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李亞鵬,已輸光家產,造的別墅賣不出去

在娛樂圈醜聞數以億計的年代,誰也不曾想到,昔日的當紅小生李亞鵬,因為這個數額的金錢被「限高」。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對李亞鵬發布了限制消費令,督促其償還債務。早在今年4月份,李亞鵬被列為強制執行人時,他曾發長文回應:「這是我人生的至暗時刻,我人生的最大錯誤就是我的情懷遠大於我的能力。」

回頭看,李亞鵬這一生,走得著實唏噓。

事業上他攀過頂峰。他是大陸第一部青春偶像劇的主演,是金庸的御用男主,是快意恩仇的令狐大俠。

情路上也走得轟轟烈烈,超模瞿穎、影后周迅、天后王菲都與他有過交集。周迅曾說:「他滿足了我小時候對於一個男性的所有幻想。」

可他偏偏要從世人眼中光鮮亮麗的明星,轉行創業。

網際網路、線下雜誌、影視製作、房地產、直播帶貨,他精準踩中了每一個風口,結果卻如當下所見。

有網友犀利評價:李亞鵬讓人相信,哪怕你重生後知道每一個發財的機會,也不一定能飛升成功。

不得不承認,李亞鵬生生打爛了上天交到他手中的一副好牌。

這4000萬的官司,要追溯到10年前。

2012年,李亞鵬有了進軍房地產的打算。彼時房地產生意滾燙火熱,入局者皆賺得盆滿缽滿,李亞鵬順勢成立麗江雪山投資公司,在麗江束河古鎮以1.635億的價格拿下408畝土地。

他要在文青聖地麗江,開一個文旅小鎮。

在李亞鵬的規劃下,這個名為「雪山藝術小鎮」的地方,將是一個集酒店餐廳、公寓樓、獨棟別墅等為一體的度假旅遊勝地。「在這裡建起藝術生活度假區,可以擁抱自由、與藝術為鄰。」

他豪情萬丈,特意請來日本設計師,打造了130多棟各具特色的獨棟別墅。李亞鵬宣稱,藝術小鎮總投資將達到35億。

有一名從事園林工作的負責人透露,雪山藝術小鎮中僅22棟別墅的造價就超過1000萬元,是他接過的最豪華的項目。

不僅如此,李亞鵬還拉來圈內好友為其站台,楊坤、胡軍等人都在這裡購置了房產。那段時間,小鎮的生意十分火爆,開盤不到一個月,銷售額就達到1.4億元。

只是這道高光,只在小鎮上空閃了一瞬。

彼時,在人均薪資不到5000元的麗江市,雪山藝術小鎮中面積最小的別墅售價也高達400萬以上,很少有人能負擔得起。

兩年之後,房子賣不出去,項目陷入停滯狀態。

2015年,另一家公司出資1.938億,接盤了這個項目,並將那些不切實際的暢想拉回地面。李亞鵬設計的那些別墅,被分割成返租式公寓銷售。

只是大廈將傾,頹勢難以挽回。

有媒體報導,2015年,雪山公司淨虧損5421.22萬元,負債4.22億元。到了2019年,雪山公司的負債達到5億元。

另外,李亞鵬怕是也沒有想到,當年簽出的一紙合作協議,成了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2年,還在布局階段的雪山公司,與一家名為泰和友聯的公司簽署了《項目合作框架協議》。

協議里寫著,兩方將合作完成「雪山文苑」(即雪山藝術小鎮)項目,項目開發周期為3年。如果時間超過3年,泰和友聯將先行收回約定的固定權益4000萬元。

三年之後,小鎮被打包售賣,拒絕支付4000萬的李亞鵬,被起訴至法院。

2017年,法院宣判李亞鵬向泰和友聯支付4000萬及利息。李亞鵬不服上訴,6年間,這樁官司經過幾次判決,最終還是維持原判。

網絡上流傳著一份李亞鵬在工作群中的錄音,他說:「我們已經無路可走了,你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保障,我給你們一個保障。需要怎麼我都可以,需要我跪下、趴下都可以。」

2023年4月份,李亞鵬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列為強制執行人。

李亞鵬在微博上發布長文回應了自己的困境,他寫這是人生的至暗時刻,「我人生的最大錯誤就是我的情懷遠大於我的能力」。

最後話鋒一轉,賣起茶葉。

李亞鵬微博回復

10月21日,李亞鵬被限制高消費的消息衝上熱搜,李亞鵬在抖音回應了此事。

他設計了一個橋段,同事在一旁喊:「您又被限高了。」他激動地回:「限高了好啊!」

「如果能被限制每天只吃兩頓飯,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夠儘快攢下錢來,把離職員工的補償金還了,把公司的債務也還上,然後我們就奔向美好幸福的明天。」

緊接著,他喊著「3、2、1」,上了500單酒水的連結。場面讓人唏噓。

02

哪怕李亞鵬再怎麼以「社會企業家」自居,現實的是,李亞鵬資料卡最前面的人生角色,依舊是「演員」。

儘管這個角色的伊始,並不由他本人支配。

1971年,他出生在新疆,父親是工程師。年少時,父親那個有著松香焊錫,電路板和航模的工作室,也是李亞鵬熟悉的玩具間。

高考時,他的成績足以被哈爾濱工業大學錄取,那是他與父母都期待的坦途,但命運卻對李亞鵬開了個玩笑。

那時,李亞鵬正與當時的女友劉岩愛得火熱。

劉岩喜歡演戲,報考了中央戲劇學院,李亞鵬陪女朋友去考試。外來人員進不了考場,他就給自己也報了個名。

進了考場,老師讓他唱歌,他說不會,讓演個小品,也不會,老師問他幹嘛來了,他說陪女朋友考試。

老師很生氣,李亞鵬這才表演了詩朗誦。可哪怕就這個表現,也讓李亞鵬順利地通過了面試,被招進中央戲劇學院。

那是1990年,李亞鵬只有19歲。他在博客里記錄下這件事,寫道:「大概是新疆的氣溫『太高』,老師不能適應的緣故,把我,這個沒有任何藝術特長的人錄取到了中央戲劇學院。」

中戲群星閃耀,李亞鵬在其中格格不入。

他是理科思維,但學校里多的是思維跳躍的藝術生,李亞鵬久久難以適應,「覺得自己跟那個學校的氣氛是有點不和諧的」。

壓抑的情緒讓他與女朋友的感情產生裂痕,入學第一個星期,李亞鵬就與劉岩分了手。又因為排斥演戲,李亞鵬的學業成績一直不好,常居倒數行列。

台詞課不及格,聲樂課送給他一個「變調夾」的外號,形體課上還被稱為「軟麵條」,可奇怪的是,李亞鵬總能在大戲中挑大樑。

有一次,一位美國導演來中央戲劇學院,指導了一出《西區故事》,第一眼就相中了李亞鵬做男主角;在畢業大戲上,李亞鵬也擔任了男主角的戲份。

傲氣與苦悶交織在李亞鵬的大學生活,用現在的眼光來看,那時的李亞鵬還帶著些離經叛道。

陳建斌講過一個故事。當時他和李亞鵬是舍友,大學四年,李亞鵬從來不帶鑰匙。如果遇到舍友不在宿舍,李亞鵬就直接把宿舍門上的玻璃打碎,把手從空隙中伸進去,從裡面把門打開。

大三那年,李亞鵬組織了一場搖滾演唱會。

他挨個公司敲門拉贊助,把當時最頂尖的「唐朝」「眼鏡蛇」等樂隊拉到新疆烏魯木齊,連辦兩場演唱會,僅票務就賣了14萬。

演出結束後,他給自己買了張回北京的機票,剩餘的錢都用來印製紀念海報和文化衫,免費發給了市民,李亞鵬以此為榮,「我靠在電線桿上,抽了根煙。我在心裡問自己,這會不會是我這一生當中做過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這次成功也給了李亞鵬莫名的信心,後來,他多次提到這場演唱會,堅信自己血液里流淌著商人的基因。

年少總是輕狂,只是商人的理想離此時的李亞鵬還有些遙遠,他首先遇到的,是冰冷的現實。

大學四年走過,李亞鵬以全班倒數第二名的成績畢業,無緣分配單位,只能自己想辦法討生活。

只不過,與大眾認知下的鬱郁不得志相比,當時李亞鵬心裡想的更多的還是:「終於可以不做演員了。」

李亞鵬多次強調自己並不看重錢,但不可否認的是,錢財幾度影響了他的人生軌跡。

大學畢業後,李亞鵬嘗試過做編劇,寫了幾個劇本賣不出去,在北京硬著頭皮熬了一年,最終還是回了新疆老家。

正當他準備籌辦一家廣告公司的時候,他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對面是導演滕文驥,他對李亞鵬說,自己有一個劇本,想請他來看看。

李亞鵬很驚訝,回了這個著名導演一句:「如果你能告訴我,你確定用我,並且給我多少錢,我考慮一下。」

後來滕文驥說,李亞鵬是自己從業多年遇到的第一個上來就談錢的演員。這部電視劇就是《北京深秋的故事》。

《北京深秋的故事》之後,李亞鵬算是在娛樂圈正式掛了名。1997年,李亞鵬接拍了電視劇《京港愛情線》,與吳倩蓮搭檔。

這是一部發生在北京與香港兩地的愛情故事,劇組也搭建在兩個城市。

在香港拍戲的最後三天,李亞鵬連軸轉了72個小時。拍完戲當天,他飛回北京,在飛機上睡了個昏天黑地。

就在這個北京初冬的夜晚,李亞鵬守著一堆行李,站在首都機場外等計程車。

他點燃了一顆煙,對自己說:「放下一切自己認為偉大的理想,先去做一個演員吧。」

不得不說,命運似乎格外眷顧這個男人。

彼時恰逢愛情偶像劇的風氣漸起,但縱觀市場上的男演員,如陳建斌、胡軍等,無一不是按照正劇路子培養的苗子。

於是,頂著一頭中長發,長相憂鬱的李亞鵬,被填進了這個空缺。

1998年,《等你愛我》的音樂響起,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登上熒幕。

這是真正意義上大陸第一部青春偶像劇。屏幕里,李亞鵬飾演的楊錚與徐靜蕾飾演的文慧愛得死去活來,屏幕外,無數少男少女也為之心碎落淚。

此去經年,楊錚舉著手機面朝大海,讓文慧從手機中聽海浪聲的畫面,依舊留在很多人的記憶深處,熠熠生輝。

故事之外,屬於李亞鵬的時代也正式開始。

2000年,《笑傲江湖》開拍不久,原本飾演令狐沖的邵兵因故離開劇組,李亞鵬被導演張紀中拉進這部戲中,接替邵兵的角色。

出人意料的是,《笑傲江湖》大獲成功。2001年,李亞鵬成為「中國當紅第一小生」。

這一年,他在濟南泉城廣場舉辦了一個見面會。十幾萬人蜂擁而至,當地的安保部門思索了很久,才勉強同意讓李亞鵬上台。

多年之後,李亞鵬還能清晰地回想起當時的場景與感受。「上台時天已經黑了,台下黑乎乎一片,只聽見十幾萬人的呼喊聲,那一瞬間,我突然發現我並不享受,這並不是我想要的。我甚至站在台上想,為了這歡呼聲我要付出多少未知的代價?」

「我騙不了我自己。我身邊有很多很優秀的演員,我知道他們對藝術的投入和獻身精神,我是不具備的。」

拍完《笑傲江湖》之後,李亞鵬對經紀人說自己不接戲了:「我不想做演員了」。

經紀人問:「那你想做什麼?」李亞鵬回:「我不知道。我要去尋找。」

經紀人無奈,勸他每年拍一部戲,剩下的時間再去尋找人生方向。李亞鵬答應了。

回頭看,2000年的《笑傲江湖》之後,到2010年開拍的電影版《將愛情進行到底》,10年期間,李亞鵬恰好拍了10部戲。

2013年,李亞鵬宣布退出娛樂圈,不再拍戲。這期間,他陸續創辦了七八個不同行業的公司,「也沒有找到我想要做的事情」。

戲中人悲歡離合,戲外人商海浮沉。

李亞鵬的第一次創業,早在1998年。

那時他在舊金山拍戲,偶然接觸到網際網路的風口。他寫了一個《商業計劃書》,計劃書簡單列了三段話:他是誰,他要做什麼,他做的東西將用來幹什麼。

他找到一個投資者,在咖啡館裡聊了兩個小時,拿到了50萬美金的融資。他用這筆錢成立了一家網際網路公司,上線了網站「喜宴」,專注於婚慶服務。

這一年,遠在深圳,一家公司剛剛註冊,創始人馬化騰給它起名「騰訊」。再過一年,杭州誕生了一個新的網站,取名「阿里巴巴」。

按照目前的眼光來看,李亞鵬開發的這個婚戀平台既能線上交友,又組織線下活動,可謂思維超前。1999年,網站做過最貴的一場婚禮,甚至花費了100萬人民幣。

但結果是,九個月後,李亞鵬耗光了所有投資,宣布倒閉。

他不死心,延續網站的初衷,接著做了一本線下雜誌《婚禮》。

2000年,線下出版行業風生水起,有媒體報導,《婚禮》僅出刊10期就被世界知名媒體集團貝塔斯曼相中,提出收購計劃。

可惜的是,雜誌的刊號出現問題,匆匆夭折,李亞鵬虧進去200多萬。

屢戰屢敗,李亞鵬又屢敗屢戰。

2000年,李亞鵬找到新的方向,影視製作。這一年,他第一次擔任製片人,拍攝電視劇《海灘》。

他拉來當時的女友周迅出演女主,自己還給這部電視劇投資800萬,「我所有的錢全都投進去了,如果這個戲賣不掉的話,我就一分錢都沒有了」。

在當年,800萬是其他電視劇製作費的兩倍半。李亞鵬介紹,《海灘》劇組是全中國唯一一個從主演到場工往返全坐飛機,住五星級酒店,每天都有水果和冷飲供應的劇組。

後來,這部劇算是堪堪賺回本錢,勉強維持開支。

2001年,李亞鵬成立了春天文化傳播公司,繼續在影視道路上高歌猛進,只是好景不長,公司被人舉報經紀人涉嫌違規。

李亞鵬越挫越勇,又在2004年成立了北京世紀春天影視公司,開始涉足話劇行業。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在話劇行業風生水起的開心麻花,也在同期創辦。

回到李亞鵬身上,那些年,他先後投資了《好人李成功》《目擊者》《血色沉香》等一系列電視劇,大多是虧損狀態。

2010年,李亞鵬回歸情懷,投資了電影版《將愛情進行到底》。他請來原班人馬搞了一波「回憶殺」,王菲還攜手陳奕迅為電影獻唱了主題曲《因為愛情》。

歌詞裡唱著:「給你一張過去的CD,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

歌曲之外,過去的輝煌開始翻篇,李亞鵬生命里真正的危機,也在伺機潛伏,準備給他痛擊。

2013年9月13日,王菲突然發布一條微博:

「這一世,夫妻緣盡至此,我還好,你也保重。」

一小時內,該條微博轉發已達19萬條,網友評論達7萬多條。天后離婚,輿論譁然。

此後多次,李亞鵬回應生命里這場驚天動地的婚變,長嘆一聲:「沒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是我的失敗。」

多年婚姻走向訣別,事業上,李亞鵬也遭到毀滅性打擊。

2013年底,有網友實名舉報嫣然天使基金會涉嫌巨額利益輸送,稱有7000萬善款下落不明。

真假消息在網絡上沸沸揚揚,甚至有小道消息稱李亞鵬已經卷錢跑路。

事情發生時,李亞鵬正和女兒李嫣在去飯店吃飯的車裡。李嫣看著車載電視裡傳出的畫面,問李亞鵬:「爸爸,那是你嗎?」

李亞鵬不知道該怎麼和女兒解釋,搪塞著:「胡說八道呢。」馬上換了台。

母親是王菲,父親是李亞鵬,李嫣從出生就活在萬眾矚目之下。李嫣先天唇裂,人生剛一開始,就蒙上一層陰影。

李嫣出生幾個月後,李亞鵬在日記本里寫下一句話:「上帝給了你這傷痕,我要讓這傷痕變成你的榮耀。」

2006年,李嫣出生六個月後,李亞鵬創立了嫣然天使基金會。

王菲評價過李亞鵬的商業布局,說他的投資像「八爪魚」,唯獨對基金會,王菲每每提起,都是對李亞鵬的敬佩:「以前的我還是比較在乎所謂個性的東西,我喜歡低調,但是他做的這件事情讓我覺得有些時候是要放下所謂自尊或者個性,因為這對大眾有利。」

那些年,李亞鵬奔走在西藏、新疆的貧困山區,幫助唇齶裂兒童做免費治療。2012年,他與王菲倡導發起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提供專業服務。

直到2013年底的這次舉報,打碎了嫣然的笑意。

從接到舉報開始的18個月內,李亞鵬接受了6次審計調查。

這期間,他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裡面,誰都不見,獨自下著圍棋。他發了一條朋友圈,寫:「人生無需看透,只需度過。」

2014年8月,經過各方機構調查之後,宣布嫣然機構並不存在財務問題。危機是度過了,但李亞鵬的名人光環,也有了裂痕。

公眾開始重新審視這位以理想主義者自居的明星創業者,這才發現了那些被忽視已久的,危險遊戲。

在李亞鵬的短視頻主頁置頂視頻中,他身穿棉麻短褂,侃侃而談現在的生意:書院造。

「這次我們以書院為名,以書院造為品牌,我們願意成為中國雅生活的挑水入戶者,將來為公眾分享更多中國雅生活的內容以及產品。」

至於這次創業,要從12年前講起。

李亞鵬描述,在他某次去麗江的一個小院喝茶時,主人不在家,他推開院門自己進去泡茶。突然,身後的院門被打開,他起身關門,怎料,門又被打開了。

他形容自己像「醍醐灌頂」一樣,猛地對身邊助理說:「我要做書院中國」。至於院門和書院到底有什麼聯繫,世人難以參透。

2010年,李亞鵬創立了中書控股。兩年後,他又捐出200萬元成立了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2014年,他在北京順義,創辦了一家培德書院幼兒園。

從2010年到2016年,「書院中國」項目持續虧損了6年時間,耗光了李亞鵬的所有積蓄。他說,自己甚至被迫向朋友們借錢。

「我都還了,我是一個很有信用的人。」他補充道。

2018年時,李亞鵬接受採訪,介紹當時書院幼兒園的現狀。

書院裡有書法、古琴等常規課程,孩子們要上農耕課,自己培養農家肥,用塑料小桶從雨水儲存器中接水澆菜,吃飯前還要唱「謝飯歌」。

他稱自己為幼兒園投資了5000萬,甚至還有七八個外地的家長,為了孩子上幼兒園在附近租房子住。

那時他計劃著,5年之後,他要做成一個從幼兒園到高中,全年齡段覆蓋的書院學校。

現實是,5年後,李亞鵬在某次直播仲介紹,現在全國建的20多所中國書院,都是虧錢的狀態,「我放棄了演員職業,放棄了做商人的機會,我現在要追求的事情比這些更加的高尚」。

他不得不依賴情懷,勉強維持著自己的企業家光環。

2021年,李亞鵬開通了短視頻帳號,站上直播電商的風口。

只是,在同期進入直播賽道的明星們紛紛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李亞鵬留在網友記憶中的,更多的還是那些故弄玄虛的姿態。

比如做了一個「喊節氣」系列視頻,每到節氣當天,都要在視頻開頭拖著長聲喊出節氣的名字。

又比如「訪友」系列視頻中,他去拜訪一位名叫「茶仆」的友人,全程一句話不說,場面莫名尷尬。

2022年,李亞鵬宣布與彝族姑娘海哈金喜結婚,同時宣布自己的第二個女兒出生。他的人生邁入新的階段,但有些故事,似乎還停留在過去。

這一年,李亞鵬在社交平台發出《笑傲江湖》的兩張劇照,配文:也曾仗劍走天涯。

他還在視頻里講自己十天就寫完了一個電影劇本,寫的是他20歲時的故事,並且有可能在來年轉行當導演。

如今再看,難免心酸。

曾經唾手可得的機遇,被他棄之敝屣。原本坦途的人生,也被他折騰成遍地崎嶇。

在李亞鵬的視頻評論區,網友給他留言,稱呼他「沖哥」,問他:「人生怎麼避開4000萬?」

李亞鵬給他回覆:「啥事都別干。」

昔日的令狐沖與各路豪俠把酒言歡,如今的李亞鵬為買賣在直播間強顏歡笑。

花開花落,花落花開。少年子弟江湖老,人生最難是尋常。(作者:三伏)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最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06/197466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