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的一番苦心,踢到鐵板

—「要習慣過緊日子」 中共黨政機關做得到?

中共在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要求黨政機關「要習慣過緊日子」。一些省市應聲而動,紛紛出籠一些具體的貫徹措施。分析人士指出,這種一窩蜂、一陣風式的「過緊日子」的措施必定不會長久,而且在「上樑不正」的情況下,被觸動經濟利益的下級官僚勢必會以各種藉口來應付,到頭來「口號」就是一個「口號」而已,一切仍然會是「外甥打燈,照舅(照舊)」。

資料照: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夫人在陝西省西安市歡迎出席中國-中亞峰會的各國領導人。(2023年5月18日)

中共在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要求黨政機關「要習慣過緊日子」。一些省市應聲而動,紛紛出籠一些具體的貫徹措施。分析人士指出,這種一窩蜂、一陣風式的「過緊日子」的措施必定不會長久,而且在「上樑不正」的情況下,被觸動經濟利益的下級官僚勢必會以各種藉口來應付,到頭來「口號」就是一個「口號」而已,一切仍然會是「外甥打燈,照舅(照舊)」。

為了配合中共「要習慣過緊日子」的號召,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今年1月中旬發表一篇署名文章指出,「習慣」兩個字,「既道出了黨政機關艱苦奮鬥、過緊日子的極端重要性,也強調了過緊日子並非一時之需、權宜之計,而是需要長期堅持的原則和方針。」

原因何在?

總部設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中國之春》主編盛雪女士指出,習近平喜歡的是共產原教旨主義那樣的一種意識形態和生活方式,所以說從他個人風格上,在上台之後的這些年,他一直就一邊是反腐,同時一直在呼籲一種簡樸的風格。

她對美國之音說:「現在不得不一再地強調要過緊日子了,這的確說明中共現在整體的經濟形勢非常糟糕。」

盛雪說,雖然他們一再強調說,經濟這麼好、那麼好,但是我們也看到他們甚至在很多的數據上大量作假。比如說,為了要證明現在的經濟增長,就去把之前的數據調低,來顯示現在是有了一個增長。

盛雪舉例說,在六七十年代中共的文化大革命特別瘋狂的年代,他們也大量地使用這種偽造的數據來向外界展示,中共的領導之下,經濟、民生各方面都多麼的好。但是後來我們知道,實際上這些東西恰恰使得整個中國的經濟狀況,後來他們自己也承認到了崩潰的程度。現在應該說,中國正在朝著那個局面在往前走。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張小剛指出,中共在過去的這四十多年所謂的改革開放,經濟好像有了很大的發展,但其實,中共的低工資、低福利,低環保等發展模式是一種非常不正常的、扭曲的經濟模式。這種模式本身不能持續發展,因此很多弊病就慢慢地顯露出來,包括現在的房地產、金融等一系列的問題。

他說:「這種極權官僚體制,他們要自己想辦法找錢買賣土地,或者其他方式對老百姓的壓榨,來維持他們的公務開支,再加上很多的高壓政策,使民間很多不穩定因素,他們要花大量的資金去維穩,所以政府的開支越來越高,特別是很多地方政府,他們要自己用房市等去維持他們的開支,造成了很多地方政府欠債。地方政府本質上已經破產。現在中共已經沒有辦法解決了,所以要採取一些所謂的過緊日子,要節省。」

一窩蜂、一陣風

中國是個有諸多法律,但沒有法治的專制極權國家。中共黨內高層少數人形成的決議或制定的政策,歷來都是通過黨內逐級向下傳達,貫徹執行。這次中共中央提出「要習慣過緊日子」的號召後,善於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的省市下級政府,像往常落實中央指示一樣,立即聞風而動,付諸落實。一方面是這些地方黨政領導要對習近平表衷心,向習近平看齊,另一方面則是要凸顯他們在貫徹執行黨中央決定過程中的政績,以此作為日後可能仕途升遷的資本。

不過,觀察人士指出,這種一股風式的貫徹和落實中央決定的做法,「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上邊提出的「要習慣過緊日子」的號召在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和政府機構中難以持之以恆地實行。

加拿大的盛雪女士認為,首先,中共從八十年代初開展的改革開放,雖然沒有給中國整體上的政治形式,政治架構帶來任何的影響,但的確在經濟結構上有了非常大的改變。這個改變,雖然民間有一定程度受益,但最大的改變恰恰在於給予中共的黨政軍等各個領域的人一個非常大的空間可以貪污腐敗。

她說:「所以,儘管習近平或中共當局一再地去強調要過緊日子,可是下邊一定是會各有各的高招,各有各的抵制方法。而這些人把他們的財富、資金、關係、人員、甚至包括他們的家小,都已經送到了民主國家。所以說,中共還會去想盡一切的辦法維持、保護、甚至攫取更多的利益,不可能跟著民眾一起去過苦日子的。」

澳大利亞的觀察人士張小剛也認為,「要習慣過緊日子」的號召肯定沒辦法切實貫徹執行。因為,首先這種極權統治本身權力自上而下,下面的官員要考慮的是能夠怎麼去應付上面。所以上面要求的時候,下面會做樣子表現出來,讓上面看到下面確實這麼做了,但實際上下面怎麼樣呢?其實就是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錢該怎麼花,還是怎麼花,因此『過緊日子』,只能是一陣風。」

他說:「極權政權,專制政權的特性就必然是會一陣風。因為下面只能去應付上面的一些要求,而不會去根據老百姓的具體情況去採取符合老百姓意願的東西。」

中共強調黨政機關「要習慣過緊日子」的號召觸動了地方官僚多年來利用手中權力攫取私利的利益。從中共這些年反腐揪出來的貪官腐敗問題來看,這些貪官動輒貪腐幾千萬、多達幾個億。驕奢淫逸、揮金如土已成為他們工作、生活的常態。

觀察人士指出,要這些人去「習慣」過緊日子,根本不可行,也不可能,因為這些人的權力一旦沒有了以往的「油水」,勢必會導致消極怠工等「反效果」。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和「上樑不正」

加拿大的觀察人士盛雪說,中共權力的性質、架構、體系、特點,所有這一切已經決定了其本身就是會這樣。因為中共的權力沒有任何制衡,並不是說習近平個人的權力沒有制衡,而是說它下邊的千百小獨裁者都在拷貝最上面的做法。所以說,中國這樣一個架構,實際上權力已經形成了一個金字塔似的一層一層下來,都是一樣的。當上面要求下邊要過緊日子、要節儉,事實上這只能是引起下邊對上面的反感。

她說:「這些人對於中共、對習近平所謂國際大理想、人類命運的大布局,其實下邊的人是根本不在乎。因為下邊的人他們看得到整個中共的體系,現在是多麼腐朽,多麼貪污腐敗橫行,多麼爛的一個架構。所以中共的中低層幹部至少完全是在混日子,能撈什麼就撈什麼,能攫取什麼就攫取什麼。中國社會現在失去了道德,失去了是非,失去了信仰。所有的人,只要手裡還有一點權力,有一點兒機會,拼命去做的就是去貪污,就是去腐敗,就是去攫取利益和金錢。這樣一種架構當中,中共怎麼能夠從最高層去約束它下面的官員呢?完全沒有可能的。」

盛雪說,「下邊」的人採取對策應付「上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上樑不正」。她說,在中共黨政機關中,花錢沒有上限,最不過緊日子的就是中共的最高層。她說,中共用這麼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大肆揮霍,對非洲等國家的大撒幣,以極其奢侈的排場接待朝鮮的獨裁者金正恩等。她認為,現在中共中央號召下面要「習慣過緊日子」,因其「上不行」,故而「下難效」。

中共一方面要求黨政機關要「習慣過緊日子」,另一方面卻大手大腳地用納稅人的錢來構建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在2023年8月在南非舉行的金磚峰會上,習近平宣示:中國成立總額40億美元的全球發展和南南合作基金,中國金融機構也將推出100億美元的專項資金。其中,屬於無償外援的40億美元基金是從2015年首期的20億美元逐年擴增而來。

中國在新增對外援助款的同時,還大筆一揮免除尤其是非洲國家的貸款債務。2022年8月1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上在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上表示,中方致力於與非洲國家的共同發展,將免除非洲17國截至2021年年底對華到期無息貸款債務23筆。

美國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研究中心的一份最新政策簡報估計,中國本次免除非洲對華無息貸款債務規模介於4500萬美元到6.1億美元之間。

盛雪說,中共從始至終是一個政治利益掛帥的團伙,不要說現在中共還有一些能力,還有一些資源,可以讓他們繼續去對外揮霍,即使在上個世紀的五六十年時代,當中國人過著非常貧困、極度貧困生活的時候,中共對外的所謂援助,或者是在國際關係當中去收買對他支持的那些國家,也從來沒有手軟過。

她說:「現在習近平,在這樣的一個觀念上,只能是比毛澤東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他想在國際空間去推動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要讓整個世界意識到,所謂的什麼百年之未有大變局是由他在主導。所以說,他只能是用金錢去推動他這樣的一個對外的公示。」

資料照: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北京宴請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和夫人。(2018年3月28日)

張小剛說,中共現在這種體制是沒有辦法自我約束的。他說,中共的極權本來都是自上而下,少數人說了算,特別習近平要恢復毛式的那種獨裁,更造成沒有辦法能夠約束。

他說:「獨裁政權就是這樣,如果有一特別的人能夠做成一言堂,一個人說了算,一言九鼎,那麼就沒有辦法有人能夠制約他。」

他說,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上,常委全部都換成了他自己的班底,就更加沒有人能夠制約他了,他要怎麼花錢,就怎麼花錢,無法無天的程度,就像當年的毛澤東一樣。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15/201834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