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鄉村地方債雷人? 陸70萬個村莊共欠9000億人民幣

大陸地方政府債務風險成為官方大陸管控風險領域之一,同時「小村大債」也已成為不容忽視問題。據大陸農業農村部抽樣調查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在全大陸70萬個行政村中,村級債務總額已達到9000億元(人民幣,下同),村級組織平均負債達130萬元,來源包含過去農業稅因素,也有部分形式主義下的無益建設。

大陸鄉村也不乏地方債風險,統計70萬個村莊就欠了高達9000億人民幣之多,成為經濟發展與鄉村振興的「攔路虎」。(示意圖/中新社)

大陸地方政府債務風險成為官方大陸管控風險領域之一,同時「小村大債」也已成為不容忽視問題。據大陸農業農村部抽樣調查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在全大陸70萬個行政村中,村級債務總額已達到9000億元(人民幣,下同),村級組織平均負債達130萬元,來源包含過去農業稅因素,也有部分形式主義下的無益建設。

據《中國新聞周刊》引述幾位近年到多地村莊調研的專家表示,大陸村級債務分布範圍極廣,無論從南到北或發展程度,幾乎都有村級債務。其中負債最嚴重的村莊,只有一兩千人,負債卻高達幾千萬。他們指出,「小村大債」已經是大陸實施鄉村振興的「攔路虎」,抑制村級債務增長迫在眉睫。

大陸部某省份的一位村副書記周向前(化名)表示,在村子裡工作接近15年。在該村超過200萬元的債務中,有幾十萬元是舊債,是1990年代至2006年全面取消農業稅期間村集體形成的債務。這被學界稱為「傳統村級債務」或「舊村級債務」。

周向前說,原來農業稅費任務重,不少農戶無法上繳稅費,只能是村集體為農戶墊付稅費,借款完成稅費上繳任務。幾十年來有些農戶錢還了,有些到現在沒有還上,因此債務延續至今。

但在周向前所在的村子,債務更多還是來自2006年全面取消農業稅後形成的新村級債務。華南理工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黃岩表示,取消農業稅後,國家公共財政資源是以項目制為主要形式向農村輸送。同時,往往要求地方提供30至60%不等的配套資金,但很多村子沒有能力籌集,只能採取借債、欠款,因而形成村級債務。

以周向前所在的村子為例,從2006年到2018年陸續實施了通村公路硬化項目,總投資額600萬元左右。總體計算下來,項目約有一半資金是村里自行配套籌措,因此形成了一定的村級債務。

武漢大學社會學院教授、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呂德文也說,在調研中發現,一些歷史上是「好村」的村莊,後來反而變差,是因為承擔地方示範任務,包括美麗鄉村建設、旅遊開發、人居環境整治等,推進政策硬性要求的建設專案中,有很多不太必要,導致一些債務比較龐大的村子,都是因形式主義工程欠了債。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中時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04/194966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