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咄咄怪事!習為何頻繁提拔向中東輸送軍火官員?

巴勒斯坦極端組織哈馬斯近日對以色列發起突然襲擊,許多人質疑其何來如此強大的火力?質疑其背後是伊朗和中、俄,特別是中共更被認為是幕後黑手。而中共歷來輸送中東的軍火企業的高層,近年頻頻獲重用。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張國清曾長期掌控中國最大軍火商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早年駐中東。圖為2023年3月11日,在北京參加全國人大代表會議的(左起)張國清、何衛東、李鴻忠。

向中東輸送軍火的高官罕見扎堆獲習近平提拔

中共在中東最大的軍火生意操盤手是中國兵器工業集團。中國北方工業公司是在國外代表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的窗口公司,官方簡介稱其是中共推進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團隊,是兵器行業國際化經營的主力軍。2003年,美國曾以「向伊朗銷售飛彈相關武器」為由,全面禁止美國進口北方工業產品兩年。

現任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張國清曾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總經理。

公開資料顯示,張國清於1990年代就在北方工業公司工作,長期參與公司在中東地區的業務。歷任公司駐伊朗德黑蘭代表處總代表助理,駐中東地區副處長、處長等。1995年至2013年,張國清歷任中國北方工業公司國際貿易一部副總經理、副總裁,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副總經理兼北方工業公司黨委書記、副總裁,2004年起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副總經理兼中國北方工業公司總裁;2008至2013年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總經理兼北方工業公司董事長。2013年4月,習近平上台的第二年,張國清獲任重慶市委副書記。

二十屆中央委員、現任陝西省長趙剛也是受到習近平重用的軍工系統成員。趙剛和張國清一樣,有在北方工業公司工作和駐中東的經歷。

公開資料顯示,趙剛1993年4月至2004年4月在北方工業公司工作,歷任公司中東地區處副處長、國貿一部中東地區部副經理、駐伊朗德黑蘭代表處代表、人力資源部主任、總裁助理兼研發部總經理。2004年至2010年任北方工業公司副總裁、總裁;2010年至2013年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總助、北方工業公司總裁、黨委副書記,2013年至2017年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副總。之後任中國一重集團董事、總經理、陝西省副省長,省委常委、延安市委書記,今年1月升任陝西省委副書記、省長。

現任中央候補委員、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溫剛,也出身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2003年至2019年曆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董事、總經理、董事長。

現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董事長是劉石泉,總經理為劉大山。現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副總經理、北方工業公司總裁植玉林,早年是北方工業公司海灣處項目經理。

資深軍事評論員沈舟10月13日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要與美國爭霸,近年重用軍工幫,而向中東輸送軍火的同一軍火公司的多個老總獲得提拔,甚至獲升入政治局,這是較少見的。

「這些人應該很會迎合習近平,為了多拿到資金也會吹噓,擺出對抗美國的態度,應該得到了習的認可,習家軍人馬有限,急於收編一些人,軍工官員與政界關聯度相對小,派系色派不明顯,比使用政界官員風險更小。」

不過他認為其中應該也有太子黨的因素,之前太子黨支持習近平,他們也有涉入軍工買賣,可能把相關人等推薦給習近平。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長蘇紫雲10月13日對大紀元表示,這些年中共對中東國家出口了非常多的裝備,包括彈道飛彈,也有大量無人機,但這是檯面上的,台面下的部分可能就沒有曝光。而這些軍工體系官員可能在其中做出了所謂的貢獻,給當局帶來了外交和經濟的收益,所以就得到習近平的提拔。

哈馬斯軍火被疑間接來自中共

對於哈馬斯這次突襲,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前負責人埃夫拉伊姆‧哈勒維當地時間10月7日告訴美國CNN:「他們在不到24小時內發射的火箭彈數量超過3,000枚。從我們的角度來看,這超出了我們的想像,我們不知道他們有這麼多火箭彈,我們當然也沒有預料到它們會像今天這樣有效。」

哈勒維懷疑這些火箭彈是「經海路走私」後在加薩走廊製造的。也就是說,火箭彈的相關材料和部件被秘密地走私到了加薩走廊,然後又被秘密組裝。

10月7日,以色列南部城市阿什克隆遭到哈馬斯恐怖組織的襲擊。

早在2012年11月21日,德國《明鏡》周刊曾報導稱,哈馬斯在最近的衝突中已向以色列境內發射上千發火箭彈,即使以色列擁有先進的攔截系統,仍多次被擊中。報導認為,這其中最主要原因是哈馬斯武器實現「國際化」:來自中國和伊朗的先進火箭彈。

報導提到,哈馬斯還引進數量不詳的中國WS-1E火箭彈,射程約40公里。以色列專家估計,哈馬斯在18個月之前就擁有這些伊朗和中國製造的武器,但它們得通過重重轉運才能送到哈馬斯手中。

2012年11月,中共黨媒人民網曾報導了此事,並且沒有直接否認德媒報導,只是引用中共專家說,中共「不可能直接向哈馬斯提供先進的火箭彈」。

蘇紫雲說,外媒報導有一定的可信度,但中共是很狡滑的,它確實不太可能直接出口火箭彈給哈馬斯,這樣太容易被抓到證據,因為從火箭彈的殘骸就可以辨識出哪個國家提供了。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可能會提供給哈馬斯間接性的協助,比如提供火箭彈的原料。

「國際間有追蹤到中共出售小兵器,包括AK47等等給伊拉克乃至於伊朗,可能會間接流入哈馬斯手裡。還有小型的火箭彈,中國的確有出口給伊朗的紀錄,伊朗會不會轉交給哈馬斯,也是一個漏洞。」

蘇紫雲說,中共對軍備的出口管制不符合國際的規範,很多武器會流入哈瑪斯這些恐怖集團的手裡。中共明面上沒有賣,但是間接的協助這些恐怖組織。

「因為中國不會去追蹤這些武器最終使用者是誰,它只負責賣給第一手的國家。第一手的國家再轉交給誰,它就甩鍋甩得很清楚了。這就開了一個後門,恐怖組織可能會跟比較交好的國家請它代為軍售,這是目前知道的一個方向。」

沈舟表示,中共向中東提供軍火,應該至少有三十年的歷史了,包括兩伊戰爭期間。美軍介入中東後,中共一直給各恐怖組織提供武器,消耗、分散、拖住美軍的力量。現在美國終於認識到了中共的陰謀,從中東抽身,全力應對中共。但中共不甘心,始終試圖在中東攪局,妄圖再次分散美國的注意力,最好能把美軍再次拖入中東泥潭。

沈舟指,哈馬斯近年來多次挑釁以色列,背後一直有中、俄、伊。現在俄羅斯已經無力參與,伊朗在制裁之下也能力有限,應該主要是中共在提供資金和武器,包括零部件和組裝技術,很可能還有軍事培訓、策劃等。

事實上,哈馬斯的一位發言人已告訴BBC,10月7日襲擊以色列時得到了伊朗的支持,其它國家和組織也參與策劃了這次襲擊,但他沒有透露任何名字

軍火領域成中共腐敗重災區

軍火生意歷來最容易滋生腐敗,由於國際規範的制約,中共進行秘密運作中,產生大量灰色地帶,各路有特權的人馬摻和其中,大發橫財。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2015年落馬,媒體曾曝光郭伯雄倒賣軍火斂財。其中,原總參謀部設在廣州一個情報機構,成了郭伯雄嫡系私賣軍火、然後分贓的窩點。

近兩年習近平當局還查了原中國兵器工業集團董事長尹家緒。

尹家緒2010年7月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副總經理。2013年4月,時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總經理張國清調往重慶市任職,尹家緒以黨組書記、副總經理身份主持工作,同年5月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新設立的董事會董事長,一直到2018年8月卸任。2021年4月落馬。

官方通報指尹家緒「與黨離心離德,搞兩面派、做兩面人,欺騙組織」「將本單位的盈利業務交由親友經營牟取私利,致使國家利益遭受巨額損失。」

沈舟表示,官方這些說法看上去和郭伯雄的勢力走私軍火有點類似,可能是他們從中共輸送中東的軍火中牟利。

他說,中共的軍事裝備和軍火交易的腐敗,因為涉及軍事秘密,鮮為人知。而習近平反腐主要是清除異己,最近出事的李尚福火箭軍,會以反腐名義拋出,但實際上主要是對習近平不忠。

蘇紫雲表示,中共軍隊的貪腐,特別是在軍工體系的部分,科技軍官們在驗收的時候,很可能會給軍工企業一些方便,在價格方面也可能胡報濫報,會有龐大的利益分給中共軍方的高層。

他認為習近平重用這種科技類軍官,會引發作戰類軍官的不滿。最近李尚福等軍方高層被拉下馬,可能涉及軍內的派系鬥爭,有人常年搜集黑材料舉報所致。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駱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14/1965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