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教師:兒童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受害群體

前中國大陸遼寧省瀋陽市小學教師郭松,於7月15日在紐西蘭奧克蘭舉辦的紀念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24周年的集會上,講述了她作為一名中共體制內的普通小學教師,親自見證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子女和家庭的迫害,以及中共如何是把教育系統淪為迫害法輪功的工具的。

2023年7月15日,前大陸教師郭松在紐西蘭紀念法輪功修煉者反迫害24周年集會上發言。(袁宏/大紀元

前中國大陸遼寧省瀋陽市小學教師郭松,於7月15日在紐西蘭奧克蘭舉辦的紀念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24周年的集會上,講述了她作為一名中共體制內的普通小學教師,親自見證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子女和家庭的迫害,以及中共如何是把教育系統淪為迫害法輪功的工具的。

郭松因為給被瀋陽公安酷刑折磨和非法關押的弟弟郭泓請律師及上訪,今年5月7日在開車的路上被警察強行綁架。她被關了24個小時,之後遭受被扒光衣服和銬在鐵椅子上長時間審訊等迫害。放出來後,她以最快的速度在當月逃到了紐西蘭。

以下是郭松在奧克蘭集會上發言的全文:

我叫郭松,在中國大陸因為給被非法關押的弟弟上訪而遭到警察非法拘捕,為躲避迫害剛剛在兩個月前逃出中共魔掌。

我雖然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在全球呼籲停止中共迫害法輪功24年之際,我想講述我親自接觸到的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以及迫害如何造成他們家庭分裂,孩子失去母親。以我的親身見證,揭露中共這場殘酷的迫害給無數家庭帶來的傷痛,特別是對他們年幼子女的傷害。希望能夠喚醒人們的良知,共同抵制這場對無數善良人的無辜迫害。

我是一名中共體制內的普通小學教師,有著32年的教齡。我從師範畢業被分配到瀋陽的一所小學擔任班主任工作,教授學生的語文和數學。我熱愛這個工作,每天看到學生們一雙雙天真無邪的眼睛,親切地向我問好,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

可是這種幸福感被突然突如其來的一件事兒深深地刺痛了。大約是在2000年的一天,我們班一名女同學跑進教室撲到我懷裡大聲的哭泣,邊哭邊說:「我要媽媽!我要媽媽!」從她的哭訴中,我得知她的媽媽被警察抓走了。她哭著說:「我聽到警察和我爸說:媽媽在煉什麼功不讓煉!就把媽媽抓走了。」

8歲女孩母親被抓父親被警察要求離婚

當天放學下班我就去了女生家裡家訪。我見到了孩子的爸爸、爺爺和奶奶,從他們口中得知孩子的媽媽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抓走。

她奶奶說:「這些警察興師動眾到家裡抓人,左鄰右舍現在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們家。背地裡都議論我們。可憐我的小孫女兒變成一個沒媽媽的孩子了,以後讓我們怎麼做人啊?」

聽了這話大家都在默默流淚,這時在邊上抽菸一直默不作聲的爸爸開口說:「郭老師,我也想好了,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不被嘲笑,不被在背地裡指指點點,公安說了讓我和她媽離婚,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

我非常震驚:就因為煉個功,就得離婚?就得被坐牢?就得骨肉分離?!

第二天我找到在公安系統里工作的熟人去打聽,看看能不能把人救回來再說。當時我心裡想得很簡單,我想:我認識的朋友有在公安系統工作的,找他們說說好話把人放出來得了。一個女人又不能殺人、又不能放火的,就煉個什麼功還能怎樣有多大的社會危害呢?

未曾想到的是,我得到的答案是不可能的。他們告訴我說:現在國家定性法輪功是X教,誰煉這個法輪功就抓誰,就得坐牢。

同班小男生母親被抓不知下落

難以置信的是,在我這個二年級的班中,還有一個男孩的媽媽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抓走了,那是我在以後的家訪中得知的。這個孩子的媽媽被關在哪裡、人怎麼樣,家屬一概不知道。他們哄騙年幼的孩子說他的媽媽到外地出差工作去了,一時間回不來。

我所在的學校領導卻在這時要求我時刻監控這兩個孩子的動向、言論和行為,有新情況馬上向學校領導匯報。我記得當時我還回懟領導說:「一個小孩子他懂什麼?他們是無辜的。」

同樣身為一個母親,我發現自己難以面對這兩個失去母親疼愛的孩子,他們才只有七八歲的年齡。從那天開始我不但沒有用歧視的眼光看待他們,反而在班級里我經常表揚和鼓勵他們!表揚他們作業寫得好,學習進步了,我更加關心他們的生活,告訴他們有什麼困難和想法就和老師講,我一定會幫助他們的!我之所以這樣做,我就想讓孩子幼小的心靈里少一些孤獨,少一些冷漠和黑暗。

小女生的媽媽被關到了我們瀋陽市郊區的馬三家女子教養院,從此杳無音信。女孩下課的時候會找我說:「郭老師,我想媽媽了,我做夢都夢到媽媽了。」而那個男孩子呢,他並不知道她媽媽被警察抓走了,家長就是告訴她媽到外地工作了,所以他總天真地跟我說:「郭老師,我媽媽怎麼還不回來呢,她什麼時候工作結束啊,我特別特別想我的媽媽。」而這時我總是告訴他們:「記住你們的媽媽是好人,是善良誠實的人,她們是最愛你們的。」

女孩媽媽在馬三家遭受酷刑堅定信仰

兩年多以後的一個下午,我見到了那個女生的媽媽。因為家裡人不讓她回家,她只能到學校探望孩子。女孩的媽媽看起來弱不禁風,很黑很瘦,但臉上帶著善良的微笑。從她的口中得知她剛剛被從馬三家教養院釋放回來,孩子的父親已經跟她離婚了。她想回家看望孩子,但是爸爸、爺爺、奶奶都不同意,不讓她見孩子;並且爸爸很激動,還打了媽媽,說是她害了全家!害了孩子!讓她永遠也不要回來……

我還問起關於在馬三家女子教養院的事情。我問她被關在裡邊,他們都對學法輪功的人都做了什麼?她說公安逼迫法輪功學員罵李洪志師父,說法輪功不好的話,使用各種手段強迫他們放棄煉功,寫「悔罪書」。如果不說、不寫,輕的就不給飯吃、不給水喝,讓她們長時間勞動,從早上6點到半夜12點都不讓休息,一直幹活。法輪功學員如果回嘴的話,就會遭受殘忍的酷刑和毒打。

她描述說,警察把法輪功學員綁在一個大字形的木板上,板上有個洞,在洞的下邊放個桶拉屎撒尿,把人綁在上面不讓下來,用不了幾天就不行了。

我問她是否還在繼續煉法輪功。她很堅定告訴我:「我有我的信仰,誰也改變不了!」從和她的交談中我看到了她做人的真誠和正直和心底里的那份善良。她是一個做正事兒、骨子裡不屈不撓、堅強的人!我怎麼也不能和學校領導開大會口中說的、電視電影裡講的污衊內容劃上等號啊!

關於馬三家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更多的迫害案例,我從一位認識的大姐那裡聽到了更多。這位大姐叫劉華,她是因為上訪被關進了馬三家女子教養院。她告訴我,當時在馬三家女子教養院關押的六百多人中,法輪功學員就有二百多人,維權上訪的四十多人。除了高強度的勞動和挨餓打罵外,警察動輒就用電棍打人,甚至用電棍捅女人的下體,讓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後來劉華大姐把在教養院被迫害的事實記錄下來,纏成紙捲兒藏著被釋放人員的下體裡一卷一卷、一個一個人的,把中共的罪惡證據帶了出來。劉華大姐被釋放之後,把這些罪證整理出來。2013年出版《小鬼頭上的女人》一書震驚了中外。

中共把污衊法輪功的內容編寫進小學教材

我在學校里不只是親眼看到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無辜的孩子的迫害,每天還要面對如何向班裡其他無辜的孩子講清法輪功的問題。中共把污衊法輪功的內容編寫進小學的教材中,逼迫老師都要講假話,為中共邪黨毒害孩子。我雖然當時還不太了解法輪功,遇到這些內容的時候,我要麼選擇跳過去不講,要麼告訴孩子:有信仰是件好事,有信仰的人是好人。我慶幸自己教的都是小學生,如果在中學課堂里講這些,很可能會被學生舉報。

我有個朋友的爸爸媽媽都是修煉法輪功的。他親口和我們說過,自從他的爸媽被抓走以後時至今日,他再也沒有見過他的爸爸媽媽,沒有聽到過一點音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他成了名不正言不順的孤兒。

我講出的僅僅是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冰山一角,有多少無辜的孩子成了失去父母的孤兒?有多少夫妻和家庭被拆散?就像我班裡的那兩個母親們被關押的幼小的孩子有多少?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在這場持續了24年的迫害中被迫害至死、被活摘器官、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我們未能得知,因為中共一直在封閉真相、掩蓋罪惡,但是這場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跟我們每個人都有關聯,我們每個人都有良知把自己知道的真相講出來。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手段用在普通百姓身上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所使用的酷刑和鎮壓手段也全部用在普通老百姓的身上。我的弟弟郭泓是原瀋陽市信訪局的一個處級幹部,就是因為秉持做人的誠實正直,不容忍上億元維穩資金被前瀋陽信訪局長陳國強(已出逃)貪污,在2015年對其實名舉報後,被與信訪局長有利益關係的時任瀋陽警局長打擊報復、刑訊逼供、陰謀陷害至今仍被關押在看守所。而我因為和我們家聘請的律師一起為家人喊冤控告,也被瀋陽市警局抓到了黑監獄。

通過我們家的遭遇以及我在中國大陸的所見所聞,我深刻的領悟到:現在的中國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宗教信仰自由、沒有法治、沒有人權(的地方),是一個共產黨獨裁專制的地方,我要曝光它們的罪行,讓全世界都看清楚,中共獨裁專制的本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21/1930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