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亞運開幕中共包機接這兩元首 曝跪舔:外賓換美元無上限

中共耗資數千億人民幣打造「萬邦來朝」的杭州亞運會,結果只7國派政要出席。有消息指,至少兩國政要是中共派軍機去接的。網民嘲諷「跪著求人家來」。

9月23日,習近平在杭州親自宣布亞運會開幕。開幕式照例舉行了一場奢靡的大型表演。

但出席開幕式的外國政要只有7人,包括科威特王儲米沙勒、敘利亞總統巴沙爾、東帝汶總理夏納納、柬埔寨國王西哈莫尼、馬來西亞國會下議院議長佐哈里、韓國總理韓德洙、尼泊爾總理普拉昌。

其中,除了敘利亞、東帝汶和尼泊爾外,其它4國政要均非本國實權元首。但中共都在杭州給予他們高規格接待。

對於因為被指屠殺本國人民而被國際社會制裁的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中共還破例打開靈隱寺正門,讓他進寺參觀。習近平親自接見巴沙爾,宣布建立所謂「中敘戰略夥伴關係」。網民痛批「蛇鼠一窩」、「物以類聚」。

據中共黨媒環球網報導,巴沙爾這次來杭州,乘坐的是中國國航派去的客機。中共網軍大肆鼓譟,中方派專機去接巴沙爾是「為了保障他的安全」,凸顯「大國風範」云云。

事實上,巴沙爾這次來杭州,是他時隔19年首次訪中共國。自從2011年敘利亞開始內戰之後,巴沙爾很少出訪。許多網民認為,敘利亞航空公司已根本無力安排他出訪中國,因此中共才需要派專機去接他來杭州「撐場面」。

(X平台截圖)

(X平台截圖)

除了敘利亞總統,大陸網絡上還有消息說,東帝汶總理夏納納也是中共安排廈門航空派專機接到杭州的。東帝汶是東南亞一個小島國,有「亞洲最窮國家」之稱。

(網頁截圖)

網民紛紛嘲諷,杭州亞運會淪落到派專機接窮國政要來「捧場」的地步,簡直「喪權辱國」、「丟人現眼」。

(X平台截圖)

據網絡消息,不只是外國政要,那些去杭州的外國代表團成員都獲得各種「超國民待遇」。網上罵聲一片。

(網絡截圖)

阿波羅網報導,網民Wei在21日表示:這次亞運會,我在杭州的銀行同學跟我說,彰顯跪舔能勢。兩個例子,一個是外賓來網點換美元無上限,無任何要求,朝鮮一來直奔網點換美元,有個中東的換美元換不出來一查,進入制裁黑名單了,沒關係,特批給他換,甚至作為典型,鼓勵大家學習。還有個例子就是他們去哪個批發市場我忘了,買東西,錢刷不出來,沒關係讓外賓東西先拿走,錢市場出面墊上而且來的人絕大部分跟運動員沒關係,都是陪同人員,來玩的,反正也不花錢。我就覺得,喜感,搞笑,一邊是抵制洋貨,燒日本國旗,特斯拉不讓上高速。一邊是,洋大人您裡邊請,喜歡什麼拿什麼,累的話我幫您拿。精神分裂,真的貫徹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

(網絡截圖)

周五22日,疑似中國記者的日記寫道:採訪外國友人對亞運會的評價,被提及次數最 多的用詞是,「well-organised」。就是組織的非常好, 深以為然。

飛機入境落地杭州,每五米一個志願者,一路 護送至媒體村;接駁車,行李車,自行車,住 宿,餐廳,超市,商業街,甚至拍照打卡點, 媒體村應有盡有,區域分工明確;餐廳從早上 5點到晚上1點,一天四餐,準時放飯;村內專 線公共交通從早上五點到凌晨兩點,每十分鐘一 班,一秒不誤;媒體中心總面積達5萬平方 米、擺放了上千張桌台,萬人記者共同辦 公......衣,食,住,行,一切井井有條。

但最讓人震撼的井井有條,是工作人員的臉。 千萬張不同的臉,寫滿了相同的秩序。嚴肅是 一樣的,認真是一樣的,就連熱情都是一樣 的。

亞運村志願者給每一位來訪者—選手、媒 體、奧組委數下來有上萬人—一個個派發入 村禮物;餐廳內,一長排工作人員守在飯菜 前,在客人排隊夾菜時一聲聲說「你好」;住 宿樓的工作人員一見有人進門,會閃電般地從 座位彈起向他鞠躬問好;村內共有上萬張床, 每個床位旁都擺有一張工作人員親手寫的祝福 賀卡;大巴司機會在發車前幾分鐘不斷抬手看 表;保全眉頭緊皺一個個查驗行李包;急雨來 臨後勤立刻分發雨傘甚至為大家打傘......每個 人都好周到。

這種周到讓人心情複雜。它當然讓我的工作更 便利,讓我在杭州的出差更舒適,也極致地展 示了「禮儀之邦」的好客之道,但這種禮貌, 實在不能往深了想,細思只能恐極—如此龐 大的賽事,要做到每個細節都井然有序,得要 多少成本去支撐?我大概翻閱了幾篇報導,從 2016—2020年,光是基礎設施投資,杭州已經 為了亞運花了2248億元,這還不包括人力資 源、項目運行、通訊設備、能源消耗等各方面 的費用。這筆錢未和民眾商議,也默認無需商 議。

這種默認,背後是怎麼樣的行政體系?這種體 系又靠多麼龐大的管理能力支撐?

或者說直接些,需要馴服,或者培育多少心甘 情願被管理的人?

我不敢想這個問題,就像我不敢看到那一張張 明明不同可又如此相似的中國人的臉一樣。一 個人的周到可能是件好事,但上萬人的、成批 的、規模性的周到一定是經過被嚴格訓練的、 馴服的、恩威並施的結果。這種周到帶有一絲 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緊張,和一種「絕對不 能出任何紕漏」的膽怯。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阿波羅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24/1957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