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經濟特區「沒有那麼特」,凸顯中國嚴峻新現實

托尼·熊(Tony Xiong)是最新一批來到深圳最新城區的豪華辦公樓的人之一,這些辦公樓是為了展示中國的經濟奇蹟而建造的。他不會在這裡度過任何私人時間。

資料照片:中國深圳前海經濟特區正在建造中的高樓。(2023年8月9日)

托尼·熊(Tony Xiong)是最新一批來到深圳最新城區的豪華辦公樓的人之一,這些辦公樓是為了展示中國的經濟奇蹟而建造的。他不會在這裡度過任何私人時間。

大多數午休時間,他都會開車20到30分鐘前往深圳較老的城區,在家庭經營的小餐館裡吃碗牛肉麵,然後再趕回去工作。

「在前海,要麼在陽光下步行10分鐘才能到達商場,要麼是食堂糟糕的食物,」這位30歲的國有地產公司財務人員對路透社(Reuters)說。「我不喜歡呆在那裡。」

抱怨前海缺乏吸引力的不只是上班族。前海是一個經濟特區,在這裡,中國人曾經看似必然的全球金融實力和經濟繁榮的夢想現在卻因一半空置的摩天大樓、購物中心以及車輛稀少的高速公路而變得黯淡。

這個隸屬深圳的經濟特區在初始投資450億美元後於十多年前開始運轉,官方媒體稱其為中國大陸的香港:未來的國際科技和金融中心,以及市場和信息准入自由化的試驗台。

路透社在9月至11月期間的六次訪問中對該地區的10名高管和投資者、房地產專家、外交官和經濟學者以及10名工人進行了採訪,採訪的內容呈現的面貌是,這是一個基本上被荒廢的地區,改革雄心已被放棄。與此同時,受訪者表示,前海試圖在中國其他2500個特區中脫穎而出的努力步履艱難,這些特區都在用各種補貼引誘猶豫不決的企業。

五名經濟學者和三名外交官告訴路透社,前海的困境反映了中國舊有的「建好自然有人來」增長模式的局限性,這種模式在上一代人的身上為深圳創造了奇蹟,深圳是中國第一個也是最成功的經濟特區之一。

房地產諮詢公司萊坊(Knight Frank)的數據顯示,儘管前海租金價格較低,但第三季度辦公大樓空置率為28.9%,接近三年來最高水平,而深圳整體空置率為23.2%,北京上海空置率為15.1%至17.1%。

而這還是在中國最高的1000米以上摩天大樓和其他高樓群竣工之前。三名房地產高管對路透表示,源源不斷的樓房供應推高了空置率,但除了國有企業之外,很難找到新的公司遷入。由於該話題的敏感性,他們要求匿名。

隨著中國進入增速遲緩的新時代,前海可能永遠無法達到它所渴望的國際地位。

分析人士表示,前海以及中國需要恢復十多年前北京打算在該特區試點的市場改革,而中國的整體經濟需要更多地依靠居民消費來恢復高增長。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國際商學院經濟學教授安東尼奧·法塔斯(Antonio Fatas)表示:「當一個國家達到中國今天的發展水平時,就無法靠特區發展起來。增長要複雜得多,它需要全面的改革。」

前海管理局和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沒有回應路透社就當地和宏觀經濟挑戰發出的置評請求

未兌現的承諾

在過去的四十年裡,深圳從一片村莊發展成為擁有1800萬人口的巨大城市,是中國一些最大的公司的所在地。

它成為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的巨大成功,其對工商界的友好隨後被其他城市,特別是珠江三角洲沿線城市效仿,同時發展起來的還有無與倫比的基礎設施建設。

2010年,北京批准前海項目作為政策實驗室,以推動中國進入新的增長階段。

計劃包括建立一個類似香港的獨立反腐敗的機制、率先逐步開放國家資本帳戶和人民幣國際化的試點;整個地區享有完全的網際網路自由。

2012年,當習近平主席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第一次訪問前海時,他預測前海將「比特區還要特」,這些變化似乎只是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的開始。

但這些計劃在接下來的幾年裡被一一廢除。

當習近平2019年再次訪問來參加鄧小平改革40周年紀念日時,隨著國家對市場的監管收緊,資本帳戶在2015年的資本外流恐慌後基本被封鎖,審查和監視力度加大,基調已然變味。

香港大學金融學教授陳志武(Zhiwu Chen)表示:「過去十年並沒有真正的改革和開放。相反,對過去改革的逆轉已經取得了勝利,」他說。他還補充說這抑制了前海的發展。

陳志武說:「在過去,前海的官員會受到鼓勵和激勵去嘗試創造性的政策創新。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官員們更加重視最大限度地降低風險。」

低稅和補貼

沒有發生承諾中的改變,前海僅剩的賣點是:15%的所得稅——中國大部分地區為25%,毗鄰香港、中國一些最新的辦公和商業設施、價值3000萬人民幣(410萬美元)的一次性購房補貼和每年高達500萬元的租金補貼。

管理該地區的前海管理局表示,已有超過10萬家公司在該地區設立分支機構,其中包括滙豐銀行(HSBC)、瑞銀集團(UBS)和渣打銀行(Chartered.)。

中國人大代表、前海管理局前駐香港首席聯絡官洪為民(Witman Hung)表示,該特區吸引了家族企業辦公室、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基金。

但房地產經紀人、高管和投資者表示,許多在前海註冊的公司從未實際搬到那裡。

「我們那裡實際上沒有任何人,我甚至從來沒有去過那個地址,」布萊恩·米勒(Brian Miller)說。他在深圳其他地方擁有一家倉儲業務,但根據會計師的建議在前海註冊。

一位因話題敏感而不願透露姓名的科技高管表示,他的公司在前海租用場地是出於稅收原因,也是為了維持良好的政府關係。他原本計劃在那裡擴大業務,但隨著經濟放緩而改變了主意。他現在只保留了一支最低人數的骨幹隊伍。

「這不是前海的問題,而是宏觀經濟的問題,」他說。

區區相爭

另一個缺點是,前海的激勵措施與其他特區相似,包括廣州附近的南沙和澳門旁邊的橫琴等附近的特區。但仲介稱,前海的租金是橫琴的兩倍,是南沙的六倍。

中國歐盟商會華南分會(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outh China)主席高志豪(Klaus Zenkel)表示:「以前,每個地區都有一點特別之處可循,但現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任何事情,這太混亂了。」他補充說,沒有新的歐洲公司入駐。

他說:「基礎設施已經在那裡了,問題只是——你如何說服公司來?」

商會6月份對75家企業進行的調查發現,只有44%的企業對大灣區(粵港澳城市群)持樂觀態度,低於2022年的68%。

跨境金融公司XTransfer的執行長鄧國標(Bill Deng)表示,他不會搬到前海。

他說,香港「擁有自由的全球體系,他們有人才、有經驗」,並補充說中國大陸對金融開放一直「非常謹慎」。

在前海的街道上,一些人正在享受這份寧靜。一位駕駛教練發現這裡非常適合上第一堂課。一名店員正在智慧型手機遊戲中練級。

在鄧小平題字的「前海石」附近的一家咖啡館裡,一位只透露自己姓張(Zhang)的咖啡師大部分時間都在和其他工作人員聊天。

「顧客不多,我認為沒有多少人來參觀這塊石頭。有時我很無聊,但安安靜靜也很好,」他說。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17/1979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