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背後故事:那些在美國失蹤的華人…

美國全國失蹤與不明身份人員系統(NamUs)2022年10月27日發布的消息稱,每年通報失蹤成人數近60萬人。不過,大部分失蹤者都會很快找到,也有少數找不到。此外,每年還發現4400具身份不明的屍體。這意味著有0.73%的失蹤者被找到,但無法確認身份。

根據NamUs統計,美國2022年失蹤人數達54萬6568人,其中亞裔為1萬1349人,占總數的2.08%,低於白人(57.27%)和非裔(35.34%)的比率。

2023年8月3日,來自中國的金芳(Fang Jin)在美失蹤,進入NamUs資料庫,代碼是MP106467。

數據顯示,金芳、女、亞洲人,最後聯繫日期是2023年7月20日,失蹤地為加州莫龍戈谷(Morongo Valley),失蹤時年齡為47歲。金芳失蹤案引起美國華人社區的關注,被中文媒體廣泛報導。金芳是廣東人,來美的目的是面見半年前認識的美國男網友。

今年7月14日,金芳從中國飛往洛杉磯,在市中心聯合車站附近一間旅館過夜後,隔天乘列車到了棕櫚泉(Palm Springs),與網上結識數月的美國男網友見面。7月15日,男網友到車站接金芳,兩人一同出遊。最初,兩人相處還好。金芳也將與男網友在一起的照片通過微信發給親友。

華女金芳(右)與菲茨派屈克乘車出遊。(本報數據圖)

★越洋約會金芳命喪美國

然而,到了7月22日,金芳與家人的聯繫突然中斷,電話打不通,社交媒體也不再更新。金芳最後一次在朋友圈發帖,是分享自己將與男網友去約書亞樹公園遠足,但隨後就不知所終。金芳在中國的女兒和父母開始尋人。

金芳失聯後,其友人向聖伯納汀諾縣警局報警。聖伯納汀諾郡警方已經發布尋人啟事。警方調查後發現,與金芳在一起的美國男子是菲茨派屈克(John Root Fitzpatrick),現年52歲。據悉,菲茨派屈克是一名退伍軍人,有犯罪前科。不過,菲茨派屈克的遺骸,已於9月17日由一名露營者在哈珀峽谷(Harper Canyon)發現。

警方在南加的安薩博雷戈(Anza-Borrego)沙漠發現多塊人體遺骸,初判是失蹤華女金芳。(Getty Images)

警方搜索小組10月28日在南加內陸安薩博雷戈(Anza-Borrego)沙漠發現多塊人體遺骸,初步判斷就是失蹤華女金芳,已經通知金芳的家人。

★混得不好躲起來不見人

很明顯,金芳屬於被動失蹤者,即因為出現意外,無法現身。根據NamUs統計,許多失蹤者是混得不好,躲起來不見人,「故意失蹤」的。大量研究表明,受傷、虐待、經濟困難等因素是人們「選擇」消失的主要原因。

今年9月,一則尋人啟事在紐約華人圈中轉發。該尋人啟事尋找失聯多年的瞿旭東。瞿1964年出生於中國浙江溫州市烏牛鎮鴨鵝村,1990年1月離開家鄉,同年6月抵達美國紐約市。他在紐約市居住三年,與同村人失去聯繫。同村的童年夥伴在2001年在康州賭場見過他,從此音頻全無。現在家中年邁的母親和姐姐尋找他,希望見上一面。

記者撥打尋人啟事中的聯繫電話,但無人接聽。美東溫州同鄉會前會長黃根弟說,看到這個尋找失蹤的溫州人的廣告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擔任會長期間也曾經接到過「好幾個」尋人求助。他說,溫州同鄉會多次幫助尋人,然後再將他們送回去。

他指出,這些失蹤者中多數人沒有美國身份。「有人就在賭場混,不願意見人,也不與家人聯繫」。因為他們不與家裡聯繫,中國那邊的親戚委託溫州同鄉會找人。「我們在賭場找到他們,但是他們不願意與家人見面。」他說,如果他們勤奮工作,還是有口飯吃,但是他們不想工作。

當然,也有可能人消失了,找也找不到。「他們可能不在世了,但是這種情況的不多。」如果他們出了意外,還是能夠被發現的。他說,美國的尋人系統相當完整。若發現逝者是亞裔,就會聯繫亞裔社區,前往認屍。例如,福建同鄉會、溫州同鄉會也會接獲通知,同鄉會也會派人去辨認屍體。

他說,有人消失了很多年,最後找到了,因為沒有合法身份,想回家也不能。「我們同鄉會幫忙,請紐約總領館發個回鄉證,把他送上回國的飛機。」他說,如果同鄉會不過問這事,警察就有可能把他們送到精神病院。他說,有人只記得自己溫州人,其他的都不記得了。等人清醒後,他們再仔細詢問他的家人狀況,最後聯繫到他的中國家人。「醫院把他放出來,我們送他回家。」

★抱怨不公罹患精神疾病

紐約律師陳梅曾經幫助一位中國家人找到在美國留學的兒子。她說,一名浙江留學生2018年9月來美國中西部大學攻讀博士學位。2020年3月,美國爆發新冠疫情,大學關門,老師和學生都放假。這名留學生在網絡上發現自己一篇論文發表了,令他氣憤的是,作者變成了博士導師。

她說,他很想找導師理論,但導師不上班。他想向學校管理層反映不公情況,但是學校處於關閉狀態,沒有人管這事。他很氣憤,又無處發泄,導致精神失常,最後離校出走。「他與中國家人失聯近大半年時間」。他在中國有父母,有妻子,還有一個出國前半歲多的兒子。

她表示,他的家人很著急,首先委託他的住在舊金山的表哥尋找。表哥先去學校找,發現他已經離開學校。「聽說他的表哥聘請了私家偵探尋找,但沒有找到。」他的表哥打聽到有人在紐約市布朗士街上看到了他。於是,他的表哥轉告國內親戚,國內親戚又向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求助。「紐約總領館僑保處讓家長聯繫我們,我開始出面尋找。」

她說,當時,紐約市尚處於新冠疫情期間,出去找人很不方便。她聽說這名留學生罹患精神疾病,就在醫院尋找。「我打電話給布朗士的醫院。」最後,她在布朗士一家精神病院找到這名學生。「他已經被診斷出患有精神分裂症。」

她把這個消息傳給他的表哥,他的表哥又把消息轉到他的父母那裡,他的父母與陳梅聯上微信,托陳梅去看看他們兒子,勸說他回國治療。陳梅就聯繫醫院,要求見見這名病人。「他的父母寫了委託信,醫院才同意安排見面。」

她從醫院社工處了解到,這名學生流浪至紐約市。剛來紐約時,他還有點錢,租住公寓。後來,他的錢花光了,就流落街頭。警察發現後,送他到這家精神病院。當時,這名學生患有被迫害妄想症。他拒絕接受治療,也不注射新冠疫苗,說是有人要害他。

她說,她和這名學生的第一次見面是失敗的。他拒絕見面,最後勉強見了面,又說「我要害他」。他幾個月內不洗澡,不剪髮,「鬍子有半尺長」。她說,這名學生很高,但很瘦,只有110磅。她將見面狀況告知學生的父母,「我建議他的母親來紐約,親自勸說兒子回國。」

他的母親趕快申請了護照和簽證,很快就來到美國。於是,她又陪他的母親去精神病院見兒子。他的兒子看到母親來了,同意見面。她說,這名學生是理工科專業,很有邏輯,與他的母親談論世界危機,而她的母親不停地哭泣。「他拒絕回國,擔心有人害他。」

她說,這家精神病院沒有強制這名學生服藥。她的母親同意後,醫院向法院提出強制治療的申請。一周後,她再次陪著他的母親去精神病院時,發現這名學生已經安靜下來,頭髮和鬍子也剃了,人也洗了澡,狀態好了很多。她們第五次去精神病院看學生時,由於藥物劑量加大,效果更加顯著,而且他接種了疫苗。這時,兒子終於同意了回國治療。她聽說,這名學生回中國以後,入住當地一家精神病院。

她為這名同學感到惋惜,這名學生畢業於中國一所好大學,對未來期望很高。他最初也想回國,但是錢已經花光,無法回國。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自己一事無成,回國沒有面子。「一個本來很有前途的學生成了精神病患,值得人們深思。」

★心理問題留學生很普遍

芝加哥清水正東律師事務所主任黃正東律師說,他們律師事務所2021年至今辦理的3名中國留學生的失蹤案,結果是這些留學生都找到了。在這三個尋人的案例中,花費功夫最多的就是去年尋找芝加哥大學留學生的范迪文。

2022年5月6日,20歲范迪文離開校園後失去聯繫。5月底,范迪文父母委託他們律師事務所尋人。接到委託後,他就與合伙人胡逸倫律師前往芝加哥大學查看錄影帶。「我們在錄影中看到,范迪文戴著口罩,背著一個大包,騎著單車,最後在芝大一個橋洞下消失。」

范迪文失聯後,他們發布尋人啟事。其內容是,范迪文出生於2002年,為芝加哥大學准大三學生,失聯前背著一個寫有EDISON字樣的黑色背包,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其父母表示,願為提供可靠線索的人士支付1萬元酬金。同時,他們也將范迪文上報至美國司法部NamUs官方網站失蹤人口名單中,芝加哥警方與全美警察體系近13萬多分局聯網共同尋人。

某些時候,可能需要考慮聘請私家偵探來尋找失蹤人員。(Getty Images)

為了尋找范迪文,該律師事務所動用了許多資源,包括律所的偵探。他們還找了范迪文的高中同學、大學同學、前女友、房東等,並在車站、機場尋找線索。胡律師與芝加哥警方一同前往美國長途汽車公司灰狗巴士調查,發現范迪文買了一張往西部的車票,「購票的資訊有矛盾的地方」,最後發現范迪文去的目的地是加州。

於是,黃律師與西岸的華人社區領袖取得聯繫,請他們幫忙尋人。7月27日,失蹤將近三個月的范迪文已被找到。范迪文當時在洛杉磯一家慈善機構擔任義工,聽從機構負責人的建議,主動與家人聯繫。范迪文的父親在得知兒子被找到後,立即啟程前往洛杉磯。

黃正東透露,另外兩名學生失蹤的原因不同。一名學生拒絕與父母聯繫,父母向他們求助。他們去學生所在的學校,得知學生仍在學校,正常上課。另外一名學生消失了一段時間,父母找不到孩子,就委託他們去尋找,最後找到。

他說,留學生失蹤有許多原因,但心理因素是其中之一。例如,有些學生在中國很優秀,但是來到美國以後,學業成績不理想,他們就受不了。他的建議是,家人如果聯繫不到孩子,應該第一時間就報警。同時,他們應該向中國駐當地的領事館求助。他們也可以求助於律師,因為律師對當地社區比較熟悉。「我們與全美華人社區都有聯繫。」

★尋人消息中領館幫發布

在中國駐紐約總領館、芝加哥總領館和洛杉磯總領館網站上,現在仍刊登著幾則尋人啟事,有的發布日期相當久遠,都在十年以上。例如,紐約總領館的網站上仍然有兩個「尋親資訊」,發布日期是2012年2月8日。

一、應北京市居民吳松泉請求,本館協助尋找吳彤先生。吳彤先生,1964年出生,原籍北京,1996年來美,2009年後失去聯繫。吳彤先生曾在以下地址居住:196-XX49th Ave,Fresh Meadows, NY11365。

二、應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居民王海陽請求,本館協助尋找原粹生先生、原宜女士。原粹生先生約90歲,曾在紐約市一家醫院工作;原宜女士約45歲,曾在紐約市居住。

如您有上述相關人士線索,請與總領館聯繫。地址:52012th Ave,New York,NY10036,電話:(001)212-244-9392轉1502;傳真:(001)212-564-9387。

網站並備註:1、如您對上述公布內容有不同意見,請及時通過上述方式與本館聯繫。2.我館將尊重被尋者意願,只應被尋者要求向其提供尋親者聯繫方式,由被尋者自主決定是否與尋親者聯繫,我館不主動向尋親者提供被尋者聯繫方式。如被尋者需我館提供更多協助,可向主管領事提出。

芝加哥總領館的「尋人啟事」刊登於2010年12月2日。內容是:許茜,女,1986年生,身高163cm,目前就讀紐約某大學。2010年11月27日在芝加哥與家人失去聯繫。

洛杉磯總領館2017年10月20日刊登「預防及尋找失聯人員須知」。須知稱,美聯邦調查局下屬全國犯罪資訊中心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美約8.8萬起在查失蹤案件,其中18歲以下未成年人占38.3%,21歲以下人員占48.6%。2016年,添加通報失蹤案64.73萬件,其中64.43萬件因當事人自行返家、被找到,或為無效報案等在當年即被註銷。研究顯示,年輕人、精神疾病患者、老年人(特別是阿茲海默症患者)等三類人員容易失聯。

總領館領區中國公民人數眾多,洛杉磯作為全美第二大城市,短期旅遊訪問人數高達百萬人。駐洛杉磯總領館每年均會處理數十起中國公民失聯求助案件,特別是留學生、遊客為主。主要原因有:前往無通信信號的偏遠地區、未在約定時間與家人聯繫、老年人外出走失、因心理健康問題拒絕與外界交流、突發精神疾病而被強制送醫治療等。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27/1983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