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領館一句話透習訪美艱難 征留學生撐場面

作者:

近日,中共再度轉變對美態度,發出「推動中美關係真正穩下來、好起來」的聲音,這預示著習近平訪美之行已是板上釘釘。11月7日,網絡上曝出的中共駐美領館的通知,也佐證了這一點。

網上曝出的兩則通知,一則來自中共駐舊金山總領館,一則來自中共駐洛杉磯領館。兩則通知證實習近平將於11月13日抵達美國參加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15日全天有活動,大概17日下午離開。

前一個通知重點呼籲清華校友前去歡迎習近平,主要有兩個活動點,即會場附近以及下榻酒店。通知稱「領導人也是清華校友,本次克服萬難訪美」,總領館非常期待「清華校友們到繁忙之中能抽出寶貴時間到場支持」,並希望轉發給身邊校友。通知還稱,校友會和總領館會準備校旗和歡迎橫幅等,希望大家穿紫色衣服和帽子等。

後一個是洛杉磯使館通知南加州大學美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組織人馬前往舊金山接機並參加其它活動,時間在三到四天,食宿全包。通知還稱「這次活動責任重大,使命光榮」。

李克強不明不白死之後,中共的黑箱作業已震驚了國人,了解更多信息的在美中國留學生,有多少人願意去歡迎習近平,為其撐場面呢?或許,從領館不想曝光的通知被曝光,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駐美領館的通知的一句話「克服萬難訪美」,無意間透露了習近平美國之行的不易。缺席了G20峰會的習近平究竟克服了哪些「萬難」,前往美國呢?

2022年11月14日,習近平(右)在印度尼西亞峇里島舉行的G20峰會期間與拜登會談。(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首先克服的最重要一難應該是降低了反習力量發動政變的可能性。根據此前獲得的權威消息,篤信預言的習本人非常擔心發生政變。在唐朝袁天罡、李淳風所撰寫的著名預言《推背圖》第46像中,預言了一名帶弓的勇士進入帝宮,分析指出,這似乎在預言某個時間點,會有中共軍人逼宮中南海,而這讓習非常惶恐。因此,習若選擇出訪,必定在這方面進行防範。

為了將潛在的可以發動政變的危險消除,習除了更換警衛部隊外,還再度整肅軍隊。從中央警衛局原局長王少軍被曝死亡,中共火箭軍司令、副司令等傳被查,副司令吳國華被證實自殺,來自海軍、空軍的王厚斌、徐西盛空降火箭軍任司令、政委,到國防部長李尚福被查,等等,都在說明習正通過又一次清洗軍隊,來確保自己的安全。

更換警衛部隊以及前主官被曝身亡背後的動因,或許是因為當年毛死後,為了阻止「四人幫」掌控最高權力,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等人正是動用中央警衛部隊、北京衛戍區部隊,發動了軍事政變,而且沒有開一槍動一彈。是以習對警衛部隊不是一般的重視,據說已幾次更換,確保對自己「忠誠」。

而整肅火箭軍,獲得的消息指,不僅僅是因為火箭軍的幾乎所有秘密被美國掌握,更是因為《推背圖》預言中手拿弓箭的圖片以及民間預言書《鐵板圖》中「白羽之鳥撞死山上」的圖畫。在習看來,古代的弓箭與現代的火箭是對應的。習害怕自己的座機被飛彈擊落,就像當年林彪飛機墜毀以及此前俄羅斯華格納僱傭軍高層死於空難一樣。

在整肅火箭軍之後,習出訪美國對專機出事的擔心大大降低。

其次克服的一難是對自己構成挑戰的李克強徹底閉口。隨著在黨內和民間有一定好名聲的李克強不清不楚的驟亡,也讓習對李在反習力量推動下,可能取代自己的擔心消失。雖然因為李的死亡以及習中央在其身後的怠慢,習備受質疑,但習依靠政法力量暫時壓制下去。

第三克服的一難是在美國安全是否有保證。此前習近平幾次去歐洲訪問,安保方面花費巨大,此次習大概還會採取嚴密的安保措施。加上美國方面應該也會提供嚴格的安保,習對自身安全應該沒那麼擔心。

除此之外,習所面對的種種困難還包括黨內高官的不滿、反習力量並未消失、各級政府官員「躺平」,習正成為眾矢之的;經濟依舊在惡化、金融系統正在出問題,外資外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離開中國;民眾怨聲載道;國際社會正與中共漸行漸遠,中共支持俄羅斯、伊朗哈馬斯的後果正在彰顯……

雖然這些難題並未解決,但習在「萬難」下訪美應有其自己的考量。要知道,就在幾個月前,習近平對改善中美關係態度消極。據中共黨內人士透露,因為中美巨大的分歧,習中央也不願改弦更張,習對中美關係的改善並不樂觀。因此這幾年來北京一直通過利益輸送,拉攏第三世界國家抗美。

但無論是邀請拉美和亞洲非洲國家領導人訪華,還是舉辦中亞五國峰會、參加上合峰會、77過集團峰會,提供貸款等援助,北京拉攏的目的達成有限,因為很多國家心裡明鏡似的,沒有國家願意站在美國的對立面。

習在沒有更有效的辦法解決「萬難」問題下,再度變調,並選擇赴美。或許在習中央看來,內外交困以及巨大壓力下,美國之行不管是否達成真正的共識,但單單中美領導人會晤,就會更有助於維護其權力,更有助於欺騙外企外資。

問題是這可能是習的一廂情願。現在的情況與幾年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一方面,美歐等西方國家政府和民眾現在都明白,對中共要「聽其言,觀其行」。在行動上支持俄羅斯、伊朗和哈馬斯的中共,如何能贏得西方人的信任?

不久前美國總統拜登在給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賀信中,就重申了對中美兩國關係設立「護欄」以及維護現有國際秩序的既定立場,即「美國還將繼續負責任地管理我們兩國之間的競爭,推進我們對自由、開放、安全和繁榮世界的共同願景,我們仍然致力於與任何與我們一樣致力於保護國際機構和規則的國家合作」。拜登的潛台詞就是不許中共挑釁現行國際秩序和規則,而中南海會願意嗎?

另一方面,習的美國之行雖然可以讓國內某些人重拾一點希望,但不想改弦更張的習,也很難與美國在關鍵的政治和經濟問題上有突破性進展的,國內企業家信心依舊缺乏,經濟提振註定依舊乏力。

因此,只要習近平不想從根本上改變現行道路,其美國之行只能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習的「萬難」不會解決,習和中共的危機不會解除。如果繼續走下去,結局是相當悲催的。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10/1976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