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怕了!中共禁止金融行業員工炫富?

—大陸金融業員工不准炫富 泄中共何種恐懼?

近期,中國大陸又颳起了一股禁止金融行業炫富潮,多家券商、銀行都收到通知,不要炫耀高端生活方式。示意圖(Fotolia)

疫情三年以及急速惡化的國際環境,令中國經濟持續低迷。近期,中國大陸又颳起了一股禁止金融行業炫富潮,多家券商、銀行都收到通知,不要炫耀高端生活方式。

當局不願因為網上炫富,刺激窮人,從而導致群體事件,把矛頭指向權貴階層,最終戳破習當局所謂「共同富裕」的假面具,危及中共政權。

專家指出,「共同富裕」是一個騙術和政治宣傳,在當局越來越與自由市場經濟背離的情況下,其最終結果,可能是共同貧窮。

炫富:中共恐懼什麼?

長期以來,在中國券商、投行都是高薪的代名詞。2022年國有金融公司中金公司收入水平最高,員工平均薪酬高達98.3萬元,中信證券和廣發證券緊隨其後,分別為89.37萬和82.97萬。

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中金公司7名高管薪酬總和高達一個億,而14萬多名股東的總分紅是8.7億。

政經學者《旭光時評》主持人鄭旭光表示,中國的金融系統不光是金融企業,還有管理部門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都是拷貝美國華爾街模式,收入法則也相當靠攏。華爾街的收入非常巨大,中國金融業這些人的收入,也高得不可思議。

「在中國內部也有很大的爭議,這些人好像沒幹什麼就掙這麼多錢。當然也有一些是因為壟斷性是造成的。」他說。

去年一月份,中泰證券一分析師曬了11個月工資收入224萬的單子,多個月份的收入均超過了10萬元,引爆了網絡。其後,又有一中金公司員工的妻子在網上高調曬薪炫富,引發公眾極大不滿。

這種收入的不平等,似乎在有意「詆毀」習當局的「共同富裕」運動,2022年正值中共病毒疫情(COVID-19)的衝擊之下,很多中小企業關閉,底層民眾失去收入來源,金融業的高收入刺痛了許多人的神經。

路透社報導說,本月中旬,某大型國有共同基金的員工也向路透社透露,近期公司要求員工不要在社交媒體上傳高檔飲食、衣服或包包的照片,儘量不要引起監管單位注意,避免招惹社會大眾批評。

一家大型中國共有共同基金和一家中型銀行,已指示員工不要炫耀高端生活方式。一名員工表示,該共同基金還要求員工不要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昂貴餐食、衣服或包包的照片,以免招致監管部門的關注或公眾的批評。

網上流傳的一份某金融部門的內部規定說:「工作環境下須穿著得體,不允許開豪華車(100萬元以上)、戴高檔手錶(15萬元以上)、使用高檔包(5萬元以上),以及使用其他不合時宜、奢華定製的物品。」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表示,「現在整個經濟環境不景氣之下,如果你還維持那種奢華的風貌,那當然以目前的政治氛圍不允許,特別是習近平一直在打貪,或是說共同富裕之下,這種就變成是有點政治不正確。」

中國一家知名遊戲公司的副總裁南基峰表示,禁止炫富這件事情早就有了,只要是你跟國有資本打上交道,那你必須低調,就不能再高調了。

他舉例說,2019年,他的一個朋友公司被一家國有資本機構給收購了,他股份套現後從一個普通的屌絲程式設計師,變成了擁有幾千萬資產的人。他肯定會想炫富,就買了一個特斯拉,然後想發朋友圈。這時候國有資本那邊的人就說,千萬不要發朋友圈。

「他們是從老早開始一直在幹這個事,只是說最近媒體可能宣傳的稍微用力了一點,其實這個樣子,我在三四年前,已經經歷過這種事。」

南基峰表示,「其實跟他們掙錢不掙錢沒有關係,只是說上面覺得不要太高調嘛,免得他們就像靶子一樣,讓民眾對他們發泄情緒,怕這樣,所以就是讓他們收斂一點。但錢還是依然在賺。」

大陸富商孟軍表示,最近金融業爆雷的企業特別多,所有的基金,百分之百全部是虧損的,老百姓投一塊錢進去,市值就變成一毛錢。那你想一下,那老百姓的民憤是非常大的。業績不好,那你們還穿著這麼奢侈品啊,那讓這些買基金的人,這些老百姓怎麼看呢?他肯定承受不了的。

「那麼在這種輿論下,我估計可能金融業出來的相關的政策,在這個時期一定要避避風頭,不要過度去刺激老百姓。」他說。

「共同富裕」是中共的一場政治運動

炫富應該說是一個司空見慣的社會心理現象,在西方國家,富豪、明星們擁有豪宅、飛機、遊艇等,沒有人覺得不正常。但在中國大陸,炫富則與中共主導的「共同富裕」運動宣傳不合拍,或者說戳穿了宣傳的假面具,進而會危及到共產政權的合法性。

中國是全球最不平等的主要國家之一,根據官方數據,中國家庭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的可支配收入,是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的十倍以上,城市的可支配收入是農村的兩倍半。瑞信的數據顯示,1%的最富裕人群擁有該國30.6%的財富,遠高於英國、日本和義大利。

在習近平之前,胡溫政府多次警告「發展不平衡」問題。但習近平比他的前任走得更遠,他把經濟上的發展不平等,提升到「共同富裕」這樣的政治高度。習近平說,「實現共同富裕不僅是經濟問題,而且是關係黨的執政基礎的重大政治問題。」

同時,習近平所謂的「共同富裕」,目標不僅是解決不平等問題,還包括對習近平領導地位的認同,以及吹噓中共體制比西方更優越,並排斥西方資本主義所謂的負面因素,包括「金錢至上」、「享樂主義」、「精英思想」等等。

今年年初,中紀委發布《堅決打贏反腐敗鬥爭攻堅戰持久戰》,文章說,「破除『金融精英論』『唯金錢論』『西方看齊論』等錯誤思想」,「糾治行業『潛規則』和不正之風。」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表示,共同富裕是共產黨政權的一個騙人口號,當時胡溫不敢提這樣的口號。「因為這個口號,我們走過毛時代的人就知道,這個口號在毛時代是喊得歡天喜地,但是毛用這個口號,給中國帶來的不是共同富裕,而是共同貧困。」他說。

馮崇義說,這個口號就是它現在整個政權的合法性、正當性受到嚴重質疑,中共要把這個口號提出來去騙人:我們是代表你們利益的,我們是追求共同富裕的,就是這樣一個政治目的,就是用來鞏固政權。

「欺騙本身就是一個政治宣傳,本身跟毛一樣,比如做扶貧,大家都在作假,去給一些特別貧困戶發錢,然後就是達標了,已經脫貧了。然後又重新返貧,中共不理這個東西,製造這些數據,又讓多少人脫貧,所以這是一個騙術,一種宣傳。」他說。

做法上適得其反

2021年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口號,並被寫入「十四五」規劃,儘管中共官方不斷宣傳,但「共同富裕」缺乏一個清晰的政策路線圖,更像一個口號式的政治大餅。

馮崇義說,「中國收入和財富分配的嚴重不均,原因就是按權分配,有權的人、國家幹部或者跟權力勾兌的那些人就會發財,那些跟權力無緣的人,權力越遠的人就越貧困。要說具體什麼措施,那就要改變這種一黨專政的政治制度,這個措施他怎麼能夠做呢?」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中共真的想消除貧富差距,需要解決大學生失業問題,建立一個資金更充足、不與特定地點掛鈎的社會安全網。同時需要減輕金融部門對小企業和家庭的貸款歧視,並停止對農村人口向城市移民的控制、允許農村土地自由轉讓,改變中央和地方的稅收分配。

但迄今為止,習近平只提到了「三次分配」,第三次分配要求富人「參與一些慈善事業,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習近平特別警告不要「陷入福利依賴的陷阱」,還要重點打擊非法高收入、反壟斷措施等等。

這被解讀為「殺富濟貧」,迫使私營部門承擔中國收入分配再平衡的主要調整成本,倡導共同富裕有可能破壞中國經濟的活力。

鄭旭光表示,習當局是要跟常識作對,他要轉移矛盾,殺富濟貧,他就搞政治。你窮不是因為你窮,是因為別人太富了,把他們錢供給你,你就不窮了,這就是煽動人們的這種最悲烈的嫉妒心。

在疫情三年期間,當局嚴苛的清零政策,是導致人們返貧的一個重要原因。打擊目標也指向了在疫情期間財富增加的私人企業,如教輔行業與網際網路公司。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表示,習當局的共同富裕效果非常有限,只是打壓了那些所謂的既得利益者,但沒辦法為中下階層創造出新的獲利模式。

「看不出有共同富裕的跡象,反而看到打了一個中美貿易大戰,以及全世界供應鏈逼著跟你脫鉤。這就有點奇怪,如果要共同富裕的話,應該還是要辦法把蛋糕擴大,但中共沒有這樣做,而是在分配蛋糕同時,反而讓這個蛋糕縮小,那這樣要達成共同富裕的目標越來越不容易。」

黃世聰表示,「問題是幾年下來,沒讓民眾感覺到真的什麼共同富裕狀態,只能夠做一些很表面的東西,譬如說去扶植一些貧困的農村,然後政府的預算砸下去,看起來好像發展的起來。或者是說命令那些所謂高資產的人士你不要炫富,讓整個社會看起來比較平均一點點。」

中共共同富裕最終結果可能是共同貧窮

1950年代毛澤東首次提出的「共同富裕」,實際上的做法,就是對傳統中國社會的農業、工業和商業改造,強行剝奪民眾的私人財產,進行國有化。中共政府現在對民營企業的整頓和打擊,也是以促進「共同富裕」之名而展開的,包括教輔、電子遊戲、娛樂、網際網路科技等等行業。

馮崇義分析說,人類真正走向共同富裕,是17世紀從英國資本主義開始,當時是建立兩個基礎制度,一個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制度,一個是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兩者相輔相成,讓社會很快實現了工業化,提升整個人類的財富。

「如果是腳踏實地的建立資本主義制度、自由民主制度,走這條路都會富裕,如日本、香港、台灣、澳大利亞。」馮崇義說,「但是如果走社會主義道路,馬克思主義、列寧或毛澤東思想,想在(社會主義)這條路裝神弄鬼,那就像毛時代的中國那麼極端貧困。」

馮崇義認為,社會主義的經濟政策都會陷入貧困,製造大饑荒。中國國情這三四十年,之所以那麼多人脫貧,那是因為蘇聯東歐崩潰之後,它為了維持政權,放開市場搞資本主義,哪怕是半拉子的半資本主義,也會讓很多人脫貧,讓很多人相對的富裕起來。

他表示,但是中共現在倒回去,共同富裕完全是撒謊。如果真正能夠實現富裕,就要腳踏實地的建立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自由民主制度,就可以像現在的世界已開發國家一樣,走向富裕的路。

馮崇義說,但中共極權對整個經濟造成巨大破壞,最典型的就是對民間私人企業、各行業的大規模的掃蕩,造成大規模的破產失業,還有公司工人降薪。他不僅是消滅這些老闆、管理層的財富,也讓受薪階級跟著受損,就是整個他們薪資不但沒有提高,而且是降薪,或者是失業。

「中國真正說要能夠共同富裕,那就要打破權力壟斷,對國企全面的改革,實現土地制度私有化。但(中共)做的完全相反的,把國企做大做強,對這個私企還有外企進行越來越大力度的打擊,那麼就會製造貧困,消滅財富,使中國走向像毛一樣的共同貧困的道路。」他說。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9/192081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