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牽手門」真相大白:那個隱身的女人呢

—閒時花開;「牽手門」真相大白:我最擔心那個隱身的女人

成都「牽手門」的真相大白:

絕對不是什麼為了滿足攝影師的要求,男領導和女下屬臨時起意,故作牽手,成人之美的「善舉」。

也絕非醜聞爆發後,那些小道消息所說的,男領導早就和髮妻離婚分居,和女下屬是郎才女貌,真心相待,清白之愛。

7月7日晚,男領導和女下屬的東家——中國石油北京項目管理公司,在「牽手門」發生一個月後,公布調查結論:

男主胡繼勇違反生活紀律,在婚姻存續期間與董某某存在生活作風問題;

違反廉潔紀律,改變公務行程,藉機旅遊;

暫未發現兩個人有其他違法違紀情況……

經公司黨委研究決定,給予胡繼勇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根據公司員工違規行為處理規定,與董某某解除勞動合同……

這不禁讓人想起,當初入職中國石油時,女主董思槿在社交平台上的那波秀:

「以後就是4點半下班的人啦。」

看來,死得快的,不僅是秀恩愛,還有秀優越感。

因為一次高調牽手,胡董事長丟了黨政職務,董小姐丟了國企飯碗,虧不虧?

有些網友覺得有點虧:

「體制內外搞婚外情的何其多!他倆不過是恰好被街拍曝光了!」

但,很多網友覺得不虧:

「NO zuo no die!雖然董小姐入職短,暫時沒有查出倆人有啥權色交易,但因為體制內有不少這樣的姦情,慢慢演化成職場不公,最後把那些靠能力和努力,不靠身體和捷徑的優秀者,逼得無路可走。」

作為寫人性和情感的作者,我更想說的兩點是:

第一,槍打出頭鳥。

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姦情滋生,無論是體制內外。

這是人性很難克服的弱點。

哪怕頭頂懸有「紀律懲戒」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哪怕冒著「用上半身體面,對賭下半身欲望」的兇險。

但,很多婚外情雖然難逃暴露的宿命,但絕對不會像成都「牽手門」的胡董事長和董小姐這麼高調。

套用歷史學家的話說:

事情本身沒有那麼重要,但事情發生的時間節點,很重要。

在經濟萎靡、人心惶惶、輿情苛責、人們在匱乏安全感中趨向傳統的當下,有身份和權力加持的高調婚外情,就是找死。

其次,髮妻很難當。

因為我常寫情感,又關注婚外情,便對所有情事中「隱身的第三方」,格外關注:

那個沒有機會發聲的人,關乎真相的內核,也是事件的關鍵。

在成都「牽手門」事件中,當胡董事長牽著董小姐手的照片,鋪天蓋地般席捲全網,身為「隱身第三者」的髮妻,作何感想?

是被「全世界都知道了老公和小三的姦情,只有我還相信愛情」的荒誕感擊中?

還是被「太好了,臭男人和浪小三終於遭報應了」的報復感狂喜?

如今,50+的胡董事長晚節不保,被開除黨政職務,徹底斷送事業前途,髮妻又該作何選擇?

是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舊情難忘中,收留回家的男人,還是在「你不仁在先,我不義氣在後」的乾脆利索中,果斷和男人離婚?

我們不得而知。

我們唯一能確定的是:

當丈夫以猝不及防的性醜聞,把一個家庭拽入深淵,本是受害者的妻子,還要在人言可畏和極度恥感中,陷入左右兩難。

就像這兩天鬧得沸沸揚揚的「武漢男子足浴店興奮過度死亡」事件。

29歲的嚴先生,原本有個幸福的家庭:

和老婆是新婚夫妻,孩子剛滿半歲,妻子還處於哺乳期。

結果,6月初的早晨5點27分,嚴先生一大早就跑到足浴店洗腳,併購買了329元的服務。

5點43分,女技師進入嚴先生的房間。

半個小時後,女技師離開,嚴先生再也沒有走出來。

他死了。

赤身裸體地死在了足浴店裡。

家人到達現場後,發現嚴先生所在的房間裡,有不少用過的衛生紙。

而知情人士透露,嚴先生去的那家足浴店,存在性交易的涉黃服務。

也就是說,這樁意外死亡的背後,是剛當了爸爸的嚴先生,極有可能是一大早跑去買春,結果因性奮過頭,誘發心梗,一絲不掛地死在女技師的手法下。

涉黃的足浴店自知理虧,也害怕事情鬧大,願意賠付50萬。

嚴先生的父母不同意,理由是孫女才6個月,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失去了兒子,還要養孫女,50萬根本不夠。

而我看到這個新聞時,第一反應是:

嚴先生的新婚妻子,要怎麼活?

那個結婚不久、對愛情和婚姻懷著憧憬的女子,那個剛生完孩子、還處在哺乳期的媽媽,那個信賴丈夫、凌晨5點多允許他撒謊出門的妻子,那個隱身於性醜聞、不被看見的第三方,要如何承受這裹挾著震驚與羞恥的劇痛,又將如何向終會長大的女兒解釋丈夫的這場死亡?

這才是所有背叛故事裡,最痛的地方:

那個原本沒有做錯什麼的妻子,卻要在丈夫的性醜聞里,一次次淪為無處可逃的受害者。

在過往漫長的歲月里,每當我寫婚外情和買春事件時,總會在後台收到這樣的留言:

「多大點兒事兒啊!」

言外之意,婚外情不過是司空見慣的遊戲,買春不過是飲食男女的需求。

但,如果你見過那些性醜聞事件中隱身的第三方,比如胡董事長的髮妻,比如嚴先生的妻子,比如被小三逼宮的隔壁老王的老婆,你就會明白:

婚姻之所以是一場嚴格的紀律,是因為每場違規,都會給無辜的伴侶帶來致命的傷害,都會給成年或未成年的孩子帶來終生的恥感,都會改變一個原本靜好或風雨飄搖的家庭走向。

要讓違約者感到疼,不是快意恩仇的報復,而是保護無辜的配偶,守望孩子的心靈。

婚外情和婚外性,都沒有什麼書寫的價值。

但為弱者和良者的吶喊,對關係和家庭的守候,永遠都有意義。

要知道,越是艱難的時候,越是恐慌的歲月,愛和家的意義就越重要。

就像一個認識20年的老朋友,在做完癌症手術後,給我寫下的這段話:

「我生而平凡,此生也遭遇諸多不測,唯一感到治癒的是,家人都很好。

爺爺慣著奶奶,奶奶也護著爺爺,爸爸寵著媽媽,媽媽也在意爸爸。

我找到了一個志趣相投的老公,又生了兩個健康的孩子。

我不會向命運投降,更不會主動死亡,我要向死而生,珍惜每天,好好活著。」

是的。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閒時花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09/1924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