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因公嫖娼」圖片上社媒 訪民要求壓縮維穩費

視頻發上抖音後,劉紅霞接到一通恐嚇電話,一名男子在電話中恐嚇要給劉紅霞好看!劉紅霞說,「因公嫖娼」圖片,在網上流傳已一段時間。據稱,照片中男主角是溫州一街道副主任,他奉命到北京截訪,期間因嫖娼被抓而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其家屬提出邱是「因公嫖娼」,要政府負責。「因公嫖娼」,因此成了一個嘲諷新詞。

鄭州公民劉紅霞將一張「因公嫖娼」圖片加上訪民的聯名製作成視頻發上抖音,請求中共壓縮維穩經費,卻意外接到恐嚇電話。(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近日,鄭州公民劉紅霞將一張「因公嫖娼」圖片加上訪民的聯名,製作成視頻發上抖音,藉該事件向中共提出壓縮維穩經費要求。

視頻發上抖音後,劉紅霞接到一通恐嚇電話,一名男子在電話中恐嚇要給劉紅霞好看!

劉紅霞說,「因公嫖娼」圖片,在網上流傳已一段時間。據稱,照片中男主角是溫州一街道副主任,他奉命到北京截訪,期間因嫖娼被抓而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其家屬提出邱是「因公嫖娼」,要政府負責。「因公嫖娼」,因此成了一個嘲諷新詞。

中共維穩經費多年超過軍費開支,已經是公開的事實,維權訪民們都認為不正常。最近劉紅霞將該圖片加上48名看過此圖片的公民的聯名製作成視頻,用意是請求中共能壓縮維穩經費,不要總是派這些人到北京吃喝玩樂後,再用暴力抓訪民回地方。

劉紅霞接到恐嚇電話

9月15日,劉紅霞將製作的視頻發到抖音,16日上午,她接到一通陌生男子的電話(15265821376),該男子稱「因公嫖娼」圖片影響到他的利益,要劉紅霞等著好看。劉紅霞問:「照片裡的人是你嗎?」男子答:「不是,不是,干我個屁兒,你等著!」

劉紅霞對大紀元記者說,「圖片並非我原創且長期存在於各大微信群,很多人應該都看過。我只不過近期做視頻要求中央壓縮維穩經費時,提到了拿維穩經費嫖娼一事,看來是觸動了地方腐敗勢力的『蛋糕』,所以地方腐敗勢力試圖瘋狂報復我。」

劉紅霞認為,這是全國焦點問題,全國訪民正在觀察中央壓縮維穩經費的接下來措施。

她同時要求北京市警局和溫州當地政府對此圖片進行打假,並要求北京市警局對恐嚇電話進行調查,看看恐嚇者是否就是「因公嫖娼」當事人。

劉紅霞表示,「如果最後證實圖片作假,我願意將圖片從抖音下架。目前,已經有48名看過此圖片的公民聯名對抗恐嚇者。這說明壓縮維穩經費是訪民們一致的希望。」

維穩經費再掀話題

中國社會內部經濟、政治、維權等問題矛盾越來越尖銳,中共在穩定高於一切的政策下,維穩費高居不下。據日媒報導,中國2020年以公共安全支出為名的維穩經費達2100億美元,高出同年軍費的7%。

從以下訪民被維穩的情況,不難想像為何中共每年需要支出如此巨額的維穩經費。

鄭州訪民侯師被常態維穩8年

鄭州訪民侯師,他的爺爺侯德林、父親侯金水都是抗戰老兵。侯德林參加鄭州二七大罷工被軍閥逮捕,受盡折磨後死亡,墓園就建在自家果園。

參與聯名的侯師告訴大紀元記者,2015年他家的果園被地方貪官給推毀了,並且遭逼遷祖墳,「我父親被豫龍鎮貪官污吏活活逼死,我為這事一直在上訪」。

「8年來我一直被常態維穩,他們為了騙維穩經費,我沒上訪時也會被拉走。他們拉著我去過平頂山的文殊寺、嵩山的少林寺、雞冠洞,還有那個雲台山等多個地方。」

「還有一次,他們為了騙經費跑到火車站給我打電話,讓我去火車站,那天我有事沒去,結果他們叫去了六七個人。」他說。

遼寧訪民姜家文長期被軟禁

長期被維穩的遼寧訪民姜家文,因被限制人身自由,眼病得不到醫治兩隻眼睛幾乎快失明,直到最近才讓他去做手術治療。

他說,維穩經超越軍費這是不爭的事實,每年國家有大型中外會議,都要給地方政府按照上訪人士、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等按人數撥款。「我看到和親歷的維穩費是層層嚴格審批後下撥,而且是層層剋扣。」

「截訪人員每天駐京或臨時進京抓捕訪民,工資照發外,每天補助最高是600元,一年下來在我們丹東能買套中檔房產。比如要抓一個人,政府提前雇黃牛蹲坑守候跟蹤,每人每天300—500元,等到要抓人時一般都是動用七八個人,吃一頓飯就要幾百元。」

尤其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其它方面很難撈到錢,所以就盯上了國家下撥的維穩經費了。維穩經費是國家財政部下撥到省,省下撥到市,市下撥到區縣,區縣下撥到街道辦事處。由於維穩費各級政府都不公開,貪污多少無人知曉。好像是上層政府有意給下級政府留有貪腐的空間。

貴州退休教授黃椿被貼身穩控

貴州大學退休教授黃椿,從新年到現在一直被貼身穩控。

她說,「我今年只怕是要被他們限制一整年了。每天24個人,24小時兩班倒,每班12個人分兩組,每組6人,分別住在我家樓下和反恐大隊,眼睛都不眨地日夜監視著我。」

「他們在我家樓下租了一套住房,房子裡安了許多監聽設備,我家門口停放著一輛無牌照的黑色專車,我外出必須要搭乘這輛車才能出去,出去外地則須申請。

「我沒有去上訪,我只是想去看五年未見面的兒孫,但兩次都被暴力截回。一級布控!常年沒有自由。」她說。

一位截訪人員的醒悟

最近,一位截訪人員錄製視頻現身說法,道出該行業的各項名目費用收入。他說,「這真是個好行業,怪不得人人爭先恐後地來干截訪。」

他說,每天在國家信訪局外面人山人海的訪民中夾雜一部分人藉機發家致富,這部分人就是截訪人。

他講述,最近一次到北京國家信訪局和其他截訪人嘮嗑,得知其它地區給截訪人的各項開銷費用標準有:工資補助680元,旅館費500元,伙食費200元,交通費800元,市內交通費80元。一個月可以掙到5萬—6萬元,一年60來萬。

而他自己本身,在原單位開的工資就不差,出差截訪支出比如200元的招待費可以寫成800元,照樣開。

他語重心長地說,真正訪民蹲在街邊吃著麵包,喝點礦泉水。但他們(截訪人)趾高氣昂,耀武揚威。「我希望國家領導人看看你的子民吧!為什麼都是中國人待遇卻不一樣,再不重視老百姓怎麼活!」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22/1957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