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黃世澤:正常頂級明星都不敢來香港了

作者:
這次美斯事件,美斯有沒有錯這可以討論,只不過香港政界的處事手法,但明顯摧毀香港這個盛事之都,難怪香港政府列出的盛事舉行項目,有十分之多是濫竽充數,因為正常的頂級明星都不會再敢在中國或香港舉行活動,就算先付龐大金額都不會敢來,因為沒有人保證到如果來港後沒做到港府要求的事,會遭到怎樣的批鬥。其實香港搞到變成各類型遺址的原因,歸根究底,就是習近平那種紅衛兵式批鬥作風,誰都不會敢來香港和中國投資,要救經濟前請先照一照鏡再說好了。

由英格蘭名宿貝克漢姆做班主,旗下有美斯等球星的邁阿美國際隊應邀來港獻技,因為美斯沒有落場,有人認為美斯欺場變了美「欺」,因此引發政治軒然大波。這本來應該當成商業糾紛來處理,但香港變成了政治鬥爭,甚至連《環球時報》、靖海候、霍啟剛葉劉淑儀這些親共政客都紛紛紅衛兵上身時,其實這場鬧劇看到,香港為何由金融中心、盛事之都,變成了盛事之都遺址。

姑且將美斯的政治立場抽出來不理,純粹將美斯看成一個不理政治的球星,這次事件都是不折不扣的鬧劇。香港並非第一次邀請國際球星來港獻技,賀歲杯曾經在香港十分之成功,綽號耶穌蘇格蘭裔港足成員居里(Derek Currie)在擔任嘉士伯的公關經理後,運用他在歐洲的廣泛人脈邀請勁旅來港應記一功,居里自傳可以請到前利物浦領隊鶴臣寫序就知他在歐洲人脈非泛泛自輩。而這次請美斯來港那堆人,有多少與美斯有私交,真心令人懷疑。如果與美斯有私交,或主辦團隊有美斯的舊隊友,一如日本那場表演賽,當中有美斯巴塞隆納舊隊友恩尼斯達所營運的公司參與其中,情況已經完全不同。

這件事,明顯是商業糾紛,美斯不落場獻技,球迷不滿,如果在美國等有集體訴訟的國家,根本不會有政治人物介入的機會,自然有律師組織集體訴訟,然後把主辦機場、邁阿美國際,甚至美斯告到法院,一般而言可能纏訟一段時間,只不過各方總有辦法去達成和解協議,球迷可以收到賠償,律師可以賺到錢甚至有名氣,這是美國等國最正常辦事方式,亦由於有集體訴訟的風險,主辦當局的合約照計也不會愚蠢到現在這個模樣。這些門票問題本質就是合約問題,因美斯而買了票看不到美斯,這涉及消費者合約,根本應該法庭解決。只不過,香港政府長年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為了保證商界利益,一直不願引入保障消費者利益的集體訴訟機制,現在就變成了回力鏢飛到香港政府頭上。

但更令側目,卻是明明普通商業合約,但香港政府以至政客人人集體上綱上線,如果不是有人因不同的理由與邁阿美國際簽了愚蠢合約,為何不送到香港法院,或美國法院處理,很明顯,有人簽了一些罔顧香港人利益的合約,或本身不是熟悉體育賽事運作,把邀請美斯這回事當成請香港電影明星來做,連環撞板幾時是肯定。有人自己做了蠢事,之後就上綱上線,戰狼上身掩飾錯誤,之後在政治批鬥壓力下,迫主辦當局向民眾賠償,請問這樣的城市,誰還敢來香港獻技或搞演唱會?因此,如果之後香港再沒有國際球星獻技,或沒有重量級歌手來港開演唱會,盛事之都成了遺址,這次的責任肯定在親共政客身上,因為香港一向是講規矩,講合約精神的城市,只不過,將違約的事當成政治鬥爭來處理,這肯定不是尊重合約精神,因紅衛兵手法來處理合約問題,只證明這個城市真的沒有法治可言,既然如此西方的紅星不來香港也很正常。

這次美斯事件,美斯有沒有錯這可以討論,只不過香港政界的處事手法,但明顯摧毀香港這個盛事之都,難怪香港政府列出的盛事舉行項目,有十分之多是濫竽充數,因為正常的頂級明星都不會再敢在中國或香港舉行活動,就算先付龐大金額都不會敢來,因為沒有人保證到如果來港後沒做到港府要求的事,會遭到怎樣的批鬥。其實香港搞到變成各類型遺址的原因,歸根究底,就是習近平那種紅衛兵式批鬥作風,誰都不會敢來香港和中國投資,要救經濟前請先照一照鏡再說好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12/2016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