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許家印被抓後 廣州抓捕恆大債權人錄音曝光

作者:
中國恆大集團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已被抓。據統計,陷入巨大財務危機的恆大,涉及的各種訴訟案件高達逾千起,讓成千上萬的企業難以為繼。近日,一份廣州警察替恆大抓捕債權人的電話錄音曝光。

近期,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陷入多重危機

中國恆大集團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已被抓。據統計,陷入巨大財務危機的恆大,涉及的各種訴訟案件高達逾千起,讓成千上萬的企業難以為繼。近日,一份廣州警察替恆大抓捕債權人的電話錄音曝光。

近期,恆大的債務重組計劃流產,恆大地產集團被立案調查。隨後,許家印及其二兒子許騰鶴被抓,還有恆大的多名高管被查。

恆大集團作為中國房地產行業巨頭,自2021年下半年起爆雷。根據財報顯示,該公司負債總額高達2.43萬億元,負債率為132.6%,已經資不抵債。

恆大陷入了破產的邊緣,爛尾樓遍布全中國。據多家媒體估算,截止到2023年9月,恆大的爛尾樓盤數量高達162萬套,涉及600萬名業主。此外,還有大量未兌付的商業票據、債券以及貸款。

陸媒報導,除了欠銀行的債務外,恆大涉及的各種訴訟案件就高達1,519起,金額累計達到3,953.9億元,實際數據或更多。這筆巨額的涉案金額,足以讓成千上萬的企業難以為繼。其中不少中小型企業,很可能會直接因此破產清算。

許家印被抓後,近日一份廣州警察替恆大抓捕債權人的電話錄音曝光(相關連結)。

根據錄音顯示,一位江蘇恆大維權難友(男)跟廣州警局110女警的對話,他質問廣州公安為何幫助恆大抓捕債權人,要求警方儘快釋放她們。不過,雙方具體對話時間無法查實。

江蘇難友對110投訴說,國內好幾個難友到恆大中心,準備去和他們商量債務處理辦法,還沒趕到那邊,就住在賓館,兩天以來已經抓了好多人。有一位叫丁莉婭的在賓館裡,廣州市番禺區警察破門而入,抓起頭髮就抓走。他們是針對階級敵人還是什麼?

江蘇難友解釋,丁莉婭是做企業的,幹了恆大的活,恆大給了商票,但商票不給付,她也欠別人的錢。當時,商票是可以流轉的,他就轉到別人手裡,現在別人拿著鏟子問她要錢,現在廠子都要破產了,家裡整天是別人來討要債務。

他質問110,「像這種日子,如果換作是你,你會怎麼辦,一年多了。」

江蘇難友說,丁莉婭沒有進行任何操作,周六周日恆大又沒人。她們過去也只是要和恆大商量,「對於這種逾期的債務到底怎麼處理?你要給個說法,你不能把別人都逼死呀!把別人活活逼死呀!」

「廣州恆大現在出事,全國死了好幾個人,我不知道你們廣州警局知不知道。但是我們難友都是知道的,好幾個都跳樓自殺,你整個國家,就歌舞昇平一樣,把這些事情壓著、壓著,好像我們國家很厲害。」他說。

江蘇難友表示,這錢不是一萬兩萬,一萬兩萬做生意虧了就虧了,是幾百萬、上千萬的事。現在恆大就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裡面,廣東政府又在幹嘛!一點說法也沒有。

他質問,「恆大現在把國內這麼多人坑的一塌糊塗,你們廣州公安還在幫著他們。」「你動不動就威脅別人離開廣州,離開廣州這件事就解決了嗎?你解決了誰去廣州!誰願意去廣州······還不是都逼得沒辦法了才這樣。」

「警局應該抓許家印的,你這是詐騙,你拿了貨,別人幫你幹了活,你開出商票給他,說一年後付款,OK,別人都相信你,一年後不給,這不單純的是什麼經濟糾紛啊,而且這一張商票牽涉的不止一家,一張商票流轉出去,可能流轉了兩三家甚至十幾家,這鏈條上的企業都會被拖死的。」

「我不知道你政府到底怎麼想?也不知道你們公安為什麼要這麼處理,誰X媽的下的命令,一定要抓這個債權人,債權人根本沒有什麼任何動作,只是先到廣州,要和他們談,現在別人欠了我錢。我談都不能談了······」

江蘇難友表示,「我希望你們公安依法辦事,不要做那些權貴的走狗。」

恆大是廣州市第一家設立黨委的「民營企業」,根據恆大數據,該集團有38個黨委、1,133個黨支部,管理12,075名黨員,而恆大的黨委書記正是許家印,而他常常說恆大是「黨的恆大」。

有人嘲諷,如此龐大的「黨組織」,沒有帶領恆大走向一條光明的大道,卻將企業帶向了末路,竟虧空這麼多,真是荒唐。

(記者李恩真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03/1961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