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從不夜城到冷清街道 香港在中共鎮壓下的變遷

作者:

中共近年來的鎮壓,使得香港的夜生活失去了活力。圖為香港金融區。(宋碧龍/大紀元

當零零散散的香港人從一家家冷清的酒吧前走過時,很難讓人相信這些幾近空蕩的街道曾經是亞洲最熱鬧的街區之一。香港曾有「不夜城」之稱,過去幾年,中共不斷的鎮壓,使得這裡多姿多彩的夜生活很快褪色,一些店鋪提早關門,街道也失去了活力。

「不夜城」開始「打瞌睡」

香港曾經是東西方文化的交匯地,一個著名的、自由的、霓虹閃爍的「不夜城」。那裡的人們喜歡夜生活,整個晚上都會有人群從酒吧里湧出,即使在工作日也是如此。1997年,當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共時,這樣的畫面傳遍了全世界。

中共當時承諾,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確保香港在未來50年享有高度自治權,並允許香港繼續維持西方模式。但香港的主權轉移後,中共領導人所保證的「一國兩制」就逐漸開始走樣。

50年才過一半,中共早前的承諾就已經變得面目皆非了。這引發港人的強烈抵制,香港人近些年來接二連三的大規模抗議充分體現了這一點:2014年,港人舉行了爭取真普選的「占中」運動(又稱雨傘運動);2019年,香港又爆發了反送中民主抗議活動。

2020年6月30日,中共實施了《港區國安法》。在《國安法》時代,香港人的民主抗議和集會活動已經走入歷史。香港的司法獨立、新聞自由被摧毀殆盡,行政、教育、立法領域無不受到衝擊。數百名民主人士被監禁,數萬名居民選擇離開香港。

儘管已有大量報導揭露中共對香港民主的鎮壓和香港自由度的喪失,但很少有報導聚焦香港目前已經失去了活力的夜生活。從香港的街道和酒吧、時尚俱樂部和米其林星級餐廳,能明顯看到這座不夜城已經開始打瞌睡。這是中共鎮壓的一個附帶效應。

根據官方數據,香港酒吧在2023年上半年的收入約為8890萬美元,比2019年同期的1.085億美元減少了18%。很顯然,隨著香港政治自由的減少,這座城市曾經繁榮的酒吧的生意正在枯竭。有些人認為是新冠疫情造成了這種現象,但其他人則提出質疑說,其它地方在疫情後都恢復了,為什麼香港不恢復?一些觀察家指出,應該從這座城市不斷消失的自由,這一角度來看。

為了解決夜生活萎靡不振的現象,香港政府發起了一項「香港夜繽紛」活動,期間有舞動白色獅子的環節。但這些活動招致批評和嘲笑。一些評論認為,白色獅子是喪事用的「白獅」。網民留言稱,「夜繽紛變夜奔喪」。有市民批評夜繽紛活動只是「炒冷飯」,無新意,並質疑只靠商場活動,如何能搞旺香港蕭條的街道。

香港政府發言人則告訴CNN,這些活動「受到當地居民和遊客的好評」。

夜生活失去活力是中共鎮壓的附帶效應

新冠病毒出現的數月前,中共就一直在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以應對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被認為與抗議活動有關的歌曲和口號被取締,過去抗議活動的記憶從網路上被刪除,敏感電影受到審查,報紙編輯被指控煽動叛亂和與外國勢力勾結。

中共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等進行的限制,違背了其在香港回歸時做出的承諾。

批評人士說,這些限制不利於營造一種讓人們願意坐下來、放鬆身心、暢所欲言的氛圍。

「在餐廳或酒吧聊天時,人們可能會覺得必須進行自我審查,因為誰知道會有誰在偷聽。他們還不如待在家裡,在有安全感的地方進行同樣的聊天。」Benson Wong告訴CNN。Wong是選擇離開香港的數十萬港人之一。

去年,香港居民淨流出6萬人。截至2022年底常住居民人數降至719萬人,較2020年底減少近14.4萬人。

在選擇離開的人中,數萬人是香港人。在中共鎮壓後,他們獲得了英國、加拿大和澳洲等西方國家提供的特殊簽證和公民身份途徑。除了香港人外,外籍人士也在不斷地離開香港。對於酒吧和餐廳老闆來說,這兩種離開的人群是他們最大的客戶。

「外籍人士已經搬遷,收入更高的香港人也已經搬遷。他們的離開當然會產生影響。」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的Gary Ng對CNN說。

儘管這兩類人的離開已被中國大陸人的到來所代替,但大陸人有著完全不同的消費習慣。

香港曾經是一個吸引國際人士前來生活的目的地,而現在變成了中國大陸人的目的地。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05/197429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