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夏荷:不願再做中共「錦衣衛」——眾多警察退黨記

作者:

2022年10月2日,上千名紐約法輪功學員冒著風雨,在布碌侖華人社區舉行大遊行,聲援四億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張靜怡/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我曾經是一名警察,現在已經退休。每當提到我的職業,我一點也感受不到自豪。因為在中共國警察就是中共的錦衣衛,不是用來服務人民的,而是用來維穩、逮捕異議人士的!從反送中期間黑警打香港人,向香港人開槍,到白紙革命期間黑警幫中共抓捕示威者就能看出來。中共只會說美國警察暴力執法,卻從不照照自己。故今日正式宣布退黨!」——邵華

「作為一個警察,幾年來親眼看到和聽到大量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我對中共惡黨的本質越來越清醒。為此,我宣布退出中共邪教,並且緊急呼籲所有警察和我一樣宣布退出中共惡黨,為了我們自己和所有善良的人,我們再也不要助紂為虐了。也請你們告訴你們的同事和家人,告訴他們選擇好自己的未來。謝謝」——呂萍

軍人、武警、刑警、交警、特警和公檢法人員,他們中很多人是抱著為人民服務和報效祖國的崇高理想參軍、考警校、考法律的,工作後卻產生很大的心理落差和強烈的幻滅感。良知尚存者忍無可忍,紛紛三退、棄暗投明。槍桿子越來越不靈了。

「我錯誤地估計了共產黨的真正宗旨,我錯誤地以為殺害維吾爾人是為了維護大多數人民的利益」——新疆公安廳某副廳長退黨

「我幾十年前入黨的時候,是真誠的。當年我意氣風發,一心想著為共產主義理想奮鬥終生,為祖國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為中國人民服務,為黨盡忠。30多年的工作我兢兢業業,鞠躬盡瘁。我的一切都交給了黨、交給了人民。但卻在我的前進路上受到了無數的打壓和誣衊。雖然最後都僥倖脫身,但是夢魘的感覺依然縈繞在胸。

我為人民著想有什麼錯?我為國家前途命運著想有什麼錯?我與貪官污吏作鬥爭有什麼錯?我為黨的大局和長遠考慮有什麼錯?

但是,我錯了。我一開始就錯了。我錯把梁州當汴州,我錯誤地估計了共產黨的真正宗旨,我錯誤地認識了共產黨集體的貪婪、無恥、卑鄙、殘暴;我錯誤地以為共產主義真的是能夠實現的社會理想;我錯誤地以為6.4事件是對反動階級的鬥爭;我錯誤地以為殺害維吾爾人是為了維護大多數人民的利益;我錯誤地認為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無產階級對封建迷信、對反政府、反國家、反社會、反人類的邪教組織的重大勝利。

我真的錯了,我一開始就錯了。但是我絕不能將錯就錯,一錯再錯,錯上加錯。

錯而改之,善莫大焉。我懷著無比悲壯的心情做了這個決定。騎虎難下的我有著太多的負累,我將妻兒送到英國生活的時候我知道這是生離死別。我知道這些對我畢恭畢敬的下屬馬上就會露出猙獰的面目覬覦我的職位,我知道那些平日裡稱兄道弟的狐朋狗友馬上就會人走茶涼、對我避之而不及,我知道很多麻木的陌生人會因此嘲笑我自作孽、燒包,我知道那些妒忌我的人會拍著巴掌慶祝我的「報應」。我一切都想到了,因為我已經都認清了。

我悲哀,但是我不難過,因為眾人皆醉我獨醒。」

「看到勞教所關押起良家婦女來了,我對中共徹底絕望了」——瀋陽司法局局長、黨委書記、中共瀋陽市委紀檢委員和瀋陽市委政法委員韓廣生退黨

「本人於1980年3月5日加入中國共產黨,曾經忠心耿耿地效力於中共。但越來越多的事實使我深刻地同時也非常痛苦地認識到,中共絕不是一個像它口口聲聲高喊的那樣以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的政黨,而是以中共一黨極權高於一切的,專制殘暴,腐敗透頂,極其虛偽又極其虛弱的既得利益集團。這樣一個黨已經與本人的理想和信念水火不容了。因此本人鄭重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

一心想「執政為民」的韓廣生任職瀋陽市警局分局長僅一年,得到的最大感受卻是「警匪勾結」。「我的作戰對象,表面上看是黑社會和犯罪份子,等打一打看,哦,和自己內部的人打,甚至和自己上級打」,「抓了個犯罪的,來說情的有市人大的、市委組織部的、省公安廳的…」

對於89年六四屠城,他心有餘悸:「我也就是早畢業了幾年,不然我也許就是那個坦克輪子下面的人。」1999年底,韓廣生被命令建造一所專門關押女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看到勞教所關押起良家婦女來了,我對中共徹底絕望了。」

原天津市警局」610」辦公室官員、一級警司郝鳳軍說:「我曾經在中國大陸天津市警局610辦公室工作……我鄭重宣布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這些組織從現在起與我沒有任何關係,退個一清二楚。因為我曾經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對中共有很高的期望,但事實上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它現在在中國大陸所實施的是黑暗的統治,是沒有人權的制度,所以在此我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黨及其所有組織。」

法官趙文勇在退黨聲明中說:「我是浙江省某縣法院的一名法官,見識了很多冤案錯案和不公事件,讓我憤憤不平。當初加入中國共產黨本來想為人民謀幸福,結果中共邪惡腐敗的體制讓我大失所望。我在此鄭重聲明,退出這邪靈附體道德敗壞的中國共產黨。」

中共凌駕於法律和國家之上,其殘暴、貪腐激怒血性軍人,不再做中共黨衛軍

一位中國軍人在退黨聲明中寫到:部隊是一個受到中共嚴控的地方,「黨永遠指揮槍,」把黨完全凌駕於國家之上,在這種環境中,軍人就是機器,一個被中共操縱的殺人機器。沒有任何民主、人權、自由,為擺脫心靈控制,在此宣布退出共產黨。

退役軍人「清華」表示:他年輕時在部隊入了黨懷著滿腔熱血與抱負。自從八九年六四在北京親眼目睹了共產黨向學生、向老百姓開槍後,血腥的場面讓他驚醒、讓他憤怒;如今共產黨已腐敗到了極點,對共產黨我再也不相信。

今天共產黨又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尤其是共產黨活摘人體器官的野蠻行為,讓他看到了共產黨的殘暴、殘忍。「我願意扛火箭炮,衝進中南海,用寶貴生命,為國除害。」

老軍人袁吉安說:「我是海後部隊的,今年81歲,上校級別。通過我的切身經歷,深刻認識到了中共的腐敗,特別是部隊的腐敗和中共高層的腐敗,窮奢極欲,賣官鬻爵,說一套,做一套,造成現在社會風氣的敗壞。我深刻認識到中共對我國人民的欺騙、剝削和迫害。在大法弟子的幫助下,我認識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抹黑。我自願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

北京的景才俊說,他家族祖輩的家產、田地等私人財產,在1949年都被中共剝奪,家族有40多人飽受中共迫害,升學、提乾等都與他家族無緣。

他說曾在中共野戰部隊服役過。1999年,部隊要求他們參加抹黑法輪功的培訓教育,以法輪功為敵人進行作戰訓練。

「我了解中共殺人的歷史,了解中共栽贓法輪功的事。我要退出自己曾經加入的中共少先隊、共青團邪惡組織。」

國強退黨聲明說:「我打過越戰,從1995年就沒在交過黨費,早已退出了。現在越戰老兵被監控的很厲害,打壓我們。它做惡多端。我從心中與它劃清界限,袪除毒誓」

張有良退黨說:「我是在中共黨文化教育下長大的。我現在認識到:共產黨的教育,不但沒把這個社會搞的越來越好,反而搞的越來越差,道德世風日下、唯利是圖,什麼壞事都出現了。說是依法治國,可(共產黨)公開破壞法律的案件屢屢出現。

尤其是針對信仰自由的善良民眾的公開迫害,讓我認清了它的邪惡之處。因此我嚴正聲明:我要拒絕邪惡,絕不與它為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及其一切組織,支援法輪功和修煉的人,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中共惡黨就是最大黑惡勢力,迫害好人的一定是邪惡的」——警察覺醒不做共党家奴

中國貴州公安部門的老黨員家俐表示,幾十年的痛苦經歷告訴他,作為良知尚未泯滅的人,不能繼續在共產黨邪惡淫威下苟活害人了。他鄭重聲明退出這「萬惡的共產黨」,還靈魂以清白,徹底決裂。

黑龍江省女警察張曉梅在「三退」聲明中說,她接觸過幾個法輪功學員,個個都那麼善良,而她接觸的領導和政府官員都那麼唯利是圖。中共的「掃黑」實際是共產惡黨的流氓文化,把好人培養壞,把壞人培養得更壞。不是政匪一家、警匪一家,哪有黑惡勢力!中共惡黨就是最大的黑惡勢力。迫害好人的一定是邪惡的。所以,中共惡黨不除,人民不會安居樂業。我退出邪惡中共黨、團、隊組織。」

老公安陳甬力說:「我小時和少年生活艱難,後來為了一口飯吃而加入中共控制的公安隊伍,也受』隨大流『、』入黨才能進步『等思想影響而加入中共,當時對中共沒有清楚的認識,沒好感,也沒惡感。但是隨著在外讀過書的兒子影響,對中共有了清醒的認識,逐漸意識到中國共產黨是對中國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邪教。

由於中共的網路封鎖,最近想盡一切辦法才能繞過封鎖來到三退網站表達自己的心聲。當下中共對民眾的迫害日益加劇,對黨內的迫害也是如此,所以只能使用化名,故在此說明。本人鄭重聲明:現正式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團、隊。」

大連公安幹警王明理表示:幾十年看到中共邪教殺害平民百姓。殘害平和的法輪功修煉人,心中萬分難過。決定退出中共邪惡黨。

法警「新生」說:我是一名檢察院警官。武漢肺炎在肆虐,中共草菅人命的謊言使我認清了其邪惡本質。我現在明白了:法輪功都是好人。我自願退出中共黨團隊。」

警察「學歷」在聲明中寫道,他是派出所民警,開始時也跟著迫害過法輪功學員。可後來看到政府機構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而且是極其殘忍地對待他們。他看不下去,可又無能為力,就泡病號不去上班,後來乾脆辦了病退。

「今天聽了大法弟子給我講了大法真相,我徹底明白了,是江澤民魔頭和邪黨乾的這場泯滅人性的大惡事,原來中共邪黨的根就是魔鬼撒旦,反天、反地、反神佛、反人性。中國人都被邪黨給欺騙了,我堅決退出邪黨的黨、團、隊一切邪惡組織。」

還有整個派出所或更大範圍警察集體三退的。2015年,就曾有一名東北大法弟子在不到兩小時內用電話給104名警察三退了,其中98人是黨員。警察們一一向大法弟子自報姓名,一一起化名退掉。他們應該是早已知真相,想退卻不知咋退的。

人心,攔得住嗎?

共產黨的每個成員都三退了,共產黨集團還存在嗎?

「我相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一定是在共產黨倒台之後」——政法官員退黨

化名「簡單就好」說:「我是一名大陸政法系統的公務員,每周要定期接受「黨文化」洗腦,政治學習等等。但是大家都知道這些都是騙人的,為了工作、生活和家人而違心的聽命於它,其實沒多少人真信共產主義。其本質與土匪流氓無異。

它破除了人們的信仰,敗壞了人們的道德,導致一切行業都向錢看。就連法律也是權力人士的保護傘,落馬的也只是權力鬥爭的犧牲品,法律已經失去了其原有的意義。

尤其是在這場疫情期間,身邊的朋友有無私奉獻的一線醫護人員,有支援抗疫的志願者們,但是他們中有人就因為在微信群里轉發了一條真實的信息就被封號、被限制使用微信、被單位教育。當今的社會已病入膏肓,說真話的會被打壓、被迫害,說假話的反而大行其道,升官發財。

在中國的近代史上中國共產黨發起很多運動,很多無辜的生命逝去,我相信這些罪惡總有一天會清算,總有一天所有的中國人都會看清它的邪惡本質。共產黨的「假惡鬥」本質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我相信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一定是在共產黨倒台之後,沒有共產黨的日子一定會更加美好,我們都期待著這一天早日到來。

今天我鄭重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的一切組織(黨團隊),不再受邪黨的干擾和影響,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並祝願所有的中國人能早日覺醒,平安渡過劫難。」

三退是每個人的救命符和使命紐約政要褒獎並設立「退黨日」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倡議把7月1日這天定為「退黨日」,把7月定為「退黨月」,推動更多中國人認識中共本質,並退出這個反人類的組織。

「七.一退黨日」前夕,紐約納蘇縣立法機構褒獎退黨中心,把6月28日定為「退黨運動日」。

紐約州議會眾議員傑瑞特‧甘道夫(Jarett C. Gandolfo)頒發褒獎令,表彰「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褒獎令上說:「在過去的18年裡,數十萬志願者在中國和海外傳播著《九評共產黨》,幫助中國人民退出中國共產黨。這場運動已經到達了一個偉大的里程碑——四億多中國人退出了中國共產黨」。

「它是人類文明中最和平、最重要的倡議之一,幫助中國人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並且幫助全世界人民了解共產主義的罪惡本質」。

「年輕人加入(黨團隊)宣誓時,不是對中國這個國家宣誓,而是對中國共產黨宣誓效忠。」

「中國人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經歷了幾十年的精神控制、洗腦和恐怖」。

「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中國共產黨對世界的巨大威脅,國際社會已經意識到制止共產中國暴政,以及終結中國共產黨對全球威脅的重要性」。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稿)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08/192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