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岳山:中共發改委親自出來闢謠,分贓不均引發內訌?

作者:

中共發改委是現任副總理何立峰的政治老巢。圖為2018年3月,時任中共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在新聞發布會上準備文件。

習近平新班子剛剛整體上台,在新一輪中共黨國機構改革中炙手可熱的發改委,領導層也剛剛大換班。4月5日,發改委突然在官微發消息稱,發改委體改司鄭重聲明,近期有人自稱發改委全國統一大市場規劃司特派專員,發放統一大市場建設卡、招聘全國統一大市場宣傳員等。聲明說,發改委內部沒有「全國統一大市場規劃司」相關機構,也沒有上述活動。

上述「闢謠」消息令人感到奇怪:是真有人膽敢冒充政府部門?還是新班子內鬥放出的煙霧彈?

發改委闢謠的統一大市場獲習近平力捧

2022年4月中國大陸疫情全面爆發,當局大肆封城,物資無法有效供應之際,習近平下令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這個決定最早來自於2021年底深改委會議審議通過的《關於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

中共的所謂統一大市場,讓人聯想過去計劃經濟時期的統購統銷,當局的政策發出後,馬上引發市場的憂慮。中共官方專家則辯解稱,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是全面打通制約「國內大循環」的堵點,並且能推動「國內與國際市場更好聯通」,云云。

經歷三年疫情封控,以及多個行業受官方人為打壓之後,中國經濟陷入低谷。2022年底的中央經濟會議開始強調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資,支持民企發展。

不過,在2023年1月31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提到防止各地搞自我小循環,打消區域壁壘,真正形成全國統一大市場,暢通國內大循環。這一定調等於又重拾「內循環」「自力更生」。

直到近期,無論習近平和李強的新政府班子怎樣吆喝改革和開放、支持民企,不少人都持觀望或質疑態度,認為文革時期上學的這一批領導人,他們根本上只懂毛式打法。

這裡暫不討論統一大市場的是與非。要說的是,在中共專制環境下,如果真有騙子,往往就是衝著領導人看重的概念,或在國家體制中吃香的東西下手。

闢謠的第一種可能:真有人冒充政府部門

中共發改委闢謠,聲稱內部沒有「全國統一大市場規劃司」相關機構,從未組織過上述活動。也就是說,是有騙子冒充政府部門行事。這種事之前確實也有不少,甚至為騙子站台者疑似包括江澤民。當然,這和整個中共官場敗壞和社會道德敗壞都有關聯,正因為官員手握特權就可貪腐肆無忌憚,才讓騙子趨之若鶩。

以下僅舉幾例:

2019年8月11日,自稱是「由中國紀檢監察學院監督指導的國家級網站」——中國廉政監察網,遭到當局查封。官方稱,營運者是北京華夏盛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開辦人及法人代表為魏某某。

網絡資料顯示,中共國務院前新聞辦副主任楊正泉、毛澤東警衛李文福、黑龍江省前軍區副政委姚振普少將、北京市前統戰部部長等官員,中國書畫院院長趙立鶴等都有為這個假冒網站站台。

官方說魏某某等人依託假冒網站發布虛假信息,並以此實施敲詐勒索等活動,涉案資金近100萬元。當局已抓獲了網站開辦人魏某某及其關係人,但最終沒有說明這些人的具體身份。

2015年11月,陸媒報導「中央紀委巡視專員董恩厚」,多次借宣傳一部反腐題材電影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甚至最高檢察院主辦的《檢察日報》,也報導「中央紀委巡視專員董恩厚」接受採訪,高調談反腐。但中紀委後確認董恩厚假冒中紀委巡視專員。事件後來不了了之。

還有退役軍人「上官鳳笠」,因冒充中共國務院參事、將軍四處行騙,2017年10月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

「上官鳳笠」以虛構的所謂「國務院直管」的「幸福大中華」項目,面向全國招收會員,收取會費。他還以國務院參事的身份赴企業考察,在中國大陸活躍多年,為其推波助瀾的,包括北京市委宣傳部管轄的千龍網。

2013年7月,「中國動態調查委員會」(簡稱中調委)主任李廣年包養18歲情婦事件,在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經廣東《南方周末》追查,證實這個中調委只是一個詐騙機構、李廣年只是一個騙子。

蘋果日報》報導,中調委的前身「國內動態調查委員會」展示的招牌,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題寫,列出的高級顧問包括多名退休高幹、將領,該機構自稱是「黨和國家主要領導的第三隻眼睛」。

假冒官方機構和官員的騙子越來越多,背景越來越大,難怪習近平今年初在中紀委全會上放話,要打擊有背景的政治騙子。但這些騙子能在中國官場混得風生水起,證明他們與現職官員的同質性越來越高。正所謂「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至於這次發改委闢謠的「全國統一大市場規劃司」是否真的是行騙機構,還要看具體人物是否會被公布。但大有可能不了了之,因為事實不可告人。

闢謠的第二種可能:分贓不均引發內訌

闢謠經常只是表象,中共內鬥才是實質。

發改委前身是中共建政時設立的國家計劃委員會,是中共政治權力和經濟權力集中、油水多的部位,比如管理著能源地盤,統管國民經濟和產業發展。中共近期搞機構改革,又組建國家數據局,作為發改委管理的國家局。另外,最近大陸各地方國防動員辦公室紛紛掛牌,也歸屬發改委管理。

當下當局表面說要開放搞經濟,實質上使用的是所謂外松內緊策略。許多觀察家認為,習近平準備打仗,正啟動戰時經濟的安排。在這個非常時期,像發改委這樣一個國家資源和權力集結的部門,是黨內各種勢力爭奪的目標,但也成為是非之地。

據網傳的「國務院領導工作分工」文件,在新任總理李強之下,副總理丁薛祥負責國務院常務工作,包括分管國家發改委。這和上屆的常務副總理韓正的職責對應。

中共發改委本身是現任副總理何立峰的政治老巢,何是上一任的發改委主任,而3月上任的新發改委主任鄭柵潔是何立峰在福建時的舊部。

在習家軍擴大收編的部分,新任副總理劉國中任陝西省委書記時的大秘李春臨,兩會前也被調任發改委副主任。

發改委歷來也得到總理的特別關注,李克強卸任前就專門到發改委留話:「發展動力還在於改革」。按中共官場規則,發改委背後,現在主要是同屬習近平親信的本屆總理李強和分管發改委的常務副總理丁薛祥,還有原來的發改委主任、現任副總理何立峰也難免介入爭奪。這樣一來,現任主任鄭柵潔到底要聽誰的?

那個被闢謠的「全國統一大市場規劃司」,及其開展的活動,到底和發改委是否有某些關聯呢?是不是李克強和韓正任內,何立峰掌發改委時,原來已在運作的工作項目,現在得不到李強或丁薛祥的支持呢?

習近平更換治黨治國新班子後,的確出現了一些利益爭鬥的案例。

比如3月23日,曾拍攝反腐劇《人民的名義》等所謂主旋律影視作品的金盾影視中心主任李學政,實名舉報中共中宣部文藝局局長、中宣部輿情中心主任劉漢俊以權謀私及打壓金盾影視。劉漢俊還是代表習近平政治符號的「學習強國」平台的總編。事後當局對李學政予以封殺。這是很明顯的利益分配不均例子。

網上流傳一則北京金盾出版社發布的聲明稱:北京金盾出版社金盾影視中心已經撤銷。非經我社書面同意,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北京金盾出版社金盾影視中心」及相關名義開展商業和社會活動。也就是說,金盾影視中心和李學政再用原來的身份,均已非法,甚至會被說成是騙子。

另一個類似的是,中共中宣部「學習強國」平台年初擬推出首個國家級交通出行平台「強國交通」,稱將率先推出約車服務,已接入數十家網約車運力公司,未來預計接入運力將占市場全部運力的90%以上。此事獲多家官媒報導,但中共交通運輸部罕見火速撇清,稱與該App無關。

「學習強國」負責人後來發文稱,「強國交通」不是國家級出行平台,而是轉接應用程式,目前這一接口尚在開發中。

據財聯社披露,「強國交通」的背後操盤手是一名前資深媒體人童光來。童光來目前擔任北京眾盈通信的監事。

從中共內鬥的角度,日後一旦在利益爭奪中落敗,「強國交通」背後的童光來和北京眾盈通信,可能也會被得勢的一派宣布為騙子。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406/188614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