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捲入許家印賭盤的「世界銅王」

中國網絡至今沒有審查王文銀的負面消息。在紛紜聲中,至今沒人找得到他違法犯罪的實證,沒有他的負債表,限制高消費的風波也過去了。那麼,他會赴許家印之後塵而倒下嗎?

王文銀——捲入許家印戰略局的「世界銅王」。(《人物真相》提供)

恆大許家印被抓後,中國網絡掀起了批判許家印的浪潮。許家印「朋友圈」中有個人被拋上了風口浪尖,他就是揮毫潑墨誇讚「許家印卓越且偉大」的王文銀。

王文銀號稱「世界銅王」,在2022年廣東百強民營企業排行榜中,位列榜首「一哥」。他的正威集團2021年營收7227億元(約合現在1032億美元),比排行第二的華為多出近千億。騰訊、招商銀行、比亞迪等一眾知名企業都甩在它身後。

王文銀長期都是隱形富豪,自從捲入了許家印的戰略局,他的人生有了變化。他為什麼贈送許家印藏頭書法?他會成為下一個許家印嗎?讓我們一起進入他的故事。

隱身富豪橫空出世

2013年,正威集團的名字首次出現在全球最權威榜單《財富》世界500強第387位。同年,王文銀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19名。仿佛一夜之間,一個巨星企業從深圳升起,商業圈頗為驚訝與意外,連時任的深圳市長都問:「誰知道正威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深圳名企眾多,富豪扎堆兒,這些人通常都在深圳市委統戰部的名冊上。王文銀竟然沒被富豪圈和市長關注到,真是名副其實的「隱形富豪」了。

從2013年至今,正威集團年年進入世界500強。王文銀在「2015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中排名第5位。但他在外的大名卻遠不及財富地位靠前。

有報導說王文銀酷愛中國道家哲學,經常強調《道德經》的重要性。他要求內部員工背《道德經》。他刻意低調和謙卑,很少接受記者採訪宣傳自己。隱忍,是王文銀的人生追求。

跟眾多聲名顯赫的上市公司不同的是,正威集團一直不上市圈錢。

據正威國際集團舊有的官網介紹,正威集團公司,主營業務是有色金屬冶煉及加工。正威礦產遍布全球20多個國家,探礦權總面積加起來超10萬平方公里,其中已探明礦產資源總價值就超過10萬億(約合1.43萬億美元)。王文銀因此號稱「銅礦大王」,或者「世界銅王」。此外,正威集團宣稱旗下擁有40多個產業園區、科技城等項目,涉及新材料、積體電路等多個領域。

10萬億資產是什麼概念?中國的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這「三桶油」總資產價值約有5萬億(約合0.71萬億美元)。王文銀的礦產價值相當於兩個中國的石油資產。

從一無所有到「世界銅王」

王文銀是怎麼擁有富賈世界的礦產的呢?按中國媒體報導的說法,是一次世界危機,給了他良機。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銅價暴跌至歷史最低點,2萬元/噸(約合2900美元/噸)。王文銀火速買進了十幾萬噸的現貨和30萬噸的期貨。同時他不顧反對、堅持在全球併購了幾十座礦山和十多家銅加工企業。沒過多久,他以2-4倍的價格轉手賣掉了銅材。並且,在日內瓦、美國和新加坡設立了三個海外總部。

其實,王文銀累積財富的前幾大步,都充滿了冒險性。

王文銀1968年出生在安徽省一個山村的窮苦人家。上小學時,他有次作文獲獎,學校要求穿新衣服上台領獎,可是他家沒錢買一尺布。上高中時,他爺爺得了重病,因無錢醫治而死。這些苦難經歷刺痛著王文銀。他發奮學習,立志追求財富。

1993年,王文銀從南京大學畢業後,被上海一家國企錄用。幾個月後,他放棄國企較高的月薪,南下深圳。

王文銀到了深圳,兜里只剩10元錢,忍飢挨餓,晚上睡在水泥管里。他為了儘快找到工作,稱自己高中畢業,做了一名倉庫管理員。只用一個多星期,他就能隨口背出纜線、插頭等數千件物料的編碼,以及存放位置。不久,公司老闆到倉庫視察,王文銀脫穎而出。自此,他一年內被連升七級,直至成為總經理助理。一年拿的獎金和提成有百萬之多。

1995年,王文銀創立了攜威實業有限公司,專做電源線買賣。

1997年金融危機席捲亞洲,許多企業倒閉。王文銀冒險低價購買同行的設備和廠房。用兩年時間迅速將正威集團的總資產積累到10億元(約合現在1.43億美元)。

在2003年SARS疫情時期,王文銀趁銅礦價格猛跌,先後買下國內幾座大的銅礦山、鎢礦山。還低價拿下了深圳園區30萬平方米的地塊。

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王文銀再次複製上一次經驗。趁銅價下降,買買買。結果證明他又一次賭對了,經濟很快好轉。

於是,王文銀深信:「人生最大的風險,就是不敢冒險。」

王文銀捲入許家印戰略局

2017年9月,許家印把恆大公司總部從廣州搬到深圳後,就馬不停蹄地拜會各位商界大佬。王文銀在古雅考究的辦公室里迎來了許家印。

許家印擅長演說,並且也是農村苦孩子出身。相似的際遇更拉近了二人的距離。善於察人觀色並投其所好的王文銀,贈給許家印一幅他的書法作品,內容是四言「藏頭詩」:「許帝血脈,家國情懷,印象中國,卓爾不凡,越界成就,且行且遠,偉岸人生,大器天成。」每句詩第一字連起來是:許家印卓越且偉大。這可以說是一種高雅的文化娛樂,既表達自己對許老闆的讚賞,又露出自己不俗的功底。

在做大生意的同時,又能練好書法,王文銀的定力和恆心由此可見一斑。不過,他見了許家印後,心就不再淡定了。他一改過去的想法,開始投資入股、謀求公司上市計劃。並加快在各地推進工業園區項目,圈更多的地。人生變得高調起來。

許家印在2017年時正當風光無限,但是他遇到了人生第二次危機,恆大2016年永續債規模已經高達1129億元(約合現在161.3億美元)。按照中共「去槓桿」的要求,許家印必須得還債。他盯上了深圳舊房改造這塊肥肉,想借「深深房」的殼實現恆大地產A股上市,這樣就可妥妥地收割一大筆錢。他拜會王文銀的目的之一,也是想拉他戰略投資。

王文銀給恆大戰投資了50億元(約合現在7.14億美元)。各路權貴資金聞風而動,原本300億(約合現在42.9億美元)的戰略投資,被擴充到了1300億元(約合現在185.7億美元)。許家印承諾,如果上市不成功,恆大要麼回購1300億,再送大約130億元(約合現在18.6億美元)分紅;要麼給戰略投資者免費送18.27%的股權。

但是深圳市委在臨近2021年1月的上市期日前突然宣布,取消深深房上市計劃。許家印借殼上市的豪賭流產,對以前的承諾全都賴帳了,希望把戰投債轉為恆大的普通股。

1300億元(約合現在185.7億美元)的戰投資金,被恆大在2018年還清了全部的永續債。如果所有的戰投者要求許家印還債,恆大在2020年就爆雷了。

王文銀和蘇寧老闆張近東帶頭不要錢了,他倆一左一右站在許家印身邊,支持863億元(約合現在123.3億美元)債轉股的簽約儀式。戰投債怎麼變成863億了呢?原來有6家戰略投資者不接受許家印的提議,堅持拿回了戰投本金。

恆大財富在2021年爆雷後至今,863億(約合現在123.3億美元)的戰投資金基本成了廢紙,包括王文銀的50億元(約合現在7.14億美元)和張近東的200億元(約合現在28.6億美元)。張近東的蘇寧集團早於恆大爆雷,債務違約而破產重組,張近東徹底返貧。王文銀默默咽下了苦果。

王文銀為何把地產質押給恆大

王文銀早就涉足房地產。正威旗下的華匯置業(深圳市華匯置業有限公司),在中國各地拍下了大量住宅用地。其中29家分公司拿到的多個城市的住宅地,後來都轉讓給了許家印的恆大地產、保利等多家房企。

2017年底,華匯置業的8家蘭州地產公司,把所有19塊住宅用地通通轉給了恆大地產的蘭州置業。今年6月,恆大蘭州置業公司因爛尾樓而成為被執行人(老賴)。

此外,正威還將營口、宜春等多家房地產公司質押給了恆大地產分公司。

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正威營口地產分公司,2018年6月變更為由恆大地產(瀋陽)投資公司100%控股,奇怪的是,到2019年5月才公示。

王文銀為什麼要跟恆大這樣操作呢?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un Huang)日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在2012以後,單純的空地買賣基本上很難做到。王文銀不做房地產,他主要是以工業投資的由頭或者理由,以很低價格向地方政府去圈地。之後,他把地抵押給銀行,抵押給開發商,其實最後就是倒賣出去圈錢。所以他質押給恆大,由恆大出資來建好房產,然後變賣,最後他們可以按照預定分配利潤。

黃大衛估計,雙方共同開發,正威的質押借款,可能留在項目里做投資用了。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爛尾了,正威損失巨大。他們雙方會有具體約定,但這個約定不會公開出來。

醜聞纏身的王文銀會倒下嗎?

現在,隨著許家印被抓的效應,王文銀也像中彩似的被媒體盯上,各種負面消息此起彼伏。

10月9日,正威在安徽潛山的百億投資項目捲入拖欠工程款糾紛,有媒體斥責王文銀連家鄉農民工的血汗錢都拖欠。正威回應稱,涉及到合同約定節點和品質驗收問題,在結算未完成前,正威國際實際並不欠總包單位工程款。但民眾不買帳。

9月初,媒體廣傳,王文銀被法院限制高消費。因其下屬公司1億元(約合1429萬美元)的工程合同糾紛沒處理好。不過,限制令隨後幾天就取消了,因為正威補交了1億元。但是,這件事讓無數人震驚不已,更加質疑王文銀的財富有多大水分。

9月12日,捲入拖欠1億元的正威華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被曝出,目前只完成兩個車間,其餘規劃中的車間均未動工。員工披露,2022年下半年開始業務減少,正威華能目前「幾乎沒有生產」,「最近每天都在割草」,廠區的「荒草長了兩米多高」。

官網資料顯示,正威華能是正威國際著力打造的一家引領電纜行業標準的標竿企業,總投資100億元(約合現在14.3億美元),占地650畝,擁有員工300餘名。但目前,該公司在職人員已從300多人減少到70多人。

正威華能的狀況,顯示出正威集團已經施工的產業區的窘境。正威在多地的產業園項目都拖欠過下游工程款。正威拒絕付款的理由大多是:項目工程質量有問題,項目沒有收尾。這些理由被一些人視為是不給錢的套路,但也有人說實際情況很複雜,需要法律部門調查裁定。

目前在各地新投資的產業園專案超過20個,多數投資在100億(約合現在14.3億美元)以上,也有400億(約合現在57.1億美元)以上的。而正威集團每年的利潤在50億(約合現在7.14億美元)左右,遠遠不夠。

王文銀2015年曾表示,正威的造血能力很強,不需要通過上市融資。但是2017年後,他不再淡定。他投資產業園區的步伐加快,一個園區沒有建設完畢,又去進行下一個園區。這被認為是獲得更多抵押貸款的套路。

10萬億(約合現在1.43萬億美元)礦藏的「世界銅王」,是趁地產不景氣而再次冒險逢低買入,還是真缺錢了呢?

一直有人在追問「世界銅王」的天量礦山究竟位於哪裡。

對此,正威集團不再回應。他們乾脆從官網上刪除了以往的相關介紹。

中國網絡至今沒有審查王文銀的負面消息。在紛紜聲中,至今沒人找得到他違法犯罪的實證,沒有他的負債表,限制高消費的風波也過去了。那麼,他會赴許家印之後塵而倒下嗎?

——《人物真相》製作組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24/1969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