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超越二戰日軍,北京五招式肆無忌憚

近年來中國公民企圖闖入關鍵美軍基地和敏感設施的事件層出不窮,可能構成廣泛的間諜威脅。國安專家認為,這些事件背後可能有中共的鼓動,指使在美華人收集戰時用以打擊美國的軍事情報,對此美國需培養更多懂中文的執法人員並且推出更嚴厲的反間諜立法政策,借鑑蘇聯時代的諜戰經驗和力度,積極保護本土軍事設施的安全。

美國新聞網站《每日信號》(The Daily Signal)2月2日披露,根據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監督項目」(Oversight Project)從美國海軍獲得的記錄,自2018年以來,存在至少有14起中國公民試圖進入珍珠港基地或對其進行監視的事件。

這些事件包括中國公民向珍珠港基地派遣無人機,拍攝入口處的照片,以及高風險交通截停事件。美國海軍刑事調查處正在進行調查。

其中,一男一女兩名中國公民2023年10月29日在尼米茲門(nimitz gate)拍照和攝影,他們在被攔截時聲稱「在夏威夷逗留兩天,但並沒有酒店房間」。從被刪減的記錄中,無法確認他們是否與9月29日在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Joint Base Pearl Harbor-Hickam)入口進行監視後,乘坐2021款銀色尼桑Altima轎車逃離現場的兩名中國男女有聯繫。

另外,美國警官發現一架黑色無人機帶著攝影機在基地附近盤旋,降落在美國亞利桑那號戰列艦紀念館附近。美國警方與無人機的中國操作員取得聯繫,根據報告顯示,他說自己來參觀該紀念館,看到水中有船隻並且想要拍攝船隻,「因為他正在攻讀攝影學位」。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2月14日告訴美國之音,「對美國國家信息和智慧財產權的最大的長期諜報威脅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政府不顧法律或國際準則,從事廣泛而多樣化的盜竊和惡意影響力活動。」

「聯邦調查局與美國的國防和情報界合作夥伴以及各州和地方執法部門一起,致力於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國防信息免受中國政府行為的影響,並最終避免中國危害美國民主及其捍衛者的努力。」

中國多艘軍艦2016年7月訪問美國夏威夷州珍珠港(美國之音黎堡拍攝)

瞄準珍珠港,解放軍戰時威脅或超越二戰日軍

傳統基金會「監督項目」的主任邁克‧豪威爾(Mike Howell)對美國之音表示,「我們公布的報告只是對中共在美國不受懲罰的一種運作方式的有限了解。這些似乎是一種軟入侵(soft intrusion)或情報收集演習(intelligence gathering exercises)的分散嘗試,以了解美軍基地將如何反應。」

美國《華爾街日報》去年九月報導,中國公民近年來進入美國軍事基地和其它敏感地點多達100次,有時冒充遊客。知情美國官員表示,這些擅闖者通常是中國公民,臨時接到任務,還要向中國政府回報情況。

印度智庫紅燈籠研究公司(Red Lantern Analytica)董事總經理悉達多·戈什(Siddhartha Ghosh)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已經在美國領土上找到了窺探的立足點,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間諜力度只會加大。

資料圖:圖為停靠在珍珠港的美國軍艦。(台灣「中央社」資料圖片)

北京作為美國朋友的時代早已結束,我們基本上生活在冷戰2.0時代。」

戈什表示,中國間諜活動的目的包括獲得美軍基地的基礎設施和布局、跑道、碼頭等信息;基地人員數量、角色以及駐軍情況;裝備、技術和武器類型;安全協議、監視系統和其他保護措施;基地的戰略重要性、在地區安全中的作用及其與更廣泛的軍事戰略的聯繫。

戈什擔心,一旦中國掌握了此類關鍵信息,就能以最大限度發揮解放軍的軍事優勢的方式,策劃對美國的進攻。

「二戰期間,日本對珍珠港的襲擊並沒有完全摧毀該基地,美軍的作戰能力幾個月後得到恢復。除亞利桑那號和俄克拉荷馬號外,所有八艘戰艦最終都得到修復並重啟。此外,當時日本人無法摧毀島上重要的石油儲存設施。但由於中國解放軍目前掌握了美國基地的清晰信息和圖片,任何襲擊不僅會給美軍基地帶來徹底的破壞,還會對美國的防禦計劃造成嚴重打擊。」

「任何事和人都可以為北京工作」

2023年2月,原本以關島和夏威夷的美軍基地為目標的中國氣球被吹離航線後,橫跨美國大陸並途徑多個軍事基地,反映出北京深入美國本土收集情報方面愈發肆無忌憚的新態勢。

戈什總結說,中國窺探美軍機密的主要方式首先是網絡黑客攻擊。2023年5月,中國黑客攻擊關島(美國空軍和海軍陸戰隊重要基地所在地)的關鍵基礎設施,可能阻礙物資設備的流動或將其限制在軍事基地內。

其次是衛星或氣象氣球。美國上空的中國偵察氣球也曾在南美、東南亞、東亞、歐洲、台灣等地40多個國家和地區活動;2023年12月,中國修改「長征五號」運載火箭以適應發射最新的間諜衛星「遙感41號」。

第三種方式是信號塔。美國聯邦調查局2022年發現中國華為公司在美國軍事設施附近的電信設備可能會擾亂美國核武庫的通信。

第四是購買具有戰略價值的土地。2022年中國公司阜豐購買北達科他州農田的計劃引起華盛頓的安全擔憂,該項目距離大福克斯空軍基地約20分鐘路程;去年計劃在美國中西部幾個軍事基地附近建立工廠的天奈科技美國公司(Cnano USA)的中國母公司被曝與中共有著廣泛聯繫。

第五是勾結美軍內部人員以及學術界、科技公司人員。2024年1月,向中國傳遞軍艦、軍演等情報的美國海軍華裔士官被判處兩年監禁。

根據中國《國家情報法》規定,所有中國公民和企業都必須在收到要求時協助政府收集情報。戈什說,「令人擔憂和驚訝的主要問題是,中國在全球採用多管齊下的間諜方式,利用它能找到的任何技術、人員或合作者。針對美國尤其如此,『任何事和任何人都可以為北京工作,除非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中共間諜活動:情報入門》(Chinese Communist Espionage: An Intelligence Primer)一書作者、詹姆士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資深研究員包明德(Matthew Brazil)對美國之音表示:「當針對海湖莊園(Mar-a-Lago)和美國海軍基地這些看似隨機的入侵事件在2019年開始時,我以為肇事者只是古怪和過於狂熱的業餘間諜愛好者。」

「但現在發生了太多類似事件,無法簡單地這樣解釋。其中一些事件未必是由專業人士發起的,但似乎由中國國家安全部或黨國其他機構鼓勵未經訓練的人嘗試這些入侵行動。」

他表示,正如哈佛曆史學者卡爾德·沃爾頓(Calder Walton)在新書《間諜》中指出的,中國在全球範圍內的間諜行動範圍和規模超過其他任何國家。「這正變成了一種超越普通間諜活動的侵略形式。」

中國間諜枯死獄中,偷盜美國軍工機密後被中共丟棄

包明德指出,「中國更為令人憎惡的策略之一就是通過勒索來利用普通中國人,並且不在乎中國人被抓後的後果。中國政府似乎也不在乎被抓並遭監禁的中國軍官會發生什麼。」

華裔工程師麥大志(Chi Mak)領導他的間諜團伙20多年來向北京傳遞美國潛艇推進技術、太空梭(Space Shuttle)建造細節和其他敏感工業數據,2007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起訴後被判刑24年。

包明德說,「中國從未試圖進行間諜交換並將他帶回國。2022年,84歲的麥大志在隆波克聯邦監獄去世,被拋棄的他在監獄中腐爛。關於他唯一全面的書是美國作家愛德華·羅切(Edward Roche)的《蛇魚》(snake fish)。」

另外一個美國歷史上最具破壞力的中國間諜之一是金無怠(Larry Wu-tai Chin),他在美國機關內部秘密為北京工作了37年,直到1985年才因叛逃者俞強聲提供的信息被抓獲,在獄中自殺而亡。包明德感嘆說,「這表明金無怠處理得當且表現出色,但也被北京拋棄了。」

包明德指出,近幾十年來,中國國安部在國外進行的一些影響力行動非常巧妙和複雜,但最近的案例顯示,中國間諜人員的培訓水平不均。「多年來,已知的中國人員的情報行動包括專業人員的行動,都產生良莠不齊的結果。

2007年4月10日,出生於中國的美國公民麥大志(Chi Mak)在美國加州聖塔安納聯邦法庭受審,美國指控他密謀向中國發送軍事技術系統信息。他對向中國出口國防技術、未登記為外國代理人以及做出虛假陳述等指控表示不認罪。他的妻子、兄弟和其他親屬也被起訴。(美聯社/比爾·羅伯斯)

如何更好保護本土基地?美國需借鑑與蘇聯諜戰經驗

「中共甚至在美國本土繼續監視和偵查美國的防禦系統,」美國眾議院中共問題特設委員會主席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告訴《每日信號》網站,"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採取預防措施,比如防止與中共有關聯的實體在軍事基地或其他與國安相關的基礎設施附近購買土地。」

美國國會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2023年10月開始對中國在美國軍事設施的間諜活動展開調查。該委員會主席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表示,已經會見相關負責人並且訪問了基地,調查仍在進行中。

目前,包括密蘇里州在內的多個州的議員已採取立法和行政行動,限制中國公民對美國土地的所有權。五角大樓表示,自2018年以來已經進行了多次基地安全審查。

美國之音聯絡美國國防部(DOD)查詢其他保護軍事基地不受中共間諜入侵的安全措施,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傳統基金會的豪威爾說,「可悲的是,美國沒有做好準備應對這一事實,中共特工已經進入美國本土,他們很有組織並準備在緊張局勢升級時採取行動。」

他建議,為了打擊中共在美國的間諜行動,美國還需立即終止被中共利用的開放的邊境政策,以及警惕美國總統及其家人也是中共滲透行動的目標。

詹姆士基金會的包明德建議,美國需要更多接受中國歷史、文化、政治以及中文培訓的執法人員,國會需要為此立法並提供資金:「美國軍方、國務院和中央情報局在這方面已經做得很好,例如國防部的外國地區軍官計劃(Foreign Area Officer)面向已擁有安全許可的專業人員。我希望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商務部、財政部和能源部等相關機構,也考慮朝這個方向發展。」

印度紅燈籠研究公司的戈什認為,美國可以加強網絡安全措施和確保關鍵軍事區域的實體安全,比如對基地周圍執勤的安全人員進行背景調查,實施內鬼威脅計劃(insider threat),通過監控和分析行為模式來識別潛在風險,進行定期安全審核和演習。

此外,戈什建議美國需要更嚴厲的反間諜立法和政策框架。「美國的間諜法目前與21世紀的現實聯繫較少。美國有關經濟間諜活動的立法已經過時而且薄弱,處罰是最低限度的:定罪後最多可判處幾年監禁。」

「總之,美國應該借鑑蘇聯時代的做法來防範中國。人們必須明白,中國不是蘇聯。蘇聯缺乏針對美國的經濟手段,而北京則擁有雄厚的財力來資助中共的長期顛覆活動。美國應該意識到它面臨的獨特挑戰。」他說。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17/201894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