公安部網站3月28日消息,公安部日前印發《加強新時代公安派出所工作三年行動計劃(2023-2025年)》,推「重心下移、警力下沉、保障下傾,全力夯實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基層基礎」,要求「市縣公安機關警力向派出所下沉」,「派出所警力向社區前置」。該「計劃」還要推進「一村(格)一警」,2025年底前實現全覆蓋。

近二十年來,中共官方在全社會實施「網格化」管理,形成異常嚴密的維穩系統。其中派出所警力是重要組成部分。

上海小區居民張先生3月31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警察這種網格化管理,就像下圍棋一樣:「他們把監控範圍擴大到就像下圍棋一樣,一個個的把你圍住,這就是他們說的叫網格化管理,這一格子有問題,馬上就把它包圍。現在不是人民政府,而是以人民為敵人。」

資深評論人士鄭旭光則說,當局的新計劃就是採用更有強制力的手段對社會進行控制。「過去更多的是用社區調解手段,現在要用警察手段,它更有強制力,可以拘留人。居委會的這些組織可以實施行政處罰權,現在通過增建警務室,那麼就名正言順的通過警察去實施。」

該「計劃」還提出擴大「群防群治」力量,搞群防群治力量「紅色化、組織化、資訊化、年輕化」。

官方定義的所謂「群防群治」力量。在北京,被官方宣傳最多的是「朝陽群眾」和「西城大媽」。全國各地也有類似組織,且還在不斷擴大。

江蘇宜興時事評論人士張建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中共公安部的「計劃」中提出推進群防群治力量紅色化、組織化等四化,唯獨沒有「法制化」,其執法一旦超越法律,就淪為警察社會,引起民眾的反感,會造成社會更加不穩定。

公安部的「行動計劃」還提到,要完善「楓橋式公安派出所」創建命名標準,建設更多的高等級、楓橋式派出所。

所謂「楓橋經驗」是1960年代初浙江省諸暨市楓橋鎮創造的一種「發動群眾,對階級敵人加強專政」的經驗。2021年3月,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發表習近平一篇文章,提及要重視基層工作,強調所謂新時代「楓橋經驗」。

資深媒體人馬聚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公安部最新推出的行動計劃就是根據習近平一向推崇的所謂新時代楓橋經驗。「這樣的社會控制可能有兩個要點,不僅僅是內部維穩機制的加強,那麼如此緊張的建立維穩機制,要有義務警察,全國推廣『朝陽大媽』的做法就是為了保護政權。」

值得注意的是,該《行動計劃》還提出對家庭事務的干預,其中寫道:要健全落實家暴告誡處置制度,結合接處警、查辦案、駐社區等工作,干預家庭矛盾、感情糾紛,及時發現預警、多元調處化解,嚴防激化升級。

資深媒體人古春秋4月1日對希望之聲表示,該行動計劃與習近平保政權安全第一的要求有關,他要防止白紙運動、白髮運動,公安工作計劃要覆蓋到家庭。就是民眾的什麼動向中共都要全面了解,防患於未然。

3月5日,中共財政部發布的預算草案報告內容顯示,中共今年的公共安全支出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4%。

中國維權律師吳紹平3月7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去年底白紙運動和今年初白髮運動的爆發,反映了中國老百姓對中共獨裁體制的不滿。中共怕政權不穩,花巨額「維穩費」來監控民眾。因為很多維穩經費是不透明的,實際維穩費遠遠超出官方公布的數據。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401/188430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