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烏克蘭水壩被毀不只衝擊生態 一篇看懂如何影響俄烏戰況(組圖)

烏克蘭南部卡科夫卡水壩毀損導致洪流溢出泛濫,第聶伯河下游左右兩岸數以千計居民倉皇撤離,俄烏互控大壩被毀是對方所為。這對當地生態及烏軍反攻造成的衝擊不輕。

烏克蘭南部俄羅斯占領區內的卡科夫卡水壩6日遭破壞,導致第聶伯河潰堤。(中央社製圖)

烏克蘭南部卡科夫卡水壩毀損導致洪流溢出泛濫,第聶伯河下游左右兩岸數以千計居民倉皇撤離,俄烏互控大壩被毀是對方所為。這對當地生態及烏軍反攻造成的衝擊不輕。

●水壩位於烏南俄占城鎮

英國廣播公司(BBC)整理指出,卡科夫卡水壩(Kakhovka Dam)位於烏克蘭南部赫松(Kherson)州的新卡科夫卡市(Nova Kakhovka),新市目前為俄國所占。

卡科夫卡水壩建於蘇聯時代,是烏克蘭從北向南流入黑海的第聶伯河(Dnipro river)上6座水壩之一,目前赫松州下游左岸(南岸)為俄占區,右岸(北岸)握於烏克蘭。水壩建有水力發電廠。

●水壩肩負克里米亞供水與核電廠冷卻

卡科夫卡水壩控制蓄水龐大的水庫,水庫為上游居民供水,也為160公里外的札波羅熱(Zaporizhzhia)核電廠提供冷卻水,核電廠目前由俄國控制。

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表示水壩毀損暫不至危及核電廠安全,即便水位降至低於12.7米,當地也有替代水源供核電廠之用。12.7米是卡科夫卡水壩能往上游打水供核電廠的最低水位。

這座水壩也是引水至克里米亞的重要渠道。俄國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後,烏克蘭經常從新卡科夫卡掐斷供水,俄國去年2月底侵烏後奪下新卡科夫卡解除隱患,如今水位因水壩受損下降,克里米亞供水恐又有問題。

●當地農業與生態盡毀

影像顯示水壩出現大型破口,水流溢出導致下游赫松地區洪泛。烏克蘭水壩管理機構UkrHydroEnerho指出,卡科夫卡水力發電廠「整個被毀」無法修復。

洪泛導致下游農地與數十座鄉鎮很快淪為水鄉澤國,第聶伯河左右兩岸居民被迫撤離家園;由於農地被沖毀,對烏克蘭南部富庶農業區的衝擊恐持續好幾年。

官員與專家憂心,當地農田被毀及日後灌溉受阻,水力發電廠毀導致油污流入河海,當地一些生態系統受損恐無法回復。

●蓄意炸毀?炮擊積累受損致崩塌?

目前不清楚造成水壩破損的原因。烏克蘭軍方指控俄國蓄意炸毀水壩想阻烏軍從水壩頂部的公路反攻。烏克蘭水力發電與水管理署首席工程師加里寧(Mykola Kalinin)表示,水壩設計是能抵擋外部強力衝擊,唯有從內部引爆才能破壞。

但倫敦大學學院(UCL)自然地理教授穆里根(Mark Mulligan)告訴BBC,水壩結構可能在當地戰事中受創,「早先與戰爭相關破壞所導致的結構受損,這的確有可能」。

BBC去年8月一篇報導指出,烏軍南方司令部代表納札羅夫(Vladislav Nazarov)稱烏軍在8月12日晚間以火箭與火炮精準打擊卡科夫卡水電廠,成功阻撓俄軍使用垻頂公路輸運。

華盛頓郵報」去年12月29日的報導也提到,俄國在赫松州3條輸運路徑為安東諾夫斯基大橋(Antonovsky Bridge)、安東諾夫斯基鐵路橋樑與卡科夫卡垻頂公路。當時烏軍為收復赫松市,用美援海馬士(HIMARS)火箭攻擊安東諾夫斯基大橋與鐵橋。

指揮烏軍收復赫松市的烏軍司令科瓦丘克(Andriy Kovalchuk)當時證實,烏軍用海馬士打卡科夫卡水壩其中一個水閘做測試,看能否讓水位升高並阻礙俄軍通行,說測試頗為成功。

莫斯科時報(The Moscow Times)指出,部分從公開來源情報(OSINT)搜集資訊的軍事部落客質疑水壩遭蓄意破壞的說法,認為是先前炮擊積累受損,導致水壩上方結構終於承受不住蓄水壓力而崩壞。

●烏軍難再從赫松方向反攻

BBC分析,如果烏軍能打穿俄軍在札波羅熱的防線從而將烏東與烏南的俄占區陸廊從中切成兩半,可嚴重削弱俄軍並孤立克里米亞,取得重大戰略勝利。

由於第聶伯河流經烏南赫松時河面寬闊,烏軍裝甲部隊渡河時遭俄軍火炮、飛彈和無人機攻擊的風險本就不低,現更由於大壩毀損致下游大片土地被淹,左岸赫松地區已成烏軍裝甲部隊的「禁區」,打亂雙方在烏南的戰場布局,從而可能影響烏克蘭反攻。

新卡科夫卡水壩被破壞後,洪水淹沒赫松地區的街道,當地的文化之家建築也被洪水侵襲。(Alexey Konovalov/TASS/Handout via路透社

新卡科夫卡水壩6日遇襲潰堤,圖為救難人員7日協助民眾撤離。(安納杜魯新聞社)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08/1911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