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縣城貴婦」走紅 靠關係撈錢 地方財政緊張未來不明

「縣城貴婦」一詞最近在中國網絡走紅,抖音、小紅書里,不時可見挎名牌包、住大別墅的「貴婦」,顯示的地理位置卻是小縣城。「縣城貴婦」的誕生,與縣域經濟模式,特別是地方政府主導的房地產和基礎設施建設有關。有關係、有門路的人可以承接政府項目,包括拆遷、施工、建材、綠化等,「貴婦」很多就出自縣城的政商家族。未來,依託房地產和基礎建設、承接政府項目的機會變少,財政緊張的地方,體制內人員的收入也會縮水。即便是民營經濟發達的縣,傳統的外向型低端加工製造業也面臨轉型,「縣城貴婦」未來還能否歲月靜好,是個未知數。

城市中產女性熱愛的瑜伽品牌lululemon將門店開向低線城市。圖為一名男子走過北京的Lululemon商店。(歐新社)

「縣城貴婦」一詞最近在中國網絡走紅,抖音、小紅書里,不時可見挎名牌包、住大別墅的「貴婦」,顯示的地理位置卻是小縣城。今年過年期間,很多回家過年的城市白領也發現,自己的消費水準遠不如縣城同齡人。過年假期後,網上相繼出現與此相關的返鄉觀察。

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報導,在爆款文章「北漂10年,輸給了『縣城中產』」里,「北漂」沈琳講述她過年返回山西小縣城的見聞。她發現,老家的閨密隔三差五就購買金首飾,腕上戴的鐲子標價接近9萬元人民幣(約1.2萬美元)。更讓她羨慕的是,閨密生完孩子後,仍然聚餐、逛街、打麻將,家務活有保母干。保母的月薪比閨密自己還高,不用說,這筆錢是家裡資助的。

另一篇爆款文章「月薪2萬,不敢看『小鎮貴婦』的朋友圈」里,作者寫道,她的「小鎮貴婦」同學,日常開著德系車準點上下班,悠閒地約其他「貴婦」們一起做頭髮、做SPA,時不時還出國旅遊。同學最大的底氣,是自己名下有兩套房產,全款無貸。

在各種描述中,「縣城貴婦」是這樣一批人:她們生活富足、工作事少,早早地結婚生子,得到父母或夫家的經濟支持。「貴婦」們練瑜伽、喝咖啡、做美容,吃穿用度樣樣不輸大城市。不少城市白領說,自己背負著房貸,每天面對加班、裁員的壓力,這次返鄉聚會一對比,心理落差很大。

「縣城貴婦」概念的走紅,與商業消費品牌的下沉戰略同頻。有錢有閒的「縣城貴婦」,希望消費方式城市化、國際化,並且在網絡上展示;對於一、二線市場趨於飽和的知名品牌來說,縣城則是一片藍海。

城市中產女性熱愛的瑜伽品牌lululemon,自2022年起將品牌門店開向低線城市,今年1月12日又成立了抖音官方旗艦店,將目光盯向了家境殷實的縣城全職媽媽、小鎮貴婦。護膚品牌歐舒丹(L'Occitane)也瞄準三線城市及以下市場,計劃開店的地點包括浙江諸暨等縣級市。

餐飲方面,在星巴克近期發布的「2025中國戰略願景」中,提出「看重的不僅僅是全國300多個地級市場,也包括了近3000個縣域市場」。海底撈也在3月4日宣布引入加盟特許經營模式,對於加盟商的篩選條件包括身家、地方資源、管理經驗等,有網友調侃,這是瞄準了縣城富豪。

「縣城貴婦」的誕生,與縣域經濟模式,特別是地方政府主導的房地產和基礎設施建設有關。縣是典型的關係社會,有關係、有門路的人可以承接政府項目,包括拆遷、施工、建材、綠化等,「貴婦」很多就出自縣城的政商家族。東南沿海的民營經濟強縣,也有一些「貴婦」、「大小姐」是廠二代出身。

另外,經濟發展較快的縣裡,公務員、教師、醫生、銀行職員等群體的消費能力近年迅速提升,也出現了「縣城小貴婦」、「縣城中產」,雖然比不上富豪,但可支配的收入和時間,都強過不少城市中產。

然而,房地產低迷下,土地財政、債務擴張已不可持續,地方經濟進入化債階段。路透1月報導,中國政府加碼限制債務高風險地區的基建項目,應對地方債風險。3月初的全國兩會期間,貴州省長李炳軍提出,「過緊日子」將成為常態。

可以預見,未來,依託房地產和基礎建設、承接政府項目的機會變少,財政緊張的地方,體制內人員的收入也會縮水。即便是民營經濟發達的縣,傳統的外向型低端加工製造業也面臨轉型。內地縣域經濟的發展前景並不明朗,「縣城貴婦」未來還能否歲月靜好,是個未知數。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320/203222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