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詭異!政變電影火爆雙微 習近平危矣

最近,我在中國微博、微信群和朋友圈,經常看到很多人在推薦《首爾之春》,我感覺不可思議,甚至感覺蠻詭異的。

這部電影是2023年韓國電影票房冠軍,主演都是韓國實力派擔當,情節驚心動魄,演技可圈可點。所以,現在還在世界各地熱映。但我覺得很詭異,是因為這是一部關於政變的電影,而且是根據真實的韓國歷史改編的。更離奇的,還在於很多中國網友推薦的時候,措辭和語氣也非常微妙

先說主題,中文名字叫《首爾之春》,來自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政變「布拉格之春」。但是,這是一段希望與黑暗交織的春天。講述的是1979年10月26日,韓國總統朴正熙遇刺,終結了長達18年的獨裁統治。人們期待,這將很快開啟韓國民主化的春天。12月6日,時任總理崔圭夏繼任總統,並於次年2月28日公布恢復公民權的法令,反體制派的民主領袖金大中和尹潽善等人恢復自由,躍躍欲試總統大選,學生和工人運動此起彼伏。但是,1980年5月17日,倒春寒來了,韓國保全司令全鬥煥政變成功,短暫的民主化春天結束。

習近平擔心政變,連給老幹部們搞個新年團拜會都要派中南海保鑣坐在附近,一桌一個看著那些老傢伙們的今天,這樣的話題,居然可以大張旗鼓地討論和宣傳,當然十分詭異。

而且,最近多個渠道的消息透露出,中國大陸體制內的人,今年拜年的時候,不流行像往年那樣說「新年快樂」,而是幾乎清一色地發「除夕快樂」,彼此心知肚明,都會相互點讚,「人們都在等待1976年的到來,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段歷史該終結了。」

這是一個奇特的民意。1976年是什麼時候?毛澤東去世,禍國殃民的十年文革結束,毛澤東的親信四人幫被抓,舉國上下歡天喜地,認為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而且,我們知道,歷朝歷代,政變一方最害怕的是什麼?下不定決心,或者半途而廢。比如,被習近平中央指為野心家的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當時要槍有槍、要人有人,結果被胡溫和習近平先後一個個端掉,為什麼?這些人帶有僥倖心理,半途而廢。而在《首爾之春》這部電影中,類似的局面也多次出現,政變的全鬥煥(電影中改名全鬥光)險象環生,手下多次打退堂鼓,但是,靠著全鬥煥的野心和梟雄氣概,最終都堅持下來。

有網友感嘆,兩軍相遇,本來勢均力敵,全變成了膽大的嚇死膽小的,沒退路的把有退路的逼到退路上。野心家全鬥光在廁所仰天長笑:「人們還是願意找一個權威來統治他們。」

其中,居然還有一場豪賭,眼看鎮壓叛亂一方的空降旅要先到達,全鬥煥打電話說為了避免衝突雙方都撤退,鎮壓一方上當了,最終全鬥煥政變成功。這一段,也是改編自真實的歷史。

中共做文藝宣傳,一向講究「正能量」,就是不希望對自己不利的信息傳遞出來。現在,這樣一部赤裸裸宣稱政變者獲勝的電影,把政變者如何克服恐懼的心理衝突,完整地呈現給觀眾,在現在人心思變的中國,怎麼可以大力推廣呢?所以,我說這是一大詭異。

而且,現在中國盼著變化的,還不僅體是體制內的官員們。很多普通網民在寫《首爾之春》觀後感的時候,心理也非常微妙。

比如,這個網友說觀看過程很揪心,看完更傷心,「憤憤不平怎麼韓國這個國家黑暗成這樣,英雄末路,惡人慶功,轉念一想這是四十年前的事情,正是韓國已經徹底發生了變化,才能以轉型正義的視角事無巨細地把它拍出來。」他希望社會轉型、讓歷史書寫每一參與者的心,躍然紙上。

還有很多網友,同時在推薦關於韓國民主化的一系列電影,包括:描寫朴正熙被親信情報部長刺殺的《南山的部長們》,全鬥煥趁亂政變、讓民主夭折的這部《首爾之春》,以及此後民間抗議軍政府、但是被鎮壓的光州起義事件《華麗的假期》,光州鎮壓見證者鼓足勇氣把證據保留下來並且傳給世界的電影《計程車司機》,描寫為繼續民主抗爭學生辯護的律師、原型取自韓國前總統盧武鉉的《辯護人》,還有漢城奧運會前,在民眾抗爭下,全鬥煥和親信繼任總統盧泰愚最終放棄獨裁政權,迎來民主化勝利的故事《1987黎明到來前的那一天》。

這些電影,每一部都是經典,但是和中國現實對照起來,每一部又是鮮明的對比,就像一束光,照出中共統治的黑暗和人們心目中的渴望。

也有網友,雖然因此更加悲傷,但是卻堅定了決心,要「清醒著等待那一天的到來」。

所以,這部《首爾之春》異常火爆,是因為當局的審查者後知後覺,還是因為有人故意放水呢?我無法確定。但是,毫無疑問,這部電影給人們帶來希望,也會讓那些躲在角落裡,準備伺機而動的政變者下定決心。

而且,最近的一些國際消息,也可能促進這種政變的氛圍。

不僅美國前總統川普川普)要回歸的消息,讓全世界獨裁者們都感到了心底的寒意,而且,習近平的老朋友普京,在接受塔克‧卡爾森採訪時,也告訴美國人,別老盯著俄羅斯,中共國才是美國最大的威脅。

普京的這個表態,讓很多中共粉紅不滿,大陸左派代表媒體之一的觀察者網,就覺得普京很不地道。

估計今年之外政變爆發,往往都是朝堂上矛盾重重時。最近,除了習近平在新年團拜會上像驚弓之鳥,其它2件大事,也凸顯中共內部很不穩定。

我們知道,秦剛被指捲入和火箭軍的政變,普京在關鍵時刻落井下石。而秦剛為何被揭發呢?《華盛頓郵報》資深專欄作家大衛‧伊格納提斯(David Ignatius),最近採訪了一名美國高級政府官員、一位跟北京有聯繫的前官員,還有一名外交官,他們透露出,秦剛與現任中共最高外交官王毅有「血海深仇」,拜登政府還曾調查有關秦剛情婦傅曉田的謠傳。

中共兩個軍頭、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和何衛東,也透露出內鬥信息。本來,張又俠的黨內排名在何衛東之前,但是,最近中共軍報和新華社把張又俠排在前面,但人民網轉載時,卻故意將兩人的先後順序進行了調換。

黨媒對排版和標題的每一個字,一向都有嚴格的要求,為何發生這種異動呢?很可能和習近平依然在繼續清洗中共軍方有關:中共前國防部長李尚福和張又俠關係密切,曾是張又俠在擔任軍方總裝備部部長時期的下屬。而最近,九名軍方將領的人大代表資格被免,他們主要來自火箭軍和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

我之前也跟大家分享過,古今中外的預言,都談到了習近平可能遭遇政變,而時間很可能就在今明兩年。那麼,在內外憂患、民心思變的大背景下,中國網絡廣傳政變影片,是不是會觸發對習近平不利的、更加激烈的高層鬥爭呢?我們仔細看好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人民幣摘自《秦鵬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18/2019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