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哈馬斯徹底被曝,聯合國和世衛真沒臉

如果說醫院工作人員有10%害怕以色列可能的空襲,那麼他們就有90%害怕受到哈馬斯的迫害。

這是在加沙希法醫院工作的一位英國醫生接受法國媒體參訪時的一個真實描述。

他還強調,每個醫院都有不能去的某些區域,這些區域被用於「非醫療目的」。

希法醫院醫生不關心人質,不關心哈馬斯在醫院幹什麼,當哈馬斯不存在,看來掌控加沙的哈馬斯也許比以色列更具有威脅。

哈馬斯掌握加沙的十幾年,控制加沙每一個角度,醫院、學校、社區、幼兒園、清真寺等等都在哈馬斯的控制之下,更不要說醫院的醫生。

甚至一些聯合國的工作人員絕大部分都要從哈馬斯指派的人員中挑選,真正聯合國派出的工作人員少之又少。

一些西方媒體不得不僱傭哈馬斯指派的人員作為記者,這也就是為什麼外界一直以為哈馬斯弱小,很多報導都站在哈馬斯一邊,實際上不是這樣的。

以色列最新公布的視頻監控顯示,哈馬斯將被綁架的尼泊爾和泰國公民帶到希法醫院。

其中一個人質明顯受傷,被抬到病床上,另一名人質則雙腳受傷被強行拖進醫院,目前泰國和尼泊爾人質尚未找到。

有人為哈馬斯洗地稱是哈馬斯為治療人質專門送醫,可從地圖上看有必要七拐八拐,繞過至少五家醫院,專門帶到希法醫院?

到底是為治療,還是帶去希法醫院送去自己的軍事總部關押,不然為什麼不顧人質死活要送到希法醫院?

以軍還公布希法醫院外被哈馬斯分子搶走的以軍軍車和部分哈馬斯分子綁架一名以色列兒童的監控畫面,而且至少有一名人質在希法醫院被殺,這一切就這麼光明正大出現在希法醫院。

希法醫院的醫生沒有任何反應和表示,甚至都不願意提起醫院有哈馬斯分子,有人質。

因為有些醫生本身就是哈馬斯分子,多次痛斥以色列襲擊希法醫院導致斷電,31名早產嬰兒全部死亡的希法醫院醫生阿德南·阿爾博什自己就是哈馬斯分子。

網際網路是有記憶的,他被人扒出原本就是哈馬斯分子,對哈馬斯10月7日襲擊以色列大讚,多次對外宣稱以色列襲擊醫院造成嚴重傷害,醫院沒電、沒醫療物資,營造悲慘局面。

只可惜,醫院一直有電,被希法醫院醫生阿德南·阿爾博什宣布死亡的31個早產兒也被聯合國從希法醫院轉移到埃及,並接受以色列提供的新生兒保溫箱。

埃及醫務人員在加薩走廊拉法過境點埃及一側,站在保溫箱旁待命,接收從加沙希法醫院撤離的早產嬰兒。

如果早產兒都死了,還要轉移幹什麼,還要保溫箱幹什麼,那麼加沙希法醫院醫生為什麼要說謊?

面對鐵一樣的事實,世界衛生組織官員改口說:「任何把醫療設施用於軍事目的行為都違反了國際人道主義法。」

甚至有世界衛生組織官員說出,即使醫院被用為軍事目的,醫生、病患也要受到保護。

這話本沒錯,但哈馬斯鑄就的錯誤,為何要以色列承受輿論壓力?

被以軍俘虜的300多名哈馬斯分子多次提到,他們躲在希法醫院和蘭蒂西醫院、紅新月會大樓和其他醫療中心與以色列士兵作戰。

哈馬斯利用平民和醫院、學校、社區等民用基礎設施作為人盾來保護自己,已經實錘。

以色列政府發言人艾隆·利維表示,希法醫院的醫生,他們知道哈馬斯將該醫院用於軍事目的,看到人質被粗暴地綁架帶進醫院,這是公開的秘密,但他們都支持哈馬斯,選擇沉默。

醫院本來是救死扶傷的地方,卻成為哈馬斯軍事基地,醫生,病人成為哈馬斯的人盾,有些甚至成為幫凶。

10月7日,哈馬斯自己發布的視頻顯示滿街的數十萬人都支持哈馬斯,現在一切都銷聲匿跡,到底有少巴勒斯坦人支持哈馬斯,或者本身就是哈馬斯。

以軍和辛貝特還公布加沙希法醫院下方哈馬斯地道入口的視頻,地道豎井蜿蜒10米,延伸55米,就能看到哈馬斯向以軍射擊的槍孔。

找到的人質屍體,繳獲的武器,人質被綁架到希法醫院的視頻,搶劫的以軍軍車、地道入口,謊言連篇的希法醫院醫生,足以說明希法醫院不僅僅是醫院,更是哈馬斯的基地。

11月19日,媒體報導稱,哈馬斯可能釋放50名人質換取停火5天。

而以色列要求釋放87名人質,兒童不能和母親分開,還有所有外國人。

美國和卡達表示人質協議已經接近完成,部分釋放加薩走廊人質。

11月21日,哈馬斯領導人哈尼亞稱,以色列和哈馬斯即將就加沙戰爭中的「停戰」達成協議,釋放人質和停戰的細節沒有透露。

此前,巴林王儲兼總理薩勒曼·本·哈馬德·阿勒哈利法在中東安全與防務峰會上成為

首位公開譴責哈馬斯10月7日襲擊的阿拉伯領導人。

哈利法稱加沙局勢「無法容忍」,並強調「無論是在伊斯蘭教還是猶太教中,保護無辜生命都是一種義務和道義責任。」

哈利法還呼籲哈馬斯儘快釋放人質,沙特親王圖爾基·費薩爾也譴責哈馬斯針對以色列平民的襲擊。

而國際紅十字會等組織在拯救人質方面徹底噓聲,果然國際法對文明是一種約束,對野蠻毫無辦法。

哈馬斯從2007年控制加沙之後,長期利用並控制加沙人民,挖掘超過500公里的地道,將加沙難民做成生意,每年從國際社會、各個組織獲取大量的援助,加沙難民一年比一年多,但生活卻一點都不差。

哈馬斯領導人不僅自己富裕,還控制加沙的經濟、教育、媒體、醫療,把醫院、學校、社區、清真寺都變成軍事基地,培養對以色列的仇恨,將反對以色列徹底做成生意。

哈馬斯在10月7日的襲擊中,無論男女、老幼、國籍,都成為哈馬斯的目標,這樣的組織如何代表巴勒斯坦,又如何能被以色列原諒?

哈馬斯的所作所為註定在文明社會難以生存,當野蠻肆無忌憚的時候,就需要文明出手。

文明做任何事情都會留有一線生機,至少還有底線,會講道理,講規則,而哈馬斯什麼都不講。

這一次,文明對野蠻,總要有一個勝出。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最路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22/198115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