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監獄裡的首富,上個廁所就沒了

2012年3月,中紀委的一路人馬來到了遼寧大連。

他們此行的目標,是在大連乃至整個遼寧都風頭無兩的人物,

大連實德集團的實控人,徐明。

到大連後,工作人員並沒有急於動手。

直到3月15日,在央視315晚會的背景聲中,徐明在家中被悄然帶走。

那一年,徐明41歲,已是百億身家。

11年後,遠在3000公里外的廣州,65歲的許家印也被採取強制措施。

此時,距離恆大暴雷已經2年。

一個曾是遼寧首富,一個曾榮登中國首富,可誰也沒有想到,扒開外皮,這兩個昔日的首富,不僅商業軌跡相似,歸宿竟也完全相同。

真是人生無常,造化弄人。

01

出生農村,農家孩子,是徐明與許家印共同的標籤。

徐明花了20年,從冷庫業務員躍升為百億級資產帝國的實控人。

打造2600多億的龐大恆大帝國,許老闆則用了21年,捎帶腳還將自己送上了中國首富寶座。

彼時,無疑是徐明和許老闆人生的高光時刻。

可是,登上高峰,回首來路,卻是迷霧重重。

1992年,是徐明人生的轉折點。

資料圖:海外媒體多以「薄熙來金主」來形容徐明。

那一年,徐明從大連消失了。

事後證實,他悄悄前往北京,結交了一些有背景的二代,還有幾位銀行行長。

消失的這一年,給徐明的商業帝國帶來了巨大轉機。

從北京回來後,徐明連番動作。

先是掌舵一家貿易公司,公司有著政府背景,也成為徐明實德商業帝國的前身。

隨後,他又從農行大連分行輕鬆拿到一筆過億的貸款。

然後,又將大連勝利廣場的土石方工程攬入懷中。

由此,徐明完成了第一桶金,他也不再是舞廳里的小混混,村裡的小老闆。

就在徐明完成原始積累時,4年後的1996年,許老闆也緊隨而至。

那一年,他成立恆大,並在廣州打造了第一個樓盤金碧花園。

可是,彼時的許老闆只有8名員工,除了一輛小車外,公司幾乎就是個空殼子。

兜里空空,如何開發地產建房?

關於這件事,至今沒人能說清。

坊間流傳的是,當時許老闆看上了位於海珠區工業大道廣州農藥廠的地塊,總共11萬平方米。

要拿下這11萬平方米,對兜里空空的許老闆來說,無異於痴人說夢。

最後,許老闆找到銀行,拿到了600萬的貸款,支付了首期土地費用500萬,100萬留作公司運轉。

翻遍網際網路,都沒人能說清這600萬,許老闆是如何拿到的。

從來都是,銀行只貸有錢人。

面對兩手空空,相當於皮包公司的許老闆,銀行為何能一下子給出600萬,這已成謎。

但不管怎樣,有了這600萬,許老闆把第一個樓盤搞出來了。

13年後,恆大上市,許老闆從此步入康莊大道。

02

有錢,當然好辦事。

但真正讓徐明名聲大噪的,是1999年,他捕手王首富的萬達足球。

這次捕手,28歲的徐明花費了1.2個億。

入主足球,並不是因為徐明喜歡。實際上,他絲毫不懂足球,更不看球。

他真正感興趣的,是足球背後的人,當時的大連領導。

領導當時的意圖是,要將足球打造成大連的名片。

領導有喜好,當然要滿足;你滿足了領導,領導絕不會虧待你,而你又能以足球來轉動企業,多贏的局面,何樂不為?

所以,收購的1.2億,徐明只掏了5000萬,另外7000萬,建行大連分行幫著支付了。

你看,這就是好處。

以足球為鏈條,徐明與領導的關係日漸緊密,領導經常過來看球,自然就要拼命把成績搞上去。

那些年,大連實德一口氣創造了8連冠,真是給領導臉上啪啪貼金。

有了足球這個跳板,再加上領導的滿意,第二年,徐明帶著實德順利進入了金融業,僅太保一案,就用1.2億博得了40多億。

接下來勢如破竹,沒多久,就形成了橫跨化建、地產、保險、銀行、醫療的龐大實德集團。

相比徐明,許老闆的打怪通關太相似了。

在徐明捕手足球11年後,許老闆花費1個億,踩著徐明的腳印也踏入了足球圈。

不知是歪打正著,還是走了狗屎運,恆大足球竟然連續中超7連冠,成為當時亞洲最好的球隊。

自己足球搞得風聲水起,國足卻是一塌糊塗,許老闆看到了契機。

轉過身,一邊向國足極力推薦恆大主帥里皮,一邊承諾承擔里皮任國足主帥的一部分費用。

許老闆為什麼要這樣做,無數人有無數種看法。

但在我看來,商人最是無利不起早,許老闆的一系列操作,絕不會只是對足球的熱愛。

正如李大眼所說:

足球是個切片,你能找到所有的社會病因。足球是一口大火鍋,全社會的資源都在裡邊涮。

03

以足球為跳板,徐明果然扶搖直上。

當然,徐明也順理成章地成為大連那位領導的錢袋子。

什麼法國買別墅,資助其子,非洲旅行,等等等等,按官方說法,徐明總共掏出了2000多萬。

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徐明將王彪子介紹給領導,不僅加速了領導的垮台,也將自己推向了深淵。

一記耳光,一次夜闖,墜入萬劫不復。

2012年3月,徐明被悄然帶走,消失不見。

一年半後,當他再次出現在濟南中院的證人席上時,往日無人不識的胖子,已經變成了幾乎認不出模樣的瘦子。

由胖變瘦,這一年半,他遭受了什麼,無人知曉。

但這次出庭,徐明的目的卻很清晰,那就是作為污點證人,指控他曾經的領導。

從往日的提攜之恩,到今日的反目為仇,時移世易,變化來的就是這麼快。

面對昔日的小跟班,領導雖重罪在身,卻仍然充滿著鄙夷與不屑:

他是什麼身份?跟我不是一個層次,比他牛、檔次高的人我認識的多了,輪不到他。

此時,有了錢的許老闆,也開始高調起來。

他開始大肆捐款,從2012年開始,一連4次當選中國首善,總共捐款近200億。

一連串的大手筆捐款,讓人眼花繚亂。

商人逐利,從不做無用功。許老闆也一樣,錢雖不是自己的,但好歹也是從銀行辛苦騙來的,當然不能隨便打水漂。

於是,撥開一連串的花式動作後你會發現:

許老闆已經榮升全國委員,並兩次登上城樓。

這是迄今為止,民營企業家最亮的高光時刻。

就連見慣大場面的許老闆,也興奮的在城樓上不斷留影。

可是,該來的終歸要來。

從身邊的人一個個被帶走,再到自己被限制在廣州。

9月28日,中秋節前一天,許老闆終於跌入深淵。

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04

在被帶走2年半後,2015年12月4日,徐明死在了監獄裡。

據說徐是在夜裡上廁所時,心肌梗死,倒在了廁所里,沒能救過來。

此時,距離他出獄僅剩9個月。

在監獄裡,徐明堅持鍛鍊,每天都要跑萬米。

再加上當時才44歲,尚屬年輕,不知為何就突然死了。

寫到這裡,不禁想到了茅台的袁仁國,因突發腦溢血,前些天剛剛死在了監獄中。

看來這些大佬平時過慣了好日子,很難適應監獄生涯。

如今,徐明在獄中死了。

許老闆還好嗎?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i看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06/1962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