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廣東男子致信王小洪後 被指控「嫖娼」審訊 滿身是血

廣東男子郭武斌和友人張文鵬昨天(5月2日)從足浴店被警察帶走後,先是指控他們嫖娼,後以「尋釁滋事」罪名對郭武斌傳喚,直至今天上午兩人才獲釋。郭武斌出來時滿身是血,自己前往醫院檢查治療後已回家。

廣東男子郭武濱因父親的屍體遺失案寫信給公安部部長王小洪,5月2日被王光派出所以嫖娼為由帶到金浦派出所審問,出來後已是滿身血。(受訪者提供)

廣東男子郭武斌和友人張文鵬昨天(5月2日)從足浴店被警察帶走後,先是指控他們嫖娼,後以「尋釁滋事」罪名對郭武斌傳喚,直至今天上午兩人才獲釋。郭武斌出來時滿身是血,自己前往醫院檢查治療後已回家。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告訴大紀元記者,「因為大紀元報導了郭武斌寫信要求公安部部長王小洪督辦他父親郭洪明屍體遺失案,他在信中並質疑警察監守自盜,事件已經驚動上級,才對郭武斌下手。郭在審訊過程中受傷流了滿身血警方才放他回家。」

剛到足浴店就被警方以嫖娼為由帶走

據知情者說,昨天郭武斌和張文鵬兩人去吃火鍋喝了點酒,後來又一起到一家酒店的六樓足浴店,他們剛進去,文光派出所副所長李蘭溪就帶幾十人一哄而入,說他倆嫖娼,就把他們帶去金浦派出所辦案中心審訊。

郭武斌和張文鵬分別被關進不同審訊室,警察對張文鵬的審問內容就是圍繞嫖娼問,一直到今早5點多鐘又說他沒有違法事實,就把他放出來。郭武斌則被審訊了12小時才放人。

知情者還說,前天(5月1日)市警局和區警局就一直打電話要郭武斌去談話,他沒去,昨天他和張文鵬搭乘高鐵去海邊時被監控到,他們後來去足浴店時就被警察闖入帶走。

「文光派出所警察審問郭武斌的問題都圍繞他在微博散發他父親的案件,以及是否向海外媒體大紀元說了案情,其中最讓警方緊張的是報導中提到警方涉嫌監守自盜,他們很害怕他們的屍體販賣產業鏈被別人給發現,當然最主要是點名了王小洪之後,他們越發反撲。」他說。

醉酒中遭審訊 醒來滿身血

法律人王先生表示,「警方現在為了恐嚇家屬不讓繼續維權,無所不用其極,就是用這種下流的嫖娼的說法讓他們家屬妥協。結果在審訊過程中又以他在網上散布言論,對他進行刑事傳喚。」

「而在郭武斌的筆錄中,警方記錄著,屍體不見了這個事情已經有公安跟檢察院多次告知事實就是那樣,郭武斌不接受,然後不通過正當的法律程序跟渠道去反映去申訴,卻通過散布言論達到他個人的目的等等。」王先生說。

他還說,郭武斌因為喝了酒意識模糊,在派出所時是被七名警察抬進審訊室,過程中有掙扎可能頭和其它部位撞傷了,他自己並不清楚。出來時鼻子流血,嘴巴流血,頭疼,整個人處於半昏迷的狀態。

「郭武斌在審訊過程中出現一身是血,這是很離奇的事。在公安機關場所內正常做筆錄,都不應該導致身體這裡流血那裡流血的,起碼應該讓他醒酒後再進行審訊。」王先表示。

仁濟善堂負責人坦承警局讓他轉運遺體

61歲的郭洪明是廣東省汕頭人,2018年因案入獄,郭洪明因重病在身,被羈押後病情多次惡化,曾多次被送往當地醫院搶救,死亡前一直在汕頭中心醫院治療,9月4日突然被轉回潮陽區的醫院,第二天就死亡了。

因家屬對郭洪明死因存在異議,因此其遺體由公安機關保存在一家名為「仁濟善堂」的機構中。其遺體卻在2022年4月12日突然失蹤,至今不知去向。

警方先是說郭武斌領走了,後又說被他人錯領,然而被錯領的屍體骨灰鑑定並無法證明是郭洪明本人,「仁濟善堂」負責人曾向官方媒體瀟湘晨報記者說,他是在潮陽分局副局長李少龍的指使下將屍體轉運。

為此,家屬近日致信中共公安部王小洪,請求其督辦此案,卻遭到打擊報復。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03/2050617.html

相關新聞